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uc书盟 > 幸运五分彩彩票 > 第五百零五章 海上的日子

第五百零五章 海上的日子

    ‘心里的海,我想要跟你漂泊。

    在那深夜海面,哪管它是风是浪?

    让我尽情摇摆,忘记这破烂的船。

    我是最迷人概,你知道吗?

    来,左边跟我拿起钓鱼竿,右边抓一把鱼饵。

    右边鱼饵挂上钓鱼竿,来,左边再甩出去.....’

    ‘啪’的一声,一条膨胀起来的刺猬豚在空中划过了一条完美的弧线,砸向了正在船头扭动着身体的北启。

    “嘿,小妞儿,没有人告诉你,不能打断一个灵魂歌手的创作吗?”北启的反应也很快,都没有回头,直接伸手就抓住了西凤砸向他的东西。

    “噢,妈的。西凤,这特么是什么?”在抓住的瞬间,北启怒吼了一声,摊开手来,一条刺猬豚正在他的手中奋力的挣扎,尽管刺猬豚没有扎破他手掌的皮肤,但那坚硬的刺也够让人难受了。

    看着吃瘪的北启,西凤懒洋洋的收起了钓鱼竿,斜了一眼北启:“如果没有严重一些的惩罚,又如何让你闭嘴呢?”

    “不了解带来的痛苦就是如此!早知道你的真面目是这样的灵魂歌手,我情愿不出海。”说话间,西凤还撇了撇嘴。

    她的确受够了,这几天的每一个早晨都被北启的歌声吵醒。

    北启说这是前文明很流行的说唱文化,他身为黑人就是天生的说唱歌手,因为这是血脉里所擅长的天赋之所在。

    西凤不了解什么所谓的天赋,更不懂所谓的说唱艺术,她原本就对任何的艺术都不敏感,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打架。

    所以,你给我说这个?你不如和我打一场!

    于是,在登船四天以来,西凤和北启每天都要打上至少两次....

    这一次不出意外,北启一下子又愤怒了,刚想说一些什么,就被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胖子拉住了。

    “北启兄,北启兄,我今天尝试了一道新菜,你要不要帮我试一试味道啊?”

    北启看着胖子,眼中闪过了一道莫名的探寻之光,然后摇着脑袋开口了:“哦,哦,哦,这个被爱情迷惑的小子....”

    他刚开口,在旁边收拾着渔网的东阳就叹息了一声,看着北启懒洋洋的说了一句:“说人话。”

    这也怪不得东阳,自从上船以后,大家火速的熟悉了起来,又或许离开了地狱崖挑战那样紧张的气氛,北启已经彻底的放飞了自我,说什么都喜欢用说唱的方式,一般人跟不上他的脚步。

    “一群不懂艺术的家伙。”北启耸了耸肩膀,然后说道:“东阳,难道你没有发现,这个胖厨子非常的偏袒西凤吗?”

    东阳无言的望天,他一点都不关心这些八卦。

    他关心的只是怎么阻止疯狂的船长唐凌,他已经受够了这种担惊受怕。

    因为地狱崖挑战的关系,他们每一个人都获得了第二重奖励,那个被称之为水下呼吸器的水晶球。

    这真的是一场灾难!!

    特么的谁能阻止唐凌乱用这个水下呼吸器?然后从海里招来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现在东阳手中这张他正在仔细修补的渔网,就是在昨天夜里,为了网住唐凌从水下引来的一群飞刀银鳞鱼而破损了....

    不能小看这件事情啊,这渔网可是吃饭的家伙。

    虽然这并不是圣树城送来的那两张顶级渔网,但那顶级渔网敢用吗?船上可是有唐凌和西凤这两个疯子。

    黄老板给渔网,咋一看不怎么样,但实际上材料还真的不差,东阳试过,至少捕捉变异级的鱼类是没有问题的。

    可这渔网也只有三张,要是被唐凌都玩坏了,以后的日子就只能依靠那些营养液,营养膏之类的东西吗?

    东阳望着苍天,心中已经忧郁的要爆棚了。

    他的本质就是一个容易担忧啰嗦忧郁凌乱的少年。在登船四天以来的朝夕相处以后,他这个本质就快要被所有人看穿了....

    所以没有人理会无语望苍天,又不知道在忧郁着什么的东阳。

    相比东阳心中那些啰里啰嗦的琐碎,少年人们最感兴趣的是八卦,从起床后就一直在迎风咳嗽的南羽,在听见了北启的疑问以后,滴溜溜的就从船尾跑到了甲板。

    “真的吗?你是真的觉得胖子对西凤有什么不同吗?证据是什么?”

    “从昨天开始,其实我就认真的观察了,胖子给西凤的那份食物,多了三块鱼肉,两只水晶虾,甜品上....”南羽滔滔不绝的在北启的耳边说着自己的发现。

    胖子的脸红得就快要滴出血来了,他缩在那里,时不时的悄悄瞄一眼西凤。

    但心中却是迷茫的‘是吗?我昨天给西凤那一份食物里,多了那么多吗?我明明只是悄悄多给西凤留了一份甜品啊’

    至于北启,则莫名其妙的望着南羽,这家伙昨天不是一直坐在船舷边咳嗽吗?他怎么知道那么多?

    再一想起南羽的天赋能力,北启一下子起了一背的鸡皮疙瘩,他如果记得没错,他还藏了两条内裤在自己的床垫下没有洗,不会这家伙也知道吧?

    问题是,自己内裤的花纹....不行,以后得收好一些,那可是来自于前文明的内裤,是‘奢侈品’,是不能丢弃的。

    北启也陷入了自己的忧虑当中,反而西凤斜了一眼胖子,一把就扔下了鱼竿,冲了过来,抓住了胖子的衣襟:“是吗?南羽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多给了老娘食物?你是对老娘有意思吗?”

    “咳,我,不,没有....”胖子连忙否认,西凤拽着他的衣服,差点把他勒闭气了,他可不敢承认什么?西凤太暴力了。

    “这还差不多。”西凤扔下了胖子,拍了拍他的脑袋:“不许喜欢老娘,我可不是一个会被情爱束缚住的女人。特别是你个胖子,更不许喜欢我,知道了吗?”

    “嗯,嗯嗯。”胖子忙不迭的点头,为什么自己不能喜欢西凤?难道是因为自己胖吗?

    胖子泪眼汪汪,心中又再一次下定了减肥的决心。

    “吵死了。”韩星终于从船舱中走了出来,昨夜练剑到了半夜,他现在还没有睡醒,就被甲板上嘈杂的声音吵醒了。

    真是的,上船了四天,没有一天安生过,比起喂蒙蒂的日子还要惨,这船上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人。

    韩星心中抱怨着,还没有来得及说下一句,就看见船后的水面上冒起了一堆的泡泡...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