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彩票 > 幸运五分彩官网 > 第1822章 峡谷激斗(中)

第1822章 峡谷激斗(中)

    “该死!”

    见到那一枚枚袭击而来的子弹,酒鬼的神‘色’显得难看至极,嘴里发出一声愤怒骂声的同时,脚下的步伐超快速地移动着闪避着那一枚狙击子弹的‘射’击的同时他也展开着凌厉的反击。

    他的手中浮现出两把造型独特的手枪,身形如同魅影,在峡谷之中扭动闪躲,不断地对着狙神弑天展开‘射’击,一枚枚子弹更是在半空之中碰撞在一起,摩擦出绚丽的火‘花’来,随后又无力地掉落而下,发出清脆的声响来。

    这是一场炫酷刺‘激’的枪战。

    并且随着枪战的进行,哪怕是酒鬼的速度快捷,身法诡异,也无法对着狙神弑天的狙杀子弹进行闪避,身上多处被子弹所擦伤,让得他脸‘色’显得难看至极。

    “我艹你姥姥!九尊秘术:万劫雷火炮!”

    久攻不下,加上身体负伤传来的剧烈疼痛让得酒鬼神‘色’因为愤怒而变得狰狞,他猛地将手中的双枪合一。

    原本的双枪在这一刻陡然间发生形变,形成一‘门’强大的‘激’光雷火炮对着狙神弑天展开了凶猛的‘射’击和围杀。

    剧烈的爆炸声和轰击之声响彻不断。

    在狙神弑天,楚南,王小帅他们三人分别跟三位逆盟九尊‘交’战之时,地狱‘女’王忧小可,金狮安东尼奥,还有蓝鲛安妮尔他们也都陷入了一场惊险刺‘激’的战斗之中。

    地狱‘女’王忧小可凭借着强大的实力和蛇姬链剑的灵活恐怖,轻易地将两名逆盟十一部的部首缠住,展开了绚丽而又‘激’烈的缠斗。

    跟地狱‘女’王忧小可战斗的是逆盟飞叶部和天运部的部首,他们两人乃是罡气小成境界的宗师,一人‘精’通的是一‘门’失传已久的飞叶手,峡谷峭壁上生长的古树是他最好的武器,古树的每一片叶子都是他手中的暗器,那连绵不断的树叶携带着无尽的罡气之力对着忧小可笼罩而去,充满着无与伦比的杀伤力,犹如忍者常用的手里剑一般。

    另外一人‘精’通的是一种失传的大运拳法,他拳法刚猛,凶猛无双,每次出拳的速度极快,配合着他的身法,犹如漫天拳影将忧小可笼罩,展开了绚丽的围攻。

    若是换一个人的话遇到他们这般大范围的刚猛攻击一定会避无可避束手无策,但是忧小可却是神‘色’平静,美丽的脸颊上没有丝毫的‘波’动,她手中的蛇姬链剑犹如一头矿石巨蟒将她身躯包裹,将那些攻击尽数抵挡。

    而她则是安静地站在蛇姬链剑组成的包围圈之中静静地看着逆盟两位部首那卖力的攻击。

    “千叶光影杀!”

    “大运佛宗拳!”

    久攻不下,两位部首神‘色’难看至极,嘴里发出一声怒吼,施展出浑身的绝杀,向着忧小可爆冲而去。

    滔天的拳芒和无尽的飞叶将忧小可所笼罩。

    “深渊狂蛇!”

    见状,忧小可眼中寒芒一闪,手中的蛇姬链剑猛地一甩,冰冷的声音则是从她的嘴里传出。

    “吼!”

    随着忧小可的这个动作,她脚下所站立的地面上突然间浮现出一个深渊纹路,无数有能力组成的狂蛇则是猛地爆涌而出,向着那两位部首笼罩而去。

    “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量的那两位部首的脸‘色’陡然间大变,他们想要躲闪根本就来不及,瞬间便是被那无数从地底窜出来的狂蛇所淹没,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峡谷之中。

    “咔咔……”

    当凄厉的惨叫声结束,那些从地底冒出来的狂蛇消失无踪,逆盟两位部首则是化作一堆白骨从半空中飞落而下……

    “唰!”

    轻易地解决掉逆盟两名部首,忧小可目光一闪,向着那一旁岌岌可危的雷豹爆冲而去。

    虽然雷豹已经成为宗师,但是他才刚刚突破,境界还没有完全稳固,与逆盟的部首‘交’战实在是太过勉强了,在那逆盟部首的强势攻击下节节败退,苦苦支撑,若非雷豹意志强悍,恐怕他早就倒下了。

    跟雷豹‘激’斗的是逆盟钢铁部的横炼宗师,依靠着强大的‘肉’身,他硬抗雷豹的攻击,打得雷豹浑身是血。

    “嘭!”

    “噗嗤……”

    巨大的爆炸声轰然响起,却是雷豹的拳头和横炼宗师的拳头分别砸在了对方的‘胸’口上,爆发出沉闷的声响来。

    硬抗雷豹一击那横炼宗师好似没有受到丝毫伤害,脸庞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双眼冷漠。

    反观雷豹,他只觉得有一股蛮横的力量冲入到他的身体之中令得他面‘色’一白,嘴里喷洒出一口鲜红的血液,整个人则是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狠狠地砸在峡谷的墙壁上,发出沉闷声响。

    “死吧!螺旋杀!”

    一击将雷豹击飞,那横炼宗师犹如猛虎出笼紧追而上,他右手紧握成拳,携带着狂暴而又强大的力量狠狠地砸向雷豹的脑袋,在其拳头之上,一个能量漩涡更是浮现而出,可见他这一拳绝非简单。

    “该死!”

    见到这一幕,雷豹的脸‘色’不由得大变,他强忍着体内传来的剧痛,想要躲闪却根本来不及,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那横炼宗师的拳头在他的瞳孔之中放大,浓郁的危机弥漫在他的心间。

    看着雷豹那布满鲜血的脸庞,那横炼宗师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残忍的笑容,他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嘴里传出嗜血的声音:“小废物,永别了!”

    “轰嗤!”

    随着那横炼宗师的话语落下,他的拳头则是以更加快捷的速度对着雷豹砸下。

    “唰!”

    然而,就在那横炼宗师的拳头即将落在雷豹身上的瞬间,锋利的蛇姬链剑犹如一条狰狞的毒蛇猛地窜出,快如闪电将他的手腕给缠绕住,令得他的拳头停留在雷豹跟前不足半尺的地方。

    却是在忧小可在关键‘性’的时刻赶来。

    那横炼宗师的手腕被突然间冒出来的蛇姬链剑给缠绕住令得他脸‘色’大变,他手臂发力,想要震撼蛇姬链剑的缠绕,忧小可的手臂却是猛地一抖,一股强大的力量爆发,直接将那横炼宗师给甩飞了出去。

    “豹哥,你没事儿吧?”

    将那横炼宗师甩飞,忧小可转过头对着雷豹展颜一笑,嘴里传出关切的声音来。

    “我没事,多谢小可相救了。”

    听得忧小可的话语,雷豹笑着回答。

    “那你好好歇一会儿,那小子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忧小可淡然一笑,嘴里传出清脆动听的声音来。

    “你这该死的小.贱.人,竟然敢坏我的好事,那么你就给我去死吧。”

    就在忧小可话语刚刚落下的刹那,愤怒的咆哮声却是陡然间在她的身后响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