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66 批评

    “事情处理完了?”

    “是。”

    比赛的判罚闹得沸沸扬扬,杰克·泰勒当然知道。而且杰克·泰勒对于杰克的发展也是一直关注,这样的事情当然是非常清楚。

    “我把联赛杯第三轮比赛的助理裁判位置给送了出去。”

    “送就送了。一个小小的联赛杯第三轮比赛而已。”

    杰克·泰勒点点头。对于联赛杯第三轮比赛,杰克·泰勒是不放在眼中。虽然对于现在的杰克,甚至是包括阿特金森、克拉滕伯格他们来说,联赛杯第三轮是很重要的比赛。

    但那只是因为几个人现在的地位太低。对于那些地位高的裁判来说,联赛杯第三轮的比赛,还没有一些有关注力的英超比赛重要。除非联赛杯第三轮出来英超俱乐部的强强对话,不然英超名哨是不会关注一个小小的联赛杯第三轮比赛。

    “这一次明白错在哪里了没有?”

    “这个……”

    杰克虽然是一边道歉,一边还给送出礼物。但其实内心来说,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误。自己作为主裁判准确的判断了越位,纠正了助理裁判的错误,有什么错误。

    最多就是让查理·维斯特立场难堪而已。杰克道歉是因为查理·维斯特一个小小的失误,却受到了太严重的处罚而已。

    “你认为你没什么错误。是吧?”

    “是,老师。”

    杰克·泰勒笑了笑,然后问道:“杰克,你认为裁判是什么?是主持正义的超人,还是判断对错的法官。”

    “起码的公正应该要保持。”

    杰克虽然不认为自己是最好的裁判,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成为完全公平公正的铁面无私裁判。但杰克一直认为自己还是不错的裁判,最起码的公正还是有的。在明显的东西上是绝对不会睁着眼睛做错的。

    可是杰克·泰勒听到杰克的话,则是哈哈大笑。然后看着杰克道:“杰克,你也不是刚刚出校园的学生。而且你本人也已经执法了三年时间。如果你现在还是这种想法,那么就太幼稚。”

    “我……”

    幼稚。杰克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师竟然这样评价自己。杰克从小虽然不能说是少年老成,但也比同龄人成熟。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说自己幼稚。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黑和白两个颜色。”

    杰克·泰勒忽然变了脸,生气的道:“你知道吗?那场比赛你的选择是最差的,简直是没脑子的选择。你知道我的那些老朋友说你什么?孤傲。知不知道对于一名主裁判来说,这个评价代表什么?代表你不具备一个主裁判的资质。主裁判如果孤傲,连自己的裁判组都对你印象不好的时候,你就是最失败的主裁判。你到底有没有想法。”

    杰克·泰勒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都站起来指着杰克骂道:“那是什么比赛?不就是一个英丙联赛的普通比赛。助理裁判举旗,双方球员都放弃,你逞什么能。你顺势判罚那是越位,又不会有人盯着你,也不会影响你的未来。裁判委员会也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越位,就压低你的分数。相反,你这么不给你的助理裁判面子,以后还有哪一个助理裁判敢和你合作。现在裁判委员会的那些裁判,哪一个没有当过助理裁判,你这也是在打他们的脸。”

    杰克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的老师如此的生气,因此小声的道:“老师,可那个的确是越位。”

    “我也知道是越位。可是做裁判并不是说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这么明明白白。助理裁判维护主裁判的权威,同样主裁判也要尊重助理裁判。这样双方才能够合作。难道你真的以为,你一个人就能够包办所有。你眼睛再好使,难道你后背也长了眼睛。你不需要助理裁判的帮忙?”

    “可是,老师。如果完全信任助理裁判,那么我这个主裁判干什么?我自认在判罚越位上有自己独特的能力,你的意思是我当主裁判以后就放弃了这方面的优势?”

    杰克最大的优势是什么。那就是不同常人的观察能力,能够准确的判断很多东西。尊重助理裁判,那么自己这方面的长处难道要放弃?

