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官网 > 幸运五分彩官网 > 第0902章 请问,您需要剪翅膀的服务吗(?*ˊ?ˋ)?* ???????

第0902章 请问,您需要剪翅膀的服务吗(?*ˊ?ˋ)?* ???????

    “第一步完成了!”

    终于......

    在嬉闹和争执了足足一个小时之后,在小安妮的豪宅里大厅那洁白的大厅中间,拿着一小碗猩红颜色液体的新手魔法师茵蒂克丝修女阁下,才算是在众人的期待目光中,缓缓地放下了她自己紧握着的那只毛笔,算是基本完成了她的那个‘第一次’实践的大型魔法阵列的勾画工作……

    “真是的!!”

    (?╭╮?)

    “你们这些可恶的家伙,竟然还真的要来抽人家这个才刚刚八岁的小孩子的血液……那么痛、那么残忍、那么邪恶的事情,你们摸摸你们的胸膛,难道你们的良心就不会痛的吗?!”

    s (??ˇεˇ??)ゞ

    对于眼前的这四个以大欺小,死皮赖脸都要来抽她安妮女王大人血液的家伙们,小安妮可是真的有些深恶痛绝的!

    所以啊,哪怕现在已经过了足足一个小时,哪怕茵蒂克丝小姐姐都已经勾画完成了对方的那个看起来超无聊的魔法阵列,她就仍旧叉着自己的小蛮腰,对着某三个正面露愧疚地站在边边上的小姐姐们的那残忍邪恶的行径义正言辞地大声训斥着。

    (……)

    (● ̄(?) ̄●)

    (提伯斯现在不想说话……)

    “……”

    “……”

    御坂美琴和初春饰利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转过头去,很显然,她们也不想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对某个小女孩的言辞做出任何的回应,以免对茵蒂克丝正在做的事情造成任何一丝一毫的干扰。

    再说了,她们觉得刚刚她们的行为似乎也并没有做错什么,至少,对某个得理不饶人的小女孩就并没有?

    “哼哼!”

    o(*`ー′)o

    “你们现在才沉默也是没用了的,那只不过是你们这些坏家伙们做下了坏事之后的那点点的廉耻和愧疚心在发生作用而已,那并不能改变你们这些家伙良心变坏了的事实!!”

    ?(?ˉ?~ˉ?)╭?

    小安妮仍旧在对那三个小姐姐说教着,完全不管一旁的茵蒂克丝已经开始吃力地用那华丽的修道服去搬动那些由她用火焰烧化泥土并拟态做出来的一个个小人和小家具,丝毫没有去帮忙的想法。

    (……)

    (● ̄(?) ̄●;)

    (不知道为什么,向来都是以脸皮厚和不要脸著称的邪恶暗影熊提伯斯,竟然也开始有了点羞愧和无言以对的‘赶脚’……)

    “我说……”

    “你这个小家伙请适可而止了啊!!”

    终于,脾气向来都是比较暴躁和强势的风纪委员白井黑子同学有些忍不住了,也直接叉着她自己的细腰,瞪着眼,很不客气转身站到了某个仍旧想要说点什么的小家伙的面前。

    “不就是一开始的时候想打你的主意吗?”

    “况且,最后我们抽的又不是你这个小机灵鬼的血,我们也都听从和遵照你的建议去做了,你还在瞎咧咧些个什么,你到底有完没完啊?!!”

    要不是觉得自己这个lv4空间移动大能力者可能打不过眼前的这个可恶的,有着lv5等级的超能力者小鬼的话,白井黑子恐怕早就一个超能力就把对方给移动到几十米之外的街道上了。

    “啊……”

    (lll¬ω¬)

    “那个……”

    (ー`′ー)

    “反正,哪怕你们最后没有付诸于实践,但是你们想要抽人家的血的事情,就肯定是邪恶且不能被原谅的,你们应该为此而感到愧疚!!”

    ?(??3?)?

    “……”

    “小家伙,你到底闹够了没有?!”

    黑着脸,用羞愤的表情死死地盯着某个小家伙的那种可恶的小脸好一会,黑子才阴恻恻地警告着道。

    果然,白井黑子还是觉得,她们让这个整天就知道睡懒觉,有时太阳晒屁股都不想起床,但是一旦醒来之后精神劲儿就无比旺盛的小家伙参与进这种庄严肃穆的事情里,就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主意。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当时就不该把泪子给弄到对方的家里来了……当然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除了让对方赶紧闭嘴和不要添乱之外,她也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好吧!”

    o(*ˉ︶ˉ*)o

    “今天就暂时教训你们到这里吧!你们别不服气,那只不过是对你们这些没良心的笨家伙的小小教训而已!现在你们看看,这么简单的一个事情,你们还要来麻烦我,早这样做不就好了嘛?!”

