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官网 > 幸运五分彩官网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铁头,射鸟,养蛇

第一百五十五章 铁头,射鸟,养蛇

    苏恒离开了鬼界山,走时还听到鬼界山上传来东方鬼帝的怒吼:“清查!”

    典尚继续御空而行,他背驼着苏恒,小心翼翼的,在空中一直保持着平衡,就是为了让大帝坐着舒服一点,让大帝觉得,他典尚是远远大于蜃船的。

    蜃船有什么好的,只是一件死气沉沉的工具罢了,大帝骑在上面,不管怎么动,它始终都是那样,死气沉沉,没有一点灵性,他典尚就不一样了,只要大帝需要,要他叫就叫,要他哭就哭,还可以一边叫一边哭,还能张口来几句九州人民听不懂的异族方言……

    他在朱厌一族也不是白待的,可是学到了不少东西……

    典尚一边横空而渡,一边开始胡思乱想,脑子里,各种奇奇怪怪的画面都涌现了出来……

    “妖孽,哪里走!”一声呼喊在后面想起。

    典尚没有感觉,继续御空而行,苏恒也没感觉,坐在上面,神游太虚。

    “妖孽,别跑!”声音继续后面呼喊,语气急促,气喘吁吁。

    典尚回头看了眼,只看到一个年轻的道士,站在剑器上面,正冲着这边呐喊,只是御剑飞行的速度根本就追不上典尚,使出了吃奶劲儿,弄得气喘吁吁,还是没有追上,气急败坏的大吼大叫着……

    典尚有些疑惑,扭头四望,然后问苏恒:“大帝,他是在叫我吗?”

    苏恒也疑惑的看了眼四周,并没有看到什么妖孽啊,又低头看了眼典尚,一身妖气冲天……

    “他好像就是在说你。”虽然这是个比较残忍的回答,但是典尚现在夺了朱厌一族那个什么大王的身子,身上一身妖气,不知道的都会觉得这是个盖世大妖。

    “岂有此理!老典我不是妖怪,我是人!”典尚大怒,他虽然不歧视妖怪,可他也不想被人当成是妖怪,这是一个很矛盾的想法……

    “下去吧,臭道士!”典尚停下身子,一拳朝着后面猛地挥去,厚实的拳头突然袭击,让后面追来的道士猝不及防,差点没从飞剑上掉下,好在这道士也不简单,几个纵身,便稳住了身子,然后一脸警惕的看着典尚:“妖孽,你一阵妖气冲天,平日里必定杀害过不少无辜之人,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将你斩落与此地。”

    “记住了,取你性命者,龙虎山虞当归!”年轻的道士脚尖轻轻在飞剑上一点,整个人浮在空中,一身道袍飘逸,他单手二指合一,嘴里一阵念叨,那把飞剑发出赤红色光芒,浮在他眉心前,似乎在聚势,随时等待进攻的指令。

    虞当归?

    坐在典尚身上的苏恒觉得这名字挺耳熟的,疑惑的瞄了眼这个年轻的道士,看上去似乎是挺眼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记不清楚了,对于弱者,他印象一向不怎么深刻……

    “龙虎山虞当归?大帝,好像是虞姬那小丫头的哥哥啊?”典尚想起了地府内那个叫虞姬的小丫头,营养过剩,谁看了都印象深刻。

    典尚这么一说,苏恒也想起来了,虞姬好像在府中聊天时有说过,她有个哥哥就叫虞当归,天赋异禀,被称为龙虎山小天师,就是性格有点耿直,一天到晚想着斩妖除魔啥的。

    “咦?对面可是酆都大帝?”正御剑聚势的虞当归也发现到了典尚身上坐着一人,他看到了苏恒,想到了当初在蒙州战场时的一幕,当时这位大帝可是一招就吓退了那个东方鬼帝,那可是东方鬼帝啊,他当时一剑刺向东方鬼帝,结果直接被一巴掌给抽飞了,足以说明东方鬼帝的强悍,要知道,在龙虎山内,他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抽飞了多少个号称是天纵奇才的新入门的师弟了……

    虞当归特意拉近了距离,确认是苏恒之后,立刻收起了飞剑,客客气气的抱拳行礼,酆都可不止这位大帝厉害,还有个叫七戒的和尚,当初只身上了龙虎山,和自己的师父论道,结果师父输了,而且还把那把祖传的天师剑给输掉了,现在自己的师父,也就是世人嘴里的龙虎山老天师天天躲在后山,抱着雪松大哭,说对不起历代祖师,说自己没用,一大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表示没有颜面在活下去了,要从后山悬崖跳下去,还让虞当归不要动,不要拉他。

