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uc书盟 > 幸运五分彩 > 第一八二三章 史前大祸害

第一八二三章 史前大祸害

    秦牧高高举起秦灵筠,将她放在自己的肩头,秦灵筠瘦弱的可怜,皮肤下都是骨头,没有几两肉,她有些不安的坐在他的肩膀上,小手紧紧的抓住他的头发。

    她侧头看着秦牧的侧脸,鬓角的白发让她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涌来,那是她出世之后映照在她朦胧的视线中的脸庞。

    这张面孔让她安心。

    记忆中除了这张脸之外,还有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是她的母亲。

    秦牧看向那些在火光中的身影,他们是追杀秦灵筠的成道者,当年在混沌长河上堵截他们一家三口,迫使他不得不让秦灵筠返回第一纪的混沌长河,进入第一纪宇宙,从此父女分别。

    这一别,对于秦灵筠来说是五年之久,五年来无父无母,成了孤儿,过着孤苦无依的日子。

    对于秦牧和灵毓秀来说,则是长达三十五亿年之久,这种分别,让灵毓秀对秦牧始终有些怨怼,这三十五亿年间,他们没有再要第二个孩子。

    秦牧尚好,只是等了三十五亿年,但灵毓秀还要继续等待下去。

    “七公子!”

    “混沌!”

    火海中传来沙哑的道音,声音中有震惊,有恐惧,也有兴奋,有讥笑。

    “你终于还是回来了,选择成为七公子,成为混沌!”他们笑道。

    秦牧面色古井无波,手掌紧紧握拳,缓缓抬起右手。

    “诸君,你们还记得吗?我在混沌长河上曾经说过,要把你们统统装进棺材里。”

    他的五指叉开:“今日我来兑现诺言了。”

    轰!

    火光中,一株株道树突然炸开,那些史前成道者的怒喝声传来,四下里奔逃,他们道果高悬,道光洞穿混沌火海,然而巨大的轮回升起,将他们统统囊括在轮回之中!

    他们的道树在火海中被切割得整整齐齐,化作一块块木板,木板上有着奇异的符文在闪动变化。

    那是混沌符文,元!

    嘭嘭嘭!

    一块块以道树为材料的木板在混沌火海中组合,道树的枝条变成了一根根木钉,钉入一个个棺材板中。

    一个又一个来自各个宇宙纪元的成道者被那些棺椁捕捉,发出凄厉的惨叫被拖入各自的棺椁,一块块巨大的棺材板飞起,落在棺材上,木钉钉下,将棺材板钉死。

    混沌火海中,这些成道者的道兵纷纷熔化,化作了在火海中穿梭的一条条锁链,将一口口棺椁贯穿,锁住。

    “我是混沌。”

    秦牧带着女儿秦灵筠行走在火海中,身后棺椁群在锁链的牵引下跟随着他飘行:“在我回到过去,来到第一纪时,我便已经无敌。”

    那些棺椁中传来嘭嘭的震动声,是那些各个宇宙纪元的成道者在挣扎,试图打破棺椁,逃出生天。

    他们的修为实力极为强大,敢在半路上堵截秦牧夫妇的成道者,都不是简单人物,他们每个人的实力都可以与弥罗宫的殿主媲美!

    然而面对已经成为公子混沌的秦牧,他们还是要逊色太多太多。

    “你们不用挣扎,我会在这片虚空中创造出一个破灭劫和创生劫也无法摧毁的空间,用作储存腌臜物的地方。”

    秦牧抬手,正在破碎的终极虚空有一块巨大的区域突然变得稳定,一口口棺椁从秦牧父女身边飞过,向那里飞去。

    “我并非是要保护你们度过破灭劫和创生劫,事实上这片空间只是将创生劫的力量缩小了许多倍,延迟了不知多少年。”

    秦牧目送那些棺椁群飞走,声音化作道音,稳定的传入那些棺椁中的成道者的耳中。

    “创生劫会始终追着你们,一次又一次的磨灭你们的未来,让你们慢慢的看着自己的死亡缓缓接近。创生劫的力量,会让你们与棺椁生长在一起,让你们永远也无法逃脱。它会一点一点的杀了你们。”

    “而这个过程,将会持续数千亿年!”

