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幸运五分彩 > 第一百九十五章:摊牌

第一百九十五章:摊牌

    秦少游照旧还是那样的没心没肺,他只是呵呵一笑,不以为意的道:“殿下,请不要担心,有一句叫生死有命,而富贵却是在天,请殿下勿忧。”

    这样没心肝的态度,却是李寡妇最讨厌的,她也学会了秦少游的冷笑,于是:“呵……”

    秦少游叹口气,心里一暖,不管怎么说,李令月终究是好意,他只得道:“那么敢问殿下,那张家兄弟,凭什么置我于死地?”

    李令月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道:“你真是糊涂,竟也不知,我只问你,你抢了李隆基那小子的亲,他恨不恨你?”

    秦少游点头:“想必会恨吧。”

    “什么叫想必,换了是本宫,谁要是抢了我的男人,我恨不得剥了他的皮。”

    秦少游打了个冷战,禁不住道:“殿下竟是如此狂野,咳咳……殿下的男人是谁?”

    李令月的俏脸一红,不禁勃然大怒:“火烧了眉毛,你还在这里胡说八道,天哪,秦少游,你要死了,你死定了,你能不能这个时候做出如丧考妣的表情,一副很害怕的样子,身子蜷起来,瑟瑟作抖……你能不能正常一些,一把拉住本宫的长袖,说一句‘殿下救我’。”

    秦少游愕然了……

    “这……好像有点难为情……”

    现在轮到李令月颤抖了,她咬着唇:“总而言之,你总要想个脱罪的方子,现在李家要你的命,姓武的也和那张家兄弟狼狈为奸,又这两家人站出来,你可知道,届时便是朝野内外,满朝的文武一起发作,会有数百上千个大臣弹劾你,誓死要陛下杀你,即便是母皇爱护你。你的小命,以为真的保得住吗?这可是数百上千人,母皇若是拒绝,那么就是君臣失和。引发多少动荡,所以……秦少游,你死定了,你认真一些好嘛?”

    秦少游惊愕的道:“想不到我的人缘竟这样坏。”

    李令月比他更惊愕:“你现在才知道你的人缘这样坏?”

    秦少游不由挠头:“我还以为不错呢,其实……我的人缘确实还不错啊……”

    “……”

    这样的人。李令月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沟通了。

    不是东西啊,皇帝不急急死了她这个太监……

    她跺跺脚,咬碎了银牙,终于是无法忍受了:“咱们……后会有期!”

    倩影一旋,已是飘然而去,只留下了一抹淡香。

    这个公主殿下……还真是性格冲动啊,问题还没有探讨下去呢。

    秦少游摇摇头,却还是禁不住道:“我的人缘,应当不坏吧,平时做人也没什么挑剔的地方呀……除了精打细算一些。抢了一门亲,和人斗过几次嘴,弄死了几个嚣张跋扈的家伙之外……”

    ………………………………………………………………………………………………………………………………………………………………………………………………………………………………………………………………………………………………………………………………………………

    十一月初一。

    天气已经渐渐冷下来,宫殿上的琉璃瓦,每到清晨拂晓时,便似镀了一层冰,檐下则是一溜溜冰凌,啪嗒啪嗒的落着水。

    这个时候,一队队宦官,总是要端着银盆。四处去接这‘天水’,据说这样的水,煮开了用来洗浴,有养身的功效。而当今天子,是最在乎自己的身子骨的,为了养护,可谓费尽了心机。

    今日宫中格外的热闹,每到初一的时候,原本是在宣政殿的议事则是要搬到万象深宫。今日是大议。

    所以凡是朝中五品以上的官员,管你是做什么的,有没有参议的资格,今日都得入宫。

    数百名大臣此时已聚集于宣武门,随着宫门大开,旋即鱼贯入宫,入万象深宫,分两班站立,等候天子亲临。

    武则天的心情其实是很不好的。

    因而她故意来迟了一些,朝中虽然没有什么变化,可是有一样事,却是牵动了她的心。

    本来是她让狄仁杰去查实那秦少游与张易之的一桩公案,可是谁晓得,这位狄公,居然至今还没有回应。

    按照武则天的设想,这是一件小事,让狄仁杰出马,无非是显露自己的公允罢了,也省的有人借这件事来做文章,也就是三两日的功夫,事情也就可以解决,狄仁杰呢,轻而易举的把事情办妥,那两个在县衙里的人,自然也就随便损失点皮毛,至于文武百官,谁敢说自己偏袒,这可是狄仁杰审的,就算是有什么偏颇之处,那也是狄仁杰的错,可问题在于,狄仁杰以清直而闻名天下,他会有错吗?

