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官网 > 幸运五分彩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莫非姬家出卖了自己?

第一百七十八章 莫非姬家出卖了自己?

    高思庆很开心的接受了铲屎官这个职位,毕竟现在外面太危险了,变化太大,以前他还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在九州界除了那几位大佬外,他就可以横着走了,现在算是看明白了,这随便不知道哪冒出来的一个董永都可以轻易掌控他的生死,所以想活命,先抱紧一个大腿再说。

    解决了高思庆的事情,也接受了谛听的一番忠心之言,苏恒立刻喊来秦夫子。

    秦夫子不明白自家大帝为什么第一个回来就找他,虽然他现在扶鸡无力了,可是有些男人的矜持还是不能抛弃的,就算你是大帝,也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苏恒没多说废话,直接将三生石递了过去。

    董永在一边欲眼望穿,死死盯着秦夫子手中的三生石,上面一道道裂纹,就像是长在他心口上一样。

    “咦,这个玩意好啊,虽然已经破损了,可是若能修复好,应该和以前没有太大的区别。”秦夫子打量着手中的三生石,他科研多年,研究过各种图纸,图纸上那些各种奇奇怪怪的画面,各种千奇百怪的姿势他也都有深究,一眼就看出了三生石的本质。

    听到能修复,董永顿时松了口气,最近一直忐忑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

    苏恒瞄了董永一眼,然后对秦夫子说道:“那就好好修,认真修,不要太快。”

    秦夫子点点头表示明白,抱着三生石下去了。

    “大帝,你的茶。”苏小小一只手端着茶,一只手操控着轮椅上的机关,她一脸幽怨的看着苏恒,当初这位离开的时候可是说很快就会回来的,结果一去就过了这么久,后来中间这茶都不知道换了多少次了……

    苏恒看着这茶水,也想到了自己当初离开时说的话,老脸不由得一红,立刻转移话题:“最近外面情况怎样。”

    苏小小摇摇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就是九州的人参价格飞涨,一日比一日高,还好地府也提前储存了不少人参,不然现在想大批量的收购人参,很难。”

    听到苏小小的话,苏恒有些疑惑,这人参虽然一直都是个好东西,可以滋补灵气,是炼丹炼药的必备材料之一,可也没到那种夸张的地步啊。

    苏小小瞄了苏恒一眼:“大帝,外面都传言是你说人参将来有大用,不知道此言是否当真?”

    苏恒一愣,立刻摇头否认:“没有,我从未说过。”

    苏小小点点头,也不在意,继续道:“还有一件事,就是最近虚无界外有许多大妖通过结界裂缝进入九州,这些大妖都是率领族群一起到来的,因为来得突然,九州内很多门派都没有察觉到,导致一夜间有无数门派惨遭灭门。”

    “不过好在大家反应过来后,应对的速度也不慢,开始向这些妖族发动了反击,余音说,这些都是山海妖族,和上次来到长恨山的那些大妖是一伙的。”

    苏小小一口气说完,看了眼站在奈何桥上的余音,一袭长裙,抱着古琴,我见犹怜。

    苏恒也淡淡瞄了眼,余音已经爱上奈何桥了,现在天天就站在奈何桥上,就像幽冥鬼王动不动就趴在房梁上一样,没事的时候就谈谈小曲,早已经忘记当初说要游历九州的那些话了。

    “大帝,这些山海妖族如何处理?”苏小小问了一句。

    苏恒邹着眉,想了想,走向玉石床上,小虞姬早已在那里拿着手制的耳勺等候多时了,他想了半天才说道:“先让我躺着好好想想,日后再说。”

    ……

    九州有无数茫茫大山,山峦相叠,这重重山峰之中,又有无数狭小山洞,大小不一。

    在这千万山洞之一,一个年轻的黑衣和尚端坐在此,他闭目眼神,额头前有一座黑莲漂浮在空中,他和黑莲心心相印,彼此之间,相互哺育。

    黑莲在山洞中悠悠旋转,也不知过了多少时日,黑衣和尚终于睁开了眼,嘴里自言自语道:“酆都这位大帝当真难缠,还好当初哄骗那如来放出了自己,不然怕是凶多吉少了,也不知道如来如今如何了。”

    黑衣僧人正是魔陀,那日哄骗如来放出他之后,便独自逃命,因为刚刚从如来体内分离而出,身体极为虚弱,便一直潜伏在此养伤。

    “阿弥陀佛,看到你还活着,我也就放心了。”一道声音从洞外传来。

    魔陀脸色惊变,莫非如来找到这里了?

    一位白衣僧人踏入洞中,一身圣洁,温和的看着魔陀,他眼神平和,常人只看一眼,便如沐春风。

    看到这个白衣和尚,魔陀脸色再次剧变,这个和尚化成灰他都认得,正是来自地府的七戒。

    当初在东海岸边他被酆都大帝一掌打得肉身破碎,靠着本命黑莲逃得一劫,后来却被这七戒给堵住了,然后被七戒收走,最后又莫名其妙的放出来,附了如来的身子。

    他本就是心魔所化,善于激发常人心中最阴暗的一面,即使如来也难以逃脱,他借着如来的身体,疗伤魂体,本想找机会夺得如来身体的控制权,结果后来又遇到了酆都那位大帝,他再次逃脱,然后便到了今日。

    可是,为何如今又遇到了这位和尚?这个七戒就好像早料到他的位置一样,总是会在关键时候出现,等着自己。

    魔陀黑着脸,他发现,自己只要每次一遇到酆都那位大帝,不死既残,然后又总能遇到这七戒和尚……

    这一切,就好像背后有一只幕后黑手在操控着一切一样,他不由得想到,和自己合作最深的应该就是姬家,也只有姬家最了解自己,莫非是姬家出卖了自己?

    细思极恐,魔陀发现了一个问题,从最初的陈塘关谋夺镇海旗,到后来的鬼界山会见东方鬼帝,再到东海岸边看众人争夺扶桑神树,最后和如来一起出现在东海之上,每次都会遇到酆都那位大帝,而且这每一件事的背后似乎都有姬家的影子……

    ……

    求下推荐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