    “你们拆散我们父女,让母女无法相见,拆散我们夫妻,这是我对你们的惩罚!”

    ……

    宇宙第一纪的破灭劫如期而至,弥罗宫主人以莫大的法力化作声音,召集全宇宙所有的成道者和神圣们,带着所有诸天的所有生灵前往祖庭,登上渡世金船,以金船来横渡破灭大劫。

    这是无比壮观的一幕,渡世金船上,一座座金殿浮现出来,金殿内部如同一座座诸天,里面有着所有生灵生存所必须的环境。

    第一纪,是无比辉煌的一个纪元,这个宇宙的发展的高度,即便是延康比之也有所不如。弥罗宫主人倾尽这个宇宙的财富打造的金船,自然非同小可。

    当破灭劫降临,巨大的金船穿过厚重的混沌长河,抵挡着热寂之风和冷寂之风破开河面,行驶在混沌长河之上时,弥罗宫主人难掩心头的激动。

    金船,并未被毁在破灭劫中!

    他的声音沙哑,长声大笑,笑声中,渡世金船上一个个成道者的道树化作了灰烬,道果消散,这时他才注意到,他的道友,早已在金船穿过破灭劫时化作了一具具白骨。

    弥罗宫主人呆住了,站在船头,看着道友们的那一具具白骨在破碎,坍塌。

    突然,他大叫一声,冲向金船上的一座座大殿。

    第一座大殿,空了,殿中所有的一切都被摧毁,化作了混沌之气!

    第二座大殿,空了!

    第三座大殿,空了!

    弥罗宫主人发疯一般,冲入一个个大殿,冲出一个个大殿,他发疯似的大叫,叫声中没有任何音节,没有蕴藏着任何的道,只有一声声干嚎。

    他像是受了无比严重的道伤,一遍又一遍的冲进那些金殿中,尽管有些金殿他已经进去了不止一次。

    “爹,他在做什么?”混沌长河中,秦牧的身边,小女孩秦灵筠仰头询问她的父亲。

    “他在寻找自己的道心,寻找自己的理念。”

    秦牧遥遥看着这一幕,低头向秦灵筠道:“他的道心崩溃了,理念坍塌了,他想找回来。或许将来,我也会像他一样,寻回自己的理念,寻回自己的道心。”

    弥罗宫主人一遍又一遍寻找,然而整艘金船只剩下他一人,最终,他颓然坐下,木木呆呆的望着混沌长河。

    渡世金船随着混沌长河漂流,破灭劫正急,却无法撼动这艘船分毫,也无法撼动他分毫。

    弥罗宫主人道心枯寂,像是要入灭化道了。

    这时,一个鬓角斑白的男子牵着个小女孩,来到了金船上。

    弥罗宫主人双目无神的看着他,突然眼珠子动了动,那双鬓斑白的男子向他持弟子礼。

    “未来的来客?”

    弥罗宫主人还礼,道:“我从你们的身上,看到了不属于这个宇宙的东西。你们好像在时光中走了很远,你们是来自未来?”

    “老师,我是你的第七个弟子,混沌。”

    秦牧道:“回到这里来看你。”

    弥罗宫主人怔怔的看着他们,突然道:“未来还好吗?”