    最后坐在悬崖边墨迹了半天也没跳,虞当归当时就在旁边看着,就那样站着,一动不动的看着,很听话的没有动,然后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被师父赶下山了,还说没有命令不准回山……

    思绪拉回,虞当归扫了眼典尚,又重新看向苏恒:“我就说怎么突然冒出一只妖气冲天的大妖来,原来是大帝座驾,这就可以理解了,有大帝镇压,任他什么妖魔鬼怪都要服服帖帖的,这个丑八怪虽然厉害,不过在大帝面前,还是只能老老实实地待着。”

    虞当归这话让典尚不痛快了,你这抬一个,压一个是几个意思,可是又不敢反驳,要是反驳的话岂不是说明他典尚不认可虞当归的话?那大帝听了会怎么想?作为一个要抢谛听饭碗的存在,肯定不能犯这个低级的错误,总之,惹不起……

    虞当归和苏恒挥手告别了,苏恒听了没啥感觉,只是觉得外面人和地府内那些人差不多,说话都挺好听,都挺真诚的,找不到那些溜须拍马之徒。

    典尚就有点郁闷,心里憋了一肚子火,这什么龙虎山的小天师,细皮嫩肉的,下次遇到一定要他好看。

    ……

    不周山,位于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所以名为不周。

    竞选部落扛把子失败后的共工很愤怒,他觉得这都是不周山的原因,因为不周山代表残缺、不完整、灾难,就是因为这些不好的原因,才导致他竞争部落首领的时候失败了。

    共工身材高大魁梧,脑袋很大,以前其实也没这么大的,就是后来竞选失败后,心情抑郁烦闷,就天天拿头撞山发泄怨愤,结果头越来越大了……

    不止头变大了,还秃了,头发都没了,为了练成铁头功,他每日努力着,奋斗着,后来秃了,感觉也确实变强了一点,但是还是不行,因为他现在还是没有办法撞倒不周山。

    耸立挺拔的不周山立在那里,峰顶触天,就好像在嘲笑他的无能。

    共工一脸愤怒,咬着牙,继续拿着那亮晶晶的光头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山腰,整个山间四周都传来阵阵回响。

    “光头哥,休息下吧,我打回了一只大鸟,先吃了在说。”一个年轻的汉子出现在共工身后,他背着把弓,手里拎着一只大鸟,鸟歪着脖子,上面还有箭支拔出来的痕迹。

    “柴火我也找好了。”一个身上挂着黄蛇的胖子也抱着一堆木柴走了过来,放到了一边。

    这两个人正是后羿和夸父,上次去了地府一趟后,两人就闹翻了,不过最终还是基情战胜了一切,又和好如初了,但是两人来了一个君子协定,夸父说了,他若是先追上了太阳,那后羿就不准在惦记着自己那轮回重生的妹妹,她还小,不要想着老牛吃嫩草,若是后羿先拿箭射下了太阳,那他就不管,就算便宜后羿了,妹妹这朵鲜花就让后羿这只猪拱了……

    两人商量一致后,一起来到了这大荒,就是想静下心来修炼,早日完成自己的目标,后来俩人结识了共工,三人混熟了之后,共工年长,开始称呼共工为光头哥。

    而后羿现在已经放弃了直接一箭射下太阳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改行拿箭射鸟,他觉得,任何事情,都要从小事开始做起,等哪一天,他对自己满意了,再去想着射太阳。

    夸父也没有在去盲目的追着太阳跑,他现在天天养蛇,他认为,黄蛇对黄日,两者间必有关联,或许能从黄蛇身上找到追寻太阳的秘密,等有朝一日,他觉得自己可行了,就会再次去追寻太阳。

    于是,一个练铁头功的,一个射鸟的,一个养蛇的,这个奇怪的组合在大荒成立了。

    他们各司其职,每天忙忙碌碌,男耕男织……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

    后来……

    有个外来者打破了他们平静美好的生活。

    一道冲天妖气在不周山外传来,往这边而来。

    共工看了眼山间惊慌四散奔走的鸟兽,眉头一皱,这大妖隔着这么远就散发出这样的妖气,恐怕不好对付啊。

    后羿和夸父也同样神色严肃,他们也好久没有感受这般强烈的妖气了,立刻背靠背,警惕起来。

    直到一只身形似猿,四肢粗壮的大妖从山外而来,看到上面还坐着一个人时,后羿和夸父才放松下来,皆是抱拳客气道:“大帝。”

    大帝?酆都那位?共工疑惑的看了眼后羿和夸父,以前就听他们俩说过,似乎很厉害,他这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不周山的范围,对外面的情况也不太了解,又不怎么和外人接触,很多消息都是听后羿和夸父说的。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