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幸运五分彩官网 > 第十章 来自天榜第七的挑战

第十章 来自天榜第七的挑战

    时光如水,三天过得很快,这几日洗脑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至少魔教教众们不在像一开始那般抗拒了,他们有些人也渐渐明白自家教主的用心良苦了,没有了那种世人当我是魔头,那我便要杀人无数这种过激的想法。

    要用爱去感化……

    这是洗脑中提到的一点,爱之深自然恨之深,世人皆对我魔教中人喊打喊杀,其实这是对我们的爱,爱到了骨子里,情根深入骨髓而不得之。

    十二堂主看着自家教主天天给人上课洗脑忙的不亦乐乎,他们也不敢出言劝阻,白玉台地上那五六米深的大手印现在还历历在目。

    四大护法三个不在教中,吴老魔也忙碌着自己接下来的大喜日子,天天和小娘子躲在闺房中卿卿我我,只羡鸳鸯不羡仙,至于教主怎么折腾一干教众,那不干他的事,教主开心就好,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不过苏恒也没有忘记主要目的,张初之的挑战他自然是要去的,毕竟也是天榜第七的大高手,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该给的尊重还是要给的,就算不去也不行,外面这么多人等着,他要是没去,那估计一日间整个天下就传开了他魔教教主苏恒沽名钓誉,怕了张初之。

    决战地点在沉剑江,张初之早早等着,盘膝而坐,面朝朝阳,双膝上侧放着把佩剑。

    张初之四十来岁,身材偏瘦,面容刚毅,脸上有细碎胡渣,成名前天下无人识君,成名后天下何人不识君。

    他的来历、师门,对很多人来讲都还是一片空白,就好像凭空而现,充满了神秘色彩,也因此引得无数人追捧。

    沉剑江外人山人海,来自各州的武林豪杰、名门世家,这几日络绎不绝的来到外围观战,静等着这一刻。

    “魔教的人来了。”

    人群里传出一个声音,然后陆陆续续越来越多的声音响起,人群分开一条道来,火热的目光望着远处走来的魔教一行人。

    苏恒一身黑袍,贴身而制,很合身,穿在身上将他冷漠的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

    林昭一身红色长袍跟在旁边也是显眼,俊美的容貌引得无数女子发出惊叫声。

    装得到是挺像的。林昭斜了眼苏恒,这几日和苏恒待在一起,算是看清了这魔教教主的真实性格,和外界所传闻的杀人不眨眼,冷漠无情根本就不一样,只是此刻装模作样的到是挺符合往日传闻。

    苏恒这次带了六堂中掌管医庐的堂主阎不弃,人称阎罗王,闻名天下的神医,外界传闻阎罗王阎不弃让你死你就得死,不让你死真阎王来了你也死不得。

    带阎不弃来的原因很简单,苏恒让魔教的人查了下张初之的底细,居然是一片空白,也就是说,他这四十几年来可能一直待在上山练剑悟道,一辈子都没下过山,等下苏恒要是打死了他,自己搞不好还要扣寿元,实在划不来,所以决定打个半死,再让阎不弃救回来,如果不听话那就在打个半死,然后继续让阎不弃救。

    其实像张初之这种一生耐得住寂寞,忍得了孤独,一生奉献给一件事的人,他心里还是很佩服的,不像他自己,天资太过卓越,已经到了无武可练的地步,无聊到发霉,只能将剩余的时光奉献给替教众洗脑这项重大事业。

    除了阎不弃外,演武堂的堂主唐庆安也主动跟来。

    一身青衣,风度翩翩好像世家公子的唐大堂主整日待在总坛也是太过无聊,想跟着自家教主下山看看热闹,只是嘴上说着江湖险恶,担心有人会对教主不利,所以要贴身保护。

    苏恒看着打扮穿着极为骚包的唐庆安,心里很想说,等下真要是出了事,谁保护谁你心里没点?数吗?

    “东州张初之,请赐教。”

    张初之站起身,右手执剑而起,偏瘦的身材在沉剑江边大风中挺拔如松。

    “是剑意!”

    “居然领悟了剑意!”

    “当真是练剑奇才,除了长白山那种为剑而生的疯子外,没想到我还能看到其他人顿悟剑意!”

    背对朝阳,红云满天,人影被拉得老长,一人一剑,风中而立。

    苏恒上前一步,没有多说废话,静静看着张初之,他人站在那里,光一身名头便足以震慑天下人。

    滔天气势压迫而来,张初之无所畏惧,他这一生为剑而生,为剑而死,拿起剑的那一刻,师傅就告诉他,他这一生的剑道和别人不同,是向死而生,他的剑道之路与生俱来就没有尽头,只有死亡。

    “接我一剑。”

    张初之徐徐开口,声音不大,被江边的风盖住。

    三尺长剑沐浴着天地初的起始之光,剑身金红相交,璀璨夺目。

    一剑万生,天南地北,大地与风,五行之数,皆是剑,皆是意。

    大风狂啸,隐约雷鸣,万千剑影围绕着张初之应运而生,天地万物化作一道道剑芒闪烁隐现。

    漫天剑影之下,围观之人无不退后数米,江边渔船扬起的帆布被割得粉碎,鱼儿跃出江海,由生到死,红了江水。

    以剑意聚势,以万物为剑,无数璀璨流光遮天蔽日,万千道剑影划破长空往苏恒而去。

    苏恒离张初之只有十米,剑影由无到有,万剑袭来只是瞬发而至,体内天魔心法疯狂运转,左手依旧付与身后,右手缓缓抬起,掌心朝内,整个沉剑江气势聚来,天地星辰斗转,掌心由内到外,沉剑江翻江倒海,掀起沉沉巨浪,时而风平浪静,时而天摇地动。

    魔教绝技,掌缘生灭。

    滔天巨浪与万千剑影相遇,剑影流光划破巨浪,随后又被遮盖,流光只是一闪而过,消散在天地间。

    张初之一脸肃穆,执剑的手微微颤抖,力竭以。

    巨浪彻底掩盖过流光剑影,一道掌影从滔天浪海中显出,一掌将张初之的佩剑拍得粉碎,随后余力震得张初之往后倒飞出数十米,仅仅一掌之威。

    苏恒一掌击败张初之!

    无数人看得真切,既惊叹张初之无匹剑意,足以毁灭世间万道,又震惊于这天下闻名的大魔头当真已是无敌天下,无人能敌!

    ps:求推荐票,票票太少了,有票的话请支持下,拜托了;而且推荐票每天不投也是浪费,祈求不要浪费……万分感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