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幸运五分彩官网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倒是没让朕失望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倒是没让朕失望

    “哎呦喂,我的两位好哥哥哎,我说这都什么时候了,您两位倒是决定好谁进去通禀了吗?这可是八百里加急战报呀,阁老特意吩咐过的,一刻也耽误不得,若是耽误了军国大事,咱们仨可都吃不了兜着走。”

    捧着奏折的小太监,看到两位守门太监迟迟不能决定由谁进去通禀,不由着急的催促道。

    吃不了兜着走又算什么啊,我们这一进去,很有可能就人头不保啊。

    两个守门太监面露苦笑,我们倒是想要快些决定,可是事关身家性命,我们能快的起来吗?!

    “你们能不能行啊,要不我自己进去通禀算了。”捧奏折的小太监都快急哭了。

    两个守门太监闻言,顿时眼睛亮了,如燃起了一丛篝火,不过很快便又熄灭了。宫里面制度规矩森严,这进去通禀的活计又岂是可以随意替换的!

    “要不,还是老规矩好了。”一个守门太监提议道。

    “好。”另一个守门太监点了点头。

    “十两。”第一个守门太监伸出了一根手指,首先小声说道。

    “二十两。”另一个守门太监毫不迟疑的伸出两根手指头,接口道。

    “三十两。”第一个守门太监咬了咬牙,伸出了三根手指,接着往上喊。

    “四十两。”另一个守门太监犹豫了,很快便咬紧了牙关,又往上加了十两银子。

    “五十两!”第一个守门太监咬紧了牙关。

    另一个守门太监苦笑着摇了摇头,终是败下阵来,没有再往上加价。

    这是守门太监之间的老规矩,若是遇到这种谁都不想进去通禀的时候,他们就用银两来叫价,每次叫价不得低于十两银子,不敢往上喊的人,便要接了这个活计,而另一个喊价的人则要将喊出的银两交给接了活计的人。

    这个规矩便是“爱财如命”。

    “我进去通禀就是了。小顺子,若是我回不来,你可要把许下的银子和我房里的体己托人送回我家。我柜子的钥匙,就在我枕头底下放着。”败下阵来的守门太监在进去通禀前,像是交代后事一样对第一个守门太监说道。

    “小德子你放心,有小六子看着呢。我铁定不会食言。”第一个守门太监用力的点了点头。

    风萧萧兮易水寒......

    小德子接过了奏折,步入了永寿门,背影就像是易水岸边刺秦的荆轲一样。

    小德子走进永寿宫后,就看到了一地茶盏碎片,一张翻到的香案,还有一宫殿战战兢兢像鹌鹑一样的同仁太监宫女,以及风暴中心嘉靖帝。

    听到宫殿门开,以及脚步声,风暴中心嘉靖帝抬头看到了进来的小太监。

    风暴瞬间变笼罩了小德子。

    瞬间,小德子腿都软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后背冷汗如雨下,脑海里一个念头:我命休矣!

    “万岁爷,奴才真是罪该万死,惊扰了万岁爷清修,但是,内阁转呈了一封八百里加急台州府倭患战报,请万岁爷御览,奴才不敢耽误了军国大事。”

    好在关键时候小德子没有忘记正事,跪在地上,双手将奏折举过头顶。

    “台州倭患战报!”

    嘉靖帝听到台州倭患战报,本义糟糕透顶的心情,再度刷新了糟糕值。

    该死的倭寇!

    百年前疥鳞之藓,愈演愈烈,发展到如今,酿成了大患,成了我大明的切腹之病!

    “区区一个弹丸小国,竟然也敢屡次三番揭我大明龙鳞!真是欺朕太甚!”

    嘉靖帝怒发冲冠,满脸愠怒,宛若噬人一般。

    整个永寿宫的气温瞬间达到了零下似的,殿内的太监、宫女无不瑟瑟发抖。

    仍在永寿宫门口值守的小太监小顺子,隐隐的听到宫里面嘉靖帝发怒的声音,不由的暗暗庆幸,幸亏自己刚才舍得下血本,不然现在倒霉的就是自己了。只是现在,唉,没办法,这都是命啊,小顺子你自求多福吧......

    “呈上来。”

    嘉靖帝面色阴沉着,烦恼不已的冷冷道了一声。

    一直在嘉靖帝跟前伺候的黄锦闻言走了下来,从小德子手中取过奏折,躬身双手送呈嘉靖帝。

    嘉靖帝阴沉着脸接过奏疏,面无表情的翻看了起来。

    嘉靖帝翻开第一页便看到了倭寇贼首江门、铁金刚、本田平八等人,率万余倭寇,驾船七百余艘,自台州府登陆,大举劫掠台州府,兵分三路攻打台州府下辖七县,杀戮居民,焚烧田舍,合兵攻打台州府城......

    御览至此,嘉靖帝便忍不住勃然大怒,一脚将几案再度踹翻,“好大的狗胆!”

    “奴才有罪......”

    殿内一种太监、宫女纷纷下跪,一个个瑟瑟发抖。

    在宫门口守门的小顺子听到嘉靖帝的这一声勃然大怒,不由更是庆幸自己的抉择,庆幸自己刚才舍得下了血本......在心里默默为小德子默哀。

    嘉靖帝勃然大怒后,继续览奏。

    “嗯?”    在地上跪着的瑟瑟发抖的太监、宫女,听到了嘉靖帝这声“嗯”后,一个个脑袋贴地面贴的更近了,这又怎么了?难道说倭患比想象的更严重?!

    “朱平安?!”

    嘉靖帝的声音在众跪地发抖的太监、宫女头顶响起。

    朱平安?!

    黄锦听到朱平安的名字,不由眼皮子一跳,是了,朱平安贬谪靖南知县,这靖南好像就是在台州府。台州府遭了倭寇,靖南县岂不是也无法幸免。

    唉!可惜啊。

    黄锦在心里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其实他还是蛮好看朱平安的,只是......唉......

    “呵呵......”

    忽地,跪地发抖的众人听到了嘉靖帝的笑声。

    笑声?!

    台州府倭患得是有多严重啊,圣上都气极反笑了......

    跪地发抖的众人皆是如此想,黄锦又忍不住在心里为朱平安叹息了起来。

    “倒是没让朕失望......”嘉靖帝的声音再度在众人头上响起。

    什么?

    朱平安,呵呵,倒是没让朕失望!

    跪伏于地的黄锦在脑海里将下嘉靖帝的话连了起来,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偷偷的瞄了一眼嘉靖帝,难以置信的发现嘉靖帝脸上竟然有了笑意,不是气极反笑的那种笑,而是真的笑了。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