    (*?′╰╯`?)?

    看着已经勾画好了的那个巨大的鲜红邪魅的魔法阵,再看看正在中间小心地摆弄着那些小人和小家具的茵蒂克丝,安妮便得意地朝着在场的三人伸出了自己的两根手指。

    这些家伙,一个小时之前还在互相推诿,且还想要祸水东引,想要来抽自己宝贵鲜血的没良心的坏蛋们争执半天都做不好的事情,在让她无所不能的安妮女王大人参与进来之后,一下子就给解决掉了,这就是差距所在,她们不服都不行!!

    “……”

    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年龄更大一点御坂美琴可没有心情去跟那两个活宝玩闹,她只是没好气地瞪了黑子和某个小家伙一眼后,便用着那略带惊奇的目光去紧盯着正在忙碌着的茵蒂克丝的一举一动。

    在她看来,现在有时间去在旁边嬉闹干扰别人,还不如好好地看着,然后仔细去想想,待会自己这些人到底要怎么做,才不会将事情给弄糟?

    “可是,各位……”

    “咱们不经过同意,直接就去抽泪子的血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好啊?要知道,她现在可还是病患呢,那种做法……”

    哪怕现在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血也已经抽了且还画成了那个古怪的大型魔法阵,哪怕用剩下的想要再还回去也肯定是不行了的……可初春饰利想了又想,终究还是觉得有些不忍!

    虽然吧,刚刚她也并没有太过于反对,但是,在她看来,这种不经过别人同时就去抽别人血液的事情,就肯定是不太好的。

    “哼!!”

    “那饰利你可就要去问问她了,刚刚是她先建议和怂恿我们那样去做的!!”

    半点都不客气地,白井黑子冷哼了一声后,便直接将矛头指向了某个发泄完了心中的怒火,此时正装着一脸无辜状的某个可恶的小女孩。

    “诶?”

    ∑(′△`)?!

    “哎呀!肯定没事的!”

    o(*ˉ︶ˉ*)o

    “反正泪子姐姐一直都在昏迷着,只要我们都不去说,她就铁定是不会知道这种事情的!而且啊,她才不是什么病患呢,她只不过是昏迷过去而已!你们看看她,睡了几天后脸都长圆了,所以,抽她的血去救她,就肯定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你们就放心吧!!”

    ヾ(^▽^*)))

    小安妮一脸无所谓地摆着手说道。

    反正呢,现在抽都抽出来了,哪怕后悔想要还回去也都是来不及了。那种直接从血管里抽到碗里的东西,离开身体的时候就已经被污染了的!所以啊,想得再多也是没用的,那种事情,肯定就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再说了,当时她们那四个家伙,一个个都不肯抽她们自己的血,而她安妮女王大人的血又轻易动不得,所以,除了强行代表泪子小姐姐并去打对方的主意之外,她们又能怎么办呢?

    (……)

    (● ̄(?) ̄●)

    “行了!”

    “你们统统都给我闭嘴,保持安静!!”

    看到茵蒂克丝好像已经布置完了对方的那个魔法阵列和那些小人之后,御坂美琴便赶紧出声对着黑子她们那还想要继续说点什么的三人训斥了一声。

    “终于要开始了吗?”

    -?˙?˙)?

    弄个魔法阵竟然还要折腾足足一个多小时,这让小安妮觉得,要是打架的话,恐怕某个家伙都已经被别人打死一万次了!不过,如果想想这其实只是个治疗的召唤法术,哪怕看起来比圣光什么的要差劲得多,但也能算是勉勉强强吧。

    “唔……”

    茵蒂克丝没有管魔法阵列外边围观嬉闹的那四人,她只是自己低着头查看阵列并验证着自己的脑子中保存着的那个自己从未真正使用过的召唤天使治疗伤势的仪式。

    “现在是七月末,狮子座之首,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十九点,方位为正南方,守护精灵是火精灵,担任执勤的天使是希望天使……阵列外形与职责分配确定无误……”

    “这样说来,这个布置应该已经完成了吧……”

    呐呐自语一般一边验证一边对比着自己脑子中的资料之后,许久茵蒂克丝才如释负重一般松了一口气。

    “好了!”

    “各位,现在请快点来按照这个小模型的布置,在你们的位置上站好,我们准备要开始最后的召唤仪式了哦!!”

    终于,看着自己摆弄了老半天多才完成的魔法阵列,看到自己布置这个大厅的缩小模型跟现场的情况一模一样之后,茵蒂克丝才得意地点了点头,并对着魔法阵外的四人说道。

    “……”

    “茵蒂克丝你要我们怎么做?”

