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幸运五分彩官网 > 第578章 爵封辽东王

第578章 爵封辽东王

    肃杀的气氛笼罩着国内城,城外连绵不绝的幽州军军营把整个国内城围得水泄不通。

    城内人心惶惶,居民们把贵重物品和粮食都干净藏起来,而城内的粮油店早就被居民们抢掠一空,一些为非作歹的地痞混子们则四处趁火打劫,高句丽兵将们都被调去守城了,没有人维持城内的治安,让这些歹人们肆无忌惮。

    城墙上的高句丽兵将们一个个气氛紧张,如临大敌,丝毫不敢懈怠。

    城外幽州军营地牙帐,赵俊生抱着胳膊在沙盘前走来走去,沙盘上插满了旗帜,原来被高句丽侵占的玄菟郡、辽东郡目前已经全部插上了幽州军的旗帜。

    郭毅走进来禀报:“将军,已经攻破安平的高旭将军和攻破高显尉迟将军分别派人报告,高旭将军一路上攻城略地,已经俘获一万一千高句丽兵将;尉迟将军也俘获七千多高句丽兵将,他们询问将军,这些俘虏如何处置?”

    赵俊生想了想,下令道:“让高旭派人把俘虏全部集中在安平,本将这就派人过去把俘虏押到国内城来!至于尉迟延东那边的俘虏,让他就地处决吧,距离太远了,押送过来耗时耗力,途中还容易出现变故,不值得大费周章!”

    “是!”

    赵俊生随后派李元德带兵五千去安平押送俘虏。

    数日后,重型攻城器械的零部件全部补运抵过来,李元德也把一万多俘虏从安平押运过来。

    降兵降将之中,一个高句丽大将被几个甲士带到了牙帐之中。

    “跪下!”身后一个甲士按住高句丽大将的肩膀。

    高句丽大将正犹豫着要不要跪下,赵俊生抬手:“不必,温阖将军是降将,不是俘虏!尔等退下!”

    甲士们抱了抱拳,退了出去。

    温阖扭头看了看推出去的甲士们,又扫了一眼帐内的幽州军大将和官员们。

    “温阖拜见将军!”

    赵俊生抬了抬手,笑着说:“温阖将军不必多礼,听闻你是高句丽王高琏的女婿?”

    “是的!”

    赵俊生问:“你既然身为高句丽的驸马,为何要率军投降呢?”

    温阖说:“中原天朝有句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末将以为这句话说得很有道理,与天朝大军继续对抗下去只能是送死而已,这是很不明智的行为!”

    赵俊生点头:“温阖将军能这么想,本将军很高兴!如今国内城的守军不肯投降,据说城内还有近五千守军,本将想让温阖将军带领这些投降的兵将攻城,不知可否?”

    温阖眼皮子直跳,“将军,末将当然愿意,只是这些将士们士气低落,短时间之内只怕还无法承担战事!”

    “士气低落吗?这好办,温阖将军跟我来!”赵俊生说完起身走出牙帐。

    温阖不得不跟了出去,不久跟着赵俊生来到一件大营帐内,只见营帐内堆着二十多个木箱子。

    “温阖将军,这些财物发下去,能不能提升那些高句丽籍将士们的士气?”赵俊生指着帐内的财物问道。

    就算温阖身为高句丽驸马也没有见过这么多财物,他不由吞了吞口水,木然的点头:“能,一定能!”

    赵俊生当即说:“那就好,这些财物就交给你来赏赐给那些高句丽籍的兵将们,本将军要你明日就带着他们攻打国内城!”

    “······将士们的兵器呢?”

    赵俊生说:“明日一早带着你的人去军需库房那边领兵器!温阖将军,本将很看好你,希望你不要让本将失望!”

    “是,将军!”

    有这些财物,温阖很成功了收服了所有的降兵和俘虏,让他们听命。

    次日一早,温阖和他的高句丽军领到了兵器,但是没有弓弩箭矢。

    附近的高句丽百姓都逃到城内去了,幽州军抓不到人打磨投石机所用的石弹,所以投石机只能是一个摆设,还能用的只有攻城云梯、井栏、攻城锤、弩车。

    一万多降兵降将在城外列阵准备攻城,城头上的高句丽守军看见后都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

    一个高句丽将军气愤道:“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将军,他们叛变投敌了!”

    “该死,他们都该死!”

