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彩票 > 幸运五分彩 > 第五十一章:吃醋

第五十一章:吃醋

    萧妃儿驾车准备离开的,坐在主驾驶位置上的她看着站在右车窗外的韩闵,麦菲儿呆萌的被韩闵抱在怀里,萧妃儿没声好气的说道:

    “韩闵,好好照顾我家麦菲儿,掉一根寒毛我刮了你!”

    韩闵弯了弯嘴角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别这么凶,生气会变老的!”

    萧妃儿淡漠地吐出两个音节,“无聊!”

    话落,萧妃儿启动引擎驾车驶向B市。

    两个小时后,萧妃儿到达《蓝溪》拍摄现场,刚一进化妆室的门就看见导演孙束一脸不耐烦的神情。

    自己难道延误了剧组的拍摄,所以孙束很是生气?

    想到这,萧妃儿偷咽了一口口水,美颜上有些不自然的走近孙束,当孙束看见萧妃儿的时候那略微怒意的脸在看见萧妃儿后顿时舒展了许多。

    孙束立即站起来的问候萧妃儿,“妃儿你身体好一些了吗?”

    萧妃儿淡淡一笑,“导演,我已经没事了。”

    “那行,今天是你的一场很重要的打戏,你好好准备一下等会准备拍摄。”

    “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一两天我们拒绝了多上想要拍摄《蓝溪》花絮的媒体,以后要多多注意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听着孙束悉心的叮嘱,萧妃儿很是欣然,“我知道了导演,以后我会注意身体的。”

    半个个小时候萧妃儿化好妆就赶忙紧锣密鼓的进行拍摄,拍摄到中午这一场重要的转折性剧情算是圆满的告一段落,萧妃儿倚靠在片场的椅子上有些疲惫的闭眼休息。

    刚合眼不到五分钟,耳边的传来一阵呼唤自己的男性的声音,萧妃儿皱眉的睁开双眼却发现魏梓超和一个五官是很标准的漂亮女孩一起居高临下地垂眸注视着自己。

    萧妃儿这时猛地坐起,小脸上有些尴尬地说道:

    “魏梓超?”

    魏梓超微笑道,“妃儿,这一位是我的妹妹魏舒雅。”

    话落,萧妃儿和魏舒雅同时注视着对方,然后顿了几秒后纷纷别开了眼。

    眼前的魏舒雅看着她一副淑女的OL套装,及肩的咖啡色的BOBO头型,虽然首饰佩戴的是名牌可却有种与她本身气质不相符的别扭。

    魏舒雅展露她迷人的笑意道,“妃儿姐姐你好。”

    “你好。”

    回应了魏舒雅后,萧妃儿很是开门见山的对魏梓超说,“今天亲自从A市跑到B市来到拍摄现场来找我,我想应该就是为了签署合同的事情吧。”

    “嗯。”

    魏梓超点点头,萧妃儿话语里有些戏谑的开口,“还需要你你这个霸道总裁出面还真是给我很大的面子哦。”

    魏梓超摆摆手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这说的是什么呀!我和你还说这些吗?”

    “这是我的诚意而已,毕竟我的那是天才设计师追问你的事情得比较紧,所以没办法这个代言呢,我已经说过你已经同意了,但是具体的一些文件的细节还是需要跟你本人商讨一下。”

    魏梓超疑惑地扫视了片场周围然后狐疑的问道:“你经纪人不在吗?”

    “他爸爸得了结石有生命的危险,所以他已经去回家看望她爸爸了。”

    魏梓超挥了挥手,“哦!那天她接完电话就一副失落的样子,似乎好像电话里面说他的爸爸怎么了?”

    “这样无关紧要根本,跟你签也行的!”

    这时在魏梓超身旁的魏舒雅小脸上露出很是灿烂的笑容,“哦,哲沇哥!”

    萧妃儿猛地往魏舒雅的位置望去,在三人前方的五米,那一道熟悉的伟岸让萧妃儿眸光都暗下来。

    罗哲沇来到魏梓超身旁站定,语气中很是漠然地反问魏舒雅,“你怎么来了?”

    魏舒雅撒娇式的嘟起小嘴,“我怎么来,我是跟着我哥来找妃儿姐签订合同的这可是正事。”

    “那你签吧,我还有事忙着呢!”

    罗哲沇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想要离开,刚迈出脚一步,魏舒雅就焦急的拦在罗哲沇的面前,那小脸一脸委屈的牵起罗哲沇的抱怨道:

    “哲沇个,这怎么能行了,那天你说好要陪我过生日的你怎么都不来了,你不知道我有多生气吗?”

    “伯父那边都快要发火了!”

    一旁的萧妃儿看着魏舒雅牵着罗哲沇的手深深地刺痛了萧妃儿的心,看着罗哲沇不恼也的样子她神色黯淡的别开了眼,自己的心开始有些紧张有种莫名的失落感,明知道他不是皓臣自己自己却还是像傻瓜一样的吃醋!

    这时萧妃儿顿时讶然的直是这正向自己走来的张赫,自从前两天自己跟张赫吵了一架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接到张赫的任何一个电话,今天竟然也跑到了片场来找自己?

    迎着萧妃儿那充满不可置信的目光,他嘴角很是绅士地牵出一抹笑,然后来到萧妃儿面前站定。

    萧妃儿看着张赫那依旧神采奕奕的样子,表情微微一怔,“你怎么来了?”

    张赫一副漫不尽心的用手拨弄了一下前额的刘海,然后视线落在萧妃儿的神色,柔声的说着,“你的男朋友来探班不行吗”

    萧妃儿撇开视线,“你还在为前天的事情的生气吗?”

    张赫冷哼了一声,“假若我真的生气,我现在会来找你吗?”

    “那天是你的生日,我原本想要给你一个惊喜的,可是谁知道你生病发高烧,我知道你跟我说退婚的事情是假话,那是你在气头上的。”

    似乎张赫把自己能够说的话都无懈可击的封死,他那笃定的语气中包含着不容拒绝的霸道,他明知道那天自己所说的是真话,但他却宁愿假装的欺骗自己。

    萧妃儿神情复杂的开口想要解释,“张赫。”

    “嘘。”

    这时,张赫伸出食指停在萧妃儿性感的嘴唇上,眼里有些黯然的伤感。

    “我累了,我想借你的肩膀靠一下不想听,我好不容易整理好心情为的是让你开心。”

    “今天我把爸也来B市跟我一同看你,并且要跟你商量一些事情。”

    萧妃儿无奈反推开张赫停在自己嘴唇上的食指问道:“要商议什么事情啊?”

    “当然是你我订婚的详情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