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觅仙 > 第四百四十七章 魔渊

第四百四十七章 魔渊

    李慕然依言将符灵祭出,并控制其幻化成一名背声雪白双翅的青年修士形象,五官隐隐间与木离道友几分神似。

    随即,他将霜刺弓交到符灵手中,并操纵符灵激发此弓。

    符灵将大量的极寒元气注入霜刺弓中,弓身上立刻泛起一层炫目的寒光,这层寒光凝聚在弓弦上,化为一支冒着寒气的雪白羽箭。

    这支羽箭箭身乃是透明的寒冰,箭羽则是雪白的寒翎,箭尖则如同裹着一层冻霜的匕首,泛出锋利的寒光;看来这柄霜刺弓应该是融入了某种冰属性高阶妖禽的材料。

    符灵轻轻一拉弓弦,这支冰霜羽箭就立刻化为一道寒光激射而出,速度惊

    “嚓”冰霜羽箭直接刺穿了练功房中一层厚厚的禁制光幕,射到第二层光幕上时,才砰然爆裂开来。

    而此箭爆裂后,化为一股极寒之气向四周扩散,然后竟将周围冰冻起来。

    “此弓果然不凡”李慕然大为惊讶:“射出的冰霜羽箭,不但速度极快、锋利异常,而且还蕴含着强大的极寒之气,击中敌人后还能将敌人冻结起来,十分好用”

    木离也是十分高兴:“有了这只高阶符灵,你我等于是又多了一个强力的助手,这对帝陵之行可是助益良多可惜九级妖兽的生魂很难取得,否则大可以多炼制出几个这样的符灵,岂不是平添几分实力”

    李慕然摇了摇头,笑道:“哪有那么简单符灵炼制难度很大,而且高阶符灵还需要十分名贵的原材料作为载体,炼制成本很高;并且操纵高阶符灵时,也需要消耗不少神念,几乎和操纵一件高品质的法宝相当,所以很难同时操纵大量的高阶符灵。否则只要花费大量心血制作出一大批高阶符灵,对敌时全部祭出一阵狂攻,只怕谁都抵挡不住”

    “此外,符灵要想操纵熟练,还需要练习一段时间;符灵每次施法后,都会消耗大量的元气,需要用很多高阶元气符才能补充恢复。不过,此处王府内专为修炼准备的静室中,蕴含充足的冰寒之气,可以⊥这只高阶符灵快速的补充元气。”

    木离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赵师兄练习符灵了。”

    说罢,木离便离开了练功房。

    李慕然练习了片刻后,对这只符灵愈发满意。

    “有了这只冰属性的高阶符灵相助,此次帝陵之行,又多了一分把握”李慕然自言自语道。

    魔魂忽然开口说道:“以你的神念、法力和肉身,在同阶修士中的确是出类拔萃。不过帝陵之行中,你的对手都是北寒国最精锐的法相期修士,而且几乎都是冰寒属性的神通功法,在帝陵的极寒环境中,还会凭空增强几成实力,所以一点都不容易对付。”

    李慕然点了点头,魔魂之言正是他的担忧所在。所以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在忙碌的准备着,日以继夜的制符,就是为了增强自己的手段。

    “眼下离帝陵之形还有数月时间,倒是来得及再提升一些神通手段。”魔魂说道:“除了制符外,你还可以让啸月魔狼和嗜血蜘蛛有较大的提升。”

    “前辈是指魔化之事么?”李慕然心中一动的问道。

    “不错”魔魂说道:“老夫之所以⊥你来到北寒国,除了因为要在这里寻觅极寒至宝化解神兽穷奇身上的封印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老夫知道此处曾有一口特殊的魔渊。”

    “此界原本是魔界的下属界面,曾有不少魔气浓郁的地方。因为魔气相对普通的天地元气而言,较为厚重,所以常常沉积于深处,所以这种地方又称为魔渊。”

    “此界虽然被灵界入侵并几乎改头换面的改造了一番,但应该还有不少残留的魔渊。而这北寒境常年冰封千丈,魔渊又在冰层下深处,倒是不容易改变,所以这北寒国内的魔渊依然存在的可能性很高。”

    “你若是找到魔渊并深入其中,可以让啸月魔狼进一步提升魔兽之躯和魔兽功法的实力;同时,也可以借助那里的精纯魔气强行魔化那嗜血蜘蛛,一旦成功,就能再添一大助力。”

    李慕然说道:“此事倒是可行,只是北寒境如此之大,要找到那口魔渊,是否太过渺茫?”