    不管城头上的高句丽守军如何气愤,城外的降兵降将们还是在温阖的指挥下发动了攻城,守城的高句丽人看见这些投敌的同胞很是愤怒,砍杀起来一点也不手软。

    降兵降将们内心是不愿意攻打守城的高句丽同胞的,只是他们不得不打,实际上他们多少都有一些出工不出力的心思,但是守城的高句丽兵将们却一点不留情面,这让吃了大亏的降兵降将们也都打出了真火。

    打了两天之后,攻城的降军们损失惨重,他们也不再留手了,双方竟然杀出了仇恨,厮杀越来越惨烈,双方战死者越来越多。

    攻城到第十天,降军直接损失了一半,只剩下五千余人,其中还有一千多人受伤;而城内守军也损失了一半多,五千人只剩下两千多人。

    这一日,探子来报:“启禀将军,马訾水(即今鸭绿江)以南的番汗县来了大批高句丽兵马,大约两万余人,其中骑兵三千,步兵一万六千多人”。

    赵俊生走到沙盘前看了看,抓起一干小旗帜插在番汗,思索一会下令:“让温阖的降军集中攻打西门;命常昆率军攻打北门;把我幽州军的主攻方向设在西门!”

    次日一早,大军三面围攻国内城,城内的守军顿时顶不住了,面前守了一天,损失惨重。

    当天夜里,守军抹黑从南门突围冲向江边,一个一个突围出来的高句丽兵将一边跑一边脱掉盔甲,丢弃兵器,有些人为了减轻负重,甚至光着膀子狂奔,只为早一些冲到江边游水渡过江去。

    “轰隆隆······”黑夜之中大量的马蹄声突然从江边上游方向传来。

    正在向江边狂奔的高句丽兵将们听到声音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哪里来的声音?”

    高句丽兵将们一个个东张西望,突然,黑夜中大量的骑兵以高速撞过来,站在河滩上的高句丽兵将们毫无例外的被撞飞踩死,没有人能挡得住这种冲撞力。

    这一轮冲撞足足好事了三分多钟,等待这支骑兵远去,一支幽州军打着火把跑过来,河滩上到处躺着高句丽兵将的尸首,有些还没有死透。

    天亮之后,赵俊生带着一部分兵马进城,大队兵马都留在城外。

    城内藏在房屋内的高句丽人都驱赶出来,甚至还有许多汉人,这些汉人在这里的地位不高,都只充当杂役。

    赵俊生对李元德吩咐:“元德啊,这国内城的政务就暂时交给你来署理!”

    “是,将军!”

    赵俊生又想起一事,立即吩咐主记:“给朝廷报捷,就说我征东大军已攻占了燕国全境,但燕国天王冯弘一行人逃亡高句丽,高句丽王为其提供庇护,还杀了本将派去交涉的别驾邓通,将士们义愤填膺,本将军不得不继续挥师东进,如今已攻占马訾水以北所有高句丽领地!据探子来报,高句丽王高琏从平壤派来两万大军正赶来马訾水,欲阻挡我军南下!请朝廷和皇帝放心,高句丽若不交出冯弘一行人,绝不收兵!”

    主记把听完赵俊生的话,把他的意思搞清楚了,当即开始奋笔疾书,很快就写出了一道奏报交给赵俊生。

    赵俊生过目之后觉得很满意,主记已经把他想要表达的意思说清楚了,交给函使:“速派八百里加急送往京城!”

    “是,将军!”

    然而就在赵俊生和正在杀向马訾水的两万高句丽大军隔江对峙准备厮杀之际,在并州的山胡人白龙和他的几个叔父率领族人们发动叛乱,一开始就聚集了并州一带数万胡人,这些胡人既有匈奴人、又有羯人、还有羌人,一时间声势浩大。

    不久,又有河东薛家薛永宗发动叛乱响应,河东也很快被薛永宗的人马攻陷。

    平城朝廷大为震恐,宗爱此前正准备下旨把赵俊生调回朝廷,夺了他在幽州的兵权,但并州和河东的叛乱发生之后,他不得不暂时熄灭了这个想法,他很快又得到赵俊生的奏报说已经攻下燕国,又与高句丽杠上了。

    为了大局稳定,宗爱不得不先解决平乱的问题,同时又要稳定内部,他一方面派步六孤丽率军三万去平息叛乱,另一方面又不得不为了稳住赵俊生对其进行册封。

    七月初五,赵俊生大军全面扫清高句丽在鸭绿江以北的地盘,并聚集了包括降军在内的五万大军与两万高句丽大军隔江对峙。

    “将军,朝廷派来了使者,此时已到了襄平城!”郭毅向赵俊生报告。

    “哦?”赵俊生在江北的军营牙帐内听到报告后显得很平静,问道:“知道诏书的内容吗?”

    “沿途官员们进行过试探,应该不是坏事!”

    七月初九,朝廷使者抵达了国内城,向赵俊生宣读了朝廷的旨意,这是一封册封的诏书。

    “······赵俊生为征东大将军、都督幽辽海诸军事、封辽王,卿当尽快结束高句丽战事回师幽州坐镇,以防屑小作乱······”

    “谢主隆恩!”赵俊生接了诏书。

    将校官员们纷纷上前道喜:“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