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官网 > 一开局就无敌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不知东皇太一是啥味道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不知东皇太一是啥味道

    东海之上,如来宽大的手掌深入东海之中。

    手掌触碰到海水之后,有佛光缭绕,一道虚影从掌中化出,猛然增长,变成一只金色巨手,在海水中翻腾,巨手无限增长,将无数过往鱼儿拍飞击散,海中弥漫了无数鲜血。

    “阿弥陀佛,只是找一盏莲灯罢了,何必伤及无辜。”眼神淡漠的如来默默说了一句,虽是劝说,可眼神却是冰冷无情,毫无怜悯,视众生为蝼蚁。

    “呵呵,你我现在共为一体,我只是你心中潜藏的魔性罢了,何必假慈悲?你整日念佛诵经,心里难道就不烦闷吗?你顾忌太多,下不了手,我帮你啊。”眼神腥红的如来开口回应,脸上明明挂着慈悲为怀,眼神中却只有暴戾狠辣。

    “呵呵,找到了。”看到海底那深洞中一盏莲灯之后,他满意的笑了。

    腥红隐去,淡漠冰冷的如来又再现,正要张口时,远处天空却是一暗,一道黑影远远地从朝阳中间落下,伴随着一声震天怒吼:“如来老儿,找死!”

    感受到这股惊天气势,如来脸色微变,身形立刻消失在原地,随后黑影落下,那是一根棍子,却在灵气灌输下,形成了一道百丈棍影,狠狠砸在东海之上。

    一棍落下,急流奔腾的东海之水居然为之一滞,徐徐分裂开来。

    这一棍,砸的东海龙宫内无数虾兵蟹将左摇右晃,站立不稳,更甚者倒地不起,不能动弹。

    “泼猴,吾和你无冤无仇,为何这般拼死相逼?”躲过一击的如来看到猴子双目血红,又要攻来,立刻问道。

    猴子不为所动,抬起棍子,挥起层层巨浪,继续朝着如来而去。

    “呵呵,妖猴,当初贫僧可是给了你一面镇海旗,可还记得?就此收手可好?”腥红之眼露出,化作魔佛的如来自信的笑着,在他看来,当初那一面镇海旗也算是和这猴子结下了善缘。

    “找死!”猴子暴躁疯狂,嘶吼着,这一刻,不管谁来,都得死。

    而此时东海之下,无数鱼儿躲在石缝中不敢出来,它们对危险有着敏锐的感知力。

    一只猴子出现在了海中,他模样、身形、眼神,还有行为举止,都和海面上正和如来打斗的猴子一模一样,他抬头看了眼蔚蓝的海水,眼神穿过海面,看到了正在打斗的两人,戏谑的笑了笑。

    猴子似乎对海中的一切都很熟悉,他走动到海洞面前,笑了笑,露出猴子平时的姿态,走了进去。

    “猴子,是你吗?”平台上那一盏莲灯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动静很大,语气也有些焦虑。

    走进来的猴子微微一笑,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他学着猴子趴在莲灯旁边,道:“是我,小灯,我回来了。”

    “猴子,你看到了吗?”听到这熟悉又亲切的声音,小灯好像松了口气,但是冥冥之中有种直觉告诉她,这似乎有点问题,可这明明就是猴子啊,到底哪里不对。

    猴子点点头,笑道:“小灯,我看到了,不过我想了想,我不在乎你变成什么样子,只要是你变得,我都喜欢。”

    “猴子……你…怎么突然变得这般油腔滑调了……”小灯一阵娇羞,猴子似乎出去一趟就变了呢,果然男人外面待久了都会变坏,公猴子也一样……

    猴子继续笑着:“小灯,你快化形吧,化形成你自己想象的样子。”

    “嗯,那我开始了,接下来我会陷入沉睡之中,猴子,要等我啊,我想醒来后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你。”小灯应着声,有些迫不及待。

    猴子点点头:“好的,我会等你的,对了小灯,我给自己取了个名字。”

    小灯有些疑惑:“咦?以前让你取名字你都不取,怎么突然给自己取名字了,那叫什么啊。”

    猴子淡淡看着那跳跃的莲灯火焰:“我叫六耳。”

    ……

    东海龙宫内,年轻的东海龙王坐在龙椅中间,旁边又护卫架起灵气护罩,随时遮挡落下的海石和因为打斗波及下来的余威。

    年轻的龙王越想越憋屈,朝着旁边的龟丞相道:“去酆都,找大帝主持公道。”

    龟丞相听后一头乌水,道:“大王,这是我们东海龙宫的私事,酆都那位可没闲情管我们的事啊。”

    年轻的龙王立刻说道:“谁说是私事,我这龙王之位是酆都大帝亲赦的,有人在东海闹事,那就是不给大帝面子,自然要去找大帝出来支持公道。”

    龟丞相听后一愣,抓了抓脑袋,发现这龙王的话貌似还挺有道理的……

    ……

    长恨山上,苏恒随意坐在地上,对面坐着余音,始终抱着那把古琴,两人中间架起了羹火,火烧的正旺,上面架着一块块烤的香浓的肉块。

    “嗯,这赤鱬肉不行,过于松软,钩蛇肉还行,既不僵硬,也不松软,挺有劲道的,不过最好吃的还是应龙,香而甜美,光闻一下就让人欲罢不能,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遇到。”

    苏恒抓着木棍串起来的肉块,大快朵颐,一边啃着一边评价着。

    余音坐在对面,看着苏恒手中的肉块,有些嫌弃,然后又扭头看了眼前方随处可见的深坑,各种奇奇怪怪的尸体躺在那里,而且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四肢还有尾巴都没了。

    余音瞄了眼地上尾巴的余骨,光秃秃的,一阵无言。

    “这火不够旺啊,结界破了,你那别离歌也没啥用了,当柴火烧了吧。”苏恒继续啃着,又瞄了眼余音手中的古琴。

    余音又是一阵沉默,只是抱着古琴的手更加用力了……

    “传说应龙的先祖是上古妖皇东皇太一的妃子,你宰了这头应龙,还这般侮辱,应龙一族若是知道,必定不会轻易罢休的,到时候若是东皇太一在亲自出手,恐怕……”余音神色忧虑,想到了传说中的东皇太一,整个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

    苏恒无所谓,随意问道:“也不知道东皇太一是什么味道的。”

    余音:“……”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