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官网 > 幸运五分彩彩票 > 第五十九章 海市蜃船

第五十九章 海市蜃船

    ps:感谢‘水远山长’打赏的一万起点币,感谢大佬!缺挂件否?也感谢‘竹林丿殇璃’再次打赏的一百币,谢谢!

    现在貌似欠二十二章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肯定是搞错了,我没欠,没欠…………

    继续码字去了……

    正文:

    东方鬼帝,驾船踏云而来。

    通体黝黑的黑船乃是顶尖鬼器,海市蜃船,隐于云雾之中,可穿梭云海,跳跃空间,转瞬即现。

    蜃船沿边之上,东方鬼帝立于云海之中,身型偏瘦,脸目赤红,身上披着一件厚厚黑袍,头顶悬日,不惧炎日之光。

    “这么多活人,当真是美妙之极。”望着下方黑压压一片人海混战在一起,东方鬼帝邪异赤红的双目闪烁着兴奋的喜悦。

    “只差最后一步了,等这些人都死光了,我这鬼器也便可成型了。”东方鬼帝看着手中的巴掌大小,像一座缩小版城镇的鬼器,自言自语的说着。

    这件鬼器需要集齐一定数量的魂魄才可成型觉醒,他来往九州各地之间,已经聚集了大半,如今这蒙州战场差不多有百万人大军厮杀,如果都死了,那魂魄的数量必然相当可观,鬼器便也可成型。

    若不是顾忌九州十二派,他早就亲自出手了斩杀那些活人吸取魂魄了,哪里需要这般小心翼翼的去收集这些战死的魂魄。

    不过没有关系,等过了今日,这件鬼器一成型,加上自身的本命法宝海市蜃船,放眼这神州大地,还有何惧?

    东方鬼帝的出现并没有对战场的局势造成任何改变,他收敛了一身气息,只是驾船隐于云雾之中,静静的看着战场上的厮杀。

    战场上,大燕将士和宣义军厮杀在一起,后方的弓箭手各自拉满弓弦,漫天的破法箭齐齐落下,每一阵箭雨落下,就有无数将士纷纷倒地,那一块便出现真空地带,然后很快又被后续冲来的将士补上。

    双方都杀红了眼,战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裴晏和中年男子站在军帐前方,裴晏抬头看了眼天空,只看到黑乎乎一片,就像一片乌云,遮盖住了太阳。

    “你不是说东方鬼帝来了吗?为什么还不出手?”裴晏质问一旁的中年男子。

    来自姬家的中年男子也眉头紧皱,看着那片乌云,并没有动手的意思,也摇摇头:“不清楚,按照我们事先说好的,这时候他应该出手了才对。”

    裴晏不屑一笑:“和鬼物合作,也就你们姬家做得出来,这和与虎谋皮有什么区别?”

    中年男子一阵沉默,没有说话。

    此时,蒙州战场外,苏恒站在一处高高突起的小山头上观望,望着混战的人马,心里不是滋味,这斗来斗去的,最后死得还是自家人。

    这一路走来,到了蒙州境内后,苏恒只看到一具具尸体躺在地上无人问津,有的已经开始发臭发烂。

    不过奇怪的是,并没有看到所谓的孤魂野鬼,记得数月前就有人说过,宣义军依靠破法箭在蒙州打败了朝廷,斩杀大燕百万大军,数百万人埋骨此地,怨气冲天。

    后来北祁王庭趁虚杀入蒙州,又有无数无辜百姓死于战火之中,可如今苏恒走来,通灵法并没有感应到任何的灵魂波动,整个蒙州只有活人和尸体。

    难道白跑了一趟?

    苏恒左顾右望,下意识的抬了抬头,只看到一片黑乎乎的乌云高挂与天空。

    这乌云和正常的自然气象不同,透着一股诡异。

    这似乎是什么厉害的鬼物,只是身上应该有什么法宝遮掩了自身气息,连通灵法都没有感应到。

    立于蜃船边缘线上的东方鬼帝也感应到了有人在注视这边,而且只是一个注目,便让他感到一阵心惊胆战。

    我乃东方鬼帝,血雨之后,九州最顶尖的存在,不惧任何人!东方鬼帝给自己打着气,心中的那丝胆颤也消散了不少。

    乌云涌动,蜃船在东方鬼帝的操控下,转眼便移动到了苏恒的上方,他不想最关键的时刻出现意外,要过来看看。

    苏恒也看到那片乌云袭来,夹着狂风暴雨之势,悬立于自己的头顶上。

    要下雨了,没带伞……

    苏恒此时脑子里只有这么一个想法,很朴素很简单的想法……

    东方鬼帝从蜃船上一跃而下,身姿轻飘,稳稳落地。

    苏恒看到后一阵羡慕,这些鬼物最大的优点就是身体虚虚实实,不用耗费太多的灵气便可长时间漂浮于空中。

    就是不知道这鬼玩意能不能接我一掌。看着脸目赤红的东方鬼帝,苏恒没有太多想法,就觉得这鬼东西长得真丑,幽冥鬼王和他比起来都显得可爱无比。

    “你是什么人?”东方鬼帝打量着苏恒,并不认识,只觉得眼前这小子表面上看去普普通通,可是自己心里却莫名的忌惮。

    “休得害人!”就在苏恒正准备和眼前这丑八怪交流交流时,耳边传来一道声响。

    一把通体明亮,薄如蝉翼的玉剑从苏恒视野里划过。

    玉剑的主人是个十七八岁出头的年轻人,相貌堂堂,一身正气,身上穿着一身洁白道袍,道士打扮。

    东方鬼帝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玉剑吓了一跳,刚刚一番注意都在苏恒身上,随手一挥,玉剑便被一掌击飞。

    “你快跑,我来挡住这鬼物。”年轻道士一把挡在苏恒身前,神情严肃的望着东方鬼帝,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

    苏恒满头黑线,这小道士虽然一身正气,就是脑子有点不太好使,没有在过多搭理,看着东方鬼帝,回答了后者先前的问题:“我叫苏恒。”

    苏恒?天榜第一的苏恒?

    东方鬼帝和年轻道士都是一愣。

    东方鬼帝露出一出理所应当的表情,这世间能让他感到心颤的存在估计也就这几人了,苏恒正是其中之一,虽只闻其名。

    而年轻道士则是一副哔了狗的表情,露出沮丧之色,本着斩妖除魔,救济世人的心思,结果居然救得是一个大魔头?也不对,这大魔头哪里需要他来救,感情弄了半天,还是自作多情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