    御坂美琴疑惑地看向了那个小模型,然后看了看周围后,便迟疑地按照模型上的指示站好。

    那个模型完全参照了现在的这个巨大的客厅,且连那些被小安妮捏出来的泥人都跟她们一模一样,包括了此时正躺在沙发上的那个被抽了血之后仍旧沉睡着的佐天泪子。

    所以,虽然她看了看那个模型,觉得自己并不是太难理解其中的含义的她,便不用茵蒂克丝指挥,就自己寻到了自己该站的位置。

    反正啊,眼下都倒了这个程度,接下来不管对方要做些什么,哪怕再古怪,她也都是会努力去配合的!只要对方别再嚷嚷着要抽血了就行,哪怕抽的并不是她御坂美琴的血?

    “接下来的事情很重要,请大家一定要务必按照我的指示进行哦!”

    “要不然,一旦执行过程中的某一个程序有误,参与仪式的各位的神经和大脑的回路就会有被烧毁断裂的可能性……”

    看到在场的四人,包括某个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添乱的小安妮都已经规规矩矩地在对方应该站立的位置站好之后,茵蒂克丝才板起了脸,作着小大人的样子,对参与仪式的四人郑重地警告着道。

    因为,接下来的事情确实是非同小可的,反正,她可不想看到在泪子还没有被成功救醒之前,就又有新的朋友在这种本该可以避免的事件中遭遇不测!

    “神经和脑回路烧毁……”

    “茵蒂克丝,那种说法,又是个什么意思?”

    不懂就问,作着乖乖宝宝燕子的御坂美琴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参与进了某种可怕的事情里?所以,她便赶紧趁着对方没有正式开始,直接举起了自己的手,说出了自己心里的那种不安的疑问。

    “意思就是……”

    “要是待会儿的仪式因为在场的某位出错而失败的话,大家的身体就将都会有被魔法阵列的能量反噬破坏而死的那种可能……”

    毕竟,这个魔法阵列的能量太大了,可是她茵蒂克丝脑海中的十万三千本魔法**里边的禁忌内容,且还是召唤天使的那种了不得的仪式!所以,一旦真个出错的话,那么她们在场的所有人都得为此而付出惨重的代价!!

    “啊!!”

    初春饰利直接惊呼出声,有点不太敢相信对方的话……

    因为,直到刚才,她还以为对方是在做某些仅仅只是需要她们配合或者搭把手的事情的,可哪想,竟然会是这样的?

    “!!”

    白井黑子也被吓得身体一僵,差点就有带着在场的朋友们直接空间位移逃跑,离这里远远的那种想法给付诸于实践。

    “那个……”

    “茵蒂克丝,这太疯狂了……要不,咱们还是选别的更保险、更安全也更简单一点的办法,你觉得怎么样?”

    皮笑肉不笑地干笑了一下,觉得这个仪式危险性实在是太大,且在场的五人中还有三个对魔法一窍不用的能力者外加一个很可能……或者铁定会中途捣乱的小女孩,所以,觉得自己的几人的小命已经处于极度危险之中,觉得不应该将自己的小命交给‘别人’(别人指的就是某个不靠谱的小家伙)的御坂美琴,便有些讪讪地摆手规劝道。

    说实话,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她一定不会同意这个做法的,她可能更加愿意跟黑子一起去抓那个木山春生!!

    “没错!”

    “姐姐大人说的对!茵蒂克丝,你还有别的更加安全的,或者不需要我们去配合的魔法仪式吗?”

    黑子也尴尬地笑着,只是,那张脸比哭的似乎还要更加难看一点?

    总之,她觉得吧,只要不是需要用自己等人的小命去开玩笑,哪怕再危险,也可以任由茵蒂克丝自己一个人去折腾,她肯定是没有任何意见的。

    “是啊,茵蒂克丝,这种事情太轻率了,而且我们一点都不懂,完全就不能保证不出错……”

    初春饰利也赶紧补充着道,就想让某个所谓的修女兼魔法师的,看起来就不靠谱的家伙赶紧打消某种疯狂的计划。

    “不行!”

    “请大家保持安静!!”

    很难得的,茵蒂克丝竟然用很严肃的表情喝止住了哄闹中的三人。

    “各位,请相信我!”

    “而且,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停止了……这个法阵已经完成,仪式必须要进行下去,要不然,凝聚的强大魔法力量可能会将整个学园都市给炸掉的!!”

    在茵蒂克丝的脑子中的那十万三千本魔道书就没有一本是好相与的,要不然,她也不会被叫做‘魔法**目录’了!

