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uc书盟 > 幸运五分彩彩票 > 第一千四十九章 首提联姻

第一千四十九章 首提联姻

    胜负已分,黑毛毛发无损,狮子则是被揍得服服帖帖。

    整场较量,一豹一狮没有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的近身肉搏战。

    就是狮子主动进攻,黑毛躲开,然后趁机反咬住狮子的脖子。

    再之后,双方开始比拼体力。

    狮子奋力挣扎,黑毛紧咬着不放,最终狮子体力耗尽,又挨了黑毛的一顿豹爪击,终于老实了。

    狮子体力不支,流血过多,趴在地上,蔫了,再无刚才笼中的威风劲。

    这时候,它脖颈的毛发几乎已快被血染成红色。

    野兽不是人,不会自己包扎伤口,受了伤,只能硬挺着,流血流死了,那算自己倒霉,咬牙挺过去了,那又是一条吃肉的好汉。

    狮子受伤不轻,但没人敢上去包扎,无论是贵霜的仆从,还是汉人这边的侍卫,人们都是在旁驻足观望。    他扬头唤道:“迪让。”

    迪让缩了缩脖子,脸色变换不定。

    这头狮子,可是翕侯花了大价钱,好不容易才买到手的,然后又花费大力气,千里迢迢的送到大汉。

    本以为它能在大汉大显神威,震慑住汉人,结果,这头伤人无数的猛狮,竟然被大汉皇帝驯服的一头宠物给打败了,这着实是太丢人了。

    迪让感觉自己的胸口憋着一股闷气,上不去,下不来,别提有多难受了。

    正在他把抓揉肠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名穿着青衣的女子分开侍卫的人群,然后向受伤的狮子一步步走了过去。

    即便贵霜人和汉人的审美标准不太一样,但在迪让的眼中,这名青衣女子是个极美的姑娘。

    看到她径直的向狮子走去,他脸色顿是一变,回头结结巴巴地说道:“陛……陛下,她……她……”大殿外的情景,刘秀也看到了,他站起身形,定睛细看,走向狮子的正是辛零露。

    她来到狮子近前,狮子张大嘴巴,发出吼的一声,不过,它的叫声很微弱,已毫无震慑力而言。

    黑毛见状,走上前去,豹爪又抬起来了。

    看到黑毛,狮子更蔫了,张开的嘴巴立刻闭上,老实的像只小猫似的。

    辛零露来到狮子的近前,蹲下来,仔细查看它脖颈上的伤口。

    在狮子的脖颈处,能清楚地看到四个血窟窿,上面一对,下面一对。

    尤其是上面的那对血窟窿,是黑毛的上獠牙咬的,伤口尤其深,下面的一对伤口,是下獠牙所咬,情况还好一些。

    看罢,辛零露将袖口内取出一只小瓷瓶,打开瓶盖,里面是白色的粉末,她将其洒在狮子的伤口处。

    狮子身子先是一震,扭头对辛零露目现凶光,不过有黑毛在近前,它也不敢造次。

    过了一会,它似乎感觉伤口不再那么疼了,眼中的凶光消失,取而代之的迷惑和茫然,呆呆地看着辛零露。

    辛零露笑了笑,柔声说道:“止住血,你就没事了。”

    狮子听不懂辛零露在说什么,但能感受到她是在帮自己疗伤,她是善意的,狮子伸出舌头,舔了舔辛零露的手掌,对于猛兽来说,这是极为善意的表现。

    站在大殿前的迪让看得清楚,满脸的难以置信,这头在贵霜咬伤数名饲养者的狮子,竟然这么快就被汉人女子给驯服了?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他呆愣好一会,转身回到大殿,清了清喉咙,问道:“陛下,这问外面的那位女子是?”

    刘秀还真不好说辛零露具体是什么身份,他不动声色地说道:“是宫中的宫女。”

    宫女,也就是女仆。

    大汉的一名女仆都有这样的本事?

    迪让眨了眨眼睛,也不知道为什么,憋在胸口的闷气反而一下子消解了许多。

    他再不犹豫,心悦诚服的屈膝跪地,向前叩首,大声说道:“迪让,拜见大汉天子!”

    刘秀坐回到御座上,看着在下面施跪拜大礼的迪让,脸上的笑容加深,虽说这贵霜的人傲慢了一些,但却是守信的,这一点不错。

    他摆摆手,说道:“起来吧!”

    “谢陛下!”

    迪让应了一声,站起身形。

    而后,他向前躬身施礼,说道:“陛下,除了这头狮子外,在下还送来两份礼物,请陛下过目!”

    刘秀笑道:“呈上来。”

    迪让向外面招了招手,一名贵霜仆从走进大殿,手中端着一大一小两只木盒。

    迪让先把大的木盒拿过来,打开盒盖,向前递出。

    在场众人向盒内一瞧,里面装的是一把十分精致的匕首,与汉人所用的匕首不一样,这把匕首是弯弯的,无论是刀柄还是刀鞘,都十分精美。

    刀柄上镶嵌着好大一颗的红宝石,闪闪放光,刀鞘上则镶嵌着稍小一些的红宝石、绿宝石等。

    与其说这是一件武器,倒不如说是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

    张昆走上前去,将盒子接过来,然后递交到刘秀近前。

    刘秀笑吟吟地伸出手,将盒子里的匕首拿出,翻来覆去的看了看,的确很漂亮,宝石圆润饱满,做工也精细,上面精雕细琢的纹路,颇具异域风情。

    刘秀握住刀把,向外一抽,沙,匕首出鞘的瞬间,大殿内乍现出一道青光。

    匕首的刀身呈现浅蓝色,仿佛覆盖了一层寒冰,只是看它,便让人有凉飕飕的感觉。

    他特意让侍卫送过来一把长矛,他手持匕首,只轻轻一挥,咔的一声,长矛的矛身应声而断,切口之光滑,仿佛镜面一般。

    刘秀又将矛头拿起,用匕首在矛头上用力一劈,又是咔的一声脆响,铁质的矛头竟然也被匕首一刀斩断。

    这一下,连吴汉、耿弇、盖延、铫期、来歙、刘章等人都是两眼放光,暗道一声:好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刘秀拿着匕首,看了又看,哈哈大笑,说道:“是一把好刀。”

