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uc书盟 > 幸运五分彩 > 第二百零四章 西行之人重聚

第二百零四章 西行之人重聚

    六耳虽然被捆绑着结结实实,可嘴巴没封,疯狂怒骂,朱悟能继续一脸笑嘻嘻,没有理会六耳的叫骂。

    如来看到后也没有在继续玩捆绑游戏,朝着下面的佛陀挥挥手:“关入万佛塔内。”

    万佛塔,关押了无数妖魔鬼怪,九十九层塔身内每层都有许多佛像镇压,佛像姿态不一,多达数万之多,也因此被称作万佛塔。

    “悟能,这次多亏你的提醒,否则我灵山怕是要损失惨重。”如来神色温和的看着朱悟能,起初朱悟能来通风报信说六耳要打上灵山时,他还不信,如今看来,这朱悟能并不是胡言乱语,他提前做好的准备没有白费。

    朱悟能听后笑了笑,眼珠子一转:“呵呵,老朱我现在也没别的本事,就只想老老实实地养个猪啥的,这六耳跑来找我,说要打上灵山,老朱不想惹事,直接拒绝了,顺便过来告知佛祖一声,免得那六耳跑来胡言乱语,诬陷我。”

    此话是真是假,如来没有兴趣知道,他只知道,这欺骗他很多次的六耳总算是逮住了,那盏他一直就惦记着的莲灯也到手了,这就足够了。

    能拿到这盏莲灯,还要多亏了眼前这个猪妖……

    如来心里默默想着,看了眼朱悟能,道:“悟能,如今我佛门西行再度重开,不若赐你一场机缘,你可愿意再入我佛门,完成西行大计?功德圆满之后,便可位列仙班,得到天道馈赠。”

    “我?我现在还可以吗?”朱悟能听后指了指自己,脸上是一副愣住的表情。

    如来淡淡道:“有何不可?不过是当年的西行,你如今再走一遭罢了。”

    朱悟能听后笑了笑:“好啊,那就多谢佛祖了,这西行完成之后可是有着大大的好处,老朱我眼馋的狠啊,就是不知知道西行完成之后,那高家小姐佛祖可否赐予我老朱?”

    如来听后眯了眯眼,望向了朱悟能,后者脸上始终挂着笑意,看不出什么来,如来沉默片刻后开口道:“悟能,当年吾不是有心想欺骗你,只是后来你也知道,九州发生了各种劫难,为了顽固我佛门的地位,不得以下封锁了万佛塔,所以高小姐一直在三十三层之上没有出来,如今若是这西行完成,功德圆满,万佛塔定可再次重开那三十三层,放出高小姐。”

    朱悟能眯着眼,继续一脸笑容:“老朱我明白佛祖的意思,老朱我定会好好西行,等功德圆满之后,在来迎接高小姐。”

    如来默默点头:“那是自然。”

    嘭————————

    朱悟能正还要继续说话时,一声巨响在雷音寺外响起,然后便看到两道人影从远处而来,领头的是一个猴子,正是孙悟空,他朝着如来怒喝:“如来老儿,将小灯和六耳交给我。”

    看到孙悟空,还有那站在身后一言不发的沙悟净,如来眼中精光一闪而过,温和道:“悟空,悟净,还有悟能,没想到我等这次又在此重聚。”

    孙悟空怒目圆睁:“如来老儿,你放还不是不放?”

    如来听后摆了摆掌心的莲灯,看着孙悟空道:“悟空,我佛门西行已经再次开启,六耳已经被送往万佛塔三十三层之上,唯有西行功德圆满,这三十三层才能再次重开,今日你等刚好都在此,不若再度西行一次可好?”

    如来说完后故意抖了抖手中的莲灯,似乎有随时摔地的意思,如来发现,当初这六耳那莲灯威胁自己,这招还挺好用的,就比如眼前这猴子这么在乎这盏莲灯,那么他肯定会答应的。

    孙悟空看了眼如来手中的莲灯:“我如何信你?”

    如来继续抖着莲灯:“悟空,你只能信我。”

    孙悟空沉默片刻,道:“如今天地剧变,各门各派崛起,天道每隔万年内只降一次气运福泽,九州内各方势力必定争先恐后的抢夺,你佛门的西行大计若是完成,必定会分走大半的气运,其他人岂会袖手旁观,怕没有那么容易完成,酆都地府,阐截二教,九州大派,隐世世家,哪个又是好相与的?”

    如来听后不为所动,一脸自信:“悟空,我既然敢重启西行,那必定是有很大的把握,这九州之上虽然势力众多,但能让我佛门担忧的也不过是酆都地府和阐截二教,如今阐截二教也重启封神大战,相互牵制,酆都大帝当初又亲口答应我不阻挠我佛门西行,那试问,这整个九州,还有何方势力能挡我佛门西行?”

