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第575章 夜店学

    岸本正义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软和的大床上面。他对于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是没有丝毫的慌乱。

    他揭开身上盖着的东西,光着屁股就下了床,赤着脚就走进了沐浴间去进行一个冲澡。

    岸本正义对于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由于喝断了片,不记得很真切。不过,这里可不是什么酒店,而是藤江奈绪的住所。

    他冲洗完毕之后,下半身围上浴巾就走出了沐浴间。他没有任何犹豫的打开了卧室门是走了出去。

    “早餐就在餐桌上面。你试一试,合不合你的口味?”藤江奈绪身穿白色丝绸睡裙在开放式厨房里面道。

    岸本正义直接就坐到了餐桌前,一手拿餐刀,另一手拿起餐叉就开始吃。事实上,这才是符合日本人的早起习惯。

    日本人是会先用早餐,然后吃完了,才去刷牙。和中国人是先刷牙,再吃早餐是形成了相反。

    “味道怎么样?是我亲自给你做的。”藤江奈绪的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道。

    “不错。”岸本正义脱口而出的回答道。

    藤江奈绪从厨房内绕了出来,走到了他的对面拉开一张椅子就坐了下去。她双手捧着自己的脸蛋儿是盯着他在看。

    “你想要说一个什么吗?”岸本正义一边吃,一边问道。

    “昨晚,我店里面的一个女公关主动勾搭你,让你带她去看你养得那一匹赛马。”藤江奈绪从告密者的口中得知了自己在昨晚刚一转身离开岸本正义的身边,去洗手间的间隙所发生的事情道。

    “你也想让我带你去看我养得那一匹赛马?”岸本正义没有任何手上动作的迟疑道。

    “你愿意,那是最好不过。如果不方便,我也不强求。我完全摆清楚了自己的位置在那里。对了,给你说一声。

    昨晚那一个在我店内大胆勾引你的女公关已经被我给开除了。今后,在这一行,她肯定是干不了的。”藤江奈绪一本正经道。

    “你们女人又何必为难女人呢?”岸本正义平静道。

    “怎么,舍不得?不是我有意和她过不去,而是她在我的地盘上面意图想要抢我的男人,已经是犯了这一行的大忌。

    这端着我的碗,吃着我的饭,竟然还想把我给踢走。我要是不给她一点颜色瞧瞧,那我今后怎么在银座立足,以及怎么管教我手下的这一帮子女公关们。”藤江奈绪认真道。

    “既然你觉得自己那么做是对的,那么就是了。”岸本正义在心里面虽说不无觉得她有一些小题大做,但是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连那一个被藤江奈绪开除的女公关叫什么,都完全记不得了。不过,自己倒是记得个人昨晚喝高了。

    这一喝高了,便被对方有机可乘的把自己给带来了她的住处。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少儿不宜的一系列画面了。

    藤江奈绪见他没有怪自己,那么就越发在心里面踏实多了。她知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增强彼此信赖关系的最快方法就是上床。

    如果不是因为昨晚那一个小插曲,自己也不会冒险。她心里有数的很,岸本正义可不是一个普通男人。

    至于对方的心思,不容易琢磨。两人认识了这么久,自己积极主动了那么多次,他都不接招。她可是趁着对方酒醉的状态,算是进行了一个逆推了他。

    “和也等人呢?”岸本正义随口一问道。

    “他们当然是各自带上我店内的一名女公关出了台去吃宵夜。”藤江奈绪据实以告道。

    岸本正义当然也不敢断定他们就一定会去酒店开房。女公关可不是风俗女。对方是有一定权利选择客人。

    她们不是完完全全地卖笑不卖身。第一次就想要把女公关约出台,那几乎是绝无可能性的事情。

    需要你反反复复来店里面消费多次的指名她,是才有一个她可能会和你出台去的机会。

    即便她跟着你出去了,也无非就是吃吃东西,喝喝酒什么的。想要再进一步有什么实质性的事情,那就属于博大精深夜店学的范畴了。

    女公关不会轻而易举的和客人发生性关系。她们玩儿暧昧,吊男人胃口什么的,一个赛一个的厉害和有手段。

    她们总会让你感觉好似再多花一些钱就能够得到她了。于是,不少男人就在这一个错觉的趋势下是越陷越深,朝其身上花得钱是越来越多。

    “美国社会那最下层25%的人所拥有的平均财产,你猜有多少?”岸本正义有意的转移话题道。

    “美国是这一个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这国富民强的国度里面,即便是一个穷人,也多多少少地有一些财产。”藤江奈绪微笑道。

    “-4700美元。”岸本正义直言道。

    “不会吧!”藤江奈绪是着实难以相信道。

    “你没有听错,他们确实是人均负债4700美元。连美国这最下层的25%的人都这么活得悲惨,那在日本社会最下层的25%的人,也就是四分之一的人,恐怕就更活得悲惨了。”岸本正义不急不慢道。

    藤江奈绪对于这一个数据的来源是完全不会在意其真实性几何。只要他说是这么多,那就是这么多。

    自己在东京生活了这么多年,自然是老早就懂得一个什么叫做生活不易。她禁不住回想起个人当初要不是在机缘巧合下碰到了他,也就不会有自己的今天。

    藤江奈绪左手托腮,若有所思道:“假使我在那一个时候没有遇到你,没有无意间引起你的注意,今天的我会在做什么呢?

    找一个普通的不能够再普通的工薪族嫁了?还是在某一家便利店或者居酒屋,再或者是其它地方进行着辛苦的打工过活?”

    “你后悔过吗?”岸本正义明白人生的一个选择就会导致后来的道路会有各种不同走向道。

    “后悔?从未有过。没有你给予我的机会,那我到今天也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够再平凡的女人了。

    是你让我上到了高出,看到了绝大多数女人根本无法看到的风景。”藤江奈绪掷地有声道。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