    况且,这种召唤天使的仪式,岂是说停就能停的?毕竟她们要召唤的可是强大的天使,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现在都到这个程度了,突然就停下来的话,把人家天使当成什么了?人家可是天堂里的希望天使,绝不是那种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存在!

    所以,这个仪式必须要进行下去,没有妥协的余地!!

    “!!”

    “现在赶紧擦掉也不行吗?我想我可以帮忙拖地板的,这种工作对于我来说真的是很在行的!!”

    不止一次由于违反舍规而被舍监大人惩罚劳动的白井黑子同学表示:对于拖地板,拖泳池或者是扫厕所那种事情,她真的很擅长,保证能把这个大厅里的地板,把那些画着鬼画符的地面给拖得铮亮,半点痕迹都不会留下。

    “不行的……”

    “现在它在完成的那一刻就已经自主默默运行了,一旦破坏掉,也是会炸掉的…….”

    摇摇头,对于那个黑子的那种想当然的想法,茵蒂克丝除了苦笑着摇摇头之外,她还能怎么办呢?

    “果然,这好像就是那种邪恶的仪式……”

    “茵蒂克丝,咱们仅仅是想把泪子给唤醒而已,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有点儿滥用魔法了?”

    咽了咽口水,不敢随便动弹的御坂美琴,在脸颊抽搐了几下之后,有些进退不得的她,就只好责备一般对着那个完全不知道事情严重性,随随便便就布下这种仪式,且也没有提前对她们说清楚后果的家伙叹息着道。

    “小安妮!!”

    “待会你要是敢不按照茵蒂克丝说的去做,胆敢出乱子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好看的!!”

    没办法,看到事情已经是骑虎难下之后,白井黑子第一个转头,对着她身边的某个正俏生生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小家伙提醒着道,并同时恶狠狠地挥舞着自己的拳头,表示她说的并不是开玩笑!

    因为,白井黑子觉得,现在所有人的命运,似乎都被交到旁边的这个小家伙的手上了!她们最后是死是活,或者会不会缺胳膊断腿,乃至于变成植物人什么的,恐怕就要看身边的某个小鬼的表现了。

    “!!”

    o(`^′)o哼!

    “这么简单的一个破阵列,人家才不会出乱子呢!!”

    s (??ˇεˇ??)ゞ

    安妮表示,身为无数个未面世界中最最最最最最最强大且伟大的奥术**师,对魔法的运用早已如同呼吸那么简单,甚至都能轻易修改世界规则的她,才不会在这种简单的小戏法上边出错呢!

    她最多就只是添添乱而已,才不会做别的更多的事情,她又不傻,又不是分不清轻重!!

    (……)

    (● ̄(?) ̄●)

    “时间到了!”

    “各位请安静,咱们现在必须要开始了!!”

    皱眉看了阵列一眼后,觉得不能再继续拖下去的茵蒂克丝,便再一次对准备说话的黑子瞪了一眼,然后开始进行最后的讲解:

    “这里现在就是一个‘神殿’,是准备让天使降临的地方……”

    “阵法里的模型已经跟我们这个房子的大厅连接完成,待会,这个大厅里发生的事情将会反应到阵法中间的模型上;而同理,模型上的事情也会同时反应到咱们这个大厅里的。”

    “所以各位,待会请务必跟我一起复读我的咒语,一起念诵神圣的赞歌,一起想象我们所能想象的那种天使的形象……除此之外外,你们什么也都不需要做,也不需要去多想,拜托各位了!”

    确定无误之后,茵蒂克丝便双手抱在胸前,垂下了自己的头颅,作着祈祷的样子。

    “请试着去想象吧……”

    “金色的神圣天使,代表着希望和圣洁的存在,那美丽的身影和洁白的翅膀,即将降临到我们大家所在的这个地方……”

    “sancta dei genetrix……”

    “r: ora pro nobis……”

    “……”

    “……”

    “……”

    御坂美琴、白井黑子和初春饰利看到了茵蒂克丝已经开始咏唱那种神圣的赞歌之后,表示完全就没学过,也完全不会唱的她们,先是面面相觑地对视了一眼后,便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对方的样子闭上眼睛握着双手作祈祷状,然后一边在喉咙底下跟着哼哼一句,一边绞尽脑汁地想着她们各自影响中的那种所谓的天使。

    “……”

    (ー`′ー)

    “真麻烦……”

    (lll¬ω¬)

    看着开始进行仪式并开始祈祷的四人,看着四周渐渐扭曲并变得不太真实的空间,知道那个魔法阵列已经开始发生作用,似乎某个可以治疗伤势的天使真的就要被召唤出来的小安妮,便抱着自己的胳膊,抬起头,等着对方的到来。

    让她安妮女王大人去唱赞美诗和祈祷,那显然是觉得不可能的!