    迪让的脸上再次显露出得意之色,接下来,他又从仆从手里接过来第二个盒子,打开,里面是一颗半个拳头大小的宝珠。

    这颗宝珠是绿色,绿得均匀,绿得通透,绿得想让人捧在手里,不愿放开。

    张昆再次上前,接过盒子,递到刘秀近前。

    绿宝石并不罕见,但这么大一颗的绿宝石,可就是稀罕之宝物了,即便是见过无数珍宝的刘秀,在拿起这颗绿宝石的时候,也忍不住好一番的赏玩。

    刘秀看向迪让,含笑说道:“贵霜都密送来如此瑰宝,太客气了。”

    迪让看眼刘秀,见后者笑容很浓,他躬身说道:“翕侯派在下出使大汉,还有一事相求!”

    “哦?”

    刘秀笑问道:“何事?”

    “翕侯想迎娶大汉公主!”

    迪让笑吟吟地说道。

    他这一句话说完,大殿里顿是静得鸦雀无声。

    贵霜的野心颇大,一直都想统一五大族群,统一大月氏。

    目前,贵霜的实力在五大族群中最强,但想以一家之力,吞并另外四家,他们还做不到。

    如同能与大汉达成联姻,得到汉军的相助,那情况就不一样了,统一大月氏,指日可待。

    可问题是,贵霜显然也不了解大汉皇族这边的情况,要知道,目前大汉皇族的公主就三位。

    一位是湖阳长公主刘黄,人家在南阳修真呢,一位是新野长公主刘元,人家早已嫁为人妇,孩子都好几个了,再有一位是舞阴长公主刘义王,她还只是个小娃娃。

    你贵霜现在提出要与汉联姻,你们是打算娶哪个公主?

    刘义王吗?

    别说刘义王还只是个小女娃,即便她成年了,及笄了,刘秀也不会把自己最喜爱的女儿,嫁到贵霜那个他都从来没听说过的地方。

    迪让也敏锐的感觉到,自己说完联姻之事,大殿的气氛有点不对劲,他呆呆地看着刘秀,小心翼翼地问道:“陛下……”刘秀表情淡漠地说道:“贵霜都密,派遣使者,拜访大汉,朕心甚慰,联姻之事,甚为不妥,念你族群,远在边荒,无知无畏,朕暂不怪罪。

    以后,若胆敢再妄图我大汉公主,朕,绝不轻饶。”

    迪让一脸的莫名其妙,心里也很是疑惑不解。

    你大汉不想和我贵霜联姻,那你直说就是了,现在摆出这样的态度,好像是受到莫大屈辱似的。

    迪让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还是向刘秀欠了欠身子。

    见迪让没有再提联姻之事,刘秀的神情缓和了一些,让张昆去准备回礼。

    他回赠给贵霜的礼物可不少,包括黄金、白银、绫罗绸缎、茶叶、瓷器等等。

    可以说刘秀回赠给贵霜的礼物,其价值远远大过贵霜送给大汉的礼物,这也是中国历代皇帝的通病。

    在皇帝们的心目中,中国乃堂堂的天朝上国,别国前来拜见、朝贡,中国这边总是得回赠给人家数倍甚至数十倍价值的礼物,以此来彰显天朝上国、中央皇朝的国力与富强。

    这个毛病,从汉开始,一直延续到清。

    当迪让离开皇宫的时候,来歙追上他,向他解释了陛下为何听到联姻之事而不高兴的缘由。

    大汉的三位公主,一个看破红尘去修真了,一个结婚生子了,还有一个断奶没多久呢。

    你说你们贵霜的都密能娶哪一个?

    提出这样的要求,不就是在羞辱大汉吗?

    听完来歙的解释,迪让下意识地嘴巴张开好大,他也没想到会闹出这么个大乌龙,他结结巴巴地问道:“来大夫,大汉就……就三位公主?”

    来歙笑了笑,无奈地说道:“目前就这三位公主。”

    迪让抓了抓头,颇感尴尬地说道:“原来是这样!这件事情,错的确是在我方,是我方疏忽了,没有弄清楚。”

    说起来,贵霜还真的是非常热衷于与汉联姻。

    这次,迪让来访,是向汉第一次提出联姻。

    后来班超出使西域,贵霜已经统一大月氏,建立了贵霜帝国,他们又向班超提出与汉联姻之事。

    班超倒是没惯毛病,当场便严词拒绝了,贵霜帝国恼羞成怒,派兵攻打班超,结果被班超杀得大败,再后来,贵霜帝国彻底老实了,开始向汉纳贡。

    从汉开国的那天起,历经西汉、王莽之乱、东汉数百年,这期间不管国力强与弱,汉军的战力就从来没弱过。

    一是汉军的确善战,其二也是因汉军武器装备精良。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