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官网 > 幸运五分彩彩票 > 24 不同风格的裁判

24 不同风格的裁判

    “没有人喜欢我们,但我们不在乎!”

    听着新尼尔球场上万球迷的歌声,杰克心中非常好奇。虽然杰克这是第一次执法英乙联赛,但杰克又不是不懂英乙联赛。

    英乙联赛的上座率并没有那么高,现场球迷超过万人以上的都是非常稀有、非常火爆的球场。而现在米尔沃尔的球场更是不亚于英超赛场的火爆。

    这只是开始,当杰克跟着两支球队进入球场的时候,才真正感觉到什么是火爆。北部联赛、英非联,甚至是英非联升级附加赛决赛都无法和新尼尔球场相比。

    “我们是米尔沃尔!”

    “没有人喜欢我们,但我们不在乎!”

    歌声、欢呼声、嘘声,各种声音杂在一起,让杰克都以为这里是英超赛场。新尼尔球场是容纳两万人的球场,应该说是容量较小的球场。今天来到现场的球迷绝对有一万六七千人。在英乙赛场这种程度的上座率已经是最顶级了,甚至放在英甲联赛都是排的上号的。

    “这里是新尼尔球场,英乙联赛第三轮的比赛,米尔沃尔俱乐部主场迎战克鲁俱乐部。”

    英乙联赛的待遇已经和北部联赛、英非联完全不一样了。英乙联赛已经是可以在电视台转播,已经是有专门的解说员解说。

    就如这场比赛,作为英乙联赛的重头戏之一,解说员竟然是英格兰著名足球解说约翰·莫特森。就如一些英超裁判有执法低级别联赛任务一样,莫特森这样的顶级解说员偶尔也需要解说一些低级别联赛。

    “这场比赛的主裁判是菲尔·多德,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裁判。”

    莫特森果然是顶级解说员。虽然只是解说英乙联赛的球队,但赛前也做足了功课。对于两支球队的教练、球员的资料都是清清楚楚,连本场比赛的裁判资料都在他的脑袋当中。

    “嘟嘟嘟——”

    多德吹响了比赛开始的哨声。对于主裁判来说,每个等级的比赛都不相同,但对于边裁来说工作是一样的。杰克要关心的没有什么变化。

    角球、边线球、越位等等。

    如果开始的时候被米尔沃尔的主场给震惊了,那么比赛开始之后,杰克就没有那么紧张了。英乙联赛也好,北部联赛也好,英非联也好,没什么区别。都是一样的。边裁做的工作就是那些,特别是对于第二助理裁判来说,更是没有其他的东西。

    但是对于主裁判不一样。每个不同的联赛,主裁判需要掌握的都不一样。甚至每场比赛,两支对手的不同,主裁判要掌握的原则也不一样。

    “米尔沃尔的巴特带球,巴特传球……噢噢噢,这球太凶悍了。罗比·萨维奇,克鲁俱乐部的罗比·萨维奇,这动作太大了。”

    克鲁俱乐部的球员一个比一个凶悍。除了罗比·萨维奇之外尼尔·伦农、赛思·约翰逊,这几个人都是球风凶悍的球员。在英乙联赛当中都是以彪悍的球风著称。

    刚刚米尔沃尔的巴特带球,已经是把球传出去了。但罗比·萨维奇过来直接就撞倒了巴特。这是一个很凶狠的犯规。

    “罗比·萨维奇太凶悍了,这球应该是黄牌动作。”

    莫特森看着罗比·萨维奇,真是摇了摇头。虽然英超的犯规也很多,但英超很少有这样盲目的犯规。不过菲尔·多德吹了犯规之后,却没有出示黄牌。而是去警告了一下罗比·萨维奇。

    “看起来多德裁判是比较宽松的。”

    莫特森非常意外。因为这样的犯规严厉的裁判给红牌也有可能,但是菲尔·多德竟然连个黄牌都没有。这尺度也太松了。

    “嘟——”

    “克鲁俱乐部这边犯规有些多了。尼尔·伦农,这球直接撞倒了对手。”

    果然是低级别联赛的比赛,各种犯规动作太多了。身体冲撞、抬脚过高并不比北部联赛、英非联少。不过这里已经是职业联赛,裁判都会注意这些东西。可是菲尔·多德对于这些基本上不会判罚。

    特别是克鲁俱乐部的中场球员一个个动作很大,但菲尔·多德都不怎么管。

    “嘘嘘嘘——”

    “该死的克鲁!”

    “白痴!白痴!白痴裁判!”

    米尔沃尔的球迷是什么群体。那可是英格兰足坛赫赫有名的足球**产生地,就算是现在英足总对于足球**打击很大,但米尔沃尔地区也不缺少足球**。

    一直以来都是他们米尔沃尔欺负人,什么时候轮到其他人欺负他们米尔沃尔。因此整个球场都是米尔沃尔球迷的嘘声。

    “有些松了。”

    杰克作为助理裁判,对于场上的火爆场面也是皱了皱眉头。球员之间的动作很大,可是菲尔·多德反而并不觉得怎么样。

    杰克虽然感激菲尔·多德给自己机会,但对于菲尔·多德的判罚有些不满意。虽然英格兰足球是强调身体对抗,但也不至于判罚这么松。这哪里是足球比赛,完全是拳击比赛。

    还好这些英乙联赛的球员习惯了这种比赛,并没有出现什么过激的反应。除了动作过大之外,在比赛的流畅性上,菲尔·多德做的还不错。

    …………

    “菲尔,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样的犯规,完全是红牌动作。可是你连个黄牌都没有。”

    上半场结束了。虽然双方的动作过大,但总算是没有出现大的冲突。可是刚刚进入裁判休息室,马丁·阿特金森就黑着脸批评菲尔·多德。

    二十五岁的阿特金森是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裁判风格。目前的英格兰足坛都认为足球是男人的运动,身体冲撞在足球是一个魅力。因此不管是英超名哨,还是低级别联赛的裁判,他们的判罚都是尺度比较松。可是阿特金森却不这么认为。

    年轻人就是敢想。阿特金森认为英格兰足球现在的落后不仅仅是因为《海瑟尔惨案》的原因,更多的是英格兰足球的这种观念。

    因此阿特金森看来,只有严格执法,杜绝英格兰足球的这种动作,才是对于英格兰足球最好的办法。因此阿特金森是绝对支持严格执法的裁判代表。

    “这样的动作在英乙联赛很平常。你也是从地区联赛执法过的,何必大惊小怪。”

    菲尔·多德本来心情不错。可是刚刚进入休息室,就被阿特金森痛骂,菲尔·多德也是勃然大怒。虽然阿特金森也算是英足总重点培养的对象之一,但从资历来说根本就无法和菲尔·多德相比。

    菲尔·多德当主裁判执法过的比赛,估计都比阿特金森作为裁判执法过的比赛都多。被阿特金森这样一个小裁判如此批评,菲尔·多德的心情一下变得非常坏。

    “你自己看看上半场,有多少凶狠的犯规动作。按照规则来说,上半场就应该罚下去。”

    “规则?”

    菲尔·多德看阿特金森在那里说的规则,露出冷笑道:“规则,你也配和我讲规则。你要是只知道足球规则,应该去足总开办的课堂当个讲师,而不是到这里当裁判。”

    两个人直接就在休息室吵了起来。杰克看到两个人吵起来,没有上前阻止,而是默默地走出了裁判休息室。准备到另一边喝点咖啡,避开这个场面。

    “杰克,我也一起去吧。”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