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幸运五分彩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拨云见雾

第六百五十一章 拨云见雾

    百万大军不算什么,离国每路大军都在两百万以上。但是,百万骑兵,那就恐怖了。

    骑兵和步兵,差别众所皆知,光是那百万匹战马,就是堪比传说中的兽潮,威力可想而知。

    这世道,人命不如马,不只是说说而已。

    即便在商业市场上,战马的价格也是远胜人命,而且高出无数倍。

    “北狄骑军真是从李唐那路出兵?”

    丞相长孙稚讶异莫名脱口而出,随即看向太尉韦孝宽。

    韦孝宽脸色大变,北狄骑军的出兵路线,是让他猜中了。但是,李唐一路也是韦孝宽负责监控的一路,没有及早察觉,就是他的失误,错误更大。

    这点丞相、太尉等想得到,武信和殿内众臣自然也想得到……

    “太尉大人!您可知罪……”

    武信脸色阴沉,花公公察言观色,语气阴厉瞪着韦孝宽质问道。

    以数日前武信的圣谕,太尉、丞相和策天府府主高士廉,三人各自负责一路,及早汇报者大功,延误战报者……降罪!

    “老臣知罪,请……”

    韦孝宽苦涩一笑,出列拜倒请罪。

    以韦孝宽的身份地位,就算不理会花公公也可以。但是,花公公此举,明显是代表离王武信,君无戏言,既然是韦孝宽失误,自然就得认。

    “报……”

    不待韦孝宽说完,又是一阵惊动离宫的长呼声传来,又是十数道大修士气息风驰电掣而来,情况和杜子陵差不多。

    一位半身染血,铠甲残破的将军,在信武御卫环护下,腾空滑入殿内……

    五品忠威将军,柳家庆。

    和柳氏一样来自五柳庄的离国元老之一,是罗士信的得力臂助之一。

    “启禀吾王!魏国大军涌现无数骑兵,估算约有百万,强冲我军,我军大败,火速求援!”

    果然,柳家庆甫一站定,便拜倒汇报道,语气焦急,神情悲苦。

    “嗯?”

    殿内氛围蓦然一滞,包括赶到的杜子陵在内,众人震惊骇异齐齐看向柳家庆。

    又一百万骑兵?!

    四王联军哪来那么多骑兵?连战马都无法凑齐这么多吧?

    唯一的解释,就是北狄。

    “老臣监察不利,酿成大错,请吾王降罪!”

    高士廉脸色颇为难看,苦涩出列,在韦孝宽身旁拜倒请罪。

    百万骑兵,如此大的目标,他竟然没提早查知,此乃万死难辞其究的大罪!

    当然,完全没察觉是不可能的,只是汇总情报,觉得敌军是故布疑阵,并非主力。

    武信稳坐王座,眼神凌厉看着殿内拜倒数人,气势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

    愤怒,倒是不至于,也没多少责怪之心。

    只是因为战局的危机。

    更重要的是,武信直觉有些不妙,如果仅仅是寿春郡城和彭城战场的大败,应该不至于撼动国基,让国运示警!

    辽阔、豪华、肃穆的勤政殿,氛围寂静一片,凝重而压抑。

    离王武信沉默不答,韦孝宽、高士廉等拜倒殿中请罪,也不敢擅自起身,似乎时间就此凝固……

    “报……”

    没过多久,离王武信还未出声时,又有传报声起,一位信武御卫快步入殿,汇报道:

    “启禀吾王!紫薇军仁威将军,范思金范将军,在宫门前昏厥,曾言紫薇军和四宝军战败,正且战且退,请求支援。如今正在救治,具体军情有待验证!”

    “全力救治!”

    一直沉默的武信,沉声应道,那信武御卫领命而去。

    “嗖……”

    那信武御卫刚到殿门口,便有道迅猛破风声起,一道残影掠入殿内,后方还有四位信武御卫紧随而至,只是职责上的提防,并未呼喝或拦截。

    因为,来者是神魔府的天魅老祖。

    “启禀吾王!下邳郡城被百万骑兵包围,军情告急,八马镇将(新文礼)急求支援!”

    果然,天魅老祖一到,迅速汇报道。

    只是情况比其他战场好多了,有郡城为屏障,加上新文礼和八马镇军的精锐,骑兵再多,敌军倒也没傻得用骑兵强攻郡城。

    相对来说,这算是今天各种恶劣情报中,算是比较好的一个。

    当然,天魅老祖的汇报,只是表面。新文礼既然紧急求援,就代表战局并不乐观。至少在被合围的情况下,援军、后勤等肯定断绝,而且城内会人心惶惶,甚至发生动乱。

    “诸位爱卿平身,请罪不是重点,重点是解决问题,将功赎罪!”

    四大战场的情报都收到了,大概能知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情况有些糟糕,但没想象中危急,武信沉声平静说道,又提醒道:

    “现在就差东海情况了,再探,加强人手探查!”

    韦孝宽、高士廉、天魅老祖、柳家庆等人谢恩起身。

    “杜将军、柳将军、天魅等来报之人,记大功,重赏,各提一品!”

    武信想了想,不吝赏赐道,又迅速接道:“上军事沙盘!”

    杜子陵等人大喜谢恩,很快有禁卫抬着足有数百平方,重达万斤的巨大沙盘入殿。

    太尉韦孝宽自觉上前摆弄,在杜子陵等人的解说下,把目前战局和敌我情况,标注在沙盘上,让人一目了然。

    当然,如今标注的只会是暂时形势,还需要后续更详尽、更及时的情报。

    片刻后,密密麻麻的代表离国、离军、骑兵、步兵等的袖珍旌旗,便插遍沙盘,几乎是遍布北方战线,之后形势还有待深入调查。

    “如今看来,敌军是大举南下,以四王为主,分为四路,北狄骑兵则是分散到四路中,以骑兵辅助!”

    忙碌完后,韦孝宽便自觉解说起来,想了想,语气沉重接道:

    “以本座了解、分析和猜测,来犯敌军的数量,骑兵应该在五百万左右,大军则在两千万左右。目前战局,敌军是想以骑兵开路,步兵为辅,先强破我军防线,再围困诸多重城,而后以大军徐徐图之。这算不上多高深的战术,而是以力量硬撼我国,接下来的战役,会是场硬战啊……”

    以离国的阵容、势力和威望,还真不怕敌军玩阴谋,搞心计。

    如今,敌军直接摆明车马,声势浩大而来,是正面硬战,这反而不好应对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