    阐截二教相互牵扯,酆都地府不插手……

    孙悟空听在耳中,记在心里,脸上面无表情:“我答应你西行便是。”

    如来听后笑了,他觉得自己又赢了,只不过笑的时候脸皮又是一阵抽痛……

    ……

    酆都,如今被九州修士冠上九州界第一势力,第一圣地,鬼城等等称呼。

    谢必安和范无救第一次来到酆都,看着这满城的孤魂野鬼,他们惊呆了,最震惊的还是酆都城内虽然住着的都是阴魂,可却管理的井然有序,地府的阴差们在大街小巷四处巡逻探访,和人间城池并无差别。

    为了让谢必安和范无救彻底熟悉下地府的情况,苏恒特意带着他们坐上了周峰的黑船,游览了一遍忘川河。

    周峰看到苏恒后,整个腰子一直都是弯着的,幅度之大,那张满脸献媚的大脸都快要贴到地面了……

    大帝满不满意周峰不清楚,虽然他很想知道;但是他自己还是很满意的,他因为天天待在黑船上,不能夜夜笙歌,所以腰子比常人要好的多,都不用吃什么大补品啥的……

    “恭送大帝!”黑船在忘川河上逛了一遍之后,等船靠岸,周峰嬉皮笑脸的冲着苏恒的背影点头哈腰。

    谢必安和范无救相互担忧的望了一眼,他们已经加入了地府了,以后也要在地府定住的,可如今这一个开船的船夫溜须拍马的功夫都这般厉害,那他们这样嘴巴笨的人,以后还怎么混啊……

    忘川河岸还是那盛开的彼岸花海,红衣萝一身红衣站在花海中,好像和花海融为了一体,谢必安看到后立刻想起,这好像就是那个让黑山老妖梦魂牵绕的女人,确实很美……

    “好看吗?”一个声音在谢必安耳边响起,谢必安下意识的答道:“好看。”

    然后耳朵好像被什么蛮力给揪住了……

    苏恒上了岸,谛听第一个跑来,它也在岸边等候多时了。

    谛听背着一张玉石床,玉石床的四角用绳子固定好绑在它身上,绑的死死的。

    “大帝,您总算回来了,您在外一路奔波劳累,吾却在府内碌碌无为,心中愧疚万分,若不是担心死后无法在面见大帝天颜,吾早就投身这忘川河中,用这河水来洗涮自己的耻辱,这次大帝归来,还望大帝赏赐,能让吾亲引大帝,在地府内重游一次,让所有人知道,吾得到了这份眷恩,如此便不枉此生了。”谛听趴在地上,眼角挂着泪水,说话时凄凄切切,看上去孤寂悲凉,每一个字都似乎发自内心一样。

    苏恒叹了口气,摸了摸谛听的狗头……

    然后一把翻身坐上玉石床,谛听看到后立刻神色严谨的开始在地府内转着圈圈,一脸骄傲自得。

    地府内来往的阴差看到后都沉默了,他们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干了这么久还始终只是一个普通的阴差了……

    谢必安摸着被揪肿的耳朵和范无救对视一眼,眼中的担忧更深了……

    “大帝好!”地府铲屎官高思庆看到苏恒后立马放下了手中的活,朝着苏恒行礼,只是那一脸的抓痕让苏恒愣住了。

    高思庆那本来的一张老脸就不怎么好看,现在加上满脸抓痕,就像那十八层炼狱的恶鬼一样……

    高思庆也很烦恼,本以为这铲屎官是个轻松活,混吃等死的那种,结果没想到这地府内的灵兽个个都不得了,难伺候的很,特别是那兔子,每次给它洗澡的时候都要给自己脸上来那么一下,他也想不通为什么,这兔子为什么对自己意见这么大,后来听地府的人说,这是这兔子的特殊打招呼方式,每次只要来了新人,它都会这么给你来一下,所以这兔子肯定是把你当新人了,和你打招呼呢……

    高思庆不信这鬼话,他每天都给这兔子洗澡,每天都要见面,怎么可能会是新人,除非这兔子有健忘症,可这可能吗?

    想到这里,高思庆下意识扭头看了眼兔子,眼神呆呆地,正被招财抱在怀里,不停的敲着脑袋瓜子,每敲一次就喂一根鸡腿……

    “苏哥哥,吃鸡腿!”招财看到苏恒后,立刻高举起鸡腿。

    苏恒淡定的指了指她怀中的兔子:“全给它吃。”

    “大帝这次回来,似乎收获很不错呢。”苏小小也从远处走来,微微扫了眼谢必安和范无救,两人看上去还有点拘谨。

    苏恒笑了笑,问道:“最近府内可有事发生?”

    苏小小听后指了指趴在房梁上的幽冥鬼王:“有的,钟馗他们都回来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