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彩票 > 幸运五分彩官网 > 第2596章 走,喝一杯

第2596章 走,喝一杯

    说道这个点儿,老太太眼角渗出泪水,“我不想他打仗,打仗是要死人的!”她说话的时候,是小声对着杨飞说的,他怕被别人听见,说她自私。

    可是,她的儿子和儿媳妇儿已经去参加革命了,说不定已经死了,她想给家里留个后。这不自私,这绝对的不自私。

    “大妈,你放心,我们部队在这儿,保护着大家的安全,你们不要担心!”杨飞说道。

    老太太指着自己,“我都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你看看!”说着,他指着冬冬,“才这么点大,我死了,他怎办?”

    老太太说话都是很小声说的,杨飞听得眼角都有些湿润了。

    “我知道,闹革命,打仗,是我们我们的安全,为了让我们过上好日子,可是,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呀,我还能不能看得见呢?”老太太抱着冬冬。

    冬冬乖巧的窝在老太太的怀中。

    “这里的冬天不好,太冷了,我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去年还能跳水做饭,今年就有些力不从心了!”老太太说道。“我真的不想让他打仗!”

    冬冬还是不说话,杨飞也不能说什么。

    “大妈。你放心,您要是愿意,我们八路军照顾好冬冬!”杨飞说道。

    “那样太麻烦了!我担心他给你们惹麻烦!”老太太说着,擦了一下眼角,“好久没有找人说话了,今天找了你,真是好呢!”

    “要是您愿意,我一有空就过来和您说话,您觉如何呢?”杨飞问道。

    “那自然是好!”老太太说道。

    从冬冬家离开,杨飞的心情一直很不好,冬冬一家的遭遇,只是全国家庭的一个缩影,成千上万的家庭由此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这无疑是悲哀的!

    谁都想要和平,谁都想要团圆,但是,没有办法,在和平和团圆之前,肯定会有血腥和厮杀。

    下午的时候,杨飞突然听见飞机的声音,整个旅都一下子陷入了恐慌。要是鬼子发现了这里,一定要来的!

    李继光抽着烟,想着到底该如何破局,杨飞说的没错,雪崩这种自然现象是可以解决一时的困难,可是,一旦鬼子再来呢?他们该怎么办?

    想到这儿,李继光一直摸索着,想要找到破局的方法。

    王伟进来,把帽子摘下,放在了桌子上,“老李,鬼子刚才可是派了好几架飞机过来的,即便大家都隐藏好了,这里也一定会被鬼子发现的!”

    “我明白,但是,我们现在退无可退了!”李继光说道。

    “找大家商量一下吧!”王伟问道。

    “这事儿,必须找大家商量一下了,三百号人,我们可不能再有什么闪失呀!”李继光说道。

    会议开得很沉闷,大家也一时没有什么好办法,三百号人,要是对付鬼子的一个大队都显得有些吃力,跟不用说其他的了!

    沈万喜这个时候的沉默,似乎还是对于昨天的事儿的耿耿于怀,胡大海更加不说话了。李墨白来开会,心里头还想着外头的地道的进展情况。

    李继光看着杨飞,“杨飞,你说说看!”

    “旅长,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要是打,我们不是不能打,但是,现在主要的问题是我们的人手不够!”杨飞说道。

    “那你先说说看,这该怎么打?”李继光赶紧问道。

    “旅长,现在的情况很明显,我们在弃马坡和得令坡的地道可以防守一阵子,可是,一旦鬼子再次集结部队过来,他们的路线只有东西两线,东边是宽广的大平原,鬼子很可能不会从那里过来,但是,西边的杀虎口就成了鬼子距离我们这里最近的地方了,一旦鬼子从那里过来,我们必须派大部队人马防御,防御成功了还好,一旦失败了,我们就退无可退了!”杨飞说道。

    李继光也明白杨飞的话,他也想到了最坏的打算。

    可是,这怎么能不打?要是鬼子过来,他们被迫撤退,也只能够从这里再原路返回了,原路返回要是遇到鬼子的阻碍,他们绝对会全军覆没的!

    在绝路,他们不想这么快的消亡,怎么着,也得轰轰烈烈的一场。

    整个会场陷入死寂,李继光一挥手,“行了,大家先撤了,容我再好好考虑一下!”

    开完会的杨飞出门儿的时候,碰上了沈万喜。

    沈万喜挡住杨飞的去路,“杨飞,走,一起聊一聊!”

