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幸运五分彩 > 第三十八章 司徒禅心

第三十八章 司徒禅心

    静一师太和司徒禅心情同姐妹,她开口了,司徒禅心也没有拒绝见苏恒。

    一边的王清沅看着苏恒进了内院,没有任何表示,脑海里还在想着先前苏恒的话。

    屋子不大,整齐一致,装扮风格偏向于江南水乡那边的古典雅致,看得出来,司徒禅心年轻时向往的是和心爱的人一起在江南走一走,看看小桥流水,听听烟雨如画。

    苏恒进屋后,随意看了几眼,最终目光还是被屋内厅中央一尊金佛吸引了目光,金佛前跪拜着一身道袍的女子,双手合十,念念有词,女子肤色过于白皙,面容憔悴,看上去有种病态美。

    道佛之争近乎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了,可这道门中居然有人供奉佛像?这点让苏恒万万想不到的,同时也震惊道门中这些人对司徒禅心是何等偏爱。

    偏爱到只要能让这个小师妹开心,随便她在自己的小院内任意鼓捣。

    “静一说苏教主有事求我?可惜小女子早已不问红尘是非,恐怕不能帮到苏教主,万请见谅。”若不是看在静一师太的面子上,司徒禅心连苏恒的面都不打算见,就算你是天榜第一的魔教教主,也丝毫勾不起她的兴趣。

    司徒禅心的冷漠在苏恒意料之中,早有准备,笑道:“我确实有事求姑娘,不过同样也能帮到姑娘,姑娘独守内院二十多年,心结未解,不就是为了见一个人吗?如今我可以帮姑娘见到这个人,不过需要姑娘赐予一物。”

    苏恒是魔教教主,司徒禅心不觉得他会闲到跑来胡说八道,听完话后,二十多年来古井无波的心终于又乱了……

    司徒禅心没有直接答应,而是看着那尊金佛,念念自语:“二十多年来,我每日供奉香火,只求佛祖能让我见他一面,如今,佛祖终于被我诚心所感,显灵了吗……”

    苏恒在一旁听得无语,这关佛祖有半毛钱关系,如果不是为了静心石,自己也不会来找司徒禅心,按照她这个状态,估计一辈子都要老死在这小院内。

    “若是能见到他,我身上的一切,苏教主都可以拿去。”司徒禅心站起身,看上去很平淡,可是眼神里的急切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二十多年了,这次似乎终于有机会可以见到那个人了……

    苏恒也没有绕弯子,直言道:“我需要七星剑。”

    司徒禅心也很干脆,转身进了内屋,拿出一把未出鞘的剑递了过来:“这把七星剑是师兄给我的,说是用七叶舍利子所铸造,我听闻舍利子乃是高僧坐化之物,若是能拿来,每日诵经念佛,必能感化佛祖,便找师兄讨要了过来。”

    苏恒一阵无言,觉得司徒禅心不止是心结难解,而且执念已深,深入骨髓,心里也想看看这空阳神僧到底有何魅力,迷得道门及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师妹偏爱。

    没有多说废话,苏恒拿着七星剑带着司徒禅心走了。

    院外的王清沅看到自家师妹居然踏出了内院,神色震惊,当年的事他一直悔恨在心,悔的是没有照顾好师妹,让她变成如今这般模样,恨得是自己当初不应该那般倔强,长生寺的人来交换七叶舍利子时他应该答应的,也不需要别的,只要长生寺能让空阳那秃驴见自家师妹一面就够了。

    可惜一切都晚了,只是不知道如今这苏恒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说动了师妹离开内院。

    王清沅看着苏恒手中的七星剑,若有所思,却又怎么也想不明白,目送两人离去。

    ……

    长生寺在云州,因为长生寺的存在,云州庙宇千座,佛徒遍地,佛法昌盛。

    苏恒带着司徒禅心一路风尘仆仆赶到云州,司徒禅心虽然二十多年没出过内院,但是对一路的风景并无兴趣,只是一路沉默无言,发着呆,想着心思。

    唯独到了长生寺门口时,她眼皮才动了几下,看着长生寺庄严肃穆的牌匾,眼神很复杂,对于佛,她是恨的,因为佛抢走了她的挚爱,但是这么多年她却又供着佛,只为佛能网开一面,让她见一见那个朝思暮想的人。

    在路上时,苏恒已经分解了七星剑,得到了七叶舍利子,花了一百善恶值,又是一万寿元,看的苏恒一阵肉痛,现在寿元还剩余两万多,这一解析,扣得都是命啊……

    司徒禅心路上发现了苏恒出去一趟后七星剑就不见了,但是她没有问,她不在意这些,她只需要见到自己想见的人。

    长生寺的接引僧在确认苏恒身份之后,客客气气的将苏恒和司徒禅心请进了山。

    苏恒天榜第一,贵为魔教教主,长生寺不敢怠慢,方丈释信玄亲自出来接待。

    这位老方丈在位这么多年,一直兢兢业业,无大功也无大错,这正是长生寺需要的,符合他们历年来选拔方丈的标准,不争不抢,与世无争;只是唯独道统之争他们偏偏看不开。

    和释信玄打了个招呼后苏恒直切主题:“听闻三十多年前贵寺言明只要有人能拿到七叶舍利子,长生寺愿意用任意一件宝物进行交换?不知是否属实?”

    释信玄一直眯着眼,转动佛珠,没想到苏恒会冒出这么一句话,疑惑的睁开眼,想了想点点头:“确实如此,不过可惜七叶舍利子已经不在世间了。”

    说完后看了眼苏恒旁边的司徒禅心,司徒禅心没有掩盖妆容,长生寺的这些老人看到后都会记得,当年这个女子跪在寺庙门口苦苦哀求,磕得头破血流,就为了能见空阳一面,可惜被赶下了山,后来又来几次,每次来时都是诚意满满,从最初的在寺庙门口一跪一拜上山,再到从云州界石口处开始一跪三拜上山,看的释信玄当初都意动了,奈何空阳意志坚定,不见!

    后来司徒禅心终是被道门的人强行带回山门,从此长生寺外那道身影再未见过。

    这一晃就是二十多年啊……

    ps:感谢逝去-独舞打赏的五百起点币,感谢!!!

    五一了,祝大家玩得开心,苦逼作者继续熬夜码字……我这样卖惨你们应该懂得什么意思……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