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幸运五分彩 > 第2309章 大将气度

第2309章 大将气度

    “子明啊,你太心急了。”

    晚餐过后,辛毗与吕蒙走上了城墙,提起不久前的会议,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想起那一幕,吕蒙也很后悔。自己的确有些着急了,如此明显的道理,连王异都明白,他却忽略了。关中虽定,刘氏宗室的力量犹在,尤其是在军中,几乎可以与凉州人、关中人鼎足而立。仓促之间,杨修是无法将他们连根拔起的,需要时间来慢慢替换。这些人是不是真的心服,谁也说不准,难保里面会有几个心不死,想恢复汉家天下的。若他们与刘备勾结,引他们入河东就是弄巧成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就要算让关中的人马进入河东,也应该由杨修来主持,挑选合适的人选,而不是由他来建议。他这么做不仅是与鲁肃争锋,更是让杨修为难,还有催迫杨阜、赵昂的意思,一下子得罪了无数人。

    “军师批评得对,我一定引以为戒。”

    “子明,你还年轻,大王又欣赏你,你的前程毋须担心,不必急在一时。鲁督也是大王器重的大将,大王将你安排到他麾下,就是对你的爱护。今天若是换了其他人,能容忍你的放肆吗?你和他生隙,大王该如何处置?大王现在要操心的事很多,你不该再让他分心。”

    吕蒙连连点头,汗流浃背。

    辛毗没有再说,他转身扶着城垛,看着城北的那片台地,出神片刻。“子明,你刚才对河东的地形分析得很到位,只是看得还不够远,应该看得更远一点。”

    “请军师指点。”

    辛毗抬起手,指向北方连绵不绝的山峦。“河东不仅是并州门户,更是唐尧、虞舜的称帝之地,几千年来,这里发生了多少朝代兴迭,又发生了多少决定王朝命运的大战,你都清楚吗?”

    吕蒙闭口不言,心里很不舒服。他敬重辛毗,但他不喜欢辛毗这副教训人的口吻。他是没读什么书,可这不是他的错,家境贫寒,少年从军,建功立业是他出人头地的唯一机会,他的全部心事都在兵法上,哪有时间去读那些真假难辨的古史?

    没有听到吕蒙的回应,辛毗知道自己也太急了,碰到了这个少年的痛处,暗自叹了一口气。【 .】他想了想,说道:“子明,知道商汤灭夏的鸣条之战吗?”

    “略知一二。”

    “知道鸣条在哪儿吗?”

    吕蒙摇摇头。他只是听过这个故事,却没有认真研究过,哪里知道鸣条在哪儿。

    辛毗笑了笑,轻轻跺跺脚。“就在这儿,安邑就曾经的夏都,鸣条之战就在安邑西的山地之间。你研究过附近的地形,不妨猜想一下,具体的战场会在哪里,双方又是如何交战的,商汤为何胜,夏桀为何负。”辛毗转身看看吕蒙。“你搞明白了这些,或许对你有所益处。须知吴王和商汤一般,亦是兴于吴楚之间,先得冀州,而后西进取河东。”

    吕蒙惊讶不己。“当真如此?”

    “当然,这都是书上记载的。”辛毗眼神闪烁,又笑道:“吴王与商汤相似之处甚多,这里面也有不少道理,值得深思。以史为鉴,这可是大王最推崇的事,你身为大王寄以厚望的将领,理当奉行。”

    “喏。”提及吴王,吕蒙不敢再使性子,躬身受教。

    辛毗下了城,来到鲁肃所住的公廨。

    鲁肃还没睡,披着衣服,一手举着灯,一手在吕蒙绘制的大型地图上轻轻移动。听到辛毗的脚步声,鲁肃回头看看他,笑道:“军师出马,想必马到成功。”

    “少年意气,哄两句就好了。”辛毗走了过来,看看地图。“都督还在考虑战事?”

    “子明虽然意气,能力却是有的,这张幅地图做得很好。”鲁肃向后退了几步,仔细端详着地图,又道:“不逊你手下的那些参军,将来给他安排军师怕是困难,一般人入不了他的眼。”

    辛毗莞尔一笑。“那是大王要操心的事,我才不管呢。都督,关中军暂时不能调用,你打算如何解决河东的战事?”

    “暂时还找不出比子明更好的方案,所以我想来想去,或许应该等一等。”

    “哦?”

    “你想想,是在河东与刘备决战好,还是在并州与刘备决战好?”