    因为啊,那种事情在她看来实在是太麻烦了,与其那样子,她还不如直接用命令或者用武力强抓的方式揪来一头那种所谓的天使呢!况且,天使什么的,她又不是不会造,也更不是没有亲自动手造出来过!

    在中土世界的时候,她可是还弄出来不少的那种天使参与到群殴的战斗里呢,才没有觉得那些所谓的天使什么了不起的!哪怕是这个地球世界里的天使,哪怕是那种神话传说中的存在,也不过是一种另类的生命而已,别以为它们长了翅膀就可以糊弄得住她这个无所不能的安妮女王大人了。

    “!!”

    ∑(′△`)?!

    这时,抱着胳膊已经渐渐有点不耐烦的小安妮却忽然发现,在她们的这个扭曲之后又变得正常,且渐渐跟地球空间不太一样的地方,竟然还真的出现了一个长着翅膀并穿着金色铠甲的淡淡虚影?

    “嘿嘿……”

    (??ω??)

    既然来都来了,那就别想走了,省得以后用到的时候再召唤的话太麻烦,所以,看到那个天使的虚影渐渐凝聚,看到对方降临这里都磨磨蹭蹭地之后,趁着自己的朋友,趁着茵蒂克丝、御坂美琴和白井黑子她们闭着眼睛没有注意到自己,她便邪邪地一笑,伸手对着天空中的那个天使的虚影猛地一抓!!

    ‘!!’

    某个小女孩的做法惊到了某个受到召唤后准备降临的存在,然而,祂刚刚想要反制或者逃跑的时候,却惊骇地发现,祂那样的存在,竟然都反抗不了那个小女孩看似没有任何力量的小手?!

    嗡ing~!!!

    很快,一道剧烈的白光,那种温暖且神圣的光芒,便瞬间彻底淹没了小安妮家的这个大厅!

    毫无疑问,此时,某位天使???(ˊ?ˋ)???成功(被迫!!)‘降临’了这里…….

    ——————————

    许久……

    当一切渐渐归于平静,当那种温暖的光芒不再的时候,御坂美琴、茵蒂克丝、白井黑子、初春饰利以及某个装模作样的小女孩,才不约而同地睁开了她们的眼睛。

    “啊!!”

    “那是……”

    “一只……天使?!”

    “不对!那好像是泪子??”

    “……”

    当五人睁开眼看清楚了眼前的这个大厅里的状况之后,便不由得齐齐惊呼出声!(其实是四人,因为有某个家伙惊讶的样子是装的……)

    “我……”

    “我这是……奇怪,我怎么变成了天使,这果然又是在做梦吗?!”

    佐天泪子愣愣地看着自己身后不小心就多出来的那两对洁白的羽毛的翅膀,因为她记得,好像她是使用‘幻想御手’才晕过去的,怎么现在一醒来,自己就变得不太一样了?

    所以,她顾不上自己全身在某种奇怪力量的作用下变得光溜溜的身体,就那么站在了大厅的那冰凉的地板上,先是扫视了一圈在场的诸人之后,才第一时间将注意力给放到了自己身后多出来的那对神奇的物件上。

    “唔……”

    “我也希望这是在做梦,但很遗憾,我们所有人可能都没有在做梦!泪子你的情况很特殊,不像是完全变成了天使,应该只能说是不小心被天使附身了……”

    第一次使用召唤天使的那种魔法阵列的茵蒂克丝表示,眼前的情况她也是从来都没有听说或者从书上看到过,就真的是第一次看到!所以,她在观察了一番之后,只能结合自己的那十万三千本魔道书中的知识,勉强给出了这么一个牵强的解释。

    反正,她只知道,眼前的情况,绝对不在她的计划之内!

    “我现在……算是一名能力者了吗?这真的不是在做梦?!”

    完全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些什么的事情的佐天泪子,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并下意识地在手心上凝聚了某种圣洁且柔和的光芒,这和她在使用‘幻想御手’的时候获得的能力完全就不一样!

    她能够感觉得出来,这种力量还要更加强大,且如同无穷无尽一般汇聚在自己的身体里,也完全不需要像使用能力那般去学习那些各种各样的知识和计算,仅仅是一个念头想起,就能自由地运用出来。

    “……”

    “……”

    “泪子……”

    御坂美琴、白井黑子和初春饰利只是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完全就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因为,这似乎跟之前茵蒂克丝那个家伙在仪式开始之前跟她们说好的完全就不一样!

    对方仅仅只是说了,那个魔法阵列就只是召唤天使出来并利用天使的那无上且圣洁的治愈之力,将泪子从昏迷之中唤醒……可从来就没有说过,在召唤天使救治泪子的同时,还将对方给直接变成一个……一个活生生的天使?!

