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官网 > 一开局就无敌 > 第七十七章 年轻的姥姥

第七十七章 年轻的姥姥

    钟正南这幅样子,让同行的书生个个满脸愧色,有种羞辱为伍的感觉,他们读书人,自然是要一身正气,挺着身子板,岂能像钟正南这般……

    苏恒也被钟正南的话惊住了,虽然自认自己长得很帅,老少通吃,可也没帅到让一个男人这般……

    这书生莫非是看穿了我的身份,打算接近我,然后在想办法对付我?

    苏恒只能这样想,总之,来历不明的人这样恭敬对待自己,必定是应了那句话,此刁民要害朕……

    但是苏恒又想了想,就算真的接近了自己又能怎样,稍微露出一点不妥,一巴掌拍死就完事了,而且这扬州一带自己又不太熟悉,带上这书生,让他引路还是比较方便的。

    想到这,苏恒点点头,算是默认了钟正南跟随。

    大帝亲允,钟正南神色激动,喜怒形于色,和身边的同窗打了个招呼,然后丢下一干目瞪口呆的书生,就追上了苏恒。

    ……

    兰若寺,一座破旧荒废的古庙。

    古庙不大,庙中一座没有佛头的佛像铜锈斑斑,竖着兰花指,恰好指着庙外一颗苍天老树。

    老树耸立挺拔,树干粗壮,足有十几个魁梧汉子一起那般粗大,老树皮通体黝黑,从树干到树枝再到树叶,好像被泼了墨一样,黝黑无光,阴森森一片。

    树根旁躺着一具具白骨,骨缝中绕着树藤,看上去这些人生前似乎是被绞死的。

    兰若寺幽静无声,旁边一只鸟儿都看不到,只有细微的风声,很是诡异。

    寺庙底下,却又是别有洞天。

    这是一个被蛮力挖开的巢穴,但是布置的很精致,里面也都是些女儿家的物品。

    一位年轻貌美的少女坐立于蒲团上,身前摆放着一个香炉,香炉里火烧的正旺,似乎在炼制什么。

    她叫清若,本是一位天真烂漫的少女,在兰若寺游玩时不幸落井溺亡。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和这寺庙外的那颗老槐树合为一体,意念同达,神识一举一动之间都可以控制那颗槐树,一开始她还隐隐约约听到似乎有个声音在自己脑海里不停的咆哮,说是不甘心,说是自己夺舍了它,然后过了几日,那声音彻底不见了。

    她醒来时还发现了这个香炉,炉子里不知道在炼制什么东西,她也不敢冒然乱动,就这样傻傻的守了半天。

    少女继续望着炉火,看着里面跳动的火焰发呆,突然,一道亮眼的光芒闪过,她只看到了一道火红明亮,像野果一样大小的火焰跳进了炉子里。

    香炉一阵抖动,里面的火焰跳跃的更厉害了,少女有心担心,害怕这火一把将这巢穴给烧了。

    “终于逮到了,这回看你往哪里跑。”少女听到一个声音,声音听上去年纪应该不大。

    苏恒和钟正南一前一后出现在少女面前,钟正南一脸崇拜的看着苏恒,不愧为大帝,一掌下去,这底下百米深的巢穴就轻轻松松的被打通了,这般手段,正常来讲,应该是几年后大家都吸收了更多充沛的灵气后才能做到的。

    苏恒也注意到了少女,愣了下,先前看到这兰若寺时,又看到外面那老槐树,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里是不是那树妖姥姥的巢穴,可是眼前这少女怎么看都不像那种修炼了许多年的大妖。

    用通灵法感悟了下,这少女身上明明妖气冲天,可居然没有一点血腥味,也就是说,这个少女很干净,一双手没有沾染过一滴鲜血。

    苏恒刚刚进来时就看到了老槐树下白骨累累,为何这少女却是这般干净的像白纸一样?

    “你叫什么?”苏恒望着少女,同时注意着香炉里的地火,这玩意绕了半天圈子恐怕就是为了能吞噬香炉里面的东西,苏恒也没有打扰,等着它吞噬完成。

    少女有些害怕苏恒身上的气质,微微退后几步,弱弱道:“我叫清若。”

    苏恒点点头,若是那个树妖姥姥,他可以直接一巴掌拍死,但是这个纯真的少女,他是下不了手的。

    而且少女怎么看都和那兰若寺里的树妖姥姥挂不上边,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莫非将来会出一场意外,导致这少女入魔,彻底黑化,化为树妖姥姥?

    清若害怕的看着苏恒,同时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后面一言不发的钟正南,眼神里居然还带着一丝仰慕。扬州书生遍地,读书人身上那股气质总是容易吸引这些少女的好感。

    苏恒感官很敏锐,感觉到了少女的爱慕的眼光,扭头看了眼钟正南,这虬髯须实在太过显眼。

    这都什么眼光啊……

    苏恒又看了眼清若,心里一阵难受,第一次对自己的帅气产生了质疑……

    嘭——————

    一声巨响传出,香炉炸裂开来,火红的火焰从香炉内跳出,刚刚也不知道吞噬了什么玩意,现在又精神十足,又要钻入地下。

    苏恒早有准备,先前这地火躲在地底他没有办法,现在出来了,岂能在让你跑掉。

    招财灯笼第一时间被苏恒握在手中。

    招财灯笼,摇一摇,招财进宝!

    这地火属于灵火,凡是和灵字挂钩的都逃不了招财灯笼的掌控。

    刚刚要钻入地底的地火瞬间老实下来,居然乖乖的往苏恒这边飘去。

    苏恒用手虚托,火焰飘在手心上,虽然没有触碰,但是能感受到一股冰凉气息,这地星之火,燃烧的居然是刺骨冰火。

    苏恒将地火放进布袋中,这袋子也是神奇,居然没有被烧成灰烬,看来那招财少女手中的东西都是好东西,回去后就给加鸡腿。

    收了地火,苏恒准备走了,不过想了想还是回头对清若道:“若是以后你遇到一个叫聂小倩的女鬼和一个叫宁采臣的书生,嗯……放他们一马……”

    清若一脸疑惑,瞪大着眼,她如今虽然得到这神奇的能力,但是绝对不会去害人的,没多想就认真的点点头,算是回应,然后又羞涩的看了眼钟正南,大胆的问道:“公子,你叫什么啊。”

    钟正南一愣,如实回答:“我叫钟正南。”

    苏恒一听,诧异的扭头一望,姓钟?之前只听那些书生正南正南的叫着,没有关注过他的姓氏,如今再看看钟正南的虬髯须,在想想钟正南一身正气决,鬼物的天然克星,还有那随身携带的判官笔,这货该不会是钟馗吧?

    ps:感谢‘作者活在梦中’投的一千万张推荐票………(我这么疯狂暗示,你们应该明白什么意思吧)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