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官网 > 幸运五分彩官网 > 第六百五十章 烽火戏诸侯

第六百五十章 烽火戏诸侯

    秦弈觉得这饭确实很香。

    带着一左一右两个乾元强者跟在身后,大摇大摆地回凤羽洞窟的感觉,真是爽爆了。

    那个追来的龙子貔貅,显然未达无相,否则跑都跑不掉。也就是个乾元嘛,现在咱们也左一个乾元右一个乾元,怕你个球?

    乾元走到哪里都是天花板,结果在这也只能臭着脸给他做护卫,这就是权。

    孟轻影依托的是无相师父,乾元长老认的是宗门少主。秦弈想起多少呼风唤雨叱咤天下的英雄豪杰搞不过君王枕边娇滴滴的枕头风,这玩意可不看自己修为。

    他秦弈现在就是枕头风。

    两个乾元长老都只能捏着鼻子,替他开路搭桥。

    “敢问秦先生,和我们家少主什么关系?”

    “哦,惺惺相惜,是为道友。”

    两个乾元长老对视一眼,眼里都是“当我们傻子呢”的表情。

    你一个万道仙宫的,和我们万象森罗的是道友,不要以为都有个万字就是同道行不行?

    “此道长短深浅,非他人所知。相互契合,便是同道。”秦弈一脸云淡风轻:“正魔之间也有挚友,二位前辈着相了。”

    流苏差点没笑喷出来。

    两个乾元长老听得出他言不由衷的感觉,却没想到他隐藏了什么意思,反正较真这个也没意义,只得道:“有乾元堵截先生?”

    “是,请二位相助。”

    两人抬头看了一眼:“并没有感觉他人气息,莫不是隐藏得好?”

    秦弈看看上方已经重新恢复完整的天幕:“可能界膜之隔,导致气息遮蔽难测。emmm,从这方向我找不到具体薄弱点了,劳驾二位试试?”

    不但要我们帮你打架,还要帮你做杂活。

    两人没好气,同时向上轰出一拳。

    看似拳头,实则施法,狂暴无比的暗影之傀轰然撞进了天幕,天幕洞开,凤羽窟的龙凤交错之息隐隐传来,果然是这里。

    秦弈很是佩服,别看人家很无奈地来给你做护卫,修为是确实强悍。这种一望无垠的天幕,他自己根本都分不清来路在哪里,可这两位一眼就分出了位界薄弱点,不仅如此,还轻易洞穿。

    这可是破开位面……虽然那是最薄弱的地方,也不是普通的力量能达成的。

    乾元就是乾元。

    有暗影傀儡钻进洞去,探索了一大圈。继而一个长老脸色臭得跟秦弈欠了他十几万灵石一样:“这里面根本就没有人!”

    秦弈怔了怔,龙子真就没在这守着,直接离开了?按理也会布置海妖守一下吧。

    “洞窟出口呢?”

    另一长老缓缓道:“没有。只有一只海妖在外面,不像堵门,倒像等人。”

    秦弈:“……”

    秦弈惊愕得很,两个长老更是没好气。堂堂乾元没事做的吗?一般程度的大事都不会请他们出手,结果居然请他们来打个空炮,连个敌人都没有!

    这跟烽火戏诸侯有什么区别嘛……

    不等秦弈说两句好话,两个乾元长老就气鼓鼓地拂袖而去。

    秦弈很是尴尬地保持着一个拱手想要说好话的姿势,两人都已经不见了。秦弈无奈对流苏道:“不就送个人嘛……瞧他们气的。”

    还说你不是乱世妖妃……流苏笼手望天。

    不管怎样,没人堵门就好。秦弈很快钻回了天幕,又看着天幕继续愈合。

    “为什么这个位面隔膜轰开了会愈合?”

    “其实一般都会,正如狗子他们那个祭坛位面的界膜一样,通过各种手段开启了,照样会关闭。位面与位面之间是最坚实的壁垒了,哪来的固定通道给人乱钻。”流苏道:“如玉真人墓穴下面的通道,之所以没有阻隔,应该和玉真人的棺材有关系,不是常态。”

    “那轻影她们到处弄通道,也是源自这个传承吧?”

