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uc书盟 > 幸运五分彩彩票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活着好像一条狗啊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活着好像一条狗啊

    地府,苏恒侧躺在白玉床上,眯着眼,露出一脸舒适的表情。

    小萝莉虞姬手中拿着一根细小,像竹签一样的东西,前面微微弯起,她认真的看着,一张小脸聚精会神。

    她微微张着嘴,认真的给苏恒掏着耳朵……

    苏恒继续眯着眼,他承认自己变了,为了能让自己变弱一点,他放弃了修炼,天天躺在床上,享受着虞姬的服侍……

    只是很可惜,强者是天生的,是与生俱来的,哪怕放弃了修炼,哪怕以前也从未有认真的修炼过,可一身修为每天还是都在不停的增长,还是这么强,这当真是一件令人懊恼的事,因为你明明很认真的在做一件事了,可是就是没有办法去改变它……

    你明明努力过,可一切都无济于事……

    “苏哥哥,舒服吗?”虞姬看着苏恒一脸舒适的模样,露出两颗小虎牙,笑得很开心,她觉得自己已经踏出征服这个男人的第一步了。

    苏恒闭着眼,嗯了一声,腐朽的地主家生活总是那般让人迷恋。

    东方念在一旁拿着鸡腿撕咬,他看着虞姬像个小侍女一样,心里挺愧疚的,毕竟人家大姐都写信给自己了,让他好好照顾自家小妹,结果自己并没有照顾好,这是自己的失职,东方念咬了咬牙,鼓起勇气,他决定和大帝谈谈,虽然你是大帝,虽然我打不过你,可是我为什么非要和你打,我要和你讲道理……

    东方念一边啃着鸡腿一边想着,等啃完这个鸡腿就去说。

    一根鸡腿啃完后,东方念摸了摸脑袋,眼神有些迷茫,刚刚准备说啥来着?

    这时,阎老头捧着生死簿走了过来,他神情严肃,看着东方念,张口道:“东方念,你马上就要死了。”

    东方念一愣,立刻大怒,怒喝道:“你才要死了!”

    阎老头没有说话,只是将生死簿交到苏恒手中:“大帝,您过目。”

    苏恒好奇的接了过来,扫了眼,看到了上面一行字,东方念,寿元余:一年。

    “东方念,你确实要死了。”苏恒也严肃的看着东方念。

    大帝亲自开口,东方念信了,脸色有些慌张,别看他长得帅,可这么大以来,连个女人手都没牵过,到了这个本应该知道和尝试过的一些不过描叙的东西,他都统统没有尝试过,他是个保守的男人,他不想死,但是大家都说他马上就要死了,他其实心里还挺欣慰的,因为都说好人不长命,这何尝不是在证明他是个好人呢……

    “应该和你的功法有关系,你的烈阳神火术副作用太大,每日都在伤及你的五脏六腑,要不了一年,你就要死了。”阎老头在旁边接口道。

    “我每日都待在十八层炼狱放火,同时借用地火的一点火星压制,一直都在均匀体内的逆火,最近明显感觉到好了很多,怎么可能就要死了呢?”东方念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阎老头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反正你确实要死了,最多还能活一年,你放心,认识这么多年了,等你死后,每年清明一到,我一定会去祭拜你的,就算你来世做牛做马,我也会好好养着你的,给你吃最好的草。”

    东方念看了眼阎老头,想了想,道:“还是给我吃鸡腿吧。”

    苏恒斜睨了一眼,道:“还剩一年寿元,这不是什么难事,我可以给你改命。”

    阎老头摇摇头:“大帝,他这是自身功法的原因,就算给他续命百年也没用,只要他身体的弊端一直存在,他每日所消耗的寿元也是常人的百倍,只需一年,这百年寿元就又没了,除非能解决自身的弊端。”

    “如何解决?”东方念这老小子虽然平时不着调,可苏恒还是不打算放弃他,总觉得还能抢救一下,哪怕他是个男的……

    阎老头想了想,然后抬起手指了指头顶。

    苏恒抬头望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幽冥鬼王趴在房梁上,一脸笑嘻嘻……

    自从上次秦老头修补房梁,他又被阎老头带走后,幽冥鬼王已经好久没有趴过房梁了,这次被阎老头带出来,他第一时间就跳到了房梁上,趴在上面,这里总是那么的舒适,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

    “大帝,我知道一个小道消息,就是有一个叫寒英的女鬼,天生寒体,刚好和东方念的天生阳体相生相克,若是他们能结成一对,冰火相融,东方念身上的弊端定可以彻底解决。”幽冥鬼王洋洋得意,就算你们平时欺负我,拿刀子捅我又能怎么样,很多事情你们不知道,我却知道,到头来不还是要问我。

    苏恒淡淡扫了眼幽冥鬼王,不知为何,这家伙天天待在地府,为什么总能知道那么多小道消息。

    东方念在一边听后先是一愣,然后想到了可怕的事情,听幽冥鬼王的意思,若是想活命,就要和那个叫寒英的女鬼冰火相融,结成一对,俗称曰鬼?

