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官网 > 一开局就无敌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征服那个男人(二合一)

第一百三十二章 征服那个男人(二合一)

    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如来沉默了,神色淡漠的如来脑海里浮现出了当初自信满满用五指佛山镇压苏恒时的情景,后来五指山碎了,记忆犹新,那是人生的第一战,一出场就败了……

    双目腥红的如来想起苏恒一次又一次坏了自己的大事,不管在哪里,总会遇到他,简直就是命中注定的克星。

    后来被七戒那个和尚给抓了,不过又给放出来,说是拿来给如来证明所谓的‘佛’?

    这种感觉魔陀很讨厌,他平日里一直自诩高高在上,视众生为蝼蚁,如今在苏恒和七戒手上,他反倒成了那只蝼蚁。

    “阿弥陀佛,敢问苏施主为何拦住我的去路?”如来经历上次的惨败之后,对苏恒做了一番研究,得出的结论就是眼前这位酆都大帝很残暴,打谁都是一巴掌,完全不讲道理。

    比如此时此刻,明明彼此之间隔着奔腾不息的大海大浪,可如来还是感觉到了危机,这种危机感,是致命的。

    “你还是快点放出本座吧,这位既然出现在这里,那绝对没有好事,等我出来后,你我联手,或许还能对抗一二。”再次面对苏恒,魔陀有些焦急,心中万分急切,他化作如来心魔,和如来争抢主体,虽然一直被如来所压制,但是自身也得到不少好处,一身魔性暴涨,只是如来一直压制着他,不让他出来。

    听了魔陀的话,如来沉默片刻,终究还是点点头,面对苏恒,他心中还是底气不足。

    没有在过多言语,如来盘坐金莲之上,背后隐现出一座数十丈高的金佛虚影。

    金佛虚影内又慢慢衍生出一座一样大小的黑色魔佛虚影,渐渐地,魔佛虚影和金佛虚影彻底分离开来,魔陀的身影也出现在东海之上,他和如来一样,丈六金身,只是周身黑光缭绕,坐下是一座黑莲,里面还散发着暗紫光芒。

    看到魔陀一身气势不弱于自己几分,如来也松了口气,放下心来,也相信了魔陀之前的话,也许他们二人联手,真的可以抵抗这位酆都大帝。

    “你对酆都这位大帝的了解远在我之上,可有妙策?”如来看着魔陀,一模一样的造型,唯独一个是金佛,一个是黑佛。

    魔陀呵呵一笑,指了指天空,如来疑惑的抬头望去,茫茫白云间,烈阳高高挂起,并没有什么特别。

    “阿弥陀佛,你这是意欲何为?”如来转过头,看到的却是空荡荡的海面……

    魔陀跑了……

    如来一张脸不由得黑了下来,在仔细想想,这魔陀从头到尾就没想过和他并肩作战。

    这些只是转瞬之间,挡住如来去路的苏恒只看到如来体内分裂出一道黑影,然后黑影很快就溜走了,只留下如来独自一人傻傻待在原地。

    苏恒不管这些,御空而行,朝着如来飞去,对于如来之前的问话,随便回了一句:“你不知道东海龙宫是我照得吗?”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如来听了一头乌水,他自认也没得罪过东海龙宫,怎么好端端就扯到东海龙宫上了。

    苏恒也不废话,这和尚上次想趁着自己吸收气运时用五指山镇压自己的事,心里一直都还记着,虽然后来五指山碎了,不过这仇算是结下了。

    大海中一道巨浪掀起,盖过了如来的丈六金身,苏恒和如来的身形比起来,看似矮小,实则蕴含着无穷力量,掌心生黑白,大道造化自然而成。

    如来看到那黑白二气,脸色大变,道:“大帝且听我一言!”

