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幸运五分彩 > 第一零二九章 天海关(四更求票)

第一零二九章 天海关(四更求票)

    知道紫雀神朝历史的,都知道在紫雀神朝之中,有着两大雄关:一大雄关是镇魔城,一大雄关就是天海关。

    镇魔城镇压的,自然是魔戎一族,随着魔戎一族的日渐衰落,镇魔城的兵士,已经变得越来越少。

    只是,当郑鸣继承魔君的战体之后,镇魔城在不少人的眼中,才变得更加重要起来。

    和镇魔城相比,天海关从来都是重要无比!它镇压七海,是抵御七海水军的第一道战线。

    七海水军虽然从来都没有大规模的冲击过紫雀神朝,但是却有一个让双方心照不宣的事实:彼此之间,必有一战。

    从当年的紫雀武帝开始,就已着手修建天海关,一直到现在,这一座雄关,已经成为了一座巨大的战城。

    郑鸣第一眼看到天海关的瞬间,就觉得这天海关实在是磅礴,就算他现在眼界够高,但是看到这座城的时候,依旧感到震撼不已。

    这是一座建在距离陆地三千里的一座大城,城墙高出水面三千丈,遥遥看去,巨大的城墙,就好似一座山岳。

    无尽的水汽,护卫在城墙四周,让整座天海关,都好似处在仙境之中。

    “无上雄关天海,东西三千里,纵横九万丈,高可接云岳,内隐乾坤转……”

    低沉的吟唱声,充满了苦涩悠远的味道,如果光听这声音,一定会以为是名士所吟诵。

    可惜的是,吟诵这诗篇的,只是一头牛,一头黝黑的牛!

    郑鸣看着一副低头吟诵,感情充沛的大黑牛,忍不住问道:“你来过天海关?”

    “没有!”大黑牛摇头晃脑的道:“只是偶尔听人吟诵过,感觉很不错,就记了下来。”

    说话间,他朝着郑鸣不无鄙视的看了一眼,一副暗示有文化的人,和你不一样。

    郑鸣有些无语,被一头牛鄙视,实在不是什么好事情。他嘿嘿一笑道:“你吟诵的不错,那个接着继续啊!”

    “面对像你这样言而无信的人,怎配听我如此高雅的诗词!”大黑牛低头,一副高人风范。

    你大爷的,郑鸣看着大黑牛黑黑的脑袋,直接无视了这家伙,再次朝着天海关看去。

    “年轻人,你现在是红脸膛的汉子,应该知道,很多事情,知错能改,还是好人,浪子回头金不换哪!”

    大黑牛见郑鸣根本就不理会自己的含沙射影,接着又循循善诱的道:“你现在已经走在了犯错误的道路上,但是只要你能改,还是一个好人!”

    “唔,其实你完全有当好人的潜质,只要将那金蛟剪送与我就好!”

    郑鸣知道这头牛对金蛟剪还不肯死心,当即嘿嘿一笑道:“想得美!”

    “你答应过将金灵珠送给我的,现在那金灵珠变成了金蛟剪,金蛟剪就应该属于我。”大黑牛昂头看着郑鸣,一副气愤填膺的模样。

    “回头我再找一颗金灵珠给你。”郑鸣拍了一下大黑牛的头道:“空幼已经回去给你准备了,到时候不但给你一颗金灵珠,说不定连五灵珠都给你聚齐。”

    “俺是一头有原则的牛,说要哪一个,就要哪一个,你觉得你一个珠子,就能够挽回俺受伤的心吗?”大黑牛无比鄙视的朝着郑鸣说道。

    他大爷的,还越说越上劲了,郑鸣决定不理会这头大黑牛,他就是想要金蛟剪。

    现在郑鸣用金蛟剪正起劲,哪里会将这东西给大黑牛?至于答应大黑牛的话,郑鸣并不准备说话不算数,只是换一颗金灵珠而已。

    “诸位兄弟,前方就是天海关,这一次我等,要畅饮水族之血,为那些死于水族口中的族人报仇!”一个声音,就在此时,从远处传来。

    听到这声音的瞬间,郑鸣扭头看去,就见百里之外,正有一座飞舟腾空而来,飞舟上,十几个化莲境的年轻人,正在慷慨陈词!

    “快点躲起来,你现在可是不少人眼里的罪魁祸首,虽然还没有到人人喊打的地步,却也差不了多少了。”大黑牛的话语中,对郑鸣带着一丝明显的嘲弄。

    郑鸣笑了笑道:“躲?牛某的脑子里从来都没有躲这个字,那个什么水族不用俺的名义来攻也就罢了,他们要是来,今日就再让金蛟剪发一发利市。”

    “牛某可是红脸的汉子,遇事怎么能躲!”

    “你小子这脾气,有点像俺老牛,不过我要是遇到这种事情,还是先躲躲再说。”大黑牛说话间,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思索的道:“当年,我也是敢作敢当的汉子啊!”

