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幸运五分彩官网 > 八百二十三章 获胜的手段

八百二十三章 获胜的手段

    大雪纷飞的冻原之中,在漫天的雪花之下,两兄弟一如既往的对视,那熟悉的寒冷空气,却无法让沸腾的情绪冷却下来。

    剑影,刀光,似乎在切碎时光。

    莫名的,血肉在横飞,意识却陷入了回忆之中。

    不知不觉之中,在四把魔剑齐备的当下,我似乎再度进了一步。

    若之前和索福克里的对决的时候,我是凭借克制的特性能力和主神抗衡的话,或许当下,在世人的眼中的,我也达到了主神的标准。

    “有罪。”

    法剑复仇,无眠者的虚影漂浮在半空中,每一次法槌落下,飞落的不仅有雪花,成为碎片的,还有我们彼此的灵魂。

    或许,这把法剑能够把卡文斯伤到这种地步,就是最直接的证明。

    随着时间的长流,这把剑正在清算我们的“罪”,并根据罪的程度进行灵魂层次的攻击。

    在这个阶段,卡文斯的罪比我沉重的多,所以每次受创更加严重。

    但每一次审判,我体内的魔力就大幅枯竭一截,这莫名的虚脱感让人恶心欲吐,毕竟,这把剑还是我在使用。

    “呵,用自己的剑审判自己,简直是自杀,但恐怕不管用何种方式进行战斗,我们最后都会发展到这一步………”

    为了同时维持北地、复仇两把魔剑的特性,我付出了海量的魔力,即使成熟体仲裁者血脉的回魔能力足够离谱,但正面战斗依旧因此陷入了下风。

    卡文斯的黑色魔剑猛地爆其,肉眼无法锁定的快剑,猛地从我脸颊划过……但最终偏了一霎,却没有砍中致命的部位。

    “呵,往这里砍啊。”

    我指了指脆弱的脖子,卡文斯却没有回应我的嘲讽。

    是的,不是他不忍心之类的,只是单纯的他不敢砍。

    此时,我的右肩有一道伤口一直到胸口,差点就直接穿透了心脏。

    而卡文斯的同样部位,一模一样的伤口,从右肩到胸口,心脏那里停下来,正在火辣辣的痛。

    “复仇,以血还血,以伤还伤。”

    这就是法剑复仇的第二重作用,原理其实和第一重一模一样,一样是根据“罪”的程度对罪徒进行清算,只不过,它的清算是即时的。

    当这把法剑被启动,在其能力范围内,在审判者无眠者的注视下,所有的伤害行为,会直接被铭刻在加害者身上。

    砍掉对手的头颅,你的头颅也掉了,砍掉对手的手臂,你的手臂也掉了,这是一把无法赢的胜利的魔剑,但也是一把绝对不会输掉的魔剑。

    是的,从一开始,我都没想过能够在近身战中赢卡文斯,我期望的,只是不要输掉而已。

    “真是强的不讲道理啊……”

    即使早就有心理准备,卡文斯这小子的剑术资质在我之上,魔法资质在我之上,战斗经验在我之上,肉搏战我应该打不过,但真打到这种地步,还真是让人很是气恼。

    速度、力量、技巧全部被压制,每一剑瞬间被看穿,然后被反制。

    不管布置下怎么样的陷阱,接下来的天马行空般的一击,绝对会击碎所有的战斗布局和思考,最后变成了依靠本能的混战,然后被对手丰富的滥战经验拖入下风。

    双方都没有使用剑术奥义和长时吟唱的大魔法,因为在这种距离,在这混乱不堪的雪灾战场,看似朴实的平砍反而是两位剑圣不约而同的最佳选择。

    雪花不断飘飘,漆黑的大剑和光剑不断碰撞,血肉横飞在雪地上染上了新的嫣红,一切陷入了周而复始的循环之中。

    横砍,直刺,躲避,反击,以伤换伤,然后被附上同样的伤痛。

    儿时的剑术对练再度上演,虽然这次双方都带上了杀意,但从结果来看,却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是我陷入了劣势。