    面对苏恒,如来决定先认个怂,反正这里也没有其他佛门弟子看到。

    “听不到。”苏恒接了一句,一掌朝着如来劈去。

    如来慌忙站起,双手操控座下金莲挡在身前,金莲号称佛门防御至宝,一道道金光布下层层金光佛印,都是生涩难懂的佛文组成,挡在了身前。

    苏恒一掌倾出,黑白二气之下,这个世间从未有什么至防之道。

    金莲外金光佛印层层破碎,那号称佛门防御至宝的金莲也抵挡不住这一掌,应声而裂。

    “阿弥陀佛,苏施主,有缘再见了。”看到金莲破碎,如来也不多留,转身就想开溜。

    如来聚起全身灵气,佛文加持佑身,想朝着西方而去,只是很快他发现,自己还停留在原地……

    苏恒不知何时漂浮在如来身旁,一只手掐着如来的大耳……

    如来脸色剧变,发现体内灵气居然全部被一道无形之力所封锁,而罪魁祸首正在那里冷笑看着自己……

    这是要真的去见佛祖了……

    如来一脸慌张,不复淡定,眼中再无看世人时那种淡淡藐视,高高在上,正如很多人一样,面临死亡的威胁时,才发现自己也只是一只蝼蚁。

    如来正在想着接下来该如何保住小命时,天空突然一暗,然后又陡然乍开,一道金光照亮了整个东海。

    “阿弥陀佛,此乃我当年遗留在九州的灵识分身,一切因果皆由我而起,大帝可否就此饶恕他一命。”一道声音从九霄之上传来,声如洪钟,声音的来源好似从四面八方而来,明明相隔甚远,却又好像近在耳边。

    这道声音响彻了九州,寻常修士还意识不到厉害之处,那些九州大能却是脸色大变,惊疑不定。

    苏恒寻声望去,只见苍天白云间,一座巨大的金佛虚影出现在天地之间,金佛头顶天,耳鼻间有云雾飘过,双腿盘膝坐于地,有山间野兽惊慌逃窜,天上的那轮烈阳金光照在他身上,刺人眼目,正是一尊大日如来佛像。

    这金佛是有多大啊……

    九州上,众人抬头望天,看着这道金佛虚影,威风凛凛,望而生畏,心中难免生出胆怯之意。

    我只是一个灵识分身?如来也呆呆望着那道金佛虚影,看着这道金佛虚影,他感觉这一刻,自己原来是那么的渺小,脑海里也慢慢冒出许多讯息,很多以前不懂的,不明白的,也慢慢悟了,很多东西都在慢慢记起。

    苏恒望着这道金佛,虽然只是一道虚影,没见到本尊实体,看上去确实比这手中这分身如来要厉害的多,不过这金佛说话时嗓门倒是挺大的……

    “哦。”苏恒运气如喉间,尝试了一下,发现效果还不错,能做到和那金佛虚影一样,声音同样响彻了九州。

    这个不错啊,喷人好,看谁不爽,隔着老远也能喷他,躲到天涯海角也能喷他,就算死了埋进土里也能喷活他……

    苏恒心里默默想着,那金佛虚影还有九州修士却是一头乌水,这个‘哦’字到底是几个意思?

    “大帝意下如何?我佛门不日将会降临九州,还望大帝慎重考虑。”巨大金佛再次开口,这次话语里带着一丝淡淡威胁,那眼神凝望着九州,和如来之前那副高高在上像极了。

    只是巨大金佛很快愣住了,他话音刚落,就看到苏恒手中那如来分身突然烟消云散,被一把给捏碎了……

    苏恒抬起头,拍拍手掌,望着金佛虚影:“你在说啥呢?”

    “阿弥陀佛,相信不久,我等自会再相见的……”金佛虚影吃了瘪,语气重了几分,只是话还未说完,远处一道黑白之光亮起。

    九州天空下,无数人只看到一道黑白之光冲天而起,光体如柱,劈开了层层云雾,黑白二光遮天蔽日,盖过了那金光璀璨的金佛,这天地间,只剩下黑白二色,如同墨染。

    金佛虚影,漫天炸裂!

