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彩票 > 吃鬼的男孩 > 第四篇 第五十八章 三日(上)

第四篇 第五十八章 三日(上)

    由于国庆节是第五周的星期三,所以第五中学要求这一周的周末也用来正常上课,从星期一开始正式放假,假期为七天。

    从周四到周六的三天里,学校里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没有人出事。最后三教学楼和那水潭也没有任何异样,这倒是让张陈即舒了口气又不禁担心起来。

    因为这样的话,幕后的家伙应该是暂时潜伏了下来,自己就有足够的时间收集精血,恢复到巅峰状态。但是,从进校开始堵新振的谣言计划顺利执行,使得死亡人数大大降低。然后自己又杀了一个稀有种,一个高级鬼物以及一个更为厉害的老门卫,但是对方却不为所动。这让张陈心里总是放不下心来,不知道幕后的家伙是不是正在布一个大局或是等待什么时机。

    另外这三天的狩猎行动,张陈和虫萤两人的运气似乎就没有那么好了。周四晚上两人光是搜寻就花了近一个半小时。正打算打道回府,不巧在原路返回的时候,一只隐匿能力极强的鬼物被一个脑残的抢劫犯给逼了出来。

    一个看似十分文弱的美丽女子提着手提包深夜在无人的街头走动,两人深夜十点路过这条街的时候,张陈就注意到了眼下的这个女子,在自己的感知下并没有任何异常。

    然而当两人接近十一点返回学校路过这里时,再次在这一条街上发现了她,张陈自然对这位相貌不凡的女子留有印象,正打算去试探试探的时候。一个剃着光头留有纹身的四十多岁男子在女子路过一条小巷子的时候,将其强行拽了进去,不只是要劫财似乎还要劫色一般。

    虫萤的感知没有张陈好,一路上都是靠着示踪虫去感应,自然在来的路上没有注意过这个女子,当她看到女子被抢劫犯给拖进巷子里时候,立即就想要动身去救那女子。不过倒是被张陈拦了下来,让其静静等待。

    过了没三分钟,之前那个光头男子穿着一条短裤发疯一般地嚎叫着,从巷子里步履蹒跚地跑了出来,下体已经浸出了鲜红的血液。黑暗的窄巷本是他这种人一辈子的安身之所,而现在恐怕他再也不想呆在里面了。当他刚要一步跨出巷口时,数只苍白的手臂从他身后袭来,手掌挡住了男子眼前的希望。将其拉了回去,尖叫声只持续了不到两秒钟就消寂了。

    不一会儿,之前那个文弱女子便提着手提包安然地走了出来。

    虫萤自然不会对死掉的社会垃圾感到惋惜。然而张陈并不想贸然而上,准备给这女鬼下个套,先指示着虫萤将气息隐匿了起来跟在那女子身后保持着五十米的距离。

    而自己则是利用血魔的身躯对自己面部进行了改造,同时在附近的服装店换掉了校服,将自己变成一个街头混混的模样利用之前那个光头仔一样的手段,将女子拖进了暗巷里。

    近距离的接触下,张陈能够感觉到这个女子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鬼气,最多也就是一个低级鬼物。不过那女子怀中抱着地手提包倒是让自己感觉到有些不安。

    张陈自然不会做出劫色的事情,将女子拽入巷子后,便用力掐着她的脖子,强逼着女子将包里的现金以及银行卡密码给自己。看着女子娇喘,无辜,害怕的样子,要不是之前就确定了这个女子是鬼物所化,自己还真会以为抓错了。

    不过,不管自己的态度如何强硬,那女子始终不愿意将双手紧抱着的手提包拿出来。张陈自然一狠心,手腕一用力“咔擦”一声,便拧断了女子的颈椎骨。

    正要将其‘尸体’放下时,那两只没有血色而垂落着的手臂突然抬起来,死死掐住张陈的脖颈。若是普通人可就死定了,不过张陈的话,这种程度的力量自己就算让她掐下去也丝毫不会影响自己的呼吸。

    “唰。”面前的‘尸体’下一秒便被张陈没有覆盖精血的双爪给切成了尸块散落在地上,开始慢慢化为齑粉。

    张陈同时也暗示了一下在楼顶的虫萤,这个女子不过是一个小喽啰罢了,不要轻举妄动。

    随后自己便装作事情已结束,然后大摇大摆地朝着暗巷外走去。果不其然,当快要走出巷子的时候,身后一股浓烈的鬼气袭来。

    掉落在地上的那个手提包自动张开,里面豁然装着一个美女的头颅,而米粒般大小的瞳孔死死地盯着张陈,随后数十双苍白的手臂从手提包中飞升而出,直奔张陈而来。

    不过张陈倒是没有一点动作,双爪也没有伸出,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非血肉型的鬼物,虫萤,交给你了。”

    暗巷间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了数以万计的小虫子,附在向张陈而来的手臂上,以及那掉落在地上的手提包上。手臂瞬息间就被虫群给吞没了,而手提包内散发出来的白色烟雾腐蚀着入侵的虫子,不过无济于事,虫子数量太过于恐怖,白色烟雾也慢慢消失殆尽。惨叫声从包里传出,似乎开启了自我意识,撕心裂肺地喊叫着