    而更要命的,却是卡文斯居然还在不断的变强。

    是的,虽然伤的越来越重,但不管力量、速度、技巧、准确度,都在缓慢而稳定的上升,同样的技巧使用一次就无效,本来有效的杀招下次直接被强行破解,这种看似普通,实际上作弊一样的战斗天赋也一如既往的无耻。

    那那本能式的战斗直觉,也实在让人头痛。

    面对诡异的反伤能力,大部分人都会犹豫迟疑,甚至考虑这样继续下去会不会获得胜利,直接停手也是有可能的。

    那么,就会给我足够的时间来为黎明圣剑蓄力,挥出致命(同归于尽)的重击。

    但卡文斯,在发现反伤的瞬间,在我一开始蓄力的刹那,就毫不犹豫的以伤换伤,阻止了我的蓄力。

    而更让人头痛的,我可以感觉到,法剑复仇对它的伤害已经开始打折,他隐隐约约对律法之力有了抗性。

    “哈,我已经习惯了,罗兰,你还有其他的王牌吗?”

    随手挡住了突然下坠的冰锥,卡文斯笑的很是欠揍。

    我比谁都清楚,律法之力并不是万能的,它只是秩序之力的下级概念,是和圣光同级的存在,它只是这个世界的一种新兴的超自然力量,和魔法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一样会被抵抗和消除,但看着卡文斯这么快适应了王牌,还真是让人有些沮丧。

    “呵,大话谁不敢说,行,我站着不动,你敢砍我脖子吗。”

    就算他对法剑的第一种清算能力有了抗性,那即时反弹伤害的第二种能力,依旧让这场战斗注定成为疲劳战。

    我们都知道,直接击杀对手是不可能的,他一直在防备我没有持剑的左手,四元素封印依旧是结束这场战斗的王牌。

    而他的剑锋大多选择了我的脚环、手臂等四肢,看来消除我的移动、战斗能力,似乎是他选择的求胜之道。

    突然,卡文斯沉默了,他直接把剑插在了雪地之上。

    “……真是无聊,罗兰,看来,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赢我。不,你一开始,就没想过杀死我的可能。”

    我想反驳,但看着那双熟悉的冷漠瞳孔,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是的,律法之力化作复仇的双刃剑,看似威力惊人,但实际上起到的却是限制性的作用。

    限制双方的搏杀,限制双方的肉搏,拖延双方分出胜负的时间,但却没有提高我方的胜算。

    真正渴求胜利者,会把资源投入到增强优势,试图碾压对手上,而我,从一开始考虑的,却是不会输和如何同归于尽。

    这种战略并没有错误,正常情况下卡文斯的实力应该在我之上,弱者优先考虑不会输有什么错误。

    再加上我们灵魂的特殊关联性,考虑不会输完全合情合理。

    眼下的一幕,让卡文斯不满了?他觉得我在敷衍他?

    “我是认真干掉你的,你却敷衍了事,什么意思。”

    或许,他就是这个意思。

    突然,卡文斯笑起来,笑的很坏。

    “看来,还需要给你一点动力……罗兰,你觉得既然有两栋门,就没有第三栋门存在吗?你觉得杀死我的魔胎和母体就能够阻止我,你都忘记了吗,主位面……还有你我都知道的血脉啊!”

    “什么?”

    那一霎,我想了很多,但接着,大笑着挥剑的卡文斯,那散发着危险味道的魔剑,却堵住了所有的言语。

    即使我安慰自己,告诉自己主位面还有我的盟友们,冥府和圣光侧都不会看着这一切恶化,即使那份血脉我也事先预留了保险,但诸多情绪,依旧让我动摇。

    下一秒,我也下定了决心,积累的冰雪已经足够,足以取胜的王牌一定要尽快结束这场战斗。

    深吸一口气,冰雪魔剑插入雪地之中,雪原开始沸腾。

    “开始吧。零的行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