    “你个榆木脑袋。”

    杰克·泰勒最后忍不住给了杰克一脑袋。然后一脸郁闷道:“你小子留着脑袋有什么用。如果是上场比赛那种情况,当然是要尊重助理裁判。如果是双方球员都没有意识到助理裁判的旗子,一个继续进攻、一个拼命防守丢了球。到时候你可以看情况否定助理裁判的判罚。反正不能出现上一场比赛那样难堪的场面出现。”

    “还有。平常的联赛能放就放,多尊重你的助理裁判。因为平常联赛,你表现再好,只会让助理裁判反感,而也不会让上面对你的评价更好。当然重要比赛当中,你却要懂得拿捏。因为重要比赛的关注度很高,你的任何判罚他们都会用放大镜去看。”

    杰克点点头。

    杰克其实已经明白了老师的意思。主裁判并不是什么都能做,有些时候也要做一些违心的判罚。就如你明知道助理裁判判罚的越位是错误的,但为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就要睁一眼闭一眼。

    杰克听着老师的话,心中有一些不舒服,或者有一些不习惯。

    自己的老师是谁?

    是英格兰足坛历史上第一裁判,是一名被行内人称呼为严格的主裁判。杰克·泰勒的执法风格是严,很多人都知道。而且以果断著称。

    可是杰克·泰勒现在告诉杰克的却和杰克想象当中不一样。

    但杰克也理解。杰克现在是二十三岁,又不是十三岁。并没有那么多的幼稚想法。很多时候现实就是如此,你必须要服从现实。

    就如杰克。杰克上一场比赛有什么错,准确的纠正了助理裁判的错误。但得到的又是什么?

    所有助理裁判的敌视。

    “自己好好想一想。对了,联赛杯第三轮的比赛,好好表现。只有足够出色的表现,你的晋升才能够尽量的堵住那些人的嘴。”

    “是,老师。”

    杰克现在的晋升速度太快,甚至比韦伯更快。韦伯资历不知道高了杰克多少,而且表现也非常不错。但他的晋升一样有人反对,更何况是杰克。

    因此杰克只能是不断地用出色的表现,来堵住那些反对声音。

    …………

    很快,没有多久。

    1998年10月28日,联赛杯第三轮的比赛就要开始。杰克正式接到了英足总的通知,当然英足总公示的联赛杯第三轮比赛的主裁判名单当中就有杰克的名字。

    而且杰克执法的比赛在联赛杯第三轮当中,也不是完全鸡肋的比赛。

    甚至双方当中还有一个豪门俱乐部。应该说是英格兰足坛历史上的第一豪门俱乐部。是利物浦主场对阵英乙联赛的球队富勒姆的比赛。

    杰克这个时候正在安菲尔德球场。

    “杰克,双方的首发名单。”

    比赛开始之前,克拉滕伯格拿进来双方的首发阵容。本场比赛的一个助理裁判的位置,杰克是给了查理·维斯特,算是道歉。另外一个则是给了杰克在英乙联赛认识的助理裁判迈克尔·穆拉基。

    二十八岁的迈克尔·穆拉基目前在英乙联赛当助理裁判,偶尔到英甲联赛当助理裁判。当然大部分时间都在英乙联赛。

    虽然才二十八岁,甚至比查理·维斯特还年轻。但资历很足,而且经验非常丰富。所以他是本场比赛的第一助理裁判。

    而本场比赛的第四裁判则是克拉滕伯格。

    地位的变化一目了然。以前杰克在北部联赛的时候,甚至还给克拉滕伯格当过助理裁判。当时的克拉滕伯格已经是北部联赛的主裁判,而杰克是北部联赛的助理裁判。但仅仅两年时间,克拉滕伯格只能是过来给杰克当第四裁判。

    “利物浦真是倾巢而出。连欧文都上场了。”

    杰克摇摇头。一个小小的联赛杯第三轮比赛,而且对手还只是英乙联赛的俱乐部富勒姆。没想到利物浦大部分主力都上场。

    “是,我也没想到。不过也有新人,中场有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好像是第一次代表利物浦出场。”

    “史蒂文·杰拉德?”

    “就是他。”

    杰克从上到下看了看名单,基本上的球员都认识。唯一一个不认识的就是这个叫杰拉德的球员,应该是年轻球员。出现在这个名单应该是为了锻炼他。

    “管他呢?我只关注欧文一个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