    “是的……”

    “能力者什么的,好像是那样没错的,泪子你现在确实可以说是成为一名能力者了……”

    对于眼前的事情,茵蒂克丝也有点儿挠头,因为眼前的状况确实是超出了她的预料之外,第一次‘清醒’状态下使用魔法的她,就真的是没有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的,她也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离奇的状况!!

    “哇!太好了!”

    o(?ω?)o

    “泪子小姐姐,你现在看起来好威风呢!!”

    ?(????)?

    没想到竟然会是这种结果的某个始作俑者小女孩,这时也装着一脸懵圈的样子,直接跑到了某个光屁股着的小姐姐的身后,然后摸着对方的那对翅膀研究了起来。

    刚才,她明明只想强行使坏并留下那个天使什么的,可哪想,对方竟然只能以这种状态存在于这个地球的住物质位面,且还不得不附身到了某个倒霉又幸运的家伙的身上?

    (……)

    (● ̄(?) ̄●)

    “哎~!”

    “虽然完全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总觉得这肯定不是很好的事情……”

    茵蒂克丝叹了口气,虽然看到活生生的天使她也很惊奇,很震惊,但是,显然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弄出这一切的她,心下还是隐隐有些不安和忐忑的,她总觉得事情似乎被她给弄糟了。

    “诶?为什么不好?”

    ∑(′△`)?!

    “因为翅膀啦……”

    茵蒂克丝也好奇地走了过来,在伸手摸了摸泪子身后的那对带着神圣的洁白羽毛的翅膀后,便皱眉回答着。

    “挺好看的啊!!”

    o(*ˉ︶ˉ*)o

    小安妮显然是并不觉得翅膀有什么不好的。

    “好看是好看,这倒没错,但是……但是好像这种事情是不可逆的……”

    茵蒂克丝摸了摸,发现那翅膀真的是实体且带着泪子体温的温热感之后,她那眉头就皱得更深了。

    “!!”

    “啊!真的是翅膀呢……”

    “喂!茵蒂克丝,你刚刚说的‘不可逆’是什么意思?”

    这时,终于反应过来的某三人也快速围了过来,开始对她们的杰作动起了手脚,开始上上下下地对某个刚刚醒来就大变模样的朋友摸了起来。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苦着一张脸,完全没有想到会弄成这样的茵蒂克丝有些气馁地直接坐到了沙发上,开始绞尽脑汁地想了起来,她想看看她记在自己脑子里的那十万三千本魔道书里到底有没有关于这种状况的描述和救治办法。

    她必须要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将她的朋友泪子的身体给重新变回去?

    “这!!”

    “茵蒂克丝,你的意思是……泪子可能永远都是这样,一直拖着这双翅膀?!”

    初春饰利停下了摸自己最重要的朋友的翅膀的手,有些惊愕地捂住了她的嘴,用不确定的语气向刚刚才做下了这一切的茵蒂克丝求证道。

    “嗯……”

    “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应该是这样的吧?”

    看着那个浑身光溜溜的,但是身后却张着一张大翅膀的佐天泪子,茵蒂克丝皱眉想了想,又从自己的那十万三千本魔道书中再次搜寻了一番,想到脑仁疼,最后还是没有得到答案的她,便微微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

    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使用魔法的她,对于眼前的这种怪异景象,真的是有点不知所措的……对此她就真的是完全就没有半点经验和应对的方案!

    因为,某种意义上,她自己就真的也还是个魔法新手啊…….虽然,她自己会很多很厉害的魔法,甚至连天使都能召唤出来治疗别人什么的……但是,把一个大活人给变成天使,真的不再她的计划之内,且魔法阵列的描述上也不是这么说的。

    “啊……”

    “茵蒂克丝,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做了什么让我变成这样,但是,我想问……有什么办法让我可以自由地收起它吗?”

    一张翅膀,轻轻推开了某些个仍旧在自己的后背上乱摸的家伙们之后,泪子走到了某个听起来似乎是造成自己这个模样的小修女的面前。

    变成天使什么的,泪子很喜欢,有治愈别人的力量什么的,她也更喜欢,但是……但是泪子觉得,如果翅膀能收放自如,如果不需要的时候就收起来当一名普通的学园都市的学生,而在需要的时候也可以变出来去展翅高飞,去当那个受别人膜拜和瞻仰的‘神圣天使’佐天泪子什么的,在那就真的是再完美不过了的!!

    “恐怕没有……”

    “不过泪子你不要担心,等我好好地研究我脑子里记着的那十万三千本魔道书,等我研究透彻之后,我想我就一定会找到某个好办法的!”

