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彩票 > 幸运五分彩官网 > 第九百四十六章 兄弟!

第九百四十六章 兄弟!

    夕阳西下,老树昏鸦。

    茂林的树林上空,随着地狱魔呼啸而过,掀起了一阵狂风,惊飞一群群栖息在老树上的飞鸟则是犹如受到了惊吓一般闪动着翅膀,展翅飞翔。

    蓝锋站在地狱魔的后背上,神色平静地看着远方的天际,拳头不由得紧紧地握在一起,他从炼狱城出发,除了在猎魔城停留了一会儿,中途从来没有停歇过,算下来已经连续赶路了近乎一天一夜。

    而在这一天一夜之中,蓝锋除了抽掉了一包烟之外,没有吃过任何的东西和食物,也没有经过任何的休息。

    在经历了猎魔城一番的激战,虽然蓝锋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他的体力消耗却是异常的眼中,而且地狱魔也没有怎么休息,也没有进食。

    不论是蓝锋还是地狱魔,此刻皆是有些饥饿与疲惫了。

    蓝锋抬头眺望着远方的地平线,深吸一口气,平复下自己的心情,紧握着的拳头随着他将浊气缓缓地吐出,而缓缓地松开。

    “去前面那座大山之巅休息一下吧!”

    片刻,充满着疲惫与沙哑的声音则是从蓝锋的嘴里传出。

    “嗷!”

    随着蓝锋的话语落下,地狱魔似乎听明白了他的话语一般,嘴里发出一声的尖啸,扇动着宽大的翅膀飞向前方。

    “唰!”

    仅仅是片刻,地狱魔便载着蓝锋出现在了大山之巅上降落了下来。

    “呼!”

    身子稳稳地落在地面上,蓝锋嘴里吐出一口浊气,点燃一支烟叼在嘴里,然后从兜里掏出烈火青龙来,快速地冲向前方的密林里,开始了觅食。

    不一会儿,蓝锋提着一只清洗过的野鸡和抱着一捆干柴走了回来,坐在一旁的悬崖边架起火堆开始了烧烤。

    至于地狱魔则是自己跑到密林里寻找着他的猎物。

    蓝锋坐在悬崖边,将篝火点燃,转过头,看着前方那逐渐下沉的落日,看着远方那逐渐消失的红霞和连绵不断的大山,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他的脑海之不由得再一次浮现出曾经跟楚南,秦阳,儒雅男以及龙刺特种部队的兄弟们一起喝酒的情景。

    当初他们犹如初升的朝霞一般充满了青春与活力,他们一起哭,一起笑,一起上刀山,一起闯火海,说好了退役之后找个安静的小县城待在一起,平日里一起喝喝酒,一起钓钓鱼,一起唱唱歌,一起笑看风雨……

    可是,那只是他们憧憬的日子罢了。

    如今,那一大群可以将后背交给他们的兄弟却仅仅只剩下零星的几个,而且还陷入了困境。

    本以为楚南早就已经死了,可是因为黑魔的设计,寒冰白虎的出现,以及秦阳他们追查到的消息,让蓝锋真的以为楚南还活着。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这一切都是黑魔设下的阴谋诡计。

    他给了蓝锋希望,却又让蓝锋绝望。

    没有人知道蓝锋那埋藏在心中的那种痛苦,他时常笑着,时常逗逼着,那只不过是他在苦中作乐罢了。

    他本以为随着他结识更多的兄弟就能够将曾经的过去忘了,可是他发现……有些东西是怎么也无法磨灭,怎么也无法取代的。

    看着远方天际那逐渐下沉的落日,回想着曾经跟楚南,跟秦阳,跟小邓子,跟幽灵猎手,跟儒雅男他们一起哭过笑过的日子,蓝锋的心如同刀刺。

    如今他们这群兄弟所剩下……也就只有他,秦阳和儒雅了!

    可是……现在秦阳却落入了黑魔的手中,不知死活。

    如果一旦秦阳除了什么事,蓝锋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去承受那再一次失去兄弟的痛苦和打击。

    这一刻,蓝锋真想喝一口酒,来麻痹自己。

    可是在这大山里,压根儿就没有酒。

    不仅没有酒,连蓝锋兜里仅剩下的一盒烟都被他给抽完了。

    看着空荡荡地烟盒,蓝锋轻轻叹了一口气,将烟盒撕得粉碎,然后洒向空中,看着它们静静地想着下方那深不见底的山涧坠落。

    看着那些烟盒纸屑落入下方的山涧之中,直到它们消失,蓝锋方才收回目光,他转过头看着一旁火堆上已经烤好了的烤鸡,尽管他的肚子饥饿,可是他却没有丝毫的胃口。

    转过头,抬起头再一次看向远方的天际,看着那落日逐渐地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喝酒吗?”

    就在此时,熟悉而又充满着磁性的声音却是悄然间响起,令得蓝锋微微一愣。

    当他转过头看去时,一道英俊而又修长的身影则是浮现在蓝锋的视线之中,令得蓝锋一脸的地错愕:“王小帅,你怎么会在这里?”