    跟着沈万喜到了一个屋子,沈万喜直接拿出一斤酒,然后摆了一碟花生米。

    给杨飞倒了一杯酒,然后沈万喜就问道,“杨飞,你小子可别骗我,我能够看得出来,你就是以前的杨飞,可以说,和以前杨飞是一模一样,就连你怼我的语气也是一模一样。”

    “沈团长,怕是你真的认错人了!”杨飞说道。

    “放屁,老子怎么可能认错人,你小子现在敢不敢把你的手拿出来?大光可是说过,在你左胳膊上有一颗明显的痣,要是你不是以前的杨飞,那算我走眼!”沈万喜喝了一口闷酒,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杨飞。

    “然后呢?”杨飞问道。

    “那就说明,你小子就是杨飞,没有什么以前的杨飞现在的杨飞!你敢吗?”沈万喜问道。

    “敢与不敢,你没有条件也没有理由看我的胳膊不是吗?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该如何破敌,不要一直想我谁不是以前的杨飞,我是又如何?不是也如何?”杨飞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好好想行吧!”

    看着杨飞要走,沈万喜直接过去要拽,但是,杨飞一回身,重重打断了沈万喜,“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次要的,你打仗这么多年,你还是不明便,你比我差在哪儿,沈万喜,打仗是要用脑子的,不是一门子的激情!”说完,杨飞直接就走了。

    沈万喜愣在原地,坐在炕上,他一直在想,刚刚杨飞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似乎明白了,然后看着门口,“这狗日的!”

    骂了一句,沈万喜喝了一口酒。

    胡大海进来,问道,“你们刚才说什么了?”

    沈万喜看了一眼胡大海,没有理会他,然后继续喝酒。

    胡大海没趣的出去,头也不回。

    光凭想象,是完全不可能打仗的,杨飞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什么样的方法,你总得想明白,打鬼子,要知道鬼子最脆弱的地方在哪里,打蛇打七寸,射人先射马。这个道理似乎总是明智的。

    杨飞在指挥部看着沙盘,附近的地形什么的,他早就了然于心,苦于他只有三百号人,这三百号人该怎么打鬼子,具体的任务该是什么?

    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了,在西边有一个小山坳,那个小山坳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是,按个山坳确实最重要的一个山坳,如果能够锁住那里,他们将变得不可侵犯!

    可是,那只是一个小山坳,鬼子的炮火绝对会把那里炸平!

    但是,除此之外呢?他们还能做什么?

    杀虎口,那里似乎成了最理想的地方,金凤山啊金凤山,到底哪里有一只金凤?

    杨飞捉摸着,不管他如何推演,他们的三百号人,总是不够的,要是有再多的一百号人,只要一百号人,他能够打退鬼子,甚至,让鬼子缓不过气来!

    他把那支笔放下,然后叹了一口气,所有的演练,不像是真的,但愿吧,但愿鬼子只来一波进攻,他们的两个山坡就能够防守的住。

    到了晚上,李继光上门儿。

    杨飞看到李继光,然后问道,“旅长,这么晚了……”

    “杨飞,我有个问题要和你讨教讨教!”李继光说完,直接把衣服脱下来,然后放在一边。

    “旅长,您说!”杨飞问道。

    “我总觉得,要是鬼子真的过来,咱们是不是真的要来一场决战?”李继光看着杨飞问道。

    “打蛇打七寸,我们必须得主动出击了,现在看起来,我们的游击战对于鬼子来说,不痛不痒,虽然能够解决暂时的衣食问题,可是,长久下去,我们是要吃亏的,等到鬼子部署周全,我们完全不可能出去!”杨飞说道。

    “你说的太对了,我来的时候就在想这个问题,我想到了,我们来的这里的主要目的是什么?”李继光拿出地图。

    然后就在上面指着。“我们在这里,一旦鬼子过来,首先,弃马坡和得令坡两处地方可以阻断鬼子的进攻,那么剩余的鬼子要么撤退,要么再找其他的地方过来!你说对了,杀虎口就是他们最理想的地方,我们要在杀虎口部署重兵!”李继光说完,然后看着杨飞,“我们赢不了的!”

    杨飞点着头,“说的没错,我们赢不了!”

    “我记得你说过,咱们现在缺人。,人少对不对?”李继光问道。

    “对,”杨飞看着他说道。

    “我是这样计划的,既然鬼子想把我们包圆了,我们就将计就计的派重兵防守,这样一来,鬼子就不得不打,然后,我们派一直奇兵然后直捣黄龙!”说完这句话,李继光把手里的笔重重的摔在桌子上!

