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彩票 > 幸运五分彩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以血铸魔(第二更)

第一百一十六章 以血铸魔(第二更)

    晴天霹雳般的暴喝声起:

    “杀!”

    “砰、砰、砰……”

    弓弦劲爆,器械轰鸣。

    密集剧烈的声响,引爆了双方血战序幕。

    万箭齐发,冲出斜坡的山贼,顿时被放倒大半。

    巨石、巨弩、强弓等,射程极远,轰在斜坡上,便是一片片的血潮,连瞄准都省了。

    拥挤斜坡中的山贼,乱成一团,或蹿向山林,或飞奔暴退,或强力拦截。但是,拦得住攻城器械攻击的强者,毕竟只是极少数。

    器械轰鸣中,大半攻击能带起阵阵血腥,完全是屠戮之势。

    部分实力较高的山贼,顶着箭雨,冲到钢铁盾墙前,却纷纷中箭、中枪,部分攻击到巨盾,却难以撼动。

    就算偶有轰破巨盾者,还未冲入阵中,便被长枪逼退,很快又有巨盾补上,再次堵住盾阵缺口。

    蚁多咬死象,好汉不敌人多。

    此时表现得淋漓尽致。

    当然,其中铁血煞气的压制,是主要原因之一。

    视铁血煞气强弱,会搅乱目标的心神,使之如走火入魔般心魔丛生;会压制目标的内力、真气、真元等运转,使得难以发挥出全部实力。

    刺鼻的浓溢血腥味弥漫而开,激化氛围;刺眼的嫣红鲜血漫溢而开,浸染山林。

    人数过多,又被堵在斜坡的山贼方,就像活靶子被肆意屠戮着!

    “杀!”

    一阵震耳暴喝声起,近百位最差炼气后期及以上的强者,速如离弦之箭射出,气势如浪冲向句容军队阵形。

    刀芒剑气,掌劈袖卷,如雨利箭纷纷被击飞,便是巨石、巨弩等,也有个别被强力轰爆、轰偏。

    近百位强者,势如破竹冲向长枪如林的钢铁盾墙。

    “劳烦四位前辈了!”

    眼看那近百位强者杀到,盾阵可能被冲垮。武信看向郁金香夫人等四人请求道。

    郁金香夫人面面相觑,一时没人应答,也没人反应。

    “炼神老祖都有种默契,不会参与沙场之争。更不会随意对晚辈弱者出手。除非逼不得已的自保!”

    陷空老祖穆彦青苦笑解释道。顿了下,迅速接道:“当然,主公若执意要求,我等自然听从。但是,默契一破。形势肯定失衡,对主公及我方很不利。论炼神老祖,茅山山脉肯定很多,可能百位不止。根据调查,光是正道五派之冥王殿,就有四十几位老祖级别存在了!”

    武信脸色一黑,张嘴无言,难以反驳。

    郁金香夫人脸色郑重追问道:“主公还要我们出手吗?我们出手的话,解决这百位强者没问题。但是,敌方老祖也会出手。如今蟑王、虎王等著名老祖。并未出手!”

    心思剧转,武信疑惑请教道:“那战局进行到最后,如果仅剩蟑王、虎王等老祖,怎么办?难道坐看他们离开?”

    “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我等自然能出手!老祖对老祖,很公平!”郁金香夫人毫不犹豫应道。

    “好吧!那算了,四位前辈先好好休息、蓄势!”

    武信暗叹一声,理智应道。话落,迅速高声下令:

    “信武卫!战!”

    “战!”

    一声震惊山林的暴喝,六千信武卫开始出动。

    原本沐浴在大军铁血煞气中的红中带橙的信武卫铁血煞气,躁动起来。缓缓逼向前线。

    信武卫铁血煞气核心之处的紫色武神军魂,逐渐灵动起来,威势弥漫,就像是沉睡初醒的雄师。

    武狼、武梦、风琊等擅长箭术的强者。自觉弯弓搭箭,瞄准那百位山贼强者。

    将对将,兵对兵!

    实力差距不大的话,远程攻击足以威胁,足可致命。

    很快,十数位山贼强者。便被射杀当场!

    “彼岸……从今日起,扬名!”

    武信俯身拿起通体黝黑近紫,重达百余斤的“彼岸之弓”,似对智慧生灵般呢喃着。

    说话间,箭枝入手,弯弓搭箭……

    瞄准一名浑身刀芒炫耀,利箭难近,跳跃间强势冲向盾墙的炼气巅峰强者。

    放手!

    一道黑芒如流星闪过……

    那炼气巅峰强者尚未反应过来,便脆若纸帛被黑芒洞穿。

    黑芒去势不减,又连续洞穿两位山贼,射入千余米外的斜坡,贯入地面,消失得无影无踪!

    “砰……哧……”

    此时,弓弦霹雳声和裂耳破空声,方才传出。

    箭速比声速还快!

    “嗯?!”