    可问题就在于,虽然是打好了这么个如意算盘,偏生狄仁杰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将近过了一个月,秋去冬来,这案子还是没有定夺,问题是这两个人,还关在县衙呢?

    只是武则天又不能去过问,一旦过问,就显不出自己的公允了,她得憋着,毕竟只是一个小案子,皇帝陛下哪有亲自询问的道理?

    可是这一憋,就是足足一个月,换谁都要内伤啊。

    武则天不禁恼怒了,她甚至有些责怪狄仁杰的意思,这样的小事你都办不好,做什么吃的。

    偏偏狄公似乎人品好、声誉高,而这脸皮嘛竟也厚的可以,他居然去三省赴任了,绝口不提那县衙里两个人,他不提,武则天又不能问,最受伤的就是秦都尉和张易之了。

    武则天岂能不恼火。

    这样一件小事都办不好,非要悬而不决,让自己平添忧心,狄仁杰实在太教人失望了。

    于是她拉着脸跪坐于金殿之上,手搭在御案上,沉默不语。

    这个时候,理应是宰相主持朝议了,可是跪坐在上首的人还未开口,却有人站出来,道:“臣有事要奏。”

    众人看过去,奏事的人居然是张昌宗,武则天心里明白,自家的兄弟还在县里关押,兄弟情深,张昌宗急了。

    这样的心情,武则天是很能理解的,她抿了抿朱唇,道:“张卿所言何事?”

    张昌宗慷慨激昂道:“凤阁侍郎狄仁杰,奉旨查如春酒楼一事,可是为何已过去月余,却至今没有动静?这只是一件小事,难道以宰辅之尊,亲自视事,也是这般敷衍吗?”

    张昌宗直接把矛头指向狄仁杰。

    不过殿中的大臣居然没有哗然,大家只是沉默,显然,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狄仁杰坐在几个宰辅之下,闻言不为所动,于是长身而起,慢悠悠的道:“臣奉旨查办,只是有些地方,尚未厘清,因而不敢贸然决断。”

    张昌宗冷冷一笑:“狄公若是迟而不决,总这样拖延下去可是不好,臣恳请陛下,诏秦少游与张易之二人,殿中对峙,今日总要说个明白。”

    这张昌宗的小算盘,所有的人,都已经布置好了,这殿中数百的大臣,绝大多数,都已经是摩拳擦掌,这个时候他要的,就是将秦少游和张易之叫到这殿中来,到了那时候,众臣就有了借口,这如排山倒海的弹劾就要发动,无数人言之凿凿,已是搜罗了秦少游数十上百条罪证,只要有人登高一呼,万千人响应,即便圣人对秦少游有姑息之心,秦少游也必死无疑。

    这叫抛砖引玉、引蛇出洞,表面上看,是对狄仁杰发难,实则却是为接下来的最后一击进行铺垫。

    不过对于武则天来说,她只当张昌宗无外是担心那个兄弟,想要把事情早点来个了断,这狄仁杰到了现在,还在说案情有不明之处,真不知是干什么吃的,张昌宗的心思,武则天也是感同身受,况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张昌宗要求御前审问,武则天岂有不允之理,只不过这个案子,是交给狄仁杰的,此时少不得要问一问狄仁杰的态度:“狄卿以为如何?”

    狄仁杰道:“臣无德无能,才使此案拖延至今,张中郎所言不错,不妨当庭审议,以安众心。”

    武则天便道:“既如此,那么就准了,传旨,速命敕使,至洛阳县衙,提秦少游、张易之入宫。”

    一声召令,便有黄门火速抵达洛阳县,那柳元芳已是入宫廷议去了,所以在这里当值的,只是县蔚,县蔚不敢怠慢,忙是押解秦少游和张易之二人至宣武门,在这里,早有一批禁卫等候多时,该做的样子,自然是要做的,众禁卫押解秦少游和张易之入万象神宫。

    这一路上,秦少游的心情倒是平静的很,他步履轻快,不过也是知道,今日……是真正摊牌的时候了,案情折腾了这么久,也该有个结果。

    ………………………………………………………………………………………………………………………………………………………………………………………………………………

    第一章送到,恳求月票。(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