    “我杀的都是社会的垃圾,蛀虫。若不是这些人,我也不会这么年轻就死掉。你们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他们是人,而你是鬼,你在人的世界里加害别人那就是错。”张陈淡淡地说道。

    “什么狗屁道理,你们才是错,你们这类人才会遭报应的,终有一天你们会比我还死得惨的。哈哈……”手提包里的笑声被虫群给淹没,慢慢汇聚成了穿着校服的白发少女。

    看着虫萤有些心事的样子,张陈便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说道:“不要想太多了,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虫萤点了点头后便与张陈一起离开了巷子。张陈先将身上的衣服放回了服装店。

    两人在返回学校后,张陈躺在床上也回想了一下这个女鬼的话语,在她说来的确是有道理,但是需要看得更加宽广一些。毕竟人类社会不停向前发展,产生这些社会垃圾也是因为制度不完善而造成的,但是这些人也是社会的一员,广义上看来同样能够推动社会的进步。但是,如果要在其中摄入一个非人的物质进行干扰,那就会起完全相反的作用。

    星期五的晚上两人就真的算是走霉运了,并不是没有找到鬼物而是被对方给耍了一通。

    两人晚自习结束后,换了一个方向穿行了不到半个小时,虫萤之前飞散出去的示踪虫就有了感应,并且距离不远,示踪虫也未被发现,在张陈看来今晚应该十点半就能回寝室休息了。

    当两人赶到示踪虫感应的事发地时,发现竟然是一处农民工兄弟休息的板房处,不过幸好的是鬼物还没有动手。农民工一年回一次家,辛辛苦苦在外挣点血汗钱居然还要被鬼物给看中,张陈光是想着就来气。

    但是眼前的情况有些奇怪,因为虫萤说道,在这板房旁边的正在打地基的楼盘下也有一只示踪虫感应到有鬼物存在。

    不知道是不是同时存在两只鬼物在这个建筑工地上,在张陈看来保住农民工的安全才是第一。

    张陈独自悄无声息地靠近活动板房附近,确定了散发鬼物气息的正是一间住着四个农民工的房间,而里面的四人正在吃着火锅喝着小酒,似乎遇到了什么极其开心的事情。鬼气最重的位置正是靠房子最里面的一架床下,那下面放着一个小型的编织袋。

    毕竟虫萤一个女孩子,这大半夜的,万一民工穿着短裤就跑出了来怎么办。于是让虫萤去楼盘那里的地基查看情况,而自己就留守在民工这里。

    张陈没有贸然地冲进房屋就将那编织袋给抹杀,毕竟不知道对方的实力,自己倒是不怕,就怕误伤了四个农民工。

    于是先尝试着隔着门,在四人的脑袋里注入一个那床下编织袋里的东西不干净的潜意识再来外面观察情况,若是四人因为害怕而离开房间或是将编织袋给扔出来就好办了。

    可能是民工长期在外面干体力活,每年还要去那赶那非人的春运的缘故,意志比普通人要坚实得多。废了近1/4的元力才将潜意识注入,累得张陈也是满头大汗,不过事情已成,就看里面的民工怎么处理了。

    “我说老墨啊,你说咱们今天下午挖到的那几块玉器会不会是以前葬在这土地下面的陪葬品啊,那东西可不干净,要是我们将其卖掉的话会不会被脏东西给缠住啊?”一个四十多岁的工人向着这里最为年长近六十的老汉说道。

    张陈自然也听到了里面的对话,那些玉器被挖掘出来的位置应该就是在现在虫萤所在的地基位置。

    “我觉得三筒说的有道理,为了贪这些钱,万一出了事可怎么办,俺还有媳妇在家等着呢。”一个挺着肚子的三十多岁男子认真地说着。

    “贪财的确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花这些来历不明的钱心里也不踏实,那就这样吧。把酒喝完,壮壮胆,毛子你就将这些东西给放回到挖出来的那个位置吧。也算是换个安心吧。”老汉说道。

    “好勒,俺们一开始就觉得那些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瓶酒都给我了,就当是我的跑路费。”被称作毛子的健壮小伙拍了拍胸脯答应了下来。

    张陈在外自然也有了对策,只要这个毛子将那编织袋给提出来,立即将其夺取,然后再单独处理掉。现在剩下的就只有等待民工把最后那点酒喝完了。

    毛子在酒精的刺激下,丝毫不害怕地走到床边,伸出结实的臂膀想要将编织袋给拖出来。可是抓住编织袋的毛子突然身形一震,动作停止了下来。

    “毛子你……”老汉看着毛子的双眸竟然映出了丝丝蓝色的幽光……

    ps:按理来说这周五就会上架了,希望一直支持阿肥的兄弟姐妹,能够继续支持吃鬼的男孩,阿肥会加油呈现最好的作品给大家。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