    “那寒英在哪里?”苏恒问了句。

    幽冥鬼王立刻接口道:“在大雷音寺,被万佛塔镇压。”

    苏恒站起身,扭了扭脖子:“我去去就来。”

    ……

    还是那座山,那个猴子。

    六耳气喘吁吁,停止了挥鞭,猴子被压在山下,一脸血痕,他红着眼,嘴里一直呼喊着一个名字,小灯……

    六耳眯着眼,捏紧了手中的莲灯,过了许久又缓缓松开……

    六耳看着远方,那边走来一个人,麻衣,赤脚,戴着金箍。

    默默注视着,六耳眼神有点恍惚,想到了很多。

    ……

    我叫六耳!

    我叫孙悟空!

    我们是兄弟……

    六耳,老孙已经习得千般术法,今日我们便一起上南天门找玉帝老儿讨个公道……

    好,大哥,天庭那些什么狗屁神仙整日高高在上,百般欺辱我们妖族兄弟姐妹,今天就一起去讨个公道……

    大哥,一个女人而已,值得吗?

    六耳,你不懂,为了她,我可以放弃一切……

    包括心甘情愿的被镇压在五指山下?

    嗯……

    孙悟空,为了一个女人,你居然答应替佛门西行,这一路死得那些可都是你曾经的兄弟姐妹啊,你如何下的了手啊!

    六耳,不止是为了她,很多东西,我没有办法告诉你……

    够了,孙悟空,你就继续做你的佛门走狗吧,我们走着瞧!

    阿弥陀佛,真假孙行者吾已一眼认出,此乃六耳猕猴,阻我佛门西行大计,该杀!悟空,你来动手如何?

    ……

    “我们是不是见过。”一道声音打断了六耳的思绪,他错愣的扭过头,发现远处那个麻衣男子已经近在眼前了。

    “滚,谁认得你……”六耳丢掉鞭子,转身就走。

    “真的见过啊,似乎很熟悉啊……”至尊宝看着六耳的背影,眼神有些迷茫。

    至尊宝扭过头,看到了被镇压在五指山下的猴子,猴子一脸血痕,望着他。

    至尊宝走上前去,蹲在地上,看着猴子,想了想,道:“你活得好像一条狗啊。”

    猴子抬起头,看着至尊宝,道:“是啊,你也一样啊。”

    “哪里来的臭小子,我奉佛祖之命在此镇压妖猴,快滚。”五指佛山上那道写满了佛文的金纸内传出了声响。

    至尊宝抬起头,看着金纸,道:“我撕了你,你不就没有办法镇压了。”

    金纸一听沉默了片刻,然后旁边虚空一阵浮动,它幻化出一只金佛大手,一把将金纸撕了个粉碎,撕掉之前还笑道:“想撕掉我?我把自己撕了,你还怎么撕我?哈哈哈哈……”

    至尊宝呆呆看着空空荡荡的五指佛山,上面的金纸已经不在了……

    至尊宝重新蹲下身子,看着猴子:“总感觉,我们似乎认识……”

    猴子低着头:“都是狗,能不认识吗……”

    至尊宝伸手摸了摸猴子的头,猴子没有反抗,刺眼的白光在两人之间亮起。

    白光照亮了整座五指山,五指山在白光下一阵颤动,山上的巨石开始碎裂,开始往下滚落。

    白光内,猴子和至尊宝的身形开始淡化,渐渐相融在一起,似乎一个全新的身影在慢慢浮现。

    轮廓渐渐显现而出,是一只猴子,身上每根毛发金光闪耀,双目如火,他目光呆滞,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幅幅画面。

    你这泼猴生性顽劣,老夫是不会答应收你为徒的……

    大哥,我是六耳……

    你拔出了这把剑,那你就是我的意中人!以后要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他啊,他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没有灵魂的人又怎么能叫人呢?

    这就是桃花妖吗?在我佛门紫金钵盂之下,没有任何妖怪能逃脱的了……

    这是那只丢弃了自己妖体的猴子吧?倒是聪明……

    是啊,你也像一条狗呢。

    妖怪就该死吗?天生低贱吗?为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死在我面前?为何我不敢反抗?

    愤怒了吗?

    找到自我了吗?

    这就是我吗?

    那就战斗吧!

    让这满天神佛,统统烟消云散吧!

    因为,我可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