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uc书盟 > 一开局就无敌 > 第九十五章 没有灵魂的人

第九十五章 没有灵魂的人

    “大师说在此地守了这桃花妖三万多年,难道就没有办法除掉这妖孽吗?”苏恒看了眼桃花树,越看越觉得邪乎,一个活了三万多年的老妖婆,声音还这么妩媚娇弱,引人遐想,当真是个祸害……

    金蝉子笑了笑:“阿弥陀佛,贫僧修为不够,只能镇守此地,无法除掉这桃花妖。”

    桃花树中也响起那柔媚的声音:“这位俊俏小哥当真是狠心的紧呢,才第一次见面就想除掉人家,这和尚修炼了三万多年都拿我没有办法,要不你来试试?”

    苏恒一向觉得自己是属于那种乐于助人的人,既然人家都亲自开口恳求了,那自然不应该拒绝,要满足对方。

    踏前几步,一身灵气聚于掌间,朝着那盛开的桃花树一掌拍下,金蝉子在后面看着,也没阻止。

    咔嚓——————

    桃花树应声而断,金蝉子一脸吃惊,这九州的灵气不是都枯竭了吗?为何眼前这位居然能一掌拍断桃花树?还是说现在九州的修士都是这般凶残的吗……

    不过……还是可惜了……

    金蝉子摇摇头。

    随着金蝉子的叹息,那株断裂的桃花树在某种力量的引导下,居然又自行连接起来,断裂的口子也恢复如初,完好无暇。

    “小哥哥真是心狠啊,还真舍得下手啊,不过可惜哦,你拿奴家也没办法呢。”桃花妖的声音响起,语气中还有一丝丝嘲讽。

    苏恒皱了皱眉,虽然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修炼了三万多年的大妖不可能那么脆弱,但是这一掌也用了七八成力道,这桃花妖居然毫发无损,又恢复到了生机满满的状态。

    “阿弥陀佛,这桃花妖修炼了三万多年,树底下的盘根早已和这古战场融合在一起,古战场有多大,她的根扎的就有多深,只要古战场一日存在,她就不死不灭,任何外力都无法摧毁她,除非……”金蝉子摇着头,说到关键时刻又停了下来。

    苏恒抓住了关键点:“除非什么?”

    金蝉子自嘲的笑了笑:“除非有地火,此火贫僧也只在传闻中听过,乃是地灵之火,可焚烧天下万物,诸邪辟易,自然能除掉这桃花妖,但是这地火踪迹缥缈无踪,贫僧也只是听过,从未见过。”

    地火?苏恒愣了下,顿时笑了:“大师,等着,我去去就来。”

    苏恒说着,转身就走,留下一脸懵逼的金蝉子,桃花妖也停止了晃动,看着苏恒那自信的样子,她有点慌了。

    从古战场返回九州,依靠海市蜃船,很快。

    回到地府第一时间叫来秦夫子,让他取一点地火过来。

    秦老头一脸疑惑,也不好多问,去了趟十八层炼狱,取来一点地火,小心翼翼交付给苏恒。

    灵气包裹下的地火只有微弱的火星点,却是天下诸邪的克星。以苏恒的本事,完全可以压制住地火,不像东方念,真要收了地火,估计自己也要被烧成渣。

    再次返回古战场的苏恒笑着将地火浮现于掌间,在金蝉子和桃花妖面前晃了晃。

    金蝉子呆滞的望着那跳动的火星,这传闻中的地火他只听过,没有见过,但是能感受到上面散发的阳刚之气,而且隔着不远,身体还能感受到地火的炙冷之意,一种很矛盾的结合体,不过传闻地火属寒,看来是没错了,金蝉子心里这般想着。

    桃花妖也不做声了,没有刚才那么跳脱了,看到苏恒步步走来,整株桃花树盛开的花瓣都吓得微微卷在一起,她能感受到地火上那丝丝寒意。

    “嘤嘤嘤,人家错啦,不要杀我。”终于,桃花妖开口了,不过这次却是求饶,语气也变得可怜巴巴的,虽然活了三万多年,但她还是不想死,还想继续做老妖婆……

    一边的金蝉子愣了神,三万多年来,他还从未见过桃花妖露出这般姿态……

    苏恒听到桃花妖的祈求也停止了继续前进,笑了笑,知道怕就好,这桃花妖他根本就没打算除掉,从一开始就抱着试探的心态,特意回了趟地府取来地火也是为了看看到底能不能让这桃花妖惧怕,现在已经表明了,桃花妖很怕这玩意,能镇住她。

    不除掉桃花妖的理由很简单,这桃花妖和金蝉子都在此修炼了三万多年,相互制衡,若是除掉了桃花妖,那谁来牵制这个金蝉子,他不了解金蝉子,不熟悉他的手段,谁知道这和尚失去了制衡之后会不会做出什么惊人举动……

    金蝉子看到苏恒不动了,立刻说道:“阿弥陀佛,施主切勿对这妖孽心怀慈悲,否则他日这妖孽逃脱升天,必定是九州的劫难,还望三思。”

    苏恒看了眼金蝉子,笑道:“大师在此地守了桃花妖三万多年,出家人讲究慈悲为怀,难道大师就没有想过用佛法去感化她吗?为何非要造下杀孽呢?”

    苏恒这话纯属就是瞎扯淡,就是想转移金蝉子的注意力,他总不能直接告诉金蝉子,我对你不放心,要留个妖怪制衡你吧……

    金蝉子愣了下,他一介得道高僧都没想过感化妖魔,如今一个外来者居然倒是劝起他来了,这到底谁是和尚……

    思绪了片刻,金蝉子正要开口说话时,却看到了远处有一个人走了过来。

    那个人看上去不修边幅,一身麻衣,赤着脚,头顶上还戴着一个金光闪闪的头箍。

    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胡渣和头发交缠在一起,双目无神,走过来后便坐在了一边,不言不语,背对着苏恒等人,呆呆的看着那一望无际的沙海,身子被残阳沐浴的血红。

    苏恒斜睨了眼金蝉子,这和尚不老实啊,刚刚还说古战场没人来着,现在这不就来了一个,而且看那行为动作,很娴熟,平日里似乎也没少来这里啊……

    金蝉子好似发现了苏恒的眼神,望了眼那不算宽厚的背影,轻轻道:“他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人若是没有了灵魂,那还怎么能叫人呢?”

    ps:感谢‘云归陌染’打赏的一百币,谢谢。

    嘤嘤嘤,求推荐票,求收藏……就算你们一刀一个嘤嘤怪,我还是要出来求推荐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