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幸运五分彩彩票 > 第910章 清爽

第910章 清爽

    “凌医生,休息一会吧。”阎医生睁着无神的眼睛,憔悴的就像是一名凌治疗组的医生似的。

    刚刚结束了一轮抢救的凌然抬抬头,就见系统已经更新了任务面板:

    任务:救死扶伤[新(新)]

    任务内容:抢救内的病人,为病人完成一次胃肝联合根治术

    任务奖励:心脏外伤修补术(大师级),精力药剂一瓶。

    最初需要进行的抢救病人的任务,等于已经是完成了。凌然暗自点点头,再看了眼时间,才对旁边站都有些站不稳的阎主治道:“我可以回去休息了,你还没到下班时间吧?”

    “还没到吗?”阎医生愣了愣神,才哀叹一声:“今天时间过的真慢。”

    云医的重症监护室,执行的是一二线值班的制度。

    包括主治在内的所有中小医生,都被下放到了一线,成为了日以继夜不知早晚永无宁日的icu值班医生。比起急诊的三线值班,icu里的主治,过的就更凄惨一些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相比急诊科的医生面对的情况,icu的日常值班,显然需要更有经验的医生。

    不过,今天跟着凌然做抢救,还是有些超出阎医生的经验范围。

    阎医生揉揉自己发胀的双臂,今天不知道第几次念叨着:“心肺复苏做太多次了,时间也太久了。”

    “但人是救回来了。”凌然也揉揉肩,再顺手拿起酒精凝胶涂了涂,对阎医生道:“我给你按两把。”

    阎医生愣愣的点了一下头,等凌然的手搭到他的脖子上,才意识到凌然是什么意思。

    “凌医生您也辛苦了,这太不好意思了……唔……”阎医生稍稍的抵抗了一下,就眯起了眼睛。

    太舒服了。

    怎么能这么舒服?

    “急诊的医生,每天享受的都是这样的待遇?”阎医生明知道不可能,还是忍不住羡慕了一下。

    凌然淡然一笑:“如果做了大手术,或者比较劳累的操作,比如超长心肺复苏的话,我是会帮大家做一下推拿的。”

    阎医生听到超长心肺复苏,一个激灵,就清醒了过来。

    他为什么没到下班时间,就累成这个狗样子?还不是因为凌然坚持要做长时间的心肺复苏?

    而且,凌然管理下的超长心肺复苏,对胸外按压的质量要求非常高,几乎只能由主治阎医生亲自上阵,才能达到差不多的水准……

    回想过去的几个小时的疲惫,阎医生突然觉得,用这么大的工作量换一套推拿,好像也不是那么划算的样子……

    只能说,还好凌然不是icu的医生。

    想到此处,阎医生又是醒悟过来,回望凌然,语气沉重的道:“凌医生,您真的该回去休息了。您毕竟是急诊科的医生,在我们重症监护科也呆太久了。”

    虽然值班的时候,有凌然帮忙是很爽的事,但是,如果凌然想在icu里做事就做事,那就太危险了……尤其是考虑到他这么喜欢超长心肺复苏……

    “好吧,那我去想休息了。”凌然却是没有多想。重症监护科可不是针对急诊也一个部门的,而是全医院的重症监护科,就算是占据了icu,急诊固然是方便了,可其他科室送过来的病人,还是照样得照顾和治疗,凌然尚未达成全科制霸,还不准备陷入到这样的汪洋大海中。

    事实上,为了保证完成系统的任务,凌然今天已经消耗了一瓶精力药剂了。想想任务“救死扶伤[新(新)]”总共才送一个心脏外伤修补术(大师级)的技能,以及一瓶精力药剂,这为了完成抢救任务,就用掉了一瓶精力药剂,可以说是濒临亏损了。

    凌然也不能把时间都耗费在icu,不顾本职工作了。

    阎医生才不管凌然怎么想呢,赶紧将他给送了出去。

    他在icu里也是呆了小十年了,但在凌然参与进来以后,可以说是最辛苦的一天了。

    别的不说,凡是抢救病人,几乎必然需要做的胸外按压,通常做到30分钟也就是极限了。即使是做30分钟的胸外按压的,实际上,后20分钟可能都是实习生上去做样子了。

    在国内医院,很多时候,病人已经是无救了,但家属希望看到积极抢救的样子,而医院本着死者为大的精神,在这方面也只能是尽可能的配合。

    凌然当然也不是每一次心肺复苏都要求做到超长。但是,他在过去10个小时里,对两名病人的心肺复苏,全程要求高标准的按压,并且维持较长时间……对阎医生来说,这样的体验,可谓是独一无二。

    偏偏两名病人都被凌然给救了起来。

    这就让人非常没有办法了。

    在医学领域,再多的理论和猜想,再严密的推论都要让位给实践。

    一个医生的方法能够一次次的将病人从死亡线上给拉回来,那对于一名icu主治来说,叫苦叫累都是没有用的,你就得按照人家的工作模式来进行了。

    阎医生倒是有心学习一下凌然的心肺复苏的技术,但在没有学会之前,他是真的不想跟凌然一起值班了。

    人,毕竟得活下去不是?

    医生也得活着啊!

    凌然自然而然的出门,洗澡,换全套衣服。

    这已经是他今天换的第三套衣服了。

    之前遇到了一名频繁呕吐的病人,以及一名大失血的病人,迫使凌然在抢救完成后,重做了大清洗。

    就是现在,凌然身上的污渍也不在少数。

    凌然思忖着,一会开车回家,也没有内*裤发挥作用的空间了,出于效费比的考虑,重取了一条59元的内*裤换上。

    自从他开始做飞刀以后,首先膨胀的就是衣柜,这个价格的内*裤,已经是最便宜的了。

    清清爽爽的59,套上洗手服,穿上白大褂,让凌然更显的容光焕发。

    回到办公室取了车钥匙等物,凌然正准备下楼,就见吕文斌神秘兮兮的跑过来,面带炫耀:“凌医生,我遇到一个四指离断的病人,您要不要做?”

    凌然迟疑三秒,低头看看自己的59,微微皱眉。

    “您要是有事忙的话,我就找王主任一起做。”吕文斌连忙又补了一句。

    “做。”凌然瞬间做出决定,又道:“你先去手术室,我洗个澡就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