    茵蒂克丝干笑着,因为她真的不知道那个魔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原本,不是应该在治疗了伤员后,召唤降临的天使就自己直接离开的吗?

    怎么现在,对方还赖着不走,赖在了泪子的身上了的?!

    反正,对于茵蒂克丝来说,眼前的这种事情真的是她的‘第一次’,她真的是完全就没有任何的经验,这真的不能怪她!不过,万幸的是,这个魔法很成功,泪子醒过来了,并获得了天使的治愈和飞行的力量,从某种方面来说,这一切很完美,一点问题都没有!!

    “真是的不可思议……”

    “要不,泪子你试试看能不能把它收起来,收拢在你的背上,就跟那些小鸟们一样?”

    看着泪子后边的那滚圆挺翘的大屁股,黑子有些怨念地嘀咕了两句之后,才将自己的视线投放到了对方后背的那被她研究了好一会的那双洁白的天使翅膀上,并伸出手去摸了摸,感觉到真实的触感和热度之后,才试探着建议着道。

    “好吧……”

    “看来不行,你这样子完全就不能穿校服,那么大的一坨,肯定会穿帮的!!”

    等到泪子试探着像鸟儿一样收起翅膀后,黑子便很快摇摇头,放弃了自己刚刚的那种愚蠢的想法!因为啊,对方哪怕收起了翅膀,后边的隆起也真的是太明显了,那么大的一坨,哪怕穿最大号的衣服,也肯定是遮掩不住的。

    “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就变成了天使……可我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当然也不会是什么坏事就对了。”

    也不知道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反正,黑子看到对方的翅膀就直皱眉头,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真的天使还是由于她们的魔法阵列出了某些差错而导致的意外,反正,她总觉得这样似乎有点不太多,也不知道以后又会弄出什么样的波澜出来。

    如果是一只活生生的天使从天上降临,白井黑子可能会很震惊,但是,如果是自己自己胡乱使用魔法而将自己的朋友给变成这样子的话,那似乎就不太好玩了。别人的想法,像不说话的姐姐大人和饰利两人是怎样她不知道,反正她只知道自己总觉得这样似乎不太对就是了。

    “其实,我好像有办法的哦!!”

    (???▽???)

    这时,某个始作俑者举起了她小熊的小爪爪,示意她有办法应对眼前的这一切。

    “!!”

    “就你?”

    “什么办法?”

    “咦?”

    “真的吗?!”

    御坂美琴、白井黑子、初春饰利、茵蒂克丝和当事人佐天泪子都齐齐朝着某个踊跃发言的小女孩看了过来,然后理所当然地,她们五人的脸上的表情也各各不同,有惊讶的、有不屑的、有好奇的、有疑惑的、有期盼的......

    但不管怎样,她们都没有打断对方的打算,因为,在眼下没人有什么好办法的情况下,姑且听一听某个顽劣的小家伙的想法,似乎也是挺好的?

    “那当然就是…….”

    (??ω??)

    “剪掉它!!”

    ψ(`▽′)?

    小安妮也不知道从那里直接找出了一柄很大的锋利剪刀,反正,就是那种剪翅膀的时候保证‘咔嚓’一下就能彻底断掉的那种!!

    “就一下!”

    “忍忍就过去了,泪子姐姐你自己好像会那种治疗的能力,到时候直接止血治愈,最多就有两个伤疤而已,肯定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ψ???ˇ??)??

    而且,安妮觉得,那么大的一对鸟翅膀,把毛拔了,洒点孜然、辣椒和胡椒粉,再刷几层耗油,放到烧红的木炭上满满地烤,就一定是很好吃的吧?

    (?′?﹃?`?)

    那种天使或者鸟人什么的,虽然是智慧生物,但是,仅仅是吃一对翅膀什么的,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

    再说了,是从活着的‘天使’身上剪下来的,直接丢了也怪可惜的,且那个天使看起来干干净净长得还挺漂亮的,那么,吃吃对方的翅膀应该就肯定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反正烤了铁定不会后悔,吃了也一定不会上当!

    (……)

    (● ̄(?) ̄●)

    “!!”

    “不要!!”

    仍旧有些混混僵僵的,完全顾不上穿衣服的佐天泪子在看到对方的动作后,直接收拢起自己的翅膀包裹起自己的身体后几快步退了回去,努力地离某个恶魔一般的小女孩更远了一点。

    虽然她现在仍旧不比眼前的几人知道得更多,但是吧,现在突然就要剪掉她的天使翅膀,她肯定就是不会乐意的!

    毕竟,在那些学园都市的网络游戏里,可是充钱才能送翅膀的,她现在压根就没有送钱,直接睡了一觉,醒来就成功转职‘神圣天使’,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她说什么都是不会轻易给丢掉的!

