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幸运五分彩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桃花源

第一百七十三章 桃花源

    就在一众大佬们继续鼓吹苏恒时,就在元始天尊还在细思极恐之时,一声惊呼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只见先前那个还鼓吹着万物本源,认同这就是一块普通玉璧的老家伙,已经被那桃花林给吸了进去……

    “阿弥陀佛,物极必反,其形非兽,必遭天谴……”七戒在一旁自言自语道,脑海里不由得想到谛听,果然不愧为天地灵兽,物极必反这一套在它身上永远都实现不了……

    然后又想到了地府内那一群人,好像这物极必反都实现不了,不由得看了眼旁边的苏恒,倒吸一口凉气,大帝就是大帝,一身气运如虹,镇压万物,恐怖如斯……

    此时,那个老家伙已经出现在了那艘小船上,神色慌张,他张口大喊大叫,整个身子好像被约束在了原地,无法动弹,那驾船的船夫也好像没看到一样,只是继续唱着山歌,继续摆动着船桨。

    “这天门内能生出此等异象,果然不凡。”这次,每个人都意识到这件事不简单。

    大家围在一边,皱着眉,然后一起兴致勃勃的看着……

    异象内,那艘小船拐了个弯,前面出现一条河流,河水并不急促,船夫稳妥的驾驭着小船,沿着河流直下,两岸边桃花瓣纷纷脱落,飘散在河面上。

    到了桃花林的尽头,前面出现了一座小山,山上同样种满了桃花树,清风徐徐,吹动着枝叶,只是远处观看,就觉得美不胜收,山底下是一个洞口,洞口内有微微光亮。

    船夫继续驾驭小船,慢慢穿过了那个洞口,洞口内似乎别有洞天,老远就能看到一些云烟飘散。

    这莫非是桃花源?

    苏恒跟其他人一样,都聚精会神的看着,这外面就是这样一幅美景,那里面又是怎样的人间仙境。

    只是,那小船在穿过洞口之后,后面的景象突然就没有了……

    众人都沉默了,气氛又变得安静下来……

    七戒抬头看了眼众人,他知道下面突然就没了的感觉肯定不好,于是摸了摸怀中的鸡腿,发现数量不多了,想了想,终究还是算了……

    “看,又动了!”

    只见那玉石壁上的异象画面又动了一下,还是那片桃花林,还是那条溪水,还是那个驾船的船夫,依然在那唱着山歌,只是先前那个被吸进去的老家伙不见了。

    船夫唱着山歌,唱到兴头上时,又做出和先前同样的动作,抬头高吼,然后,又一个老家伙被吸了进去……

    老家伙同样出现在船头,站在那里,不能动弹,不过他要淡定的多,毕竟先前已经看过那一幕了,只是心里还是有点打突,在九州他是一方大能,天下大可去得,可到了这里,他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整个命运好像都掌控在他人手中。

    “诸位,这异象有点问题。”通天教主挑了挑眉,他发现了不对劲。

    旁边的人扭头过来看了一眼,想要开喷,这废话还要你来说?不过想了想双方的实力,对比一下,还是算了……

    苏恒没有说话,他一直在默默观察,特别是刚刚那船夫高吼一声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了一丝不对,这是一种特殊手段,通过呼喊,直接破开了空间。

    这种手段很奇特,其中的奥妙生涩难懂,想要学会悟通,恐怕要花费不少时日,可能几百年,可能几千年,可能几万年,可能永远……

    但是苏恒看了眼,感受了下,在改动下,然后已经会了……

    苏恒看着那副异象,神识一动,念头通达,整个人就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异象中,站在了船头边。

    元始天尊等人看到苏恒突然消失,又出现在里面,都是一惊,这大帝都被吸进去了?

    然后他们又发现了不对,这大帝为何能动?

    苏恒站在船头,看着那船夫,船夫也有点懵逼,他眼中闪过疑惑之色,抓了抓头,仔细想想,自己貌似还没有开嗓子吼上一吼啊,这个人怎么进来的……

    算了,一个两个都一样,不想了,船夫甩了甩头脑袋,继续摆动船桨,反正进来几个都一样,到了他这船上,就老老实实地待着吧,动也别想动。

    船夫得意的笑了笑,随意瞄了眼苏恒,然后……笑容逐渐消失,又露出一脸懵逼的表情……

    苏恒站在船头上,来回走动了下,同时扭头四望,这里确实很不错,空气清新,风景美如画,就是旁边站着两个老头子,都一脸懵逼的瞪大着眼看着自己,有点大煞风景。

    “你继续,别管我。”苏恒看了眼碧清的河流,又扭头对那船夫笑了笑。

    船夫沉默了片刻,然后继续划动船桨。

    小船顺流而下,又到了那桃花林尽头,穿过洞口,穿过云烟。

    苏恒微微眯眼,看到了这背后的景象,先前那个老家伙到了这里,画面突然消失的时候,他有猜想过,就是这桃花源表面虚有其表,这背后可能又是另一幅地狱般的画面。

    那些外面就是用来迷惑别人的,让人放松警惕,可进来后,很意外,里面是宽坦平整的土地,一排排竹篱茅舍并列成堆,有不少人,站在岸边,冷漠的看着自己。

    船夫将小船靠在岸边之后,朝着苏恒一笑:“年轻人,胆子很大,可惜到了这桃花源,光胆子大是没有用的。”

    随着船夫的话,茅舍背后又走出不少人,每个人穿着奇装异服,他们抬着轿子,轿子上坐着一个白袍男子,看上去很年轻,一脸苍白,就连发丝,每一根都苍白如雪。

    “老周,怎么来了两个人?以你的修为,能同时召来两人?”白袍男子看着船夫,语气有点疑惑。

    叫老周的船夫呵呵一笑,他脱下斗笠,也是一头白发,笑道:“爷,这位可不是我召来的,是他自己跑进来的,也不知道动用了什么手段,不过九州这么大,难免会有些奇人异士,反正不管手段再多,来了这里,还不是任爷您摆布?”

    白袍男子听后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他站起身,半弯下腰,双手解开了腰带……

    ……

    新的开始,求下推荐票,谢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