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uc书盟 > 幸运五分彩官网 > 第六十九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

第六十九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

    东州,一道耀眼白色光柱,照着临岸上的一块巨石,巨石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站在远处可遥遥观望到这显眼的光柱。

    东海大浪翻腾,海浪波澜而起,一浪遮过一浪。

    一只不起眼的猴子不知从何处冒出,似乎在觅食,猴子上跳下窜,发现了那道光柱,灵活的眼珠子呆呆望着,满是好奇。

    出于对天地的敬畏之心,猴子不敢上前,只是在远处徘徊了许久。

    那道光柱有无穷的诱惑力,猴子明明很怕,可又心痒难耐,急的嘴中吱吱叫个不停,终于,猴子努力尝试着往前迈了几步,然后又快速缩回,接着又迈了几步,再缩回,几番尝试之后,猴子胆子大了许多,不在缩回,开始一步一步往那光柱走去。

    这时,一只在山中吃草的黑牛突然冒了出来,牛儿双目通红,得了疯牛病一样往那光柱位置快速奔腾而去。

    牛蹄踩着碎石和草屑,尘土飞扬。

    看到黑牛过来,猴子急了,也加快步子,几个纵越便跳到了光柱前面,不足一米的距离。

    黑牛也加快了速度,大地在它的牛蹄下发出轰轰声响。

    猴子不再犹豫,跳进了光柱里,黑牛也跟着冲了进去。

    猴子和黑牛近乎同时进入,那道光柱发出瓮的一声,猴子和黑牛便发出痛苦的嘶叫声,光芒耀眼,猴子开始发生了变化,原先不过一块浮石大小的猴子身形猛然暴涨,一下子长高了十几丈,一身毛发通体金黄,一双眼珠子不在先前那么单纯质朴,而是变得血红暴戾。

    这道光柱,可让一切本性全部现形。

    十几丈高的猴子望着天空,发出震天动地的嘶吼声,天上的白云也被这道声波震得退散开来。

    黑牛也发生了变化,身形同样暴涨,不输于猴子,两只牛角差不多快有石柱那么粗大,黑牛喘着气,嘶吼声惊得东海浪潮迭起,几十丈高的海浪好像要吞噬万物,波澜壮阔。

    “这天凭什么在我之上,从今以后,我要与天齐,我乃齐天大圣!”猴子咆哮着,声浪将几十丈高的浪潮冲散,海面波澜而起的巨浪也被这道吼声震得退回海中,变得风平浪静。

    一边的黑牛也发出吼声:“好志气,那从今以后,我就是平天大圣!”

    ……

    东南西北,四海之大,不见头尾,不见左右,天地为圆。

    四道光柱分别照在四海碧蓝的海面上,海中无数鱼儿争先恐后的往光柱方向而去,鱼跃龙门。

    血腥的争夺之后,四海内各有四只幸运的鱼儿跃进光柱。

    鱼儿在光柱里发出痛苦的叫声,整个鱼身变得血肉模糊,外层的鱼鳞纷纷脱落的一干二净。

    光芒之下,鱼儿的身子开始长大,开始变长、变粗,转瞬间,已达万丈,周身重新长出七彩斑斓的鳞片,腹部生出五爪,额头长出犄角,张口间,吞云吐雾,驾云布雨,雷霆万钧。

    “我乃东海龙王!”

    “我乃南海龙王!”

    “我乃西海龙王!”

    “我乃北海龙王!”

    四道雄厚霸道的声音近乎同时响起,响彻四海。

    ……

    荆州道门,独居一隅的幽静小院内,还是那江南水乡的温婉装扮,只是屋内的小佛堂早已经被拆除。

    司徒禅心在庭院的湖边,依靠着长廊的门柱,往湖中投着鱼食,无数鱼儿争先恐后的跃动着。

    司徒禅心看不到,只能靠听,耳朵里不时的传进哗哗作响的水声。

    一丝黑雾悄然无息的出现在司徒禅心身后,没有人能察觉到,黑雾慢慢演变成一个人形,年轻的黑袍僧人,正是那空阳神僧心魔所化的魔陀。

    “禅心。”

    正在喂食鱼儿的司徒禅心浑身一颤,这熟悉又陌生的称呼,已经三十多年没有听到了。

    司徒禅心没有动作,只是喂食的手僵硬在半空,她不敢相信,她觉得自己是听错了。

    “禅心。”那道声音又响起了。

    司徒禅心终于确信了,一行清泪从瞎了的双眼中流淌而出。

    “阿哲?”司徒禅心转身,她看不到,只是颤抖着手,想伸手抓住声音的主人。

    魔陀神色平静,无悲无喜,主动踏前一步,任由司徒禅心双手抚摸自己的脸颊:“是我,我回来了。”

    这怎么可能?

    司徒禅心不敢相信,这种情景只有在梦中出现过,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长生寺那位空阳神僧当初是多么的冷漠无情,是多么的冷血,一次又一次将她的心伤的粉粹。

    “禅心,真的是我,当年一朝入了佛门,便迷茫了三十多年,如今,我已醒来,不在拜佛。”魔陀平淡的说着,好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司徒禅心摇着头,凄惨的道:“你当真我什么都不知道吗?阿哲……魔陀……为何就连你的心魔都不愿意放过我……”

    魔陀没有因为被拆穿而露出任何尴尬和不快,继续淡淡说道:“当日你在罗刹殿说得对,这佛祖不过是个虚伪之辈,云州万千庙宇,千万佛徒,皆用血汗供奉与他,他却贪而不足,骗了我三十多年,今朝我已醒来,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长生寺那个空阳,只是被佛门欺骗了三十多年的傻子。”

    魔陀语气开始变得温和平缓:“禅心,帮我杀掉空阳,他心中的执念因你而起,他的心魔也是因你而起,我也是因你而起,只有你杀了他,才能证明心魔胜过了他,我才能与他就此分开,永存于世。”

    杀掉阿哲?不,杀掉空阳……

    这不可能,司徒禅心摇着头。

    魔陀轻声一叹,声音再次变化,这次带有蛊惑之音:“禅心,你只有杀了他,阿哲才能回来,才能回到你的身边,才能一生一世陪着你。”

    一生一世一双人……

    司徒禅心想起三十年前,江南烟雨中的乌篷船上,一个年轻俊秀的书生,拿着把伞递给了自己,道了一声,姑娘小心。

    ps:感谢‘兔兔萌雪’打赏的一百币,谢谢!

    昨天上了分类强推,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是今天早上看数据的时候发现十本分类强推中的书,本书居然排名最后……

    这本书是从小推荐中一步步杀上来的,每次成绩基本都在前三,这还是第一次这么惨……真的惨……虽说分类强推里面有几本大神小神啥的,可是也有新人啊……

    没错,我就是来卖惨的。最后一名是真的丢了老脸,若是没收藏的请点击下收藏,手中有推荐票的请每天投一下,不求多大能耐,至少不要最后一名……谢谢各位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