    况且,这是天使,是那种神话传说中的无比神圣的存在!在没有完全弄明白眼前的这一切的缘由之前,她绝对不会让人对自己做任何的事情的!

    “我不会剪掉它的!”

    “哪怕一直这样都可以,反正,慢慢去想,就总是会有其它办法的!!”

    脑子中一片混沌,仍旧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既然现在都已经这样了,既然现在已经已经获得了能力并变化成了童话故事里的天使,这种既定事实对泪子自己来说似乎也不是就不能接受?

    而且,如果现在她自己仍旧是在做梦的话,她就肯定是愿意这个美梦继续进行下去的,哪怕再多一会的时间也好!

    再说了,她以前为了获得能力而不惜冒险使用‘幻想御手’,哪怕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也都是不管不顾的!而现在,既然有了更好的能力砸到了她佐天泪子的脑袋上,她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轻易地给放弃掉?

    “……”

    (ー`′ー)

    “真的不要吗?”

    (。?ˇ?ˇ?。)

    “一下子就剪掉,忍忍就过去了,虽然可能一开始会有点点痛,还可能会流很多的血,还会掉点骨头渣子……但是,泪子姐姐你放心,我肯定不会手软的,直接干脆利落地用力剪下来,我想那就肯定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吧?”

    o(? ̄? ̄?)o?

    那么大的一对翅膀,既然这些人觉得不太好,既然没办法收起来,那小安妮觉得,还是趁早在弄出更多的乱子前剪下来比较好,顺便还可以让她稍稍研究研究那种好玩的烧烤大翅膀的艺术?

    “你休想!!”

    佐天泪子又退了一步。

    那么大的一柄剪刀,看起来都那么可怕,且对方还说着那种血淋淋的话语,竟然还想过来剪掉连在自己身上的两块肉,那种事情,她怎么可能会让对方轻易如愿?

    “好了!”

    “现在事情都没有搞清楚,小家伙你先给我适可而止啊!!”

    白井黑子直接一把就抢走了那柄巨大的剪刀,然后一反手,那柄沉重的铁疙瘩就不知道被她用空间移动给变到什么地方去了。

    “哼!不剪就不剪,烤天使翅膀什么的,我才不稀罕呢!!”

    (ˉ▽ ̄~)切~~

    撇撇嘴,小安妮之后走到了一边,坐到了自家的大沙发上。

    “……”

    忽然,正准备说点什么的泪子便皱了皱眉头,身体一个踉跄,直接伸手扶住了自己的额头。

    “你怎么了,泪子?!”

    初春饰利有些担心地上前,小心地扶住了对方。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头有点晕……”

    这种情况,泪子从来都没有碰到过,她下意识地觉得可能跟自己获得的能力和天使的翅膀有关,心下也不免开始有些担心起来。

    “哈!”

    o(^▽^)o

    “没事的,泪子姐姐,你一定是在床上昏迷久了,所以才会血液不畅和供血不足,所以,请赶紧去洗漱穿衣服,然后吃点东西就可以了!”

    (??ω??)

    小安妮才不会告诉对方,这很可能就是刚刚她力排众议,强行抽了对方的血用来勾画魔法阵才导致对方这样的。

    “……”

    “……”

    御坂美琴和白井黑子对视了一眼后,齐齐朝着某个假好心的小女孩白起了眼珠子。

    “可能吧,我向我需要休息一会……”

    想想自己使用‘幻想御手’后突然眼睛一黑,再醒来就已经在这里,且还隐隐知道是这些朋友们用了某种神奇的手段救治了自己之后,觉得自己可能确实是因为昏迷了不短时间才导致身体不适的佐天泪子便点了点头,并没有去多想。

    因为,在昏迷中的时候,她可是冥冥中感受到了自己的朋友们举行的那个仪式的,至于更多的疑惑以及自己昏迷期间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恐怕就只能等以后再去慢慢问了。

    “好了啦!咱们还是先送泪子姐姐回房间去吧,我还有点好奇,想知道天使到底该怎么去穿衣服呢!!”

    o(′▽`)o

    随着仍旧有些惊讶、疑惑、好奇、羡慕或者自责情绪的茵蒂克丝等人簇拥着某个长着光着身体的大翅膀鸟人离开,大厅里的那个猩红的魔法阵列也终于在闪烁了几下后,就开始缓缓消散,连同那些用血液勾画的线条也都很快分解于无形,仅仅留下了一地的鸟毛……

    ——————————

    藏票的家伙!

    ↓

    o(tωt)o ε=(?ˇεˇ??)))呸!

    ↑

    不投票的家伙!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