    王小帅穿着ck服饰,嘴里叼着香烟,两只手里提着酒,看着蓝锋那吃惊错愕的模样,王小帅的英俊的脸庞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浅浅的笑容。

    他并没有回答蓝锋的问题,而是走到蓝锋的身旁坐了下来,将一瓶老白干递到蓝锋的手里,自己又拧开一瓶老白干,然后放进嘴里喝了一口,没有说话。

    见状,蓝锋也不再言语,而是同样是拧开手中老白干儿的瓶盖,大口大口地喝起来。

    两人都是自顾自地喝着酒,谁也没有说话,一口又一口,一瓶又一瓶,王小帅提过来的酒便是在两人的腹中逐渐地减少消失。

    夕阳的余晖倾洒在两人的身上,将他们的身影给拉得老长。

    倒映在地面上的两道影子,映衬着两张沉默的脸庞,显得是那个的孤寂和苍凉。

    “抽烟!”

    将最后一口酒喝完,王小帅从兜里掏出一包绝版大前门香烟丢给蓝锋,然后自己又从兜里掏出一包,取出三支,叼在嘴里点燃。

    而蓝锋同样是打开烟盒,从里面取出三支叼在嘴里点燃,然后大口大口地抽了起来,任由那浓郁的烟雾将他的心肺所笼罩,所吞没。

    时间随着掉落下山涧的烟头而一点一点地流逝,当蓝锋和王小帅将手中的香烟给抽完之时,夕阳已经消失无踪,漆黑的天空上浮现出一颗颗星辰来。

    将烟头随意地扔向前方的山涧,王小帅转过头看向一旁沉默不言的蓝锋,微微一笑,淡淡的声音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怎么样?心里舒服多了吧?”

    闻言,蓝锋轻轻地点了点头,抬起头来看着王小帅,伸出手掌搂住他的肩膀,重重地拍了两下,低沉的声音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谢了!”

    经过一番发泄之后,蓝锋的心情终于是好了不少。

    “谢个毛啊!谁让咱们是兄弟来着?”

    听得蓝锋的话语,王小帅伸出手掌重重地拍了拍蓝锋的肩膀,笑着开口。

    “兄弟么?”

    看着王小帅的模样,蓝锋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有些东西,有些感情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啧啧,这烤鸡好香,看起来味道不错嘛。”

    短暂的沉默之后,王小帅似乎是嗅到了什么,转过头将目光落在那在火架上烤得有些焦糊的烤野鸡上,笑着开口。

    随着王小帅的话语落下,他伸出手掌将烤野鸡从火架上取了下来,然后撕下一半递到蓝锋的手中:“小子,技术不错嘛,这一半我就笑纳了……不对,我现在有十二个老婆,这一半不够吃啊,蓝疯子……我跟你说,等回去之后咱们得去野炊几次,到时候你做东,这野鸡可得多烤几只,不然到时候我那么多老婆可不够吃……”

    看着王小帅那显得有些逗逼的模样,听得他的话语,蓝锋不由得莞尔一笑,拿起烤野鸡放在嘴里吃了起来。

    王小帅这货同样是拿着烤野鸡肉开始啃着,吃得那是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

    三下五除二,王小帅便是将手里的烤野鸡给吃完,打了一个饱嗝儿,然后眼巴巴地盯着那拿着香喷喷的烤野鸡吃着的蓝锋,配合着他的模样……简直是逗逼滑稽到了极点。

    “那个……蓝疯子,要不你再去烤一只?”

    看着那吃得津津有味的蓝锋,王小帅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一副嘴馋的模样,淡淡的声音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

    “烤你个头……”

    听得王小帅的话语,蓝锋将啃完的骨头扔向他,笑着开口道。

    “切,不烤就不烤嘛,你还真以为自己烤得这只烤野鸡没有很好吃啊,告诉你……要不是因为大爷我忙着赶路好几顿没有吃饭,差点饿成傻逼,本大爷才不会吃你这烤糊了的烤野鸡。”

    王小帅站起身来,一只手叉着腰,很是高傲地说道。

    “那我再去烤一只,一会儿你就别吃了啊。”

    见到王小帅的模样,蓝锋不由得微微一笑,站起身来,笑着开口。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他便迈着步子向着前方的密林行去,一只烤野鸡的确是没能够吃饱。

    蓝锋很清楚后面恐怕还有着恶战要打,所以他必须在这之前吃饱,保存足够的体力。

    “哎……别啊……蓝疯子,我跟你说……刚才那是我在开玩笑呢,真的……是我在开玩笑,这野鸡味道非常好,吃了还想吃……”

    听得蓝锋的话语,原本还一脸得意与高傲的王小帅顿时间萎了,一边跟着蓝锋前去,一脸开口说道,

    “哎哎,蓝疯子,你别走那么快啊,我跟你一起去……我打几只野鸡,你就烤几只野鸡,你看行不行?”

    很快,两人便消失在了夜色里。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