    “旅长,你的意思是……鬼子的金矿?”杨飞问道。

    “对,打蛇打七寸,鬼子的七寸其实就在金矿,金矿是他们的命脉,我想,即便鬼子把他们的大队派来,然后两个大队过来,我们的战士依然能防守!到时候,金矿的防守必定空挡,我们就去占领金库给你,把我们做了俘虏的战士解救出来,我们的目的也很明确的,就是要救出来我们的战士,然后把金矿给炸毁。”李继光说道。

    杨飞看着李继光,这可是破釜沉舟了呀,到时候,防守的这些战士们很有可能是最大的牺牲!这一招,真的好吗?即便是五十人小分队去金矿,剩下的也才二百五十人了,二百五十人,能够抵挡的了多久鬼子的进攻?

    杨飞此时沉默了,他甚至替现在的这些战士说不值得,那是真的不值得!

    李继光看着杨飞,他也明白,这样的结果是什么,那就是丢了一个大西瓜,换了衣蛾小芝麻。

    “杨飞,我想着,让你当这支奇兵的队长,你一定不要辜负我的希望!”

    谁也明白,这是给了杨飞活下去的希望,杨飞摇着头,“不不不,我不能去,这件事儿,你去最好了,我怕我去了,都不认识谁是俘虏!”

    杨飞摇着头拒绝了看似是危险的命令,李继光然后轻声问道,“那……你告诉我,我这样的决定,怎么样?”

    杨飞沉默,他不能够发声,因为,这样的重大的命令,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团长能够决定的。

    李继光此时显得特别的孤单,他甚至都找不到一个人和他说说话。

    杨飞的沉默似乎是在抗拒,抗拒着为什么要牺牲这么多人?

    慢慢的,两个人相互注视,这样的决定,似乎是正确的,是他们不得不这样做的,谁能够明白,谁又能够想得通呢?

    “旅长,你去比较合适,你是旅长,你有权利决定。”杨飞说道。

    “我们的实力本来就很渺小,要是我们能够做一件大事儿,好像应该是值得的,到时候,全国的人民都在看我们,即便我们牺牲了,即便鬼子又来了,我们也不怕了!杨飞,你能不能明白我的苦衷?”李继光很想让杨飞认同。

    “我明白,旅长,要是我在你那个位置,我也会这样做,只是,我们能撑多久?”杨飞问道。

    “能撑多久,就撑多久!”李继光说道。

    “旅长,你放心,我向你保证,我要撑到你能够带着被俘虏的战士们来,让他们看看,八路军没有一个孬种,都是和他们在一起打仗的兄弟们!”到了这个份儿上,杨飞不能够拒绝,他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命令,防守,再防守。

    李继光把手放在杨飞的肩膀上,“杨飞,那我离开之后,你就全权负责防御工作!”

    杨飞点点头。

    夜半。

    明子突然赶了过来,林中虎从睡梦中醒来,“明子?”

    “大哥,是我!”明子赶紧说道。

    “哦,明子,怎么样了?”林中虎问道。

    “大哥,果然如你所说,我费劲功夫终于找到了八路军的驻地!这八路军啊这些日子也真是为难他们了,打也不敢打,那陈恒的队伍散了之后,有五十多个人逃了出去,全部加入了八路军!”明子说道。

    “果然,这八路军能挺多久?呵呵……”林中虎笑了一下。

    “大哥,别小看了八路军,我这次过去之所以能够找到八路军,那是因为,八路军做了两件事儿!”明子说道。

    “哦?什么事儿能让你这么激动?”林中虎有些奇怪的问道。

    “大哥,八路军在一天晚上,除了端了鬼子一个据点外,还搅和了一个保安队的全部物资,包括他们的衣服!棉衣棉帽那些。吃的东西不用多说了,肯定都被他们抢了去了!”名字首都哦啊哦。

    “多少人干的?”林中虎想着,这样的事儿其实简单,不就是一晚上干了两件事儿嘛!

    明子说道,“最多不超过五个人!”

    林中虎沉默了一下,然后问道,“你确定?”