    关注战场的无数人,齐齐错愕震惊,便是郁金香夫人等人,也震惊骇异,难以置信看向武信。

    这箭术、这威力……

    别说炼气巅峰,炼神老祖若不小心,也会被轻易射杀当场。

    蟑王、虎王等山贼方老祖,眼神凌厉如刀,汇聚到武信身上,又看向神色异变的四位魔门老祖,却没什么动作。

    就如郁金香夫人所说,双方颇有默契,老祖级别存在没出手,山贼方也不会轻易出手。否则,后果难料,谁都无法掌控!

    “铿……咔嚓!”

    众人震惊间,武信面无表情动作顺畅敏捷,继续弯弓搭箭,射击!

    一位炼气巅峰强者早有防备,一剑刺出,却被一箭射飞宝剑,巨力带着身形斜飞起十数米高,数十米远。

    落地,毙命,连宝甲也被射穿!

    胸膛插着支黝黑长箭,完全由生铁和羽毛炼制而成的铁杆!

    神力、宝弓、铁箭!

    让武信发挥出,威力震骇全场的恐怖箭术!

    “哧、哧、哧……”

    正当众人以为如此恐怖箭术,射不了几箭时。武信却脸不红气不喘,行云流水般速度极快地弯弓搭箭,射击,节奏不比那些信武卫射手慢!

    一阵阵刺耳破空声传来,每次都代表着一位山贼强者的受创或陨落,而且还是箭枝先到,才有声音。

    短短十数息间,便有十一位炼气巅峰强者。被武信射杀当场。

    看得蟑王、虎王等山贼首领,脸色难看得吓人,身躯微颤着似乎想出手,又硬忍着。

    炼气巅峰强者。不是大白菜,在各个势力中也算高层,哪能这么损耗?!损失一个都足以让各个首领头疼、心疼,肝也疼了!

    “咯……”

    彼岸之弓再次张开,绷紧声让人发寒。

    武信再次看向一位炼气巅峰强者。还没瞄准,那强者身躯一颤,立刻速如旋风躲避。

    再看,再躲;再看,再躲……

    武信连彼岸之弓都没瞄准,看向哪个强者,哪个就快速移动,以期躲避!

    修为境界的巨大差距下,武信根本就跟不上目标的速度,空有力气也没处使!

    不过。仅仅炼气一重,能震慑那么多炼气巅峰,也足够自豪且让人仰望了!

    信武卫中不乏炼气高手,再加上铁血煞气的震慑,百位山贼强者,终究没杀到盾阵前,最后仅剩四五个炼气巅峰,混在混乱战场上,狼狈退回。

    短短半个时辰……

    原本密密麻麻,拥挤在斜坡上的山贼。已做鸟散,只剩下还没来不及退走的部分山贼,在绝望挣扎中求存……

    数里面积的战场上,尸横遍地。血染地面。

    斜坡上更是坑坑洼洼,血水如溪,惨不忍睹。

    斜坡范围内的山贼,原本高达十万左右。

    约五成后撤,约三成退入山林,一成多横死当场。半成多依旧留在战场上,依旧挣扎在死亡线上!

    “撤!”

    一个霹雳般暴喝声起,声传十数里范围。

    有点废话,能撤能逃,那些山贼早跑光了。但是,却也表明了山贼方的态度!

    “巨盾兵,前进,鹤翼阵!”

    县尉孙原高声下令,原本偃月撞堵住斜坡口的巨盾兵,开始收缩范围,缓缓逼向斜坡。

    不过,却是一步一步,依旧保持着盾墙,只是从斜月状,逐渐化为倒立的“凹”字形,并非直接发起冲锋!

    一般来说,军队行动,以金锣战鼓为号令,句容军队也经过这种训练。但是,此次征伐茅山,武信是在玩擦边球,实则犯法违纪了,自然不能大张旗鼓。

    动用金锣战鼓,那真是军事行动了!

    仅凭口令,武信还能强词夺理,是属于私下行为,那些民兵并非军队等等借口!

    又是半个时辰后……

    最前方的巨盾兵,仅仅走到斜坡中部,无数山贼不停从左右山林和前方斜坡进行袭击、骚扰,持续不断。

    但是,效率不大,句容军队是伤亡不断,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信武卫来到之前血腥战场中部,武信忽然朝孙原吩咐道:

    “正规军压上,围住古蟑寨;民兵殿后,逼离左右山林贼军。信武卫留在斜坡。等待攻城器械运上斜坡!步步为营,我方不急!”

    “是!”

    孙原一怔,不明白武信为什么下着命令,却是郑重应道。

    “信武卫听令,下马,列阵,全体练拳!信武卫后备军环围!”

    武信也没多解释,又下了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军令!

    六千信武卫纷纷列阵,散布在数里范围的血腥沙场,一丝不苟地听从军令,开始练拳,依旧是……《武神无极拳》!

    众人诧异间,却见武信也翻身下马,静立不动!

    更重要的是,原本肉眼难见的血气,以极快速度汇聚,化为堪比铁血煞气的肉眼可见的血雾,笼罩小半信武卫阵营。

    “以血铸魔……天生血魔啊……”

    噬心老祖双眼一眯,眼露精光看向武信,低声呢喃着。

    ******

    第二更到,双倍期间,求月票,求自动订阅!(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