    “未来还好。”秦牧笑道。

    弥罗宫主人沉默下来,他死寂的道心像是慢慢的恢复过来,理念重归,他摇摇晃晃走入金殿中,在一座座金殿中凭悼着过去的友人,过去的众生和岁月。

    过了良久,他走出金殿,他的七弟子与那个小女孩已经不见踪影。

    弥罗宫主人怅然若失。

    破灭劫过后,便是创生劫。

    创生劫爆发之时,五太演化,当太极大道演化为天地万道之后,新的宇宙诞生。

    无涯老人坐在世界树下的瑶池中,百无聊赖的取来鸿蒙元液,搓着身上的泥。破灭劫和创生劫固然宏大而壮观,然而却总是弄得他一身灰尘。

    “无涯道兄。”

    无涯老人听到这个声音,从瑶池里探头向外看去,看到一个鬓角花白的男子牵着个小女孩正在走来,连忙跳出瑶池,飞速穿上衣衫,呵呵笑道:“我认得你!你不是这个宇宙的人,我见到你从混沌中跳了出来。”

    “我是弥罗宫主人的七弟子混沌,将来受惠于道兄,特来感谢道兄的援助。”

    那年轻男子笑道:“道兄在未来帮我,而我无以为报,欠了道兄一个人情,只好回到过去,为道兄写一张欠条。”

    无涯老人笑道:“原来是弥罗的徒弟。我是何等身份,论起辈分来,弥罗也要叫我一声前辈,还用你的欠条?不当礽子!罢了,罢了,不用欠条。”

    秦牧面色和善:“道兄,还是收下吧。说不定将来有用不是?”

    他写好欠条,无涯老人随手收了,秦牧见状,善意的提醒道:“道兄,这欠条可过不了破灭劫和创生劫,最好还是放在树根里。”

    无涯老人照做,笑道:“你这个人有些意思。”

    他看了看秦牧身边的小丫头,只觉冰雪可爱,疑惑道:“我在第一纪的破灭劫中看到你身边有个小女孩,就是她罢?她怎么还没有长大?”

    秦牧笑道:“她出生在未来,靠汲取破灭劫为生,已经汲取了后面几个破灭劫的力量。只有第一纪的破灭劫的力量是她在出生之后才开始汲取,因此只在第一纪才能成长。”

    “还有这等古怪的事情?”

    无涯老人惊讶,见他谈吐不凡,便来了兴致,与他坐谈论道,聊得越久,便越发觉得此人不凡。

    秦牧望向四周,这片苍茫祖庭没有人烟,只有五太在汇聚,酝酿,五太神祇在等待出世。

    “不要看啦,没有你的份儿。”

    无涯老人笑道:“弥罗早就守在那里了。第一条矿脉中的生灵出世,就被他收了去。对了,你也是他的弟子,来自未来,那么一定知道我在未来怎么样,对不对?”

    秦牧肃然道:“无涯老祖法力无边,威能贯穿一个个宇宙纪,无数成道者臣服,拱卫老祖!”

    无涯老人哈哈大笑:“你这人说话真好听!不愧是弥罗家的老七!我特别喜欢你!”

    ……

    弥罗宫主人在第二纪时,入世渡人,传授神通道法,世间的生命渐渐多了起来,有着许多古神和各个种族的生命跟随他求学问道。

    弥罗宫主人的大弟子还是个毛头小子,已经得到弥罗宫主人的真传,有时候会替老师传道。

    这一日,他遇到了一对奇怪的父女,好奇的打量他们,却看不出他们的来历。

    太上心中凛然,起身相询,道:“两位道兄从何而来?”

    秦牧连忙道:“太上师兄,我是你的七师弟混沌,拜入师门比你晚,当不起道兄二字!”

    太上茫然。

    秦牧道:“师兄是何来历?”

    太上道:“我出生自太易矿脉,原本是一颗蛋。老师点化了我,让我随他修行。”

    秦牧恍然大悟,哈哈大笑。

    “难怪太易总是打不过公子太上,总是在太上手中吃瘪,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终于想通问题的关键,太易是天都之主的元神,夺舍了第十七纪的太易,因为是夺舍,所以在太易之道上的领悟和运用总是差了点火候,屡屡被太上克制,最终被擒,装入葬道神棺中!

    “师兄,老师有没有带你去归墟看看?”秦牧笑眯眯道。

    太上觉得他的笑容不怀好意,但既然是师弟,想来不会害自己,摇头道:“没有。”

    “何不去看看?”秦牧循循善诱道。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