    “当然是要河东。”辛毗脱口而出,随即又意识到了鲁肃的意思。“只是……都督,如此一来,这可便宜沈子正他们了。”

    鲁肃放下灯,在案后坐好,提起茶壶,为辛毗倒了一杯茶,又为自己倒了一杯,端起到嘴边,却没喝。他垂着眉,看着茶汤中翻滚沉浮的茶叶,出了一会儿神。“如果能擒住刘备,让人占点便宜又何妨。这么大的功劳,本来也不是你我能独吞的。”

    辛毗一愣,随即恍然,连连点头。“都督说得对,擒杀刘备,便是首功,并州不足论。”他歪着头,打量着墙上的地图,沉吟片刻,又道:“这么说,还得劳动一回白波军,让他们截住刘备后路才行。”

    鲁肃点点头。“白波谷有地利可用,白波军也有一定的兵力,只是装备和训练太差,正面作战的能力不够。仅靠他们远远不够,最好能有人去协助他们,就像这次子明突入安邑,助赵昂守城一样。”

    辛毗心中微动。“都督打算还让子明去?”

    “你觉得呢?”

    “子明只有两千多人,怕是不够。”

    鲁肃呷了一口茶,微微颌首。“是的,所以我在考虑是为子明增兵,还是让士平(高顺)去。佐治,你的建议呢?”

    辛毗迎着鲁肃的目光,无声地笑了笑。“士平是将才,守白波谷绰绰有余,只是有些可惜,他是折冲将军,手下又有陷阵营,自然应该折冲陷阵,攻坚克固,才能立足于我大吴朝廷。要不然的话,别人还以为他这折冲将军是都督举荐所得呢。”

    鲁肃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就让子明去。你与白波谷联络一下,看看他们有多少可用之兵,还缺多少人,又需要哪些物资,届时让子明一起带去。”

    辛毗大喜。吕蒙如果能带着物资去白波谷,在白波谷立足就容易多了。这一战下来,不说给他增的兵,仅是白波军中就能挑出一两营人马,吕蒙很快就要升任统领万人的大将了。最近建业传出消息,吴王有意调整将领,在战区督之上增设大都督,鲁肃如果升任大都督,腾出来的这个战区督自然是吕蒙的。

    “都督胸襟,令人佩服。”

    鲁肃笑笑,举起茶杯,向辛毗示意了一下。两人相似而笑。

    鲁肃很快再次召开会议,商量河东形势。

    辛毗讲解了最新方案,鲁肃移镇安邑,亲自与刘备对峙,高顺为别部,蒋钦为副,攻取涑水下游的诸县,然后沿黄河北上,进入汾水流域,再逆水而上,直抵临汾。

    吕蒙增兵两千,连同本部共五千人,由张辽、庞德率骑兵配合,携带相应物资,间行赶往白波谷,与白波军联手,择机攻取平阳、襄陵,然后与高顺夹击临汾,切断刘备退往并州的道路。

    赵昂留任河东太守,抓紧时间安排春耕,统计户口。按照吴制,太守不掌兵,另设郡尉掌兵,河东郡尉暂由蒋钦兼任,原由蒋钦负责的弘农防务转由此次守颠軨坂有功的邓当负责。

    分配完任务,辛毗又重点讲解了各部需要注意的问题,尤其是吕蒙与高顺之间的配合。高顺要打得激烈,声势越大越好,但进展不能太快,以便将刘备的注意力吸引到西部。吕蒙则要注意隐蔽,尽可能不要惊动刘备,安全到达白波谷,在刘备反应过来之前完成任务。保密工作做得越好,时间维持得越长,攻击越有突然性,成功的希望越大。

    听完安排,众人都有些意外。

    高顺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快就有独立作战的机会,还以蒋钦为副将。蒋钦和吕蒙一样,是吴王亲自调教出来的年轻将领。他提出了异议,希望鲁肃以蒋钦为将,他为副将,却被鲁肃坚决的拒绝了。蒋钦也适时的表示,坚决执行都督的命令,全力配合高顺作战。

    吕蒙则不是相信自己能得到如此重用。他看向辛毗,辛毗却摇摇头,又瞟了一眼鲁肃,以示这是鲁肃的决定,并非他的影响。吕蒙很惭愧,慷慨激昂的表示,一定遵照都督的指示,不折不扣的完成任务。

    唯一失落的是吕小环。计划中的大战无疾而终,她只是跟着张辽转了一圈,没经历几场战斗就结束了,实在不过瘾。她本想向鲁肃请战,却被王异劝阻了。王异说,鲁督能如此重用高将军,又怎么可能让你闲着?之所以不安排,必然是别有重任。

    果然,鲁肃说,毌丘兴、张绣率领两千多骑兵即将赶到,按照吴王的命令,他们将成为本督直属的骑兵。有了独立的骑兵营,本督还需要一个亲卫骑督,随本督迎战刘备,不知道吕夫人愿不愿暂时屈就?

    吕小环乐得合不拢嘴,连声答应。“愿意,愿意。”

    高顺、张辽见状,当即表示愿精选百余精锐骑士赠送给鲁肃,供鲁肃组建亲卫骑。这些人都是并州北部边疆的骑士,精通骑射,又敬佩吕布的勇武,肯定会听从吕小环的命令。

    鲁肃欣然笑纳。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