    ……

    青丘涂山,桃花遍野,风中飘散着无数花瓣,落在了涂山每一处角落。

    涂山大当家涂山兮怡站在涂山最高的峰顶上,耳边鬓发被云海内的雾气打湿,她目光深远,远远注视着山脚下,一边是人族的除妖世家,还有一边是涂山自家的守山妖兵。

    涂山兮怡旁边,蹲着两个小萝莉,皆是一身红衣,因为身材矮小,袖子拖得老长,遮过了短小胳膊。

    两个萝莉无聊的捏着手中的草屑,长相各有千秋,一个高贵冷艳,目光沉稳,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一个目光灵秀,水灵灵的眼珠子好奇的看着山脚下,特别是脖子下那抹………

    “姐姐,为什么人和妖一定要争斗啊,为什么不能和平共处呢。”目光灵秀的小狐妖看着山脚下已经接近尾声的战斗,看到了几个人族修士的尸体被拖着离开,她露出小虎牙,眼神疑惑,想不明白。

    涂山兮怡淡淡扫了眼小狐妖,目光在那快要挤出衣服的胸部上多看了一眼,然后道:“人和妖自古以来就是对立的,很多事情都是没有办法避免的,就像现在,即使我们从不主动招惹他们,可有些人为了获得更多的利益,总会打着除妖的名头来找我们麻烦。”

    “虞姬姐姐,人类都是很凶的,他们天性贪婪,总想着扒掉我们的皮毛,不可能和我们共处的。”目光清冷的小狐妖在一边接口,她看着下方那些死去的人类,眼中带着淡淡的仇视。

    “红红,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不能共处呢?就像我爹娘,他们一个是人,一个是妖,最后不才有了我吗。”被称作虞姬的小狐妖扭过头看着红红,目光坚定。

    同时她也想到了很多不愉快的经历,爹娘死得早,只留下她和哥哥相依为命,哥哥叫虞当归,血脉更偏向于爹,和人类更加相似,后来拜入了龙虎山,因为天赋异禀,斩妖无数,被称为龙虎山的小天师,而她一身妖体,偏向于娘,则被带入了涂山。

    兄妹两人自此分离,后来再见时,哥哥已经变了,对妖类极为厌恶,始终只想着斩妖除魔,对她更是冷漠,就差没有拔剑相向了。

    她不能理解,娘也是妖,还生出了哥哥,为什么哥哥会这般仇视妖类呢,她不一样,因为爹娘的原因,她希望人和妖能够共处。

    共处?涂山兮怡望了过来,她看了看虞姬,然后抬起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山峰,那山峰很宽厚,不像一般山峰那般尖锐挺拔,山峰上立着一块块墓碑,坟头上还有许多荒草在摇曳……

    以前也有想过人和妖共处的狐妖,下山后时刻想着执行这远大的目标理想,然后坟头荒草已经这么深了……

    虞姬跟着望去,却是无惧,她鼓着嘴,心中给自己打气,爹娘都能在一起和睦共处,还能养育后代,为什么其他人和妖就不行呢?

    涂山兮怡瞄了眼虞姬,看到了小丫头眼神中的坚定,叹道:“若真想要人和妖共处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虞姬双眼明亮,睁大着眼看着涂山兮怡,满是期待。

    涂山兮怡淡淡看着云海迷雾,双眼穿过一颗颗桃花:“除非哪一天你能站在这九州之巅,说一不二,天下间没有人敢违抗你的命令,那时候,或许你就可以做到人妖共处。”

    九州之巅,这好难啊……

    虞姬听到这话,立刻垂下了脑袋,她低着头,情绪有些低落,想到了爹娘,想到了哥哥,想到了很多。

    涂山兮怡没有在说话,不管是人还是妖,年轻时总是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等时间久了,在回头望去,会发现这些想法其实挺可笑的。

    “虞姬姐姐,别难过了。”红红走了过来,搂住虞姬的胳膊,轻声安慰着。

    虞姬突然抬起头,眼中再无一丝颓废色彩,她精神振奋,露着小虎牙,笑道:“我想到一个办法了。”

    这突然一惊一乍,惊得涂山兮怡和红红同时望来。

    虞姬笑嘻嘻道:“虽然我没有办法站在这九州之巅,但是我可以去找站在九州之巅的男人,然后去征服他,这样不就可以实现我的理想了吗?”

    涂山兮怡这位大当家饶是一向处事不惊,遇见任何事都是平平淡淡,此时听了这话也是满脸错愣……

    虞姬笑着指着酆都的方向:“酆都那位大帝不就是站在九州之巅吗,我只要征服了他,就等于征服了整个九州,到时候人和妖就一定能够共处,就像我爹娘一样。”

    涂山兮怡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没有搭理虞姬,而是看向了红红:“红红,以后看紧她,这孩子疯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