    一阵无语的郑鸣,正不知道该如何和大黑牛交谈的时候,就听有人道:“我等虽然不惧死,但是那牛顶天实在是太过无耻,他和镇海神侯的恩怨,竟然牵涉到整个人族,实乃我人族的大罪之人。”

    “他……他罪该万死!”说话的,是一个穿着锦衣的男子,此人的修为达到了化莲境,在说话的时候,此人的脸色有些铁青。

    就好似牛顶天对他妹妹始乱终弃了一般。

    “李兄,你这样说就不对,牛顶天和镇海神侯的恩怨,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那镇海神侯作为我人族神侯,竟然投靠七海,原本就是我人族的罪人!”

    “这等无耻之辈,人人得而诛之,牛顶天杀了镇海神侯,不但无过,而且有功。”

    此人的话一出口,顿时让那李兄的脸色大变,他本身就是一个强势的人,此时被人如此反驳他的观点,一时有些恼怒。

    “聂务生,你真是好一张利嘴,镇海神侯投靠七海水族,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知不知道,这一次开战,究竟要死多少人,啊!”

    “他牛顶天,为了逞一时之快,杀了镇海神侯,却要无数的族人为他的事情背书,他不该杀,谁该杀!”

    被称为聂务生的男子,虽然不算是十分俊朗,却也是英气勃勃,他大声的道:“你的话,何其荒谬。”

    “家父乃是神朝户部主事,各位可知道,每一年之中,七海水族对我神朝凡人的攻击是多少吗?”

    “我告诉各位,每一年,都要有十万的村庄,毁于七海水族催动的海啸狂风之下,更有数千万的人,成为他们口中的食粮。”

    “从五百年前,我神朝的有识之士,就已经认定,七海水族灭我之心不死,我神朝和七海水族,必有一战,而你现在,竟然还想要渴求七海水军宽容,真是可笑可悲可叹哪!”

    李姓男子的脸,涨得通红,他此时想要说话,但是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够说什么。

    他想要反击,却说不出任何反击的话语来。

    就在此时,却听虚空之中有人高声喝道:“黄口小儿,胡说八道,该打!”

    淡淡的声音之中,一个手掌,从虚空之中挥来,重重的击打在了那聂务生的脸上。

    聂务生乃是年轻一代的天骄人物,不到二百年,就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化莲境中期,甚至被很多人认为,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五百年内,可以突破法身境。

    正是因为这些令人瞩目的成就,所以他本人有着自己的骄傲,现在被人重重的击打了一巴掌,他不但没有恐惧,眼眸中甚至生出了赤红色的怒意。

    他扭头朝着巴掌打来的方向看去,就见一个长冠如山,大修飘飘的中年人脚踏一头巨龟,从大海之上飞驰而来。

    “前辈是不是要给晚辈一个说法?”他看不透这个中年人的修为,所以权衡之下,郑重无比的说道。

    那中年人面容一如宝玉,整个人潇洒风流,他朝着聂务生扫了一眼,再次挥动手掌。

    “黄口小儿,也敢和我犟嘴,那牛顶天罪大恶极,引发两族大战,实在是罪不容诛!”

    中年人说到此处,声音中带着一丝鄙夷道:“如果不是看在你来天海关应征,今日我手中的剑,就要斩下你那胡言乱语的舌头,让你知道胡言乱语的后果。”

    说话间,他的目光落在聂务生那赤红的眸子上:“不服气么?给我跪下!”

    一股生神境的气息,从中年人的身上散发而出,这威压对于聂务生来说,实在是太过强大,强大的他想要站住,但是那腿,却不由自主的弯曲。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将自己的腿弯曲下去,那么等待自己的,就是自己的双腿折断。

    腿断了,对于一个化莲境的武者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伤,但是这里面如果有生神境的道纹留下,那么想要恢复,就会变得无比的困难。

    可是就算如此,他还是紧紧的咬着牙关,一字一句的说道:“晚辈认为,自己说的,没有任何的错误。”

    “牛顶天前辈诛杀我人族叛徒,不但无罪,而且有功!”

    “好一个黄口孺子,竟敢如此大放厥词,那牛顶天如果在我面前,我恨不得斩他头颅,从而挽回两族之间的杀戮,你实在是让人失望。”

    大袖飘飘的中年男子,声音中带着一丝冷漠道:“既然你找死,那我就费了你这身修为,省的为我人族,招惹什么祸端!”

    跟随在聂务生身边的几个同伴,几乎同时道:“前辈,我们也就是议论一下而已,还请前辈不要……”

    “我意已决!”中年男子说话间,衣袖摆动,一道无形的手印,朝着聂务生印了过去。

    只要让这手印印在身上,聂务生的修为,就会完全被斩去,而就在这一刻,那手印却无声无息的停在虚空中。

    “你要杀我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