    “确定,最后他们走的时候,还是坐着马车走的,我就是看着车辙印儿找到的他们!”明子说完,看着林中虎。

    “看来,是我们小看八路军了!”林中虎手掐了一下自己的另一只手。“我听说,我大哥死的时候,说了谁杀了东云那家伙,就让谁当老大,你知道结果如何?”林中虎问道。

    “不知道!”明子倒也实诚。

    “结果,是被八路军杀的!你说,这是不是天意?”林中虎说道,“可是不管如何,我大哥是死了,这仇我得抱报,你说呢?”

    “大哥,你大哥的仇,咱们必须报,这是原则问题!”明子说道。

    “你懂得就行,但是,我也知道,我们土匪打一枪换一炮的,什么时候能够把鬼子打完?”林中虎慢慢的有了一些忧虑。

    “大哥,想这些做什么?我们现在不就在打鬼子吗?”明子说道。

    “也是,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对了,还有没有其他什么事儿?”林中虎问道。

    “大哥,据可靠消息,鬼子似乎要对八路军动手了!”明子悄悄说道。

    “鬼子发现了八路军?”林中虎问道。

    “对,鬼子已经发现了八路军,一点鬼子集结队伍去打八路军,八路军肯定承受不了,结果也是可悲的,八路军全军覆没!”明子说道。

    “这可不好!”林中虎摇着头,“陈恒那家伙,我对不起他,但是,他的死他自己也有责任,八路军可千万不能给灭了!”

    “大哥,我们管八路军干什么?”明子不解的问道。

    “明子,你想想,我们土匪多少人在和鬼子打?”林中虎问道。

    “三百多人呀!”明子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八路军也有三百多人呀,咱们合起来六百人,六百人在和鬼子打,你说,是三百人打鬼子痛,还是三百人打鬼子痛?”林中虎问道。

    “大哥,你的意思是要和八路军合作?”明子问道。

    “鬼子集结部队到达你说的地方,怎么着也得两天时间,你明天就让兄弟们把咱们缴获的那门炮给了八路军,另外,多余的枪支也给了八路军,我们这点支援,能支援多少是多少,但愿,八路军抗揍,能够熬过鬼子这次进攻,”林中虎说道。

    “大哥,既然这样,咱们何不直接出兵去帮助八路军?”明子问道。

    “我要看看,八路军如何,在关键时候,我们再出兵,现在不要着急!”林中虎老谋深算的说道。

    “也是,我们不要帮了一个窝囊废,到时候把我们也搭进去!”明子摇着头说道,“那我明天就出发,等到明天下午的时候,就应该能够到达了!”

    “好,记住,不要让鬼子发现了,鬼子的嗅觉很灵敏的!”林中虎嘱咐道。

    “放心吧大哥,我做事,向来小心!”说完,明子问道,“大哥,咱们做什么?要不要趁着鬼子不注意,然后再打一遍江宁县?”

    “不,暂时不要暴露自己,我想,现在的鬼子还没有注意到咱们,只注意到了八路军,所以,我们现在是安全的,且看看后续发展如何再做决定吧!”林中虎说道。

    “好,大哥,早些休息!”说完,明子就离开了。

    林中虎久久不能够入睡,他希望八路军是可以打得过鬼子的,至少,能够和鬼子打一个平手,这样的话,他们再出马,就能够很快的吧很多事儿解决,消灭鬼子,指日可待呀!

    但愿如此,但愿不要出现什么波折。

    此时的江宁县城,吉川俊逸做着最后的部署,这次,他决定由佐藤率领一个大队亲一个大队,进攻八路军的驻地,相信佐藤一个大队就可以完美的解决这样的事儿。

    本田听着吉川俊逸的训话,低着头一直说着“哈衣,哈衣!”

    “佐藤君,你应该明白,只要把八路军全部消灭,咱们就能够安心的开采金矿了,这次,你要务必完成任务,帝**人的荣辱就看你的了!”吉川俊逸说道。

    “哈衣,吉川司令,请你放心,我一定不辱使命,这次,八路军最多有五百号人,我们一个大队凭借着完美的火力配合,绝对可以轻松取胜!”佐藤很有信心。

    “好,佐藤君,我希望后天就听到你的消息,今天你回去,就一定要做好准备,后天准时对八路军展开战斗,有问题,要及时和我汇报!”吉川俊逸说道。

    “请吉川司令放心,我一定不辱使命,八路军我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上次,我们不是完美的杀绝了一支八路军队伍吗?这次,也一定会重蹈删词的覆辙!八路军,绝对会在我们大倭帝国的军刀下死亡!请司令放心,我拿自己的性命担保,我绝对会成功的!”佐藤说道。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