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一开局就无敌 > 第五章 悲天悯人的大魔头

第五章 悲天悯人的大魔头

    “对了,苏大哥武功天下第一,独步江湖,我身后这位老奴跟随我多年,不知道可否指点一二?”林昭停下来,微笑着说。

    苏恒看了眼林昭的笑容,好像万千从中一朵鲜花独然绽放,心神差点失守,心里暗叹还好知道是个娘们,不然真要怀疑自己性取向是否正常了。

    如何知道自己的性取向到底正不正常其实很简单,苏恒先想了想苏小小的脸蛋和身姿,美人如玉,引人遐想;在想想张屠夫的脸蛋身姿,吐了……

    嗯,很好,性取向很正常。

    苏恒看了眼林昭身后的驼背老奴,一身灰色布衣,白发白须,随时要入土的样子,不过步伐沉稳有力,太阳穴高高鼓起,手背有青筋凸出,一看就是个练家子,而且实力还不差。

    苏恒此时算是明白林昭为什么要引开魔教其他人,肯定是想让这驼背老奴试探点什么,要是十二位堂主都在的话,那苏恒应该是没有出手的机会。

    “行,不过我要问一个问题,老人家这一生行善事多还是行恶事多?”苏恒这么一问是怕这老奴要是一个大善人,等下比试的时候被自己一掌给拍死了,扣了寿元岂不是亏大了。

    林昭和老奴都不懂苏恒问这个问题是几个意思,不过老奴还是如实说道:“老奴这一生只听主子吩咐,不知善恶,主子让老奴做什么,老奴就做什么,无善恶之分。”

    听了这话,苏恒放心了,不分善恶,只听吩咐,这话意思简单,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我都宰过,***牛逼!

    “老人家,请出手吧。”苏恒退后几步,随意摆出一个姿势,不是他膨胀,像他这种练功练到无功可练的地步,自己想想都觉得可怕。

    林昭从头到尾都在打量着苏恒的一举一动,一年前的苏恒和现在的苏恒差别太大了,简直就是两个人,一年前的苏恒给他的印象就是老子天下第一,唯我独尊,天下群雄皆不过蝼蚁,不管阴谋诡计,不管正邪善恶,尔等尽管来,我自一拳灭之。

    如今的苏恒给他的印象是温文尔雅,待人温和,身上毫无武人的粗鲁,更像一个翩翩公子。

    两种极大的反差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要么就是脑子坏了,要么就是一直在装。

    林昭从小在宫中长大,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苏恒给他的感觉就是目前所作所为都是发自内心,不似作假,而一年前只是短短见了一面,而且还是第一次见,很可能那次就是装的。

    “苏教主,老奴来了。”林昭想了很多,最终还是被老奴一句话打断沉思。

    驼背老奴微微躬身,脚尖轻轻踮起,一双浑浊欲睡的老眼猛然张开,精光锐目,整个身子如猛虎下山,凶狠的扑向苏恒。

    半空中,一拳打出,拳风阵阵,恶虎出爪,内含千斤之力。

    这老家伙实力在十二堂主之上,苏恒光凭气息就感觉到了老奴的厉害,身体未动,轻描淡写的抬起手掌,五指成拳,中食二指合并而出,周边风声狂啸,气若奔雷。

    惊天指,魔门绝技,惊天一指。

    冲刺的老奴眼皮一跳,看着那一指迎来,虽不动,却蕴含着千般变化,心里生起逃跑的想法。

    思绪一闪而过,林昭只看到自家那忠心耿耿的韩伯扑向了苏恒,后者动也未动,只是伸出一指,然后韩伯就飞了出去,半空中还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青石小路。

    “多谢苏教主不杀之恩。”躺在地上的韩伯只说了一句,然后便闭目打坐,运功疗伤。

    林昭看到自家老奴没事,心里松了口气,也感激的冲着苏恒抱拳行了一礼:“多谢大哥。”

    这声大哥是他第一次发自肺腑喊出,外界传闻魔教教主苏恒杀戮成性,凡是和他交手之人无一活口,这次让韩伯亲自出手试探一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和苏恒乃是结拜兄弟,表面上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情分存在,二是刚刚一番接触下来,认为苏恒不像那暴戾之人,可能传言有误,三是对韩伯有信心,若是韩伯愿意出入世间行走,绝对可入天榜之列。

    只到看到韩伯和苏恒交手后,他才明白差距有多大,天榜第一果然名不虚传,江湖传言苏恒天资卓越,是武林第一人,一点都没有错。刚刚他是真的担心苏恒会杀掉韩伯,毕竟高手过招,一丝一毫都不敢懈怠,生怕苏恒出手过重,直接杀了韩伯,还好这位苏教主留手了。

    能不杀人尽量别杀人,不然杀错了扣了寿元看着都心疼……

    苏恒对林昭淡淡点头,一副高人气派。

    “苏大哥,这次小弟来其实还有问题想问问大哥,为何大哥没有按照一年前我们说好的约定行事?”林昭说出了此行的最终目的。

    苏恒知道林昭说得是啥,心里早有说辞,背对着林昭,看着远处的大禹山,奇峰峻岭穿梭在浓雾之中,过了许久才深沉的说道:“这一年内我偶尔下过山,发现山下百姓过得很艰苦。”

    “武者为尊,世间人人都想习武,人人都想出人头地,武者之下的平民百姓反倒成了受害者,我看到许多武者自持身份,欺压扰民,抢夺财物,视凡民如蝼蚁,随意打杀欺辱,这样的人成为武者,是天下不幸,我教自古以来便以惩奸除恶,斩杀不仁不义之辈为己任,如今天下无数平民受人欺辱,我怎能为了一已私欲继续和那些武林门派争权夺利?”

    “这些门派驻扎在中州各地,若是我杀光了他们,其下势力定然失去掌控,无人可以制止,到时受苦的将会是那些平民百姓,若是留住这些门派之人,等他们回去后,虽然其下依然有败类作乱,可也不敢明目张胆行事,因此也可以保全那些普通百姓。”

    苏恒说完回身望向林昭,一副悲天悯人的姿态,林昭一时间看呆了。

    ps:啥也不多说,双指跪下求你们投投推荐票吧…………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