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一开局就无敌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又特么回来了?

第一百七十六章 又特么回来了?

    三生石内,那些云雾又一次消散,里面的画面也重见天日,苏恒和董永还有一个喜欢搞事情的糟老头子一起瞪大了眼,仔细看着。

    咔嚓————

    雄厚的灵气灌输之下,三生石没有承受住这股浓烈的灵气,直接碎裂开来,就像一面镜子,四周露出许多细小裂缝,沿着中间的支点,像四面扩散,变成一道道裂纹,里面的画面也再次消失不见。

    三生石碎了?我的小七没有了?

    董永呆住了,这一刻,他觉得这个世界都失去了色彩,他这么多年来,活着就像那行尸走肉般,是靠着有三生石就能找到小七的念想,才苦苦支撑着他的信念,如今念想没了,信念也就没了。

    董永一把瘫坐在地上,双眼无神,唸唸自语。

    “大帝,这家伙肯定在装,这种人我见多了,早年我纵横九州时也经常这样的……”高思庆靠着苏恒,鬼头鬼脑的看了眼董永,立刻在一旁小声嘀咕着。

    苏恒瞄了眼这个糟老头子,他觉得,这糟老头子就是一个会移动的负能量,整天到处散发着各种负能量,这种人比较适合派遣到对手的大本营内,从对方内部势力开始瓦解……

    “这个三生石我可以带回地府,找人替你修复好。”苏恒看了眼董永,有些过意不去,顺便一把将三生石收起,用极为诚恳的眼神像董永表达自己的歉意。

    听到三生石可以修复,董永那空洞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光亮,他抬起头,僵硬的看了眼苏恒,看着对方的眼神,似乎很有说服力,下意识点了点头。

    “你要不和我一起回地府吧,到时候我在帮你。”苏恒继续看着董永,想了想说了一句。

    董永没有过多犹豫,点点头:“好的大帝。”

    说完后董永又觉得似乎有点不对,但是仔细想想,又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

    最终,在苏恒的诚恳邀请下,董永决定收拾家当跟着苏恒一起去地府,驾船的老周不愿离去,董永就让他留在桃花源,代替自己管理,至于那些之前被抓来的各地大佬们,也纷纷表示这里挺好的,不愿意走了,就这样吧。

    桃花源进来方便,出去比较麻烦,要走虚无界的空间通道,三千虚无界,每个通道都会随时变动,苏恒也不嫌麻烦,每次开辟出新的通道,发现不对,就重新在开一个,一个个的去实验,反正灵力用之不尽。

    不过在开辟出这些新通道的时候,因为出现的位置都是随机的,所以也偶尔会看到一些不堪入目的羞人画面……

    “大帝,你听说过天庭吗?”董永跟着苏恒在虚无界内飘荡,他问了一句,小七就是天庭的七公主,对于天庭,他关注的一直比较多。

    天庭?苏恒沉思片刻,想了想,好像当初被自己一巴掌给拍没了,后来还做了回好人,将那奴役众神的猪笼一样的石像给打破了。

    董永没有等苏恒回答,继续说道:“在很早的时候,九州界只有三大势力,阐教、截教,佛门,当时截教势大,阐教便联合佛门对截教下手,最终截教惨败,几乎所有的截教徒都上了封神榜,也就是后来的天庭,再后来经过岁月的变迁,加上又有虚无界外的势力介入,九州大乱,到处都是纷争,整个九州界已经支撑不了这样的混战。”

    “当时实力达到一定层次的修士都被迫离开了九州,当时在九州,天庭名义上和阐教还有佛门平等,其实一直都在阐教和佛门暗中掌控之下,而趁此机会,天庭在玉帝的带领下,一部分人选择了离开天庭,去了虚无界另外的世界,没有留下一丝踪迹,我怀疑小七就在这些人里面,因为她是天庭的七公主,肯定跟着一起走了。”

    董永说的这些苏恒确实不知道,他一直以为天庭被自己一巴掌拍没了,至今还依稀记得当初在天庭时发下的感慨,感慨无敌是多么寂寞,只希望能有个接住自己一掌的对手……

    如今董永说天庭还有一部分人潜藏在虚无界,苏恒听了觉得无所谓,不管多少人,反正别惹我,不然来多少都是一巴掌的事情。

    ……

    青丘涂山,东方念站在最高的山峰上,脚下是那数百丈的深渊,只需在往前一步,便会粉身碎骨。

    东方念一袭白衣随风而动,他有些惆怅,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地府那边了,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记得自己,应该会记得吧,毕竟十八层炼狱那里还需要自己没事的时候放放火……

    涂山兮怡站在不远处,默默的看着东方念的背影,她一动未动,只是眼神有些清冷。

    “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东方念感应到背后有人,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神情激动的大喊大叫。

    涂山兮怡听后眼眉一挑,往前走了几步,和东方念并排而立。

    东方念看后默默无言,然后又看了眼那一眼望不到边的深渊,一阵沉默……

    “你那么想回去?”涂山兮怡望着远处重叠的山峰,每座山峰上,桃花飞舞。

    东方念自嘲一笑:“虽然我当初经常拿你开玩笑,说要把你怎么样,也很想留下来,不过,地府还有个人在等我,虽然没有太深的感情,可是我和她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我自当要尽到丈夫的责任。”

    “我知道了,你走吧。”涂山兮怡很平淡的回了一句。

    东方念楞了一下,想了想,点点头:“好,这辈子你我无缘,将来我一定会让我儿子娶到你们涂山的女人,也算是了结了我一个心愿。”

    涂山兮怡听到此话眼眉一挑,有暴怒的迹象,抬头的瞬间,看好看到了天空之上有一道黑白之光亮起。

    东方念也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天地间,那道黑白之光从苍穹之上落下,光影覆盖了整座涂山,黑白之光落下的那一刻,无数山峰轰然倒塌。

    东方念看到这一幕脸色一变,连忙拿出手中的玉牌,涂山兮怡也扭头望来,他们忽然想起,当初东方念来涂山时,好像随手触碰了一下玉牌,当时一道黑白之光直接将一座山峰轰碎,后来看到黑白之光向着天际而去,他们也没有在意。

    如今看来,这黑白之光似乎去了那茫茫天外,绕了一圈之后,又特么回来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