    魔魂笑道:“呵呵,老夫让你去找,自然是有一定的把握。实不相瞒,前几日在那蕴魂冰玉的帮助下,老夫的残魂恢复了不少元气,居然连多年前的记忆也恢复了少许。老夫隐隐能记得那口魔渊的大致位置,然后再追踪魔气的特殊气息,应该不难找到那口魔渊。”

    李慕然陷入了沉吟之中,离帝陵之行只有数月时间,如此短的时间,要想再修炼什么功法神通,或是提升修为,基本上不太可能;而除此之外,最有效提升实力的做法,就是制符。除了制符外,魔魂提出的魔渊之行的建议,也是为数不多的能在短时间内提升神通手段的一种做法。

    最终,李慕然还是同意了魔魂的建议,决定去寻找那口魔渊的下落。

    “赵师兄居然要离开王府?”听到李慕然的说法后,木离不由得微微一惊,他说道:“眼下离帝陵之形仅有数月时间,赵师兄这个时候外出游历,是否已经来不及了?不如留在王府中静修准备。”

    李慕然说道:“我此次外出,也是为了提升手段,为帝陵之行增加一些希望。而且我已经有了一些眉目,并非大海捞针的寻觅机缘,所以很有必要走这一趟。木师弟放心,我可不是怯弱之辈,既然答应你参加帝陵之行,便不会临阵退逃”

    木离皱眉说道:“我倒是不担心赵师兄会一走了之只是担心在帝陵之行即将开启的关键时刻,赵师兄离开王府,是不是有些危险,万一被有心人追踪行迹而埋伏,可就十分不妙这样吧,我多派出几名高手,陪赵师兄一起外出,也好有个照应。”

    “不必了”李慕然说道:“惊动的人越多,暴露行踪的机会就越大。此事只有你我知道,我可以趁夜色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王府而不被任何人察觉,届时木师弟便说我在静室中闭关,这样便无人知道我已经暗中离开王府,自然就无法追踪我的下落”

    木离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便依照赵师兄的意思行事吧。赵师兄一定要平安返回”

    李慕然点了点头,笑道:“我会量力而为,不会太过冒险”

    是夜,李慕然和木离双双走入一间静室中,然后将静室禁制开启。

    二人经常去静室、练功房等处切磋功法、交流修炼心得,所以此事也十分平常。王府中的侍卫护法见到此事,也都毫不奇怪。众人都知道,李慕然是离少主的左右护法之一,也是离少主最亲信之人。

    不多久后,静室禁制打开,二人从中走出。

    “赵护法就在此处闭关修炼一段时日吧,本少主会命人守护此处,不让他人打扰赵护法”木离向李慕然说道。

    “多谢离少主”李慕然将木离送出静室后,自己则转身返回静室内。

    片刻后,木离命令一旁的神游期护卫将静室的禁制重新激发,并坚守此处,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入其中打扰赵护法的修行。

    众护卫恭敬称是,他们哪里知道,李慕然已经施展夜隐术,从静室中悄然离开,此时就在他们身旁百余丈外。

    “赵师兄好高明的隐匿之术,别说这些神游期修士,若是相隔较远,只怕我这个法相后期的修士也完全察觉不到”木离向李慕然传音说道。

    李慕然淡淡的传音回道:“雕虫小技而已,不足言道。我这就离开王府,告辞了”

    “赵师兄保重”木离一边向李慕然传音辞别,一边不动声色的飞回自己的府邸,周围虽然有不少耳目,但却根本无法看出任何破绽

    除了静室、练功房、密室、主殿等几处重要地方外,这王府其他地方并无其他禁制,法相期及以下修为的修士,根本不敢随意进出王府,所以不必要设下重重禁制;而敢于闯王府的,必定都是大有来头的大人物,对这种存在而言,这种禁制也如同虚设。

    所以李慕然径直向高空缓缓飞去,然后便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楚王府。

    只有那真身期的楚王,因为神念极强,所以感应到了少许气息,但木离已经向他汇报了此事,所以他也没有阻止李慕然的离开。

    “离儿,你真的放心让他离开?”楚王府某处大殿中,楚王质问木离。

    木离很有把握的说道:“离儿这个赵师兄与人交往时一向都是淡然如水、几乎从不交心,但却有恩必报、言出必行,我等之前将他从冰窟中救出,他心怀感激,所以愿意助离儿参加帝陵之行;而他答应了此事,便不会反悔”

    楚王叹道:“人心叵测虽然二三百年前,他在生死关头都没有抛下你,你也敢于一死来维护他,可谓是生死之交但二三百年之间,可以发生太多的改变,也许今日的赵护法,已经不是当年的赵师兄,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可明白?”

    木离点了点头,正色说道:“离儿明白其实离儿交给他的一枚身份令牌中,已经动了手脚,可以凭借其中的一缕寒气而暗中追踪到他的下落。如果他要离开北寒国,离儿也会立刻发觉并设法制止所以离儿才会放心让他离开王府。”

    “做的好”楚王赞道:“原来你早有部署你心思细腻,隐忍稳重,这一点可比你哥哥强的多”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