    “应该是……不出意外的话,我们见到的那位玉真人转世就是她师父,虽然没有选择去和前世融合,但他此世都修到无相了,前世记忆肯定是陆续苏醒回来,幽皇宗相关的知识都在。”

    秦弈摸着下巴道:“正因如此,他们找不到幽皇宗遗址就更奇怪了……”

    流苏不说话了。

    秦弈瞥了它一眼,这货莫非知道?

    不对啊,幽冥崩溃的时间,应该是在流苏被人打成一条棒子之后。这后来的事儿它怎么知道?

    算了可能是错觉。

    秦弈没继续谈这个,赶紧回去交付羽人任务,别搞得羽人真和海妖打起来就悲剧了。

    穿过冗长的凤羽窟通道,果然见到一只海妖飘在外面,似在等人。

    秦弈远远的隐身,试图从她身边穿过去,却意外地听见海妖说话了:“公子留步。”

    秦弈差点没打个趔趄,左右看看,没别人啊……

    这隐身被破了?

    却听海妖道:“公子身上强烈的冥河之息,靠海蜃珠再也遮掩不了。还请现身一见。”

    秦弈很是无语。感觉这海妖气息不稳,弱弱的样子,还只道是个看门小海妖,此时才发现这特么就是之前见到的海妖之主。

    她们若是以王称呼的话,这就叫海妖王。

    之所以气息虚弱……是被明河反噬的结果?

    秦弈现出身形:“你伤势重得很,还敢一个人在这里堵我,不怕我宰了你?”

    海妖王沉默片刻,低声道:“我一个人在这里,屏退了所有族人,才见诚意。我有话想和公子说……”

    秦弈隐隐有所猜测,抱肩不语。

    果然就听海妖王道:“那位道姑,叫明河?”

    秦弈淡淡道:“你都去偷袭人家了,总不会不知道人家的身份?”

    海妖王摇摇头:“我们破坏的其实是万象森罗之事,与道姑无关。可她正好处于其中……”

    “算躺枪?”

    海妖王不知道躺枪什么意思,便自顾自问了下去:“公子和这位明河真人关系密切?”

    “挺密切的。”

    “她……在何处修行?”

    “中土神州,天枢神阙第一宫,核心嫡传。”

    海妖王动容。

    她们也是经常出禁地,在海里害人的,对神州之事也有所知。天枢神阙第一宫,曦月门下,无相传承!

    “她、她怎么会修这种……这种……”海妖王嗫嚅了半天,似乎找不到合适的词汇表达,最终道:“这种道家法……”

    秦弈似笑非笑:“佛家更接近么?”

    “可能……”海妖王忽觉失言,又忽然闭嘴。

    秦弈有点好笑地问:“你们原先诞生于冥河?别告诉我冥河算你们母亲?”

    海妖王有些尴尬:“那倒不是那么说……算我们之主倒是真的。我们和羽人累世为敌,也是因为……唔……”

    秦弈的神色更怪异了。

    明河麾下是怨毒的海妖,轻影麾下是正直的羽人?

    这世界是不是哪里不对?

    他憋了半晌,终于问道:“既然如此,你们本是幽冥生物,应该更希望幽冥复苏,怎么会反而阻止?”

    海妖王深深吸了口气,认真道:“这就是我找公子的原因。”

    “嗯?”

    “我们不希望幽冥复苏,是以为吾主已经消亡,我们不想又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新主,那不是我们所认的冥河。”

    “所以干脆阻止。”

    “是。”

    “那你找我要说什么?”

    海妖王犹豫片刻,低声道:“此时吾主也非吾主……我们想助吾主觉醒。”

    说着神色慢慢变得狂热:“只要吾主复苏,这幽冥,这海洋,都是她的天下,亡者的天下!”

    秦弈一巴掌拍在她脑门上:“一边去!我要萌萌哒的明河!”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