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uc书盟 > 幸运五分彩官网 > 第十一章 老实的剑痴

第十一章 老实的剑痴

    世人崇拜的目光当真是无趣。

    苏恒望了眼茫茫人海,无数眼睛望着自己,流露出震惊、崇拜、难以置信的色彩。

    不能自傲,不能膨胀,要习以为常,我可不是俗人,苏恒这样不断的告诫自己,然后心里美滋滋的……

    接着又想到了教内十二位堂主,这时才发现,当初他们不是故意示弱,而是真的菜啊……

    “苏大哥当真不愧为天下第一。”一边的林昭最先从楞神中清醒过来,发自内心的称赞了一句。

    “教主武功盖世,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听到林昭的话,唐庆安暗自恼悔,怎么能让一个外人抢了先呢,这拍马屁自然要他们教内兄弟先开口啊。

    “咳咳,教主,这人救还是不救?”阎不弃在外人面前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神医模样,此时却乖乖的缩头缩脑,没办法,这教主大人以前都一直属于那种精神有问题的疯子,教内谁让他不满意,不多哔哔,直接一掌拍死,还好是个武痴,经常闭关,不然估计魔教一干人等要先死于自家教主手上了。

    最近虽然恢复了一些正常,不过也不敢保证会不会突然病发,总之,小心点装个孙子还是比较稳妥些。

    “救,当然要救,我们要用爱感化世人,怎么能随便动手杀人呢。”苏恒立刻让阎不弃救人,这货要是死了,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雁过拔毛,兽走留皮。苏恒完美继承了这种性格,况且这斤斤计较的还是他的命。

    人固有一死,若是不能重于泰山,那还是别死了。对于这种来挑战的战五渣,要让他知道,活着比死去更痛苦。

    “为什么救我。”阎罗王不愧为名满江湖的神医,几针扎下去,然后一阵鼓捣,又是喂药,又是敲胸拍背的,反正苏恒看不懂,不过张初之一条命到是保住了。

    “为什么不救你?”苏恒反问张初之,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回答为什么救他这个问题,除非给他从头科普一下什么叫正能量系统,并且在解释一下什么又叫着穿越,然后在扯到宇宙空间,最后演变成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不知道哪个闲着蛋疼的家伙想出来的问题。

    听到苏恒的回答,张初之沉默了,他觉得,山下和山上果然不一样,山下人的思维还有交流方式都和山上人不一样,果然师傅没死前说过的话是对的,山下人心险恶,要小心谨慎,特别重点提了一句,山下女人是老虎,碰不得……

    “我想杀你,你为什么要救我?”张初之一根筋,继续提问。

    “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苏恒认为只是一个简单的比试,看张初之这样子,貌似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还好自己是靠脸吃饭的,脑子这东西没有也就算了。

    “因为只要杀了你我就可以学九华剑宗和长白山的镇派剑法了。”张初之常年待在山上,人有点老实,张口就来。

    不过围观人群里有长白山剑修和九华剑宗的弟子,他们听到这话急了眼,直接跳了出来问道:“此话何意?究竟是和人和你说的?”

    镇派剑法,这要是让外人学去了,那就是不死不休了,两派的弟子自然心急如麻。

    张初之沉默,坐在地上,不做声。

    苏恒看了眼,问道:“什么人和你说得?”

    张初之答:“燕国朝廷的人。”

    这个回答让四周安静了下来,这话是真是假,没人敢保证。

    不过苏恒听到这话却是信了大半,斜眼瞄了下一边的林昭,怪不得先前谈话时搞得好像很希望自己能下山一样,现在算是看出来了,对方就是猜到了自己疑神疑鬼,不敢下山,然后张初之来挑战,对方是想借张初之的手干掉自己,所以说从头到尾林昭都不希望自己下山。

    张初之乃是练剑奇才,剑意纵横八方,若是一般的天榜高手,搞不好还真着了道,死的不明不白。

    林昭自然注意到了苏恒的眼神,脸上有点尴尬,想辩解,可想到先前的谈话,知道辩解无用,就算张初之真的是诬陷,那这种种巧合之下,林昭也要背这口黑锅了。

    该死,哪个猪脑子把话说得这么明白,还把自己底细暴露了,林昭心里暗骂,想着等下回宫就让父皇把这人砍了。

    “你怎么知道是燕国朝廷的人?”苏恒继续问,心里有了主意。

    师傅说过,输了就要认怂,被人救了就要报恩,这两条一下子都占了,张初之很老实,苏恒问什么,他就答什么,没有一丝隐瞒:“那个人自己亲口说得。”

    “谁会亲口说出自己的底细?是诬陷吧。”苏恒一副不相信的语气。

    张初之再次说道:“不知道,反正就是他亲口说得。”

    若张初之说自己猜的,或者编出一大堆大道理,再或者是从什么细节上看出了来人的身份等等,那围观的人可能不会相信,觉得要么就是那人故意露出马脚,要么就是张初之诬陷。

    可是如今张初之却很老老实实地,没有一点犹豫的说了出来,而且还不能肯定,还说自己不知道,还说对方亲口说得,加上张初之的行为表现,明显就是一个剑痴,一个老实人……

    老实人骗人的可能性不大……

    这是惯性思维,加上各大门派天生就对朝廷有抵触心理,如今场上大部分人反而都信了,特别是长白山和九华剑宗的人,眼中光芒闪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林昭一直在打量着四周的动静,耳中也听到一些议论,心里暗道叫糟。

    不过林昭此时也不敢站出来为朝廷辩解,这么多江湖人在,真要站出来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至于旁边这位结拜大哥,她不觉得对方会好心保护自己,从刚刚开口的几番话就知道了,也是没安好心的主。

    ps:感谢长安街的浊酒打赏的500起点币,感谢。感谢大家的推荐票,谢谢~~~~若是有票的话请支持下,谢谢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