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彩票 > 一开局就无敌 > 第二百零五章 大帝庙

第二百零五章 大帝庙

    幽冥鬼王最喜欢的永远都是房梁,就像地府的大黑一样,不忘初心,这次他回来的时候,还特意把恶鬼界那金石打造的房梁给扒了下来,然后弄回地府,求秦老头帮忙弄上去,秦老头说他现在很忙,日理万鸡,哪有时间帮你弄什么房梁,幽冥鬼王没有办法,只好去找阎老头,因为两个老头总是有很多共同的语言,会经常在一起谈一些悄悄话,比如为什么人老了就无扶鸡之力……

    阎老头笑眯眯的看着幽冥鬼王,然后双方签下条约,最终,幽冥鬼王在耻辱条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阎老头也答应出面,让秦老头帮忙把这足以亮瞎人狗眼的金石房梁给装了上去。

    这金石房梁经过一路坎坷挫折,终于还是弄好了,幽冥鬼王天天躺在上面,每次进入梦中时就会梦到自己在恶鬼界的日子里,坐着那高高在上的王……

    幽冥鬼王闭着眼,嘴角挂着笑意,梦中,他看到了许多漂亮的……

    身子猛地一抖,幽冥鬼王从梦中惊醒,看到了苏恒正望着自己,他心里一慌,脸上立刻挂出一副角度刚好的笑容,这是他最近偷偷练得拿手绝活,叫‘笑容恰当,完美无缺’,他敢拍着胸部发出豪言壮语,整个地府都没人能像他这样露出这幅完美的笑容,就算那只舔狗大黑都不行……

    苏恒默不作声的移开目光,看来这恶鬼界不同寻常,幽冥鬼王去了一趟回来,脑子都有点傻了……

    “属下参见大帝。”钟馗从远处走来,他一身红袍,衣着工整,很严肃的朝着苏恒行了礼,钟馗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公正严明,一身正气,言行举止都找不到一点缺点,除了长得丑了点,可以称得上是个完美的男人了……

    苏恒挥挥手,示意钟馗说话。

    钟馗立刻道:“大帝,这次恶鬼界之行很成功,幽冥鬼王也成了恶鬼界的新王,目前整个恶鬼界内都在传颂大帝的威名,属下也派遣阴差常驻与恶鬼界,秦老爷子说他会想办法将恶鬼界的空间通道直接连通到我们地府内。”

    苏恒点点头,这些都是小事,钟馗办好了就行,他每天的任务就是躺在床上,让小虞姬掏掏耳朵便可以了。

    当老板的自然要有当老板的样子,不然下面养一大堆打工仔干吗……

    “大帝,属下还有一事要汇报。”钟馗看了眼似乎不太有精神样子的苏恒,决定还是事先问一问探探口风,免得大帝现在压根就没心思听,他一个人罗里吧嗦的说一大堆话给自己听,贼难受……

    “说吧。”苏恒懒洋洋的挥挥手。

    谛听在旁边插口道:“大帝每日操劳,日理万鸡,依然没有一丝松懈之心,愿意认真聆听下属诉说那千言万语,实乃我辈楷模,若是我地府人人都像大帝这样认真严谨,那九州早就一片太平了,又岂会像现在这般妖魔鬼怪横行霸道。”

    钟馗瞄了眼谛听,心里想着这些话应该自己来说更合适吧,可惜自身功力实在比不过这舔狗……

    “大帝,属下想说的是长生位的事情,目前九州各地的大帝庙都已经建造完成,每座州郡下属各个乡镇也都没有错过,如今大帝威名广播四海,九州万民皆知道大帝之名,大帝庙内每日香火旺盛,人来人往,络绎不绝。”钟馗连着一口气说完,语气还有点激动,大帝庙的督造工作一直都是他经手的,就算去了恶鬼界的那段时间,他也派自己比较放心的下属去盯着,不敢有一丝松懈,好在如今九州内的大帝庙都已经建成,他也算是不负大帝所望。

    听完钟馗的话,苏恒楞了一下,长生位?大帝庙?

    苏恒仔细想了想,好像是有点印象了,只不过最近事情太多了,好像有点淡忘了……

    谛听偷偷打量了下苏恒的眼色,它从大帝的眼中看到了迷茫,它决定要提醒下大帝,可是又不能让大帝觉得没面子,它想了想立刻说道:“大帝的长生位吾最了解,当初若是没有大帝的长生位,吾的脖子也不会好,这长生位吾每天都挂在身上,若是拿下,必定霉运加身。”

    谛听说着还展示了下脖子上的长生位,它所言不假,确实每天都挂在脖子上。

    似乎为了印证自己所言非虚,没有夸大其词,谛听特意将长生位取下,它要向大家证明一下,若是没有长生位,定会霉运加身。

    长生位被取下后,谛听一脸淡定,强行将脖子用力一扭,只是它做的很巧妙,外人根本就看不出来,大家只听到骨骼一声脆响,谛听那脖子上一根助骨似乎断裂了……

    围观的人都惊呆了,连苏恒自己也惊呆了……

    谢必安和范无救看到后再次相视一眼,然后瑟瑟发抖……

    远处吃着鸡腿的七戒停止了撕咬,默默看着谛听:“……”

    谛听歪着脖子看着众人:“吾说得没错吧,这长生位若是取下,必定霉运加身,不过好在若是能够重下戴上,有大帝福泽护身,霉运必可散去。”

    谛听说着又重新将长生位挂回脖间,然后又在众人看不出来的角度下,将脖子用力一扭,重新搬正,同时伴随着又一声骨骼咔嚓的清脆响声……

    ……

    柳城,大帝庙,人来人往。

    柳城的大帝庙新建不久,可每日香火旺盛,庙外排起了长龙。

    这些人都是一些普通的凡民,他们听闻酆都大帝天下无敌,无所不能,没有什么是他老人家做不到的事情,于是,他们每个月都会过来祭拜一次,更甚至每天都会过来祭拜。

    来祭拜的人很多,都有各自的目的,求财的、求子的、求官的,多不胜数。

    此时大帝庙外来了一个少年郎,面色疲惫,年纪不大,十七八岁,他衣衫褴褛,手中拿着一个自己编制的粗陋篮子,里面放着一些山中常见的野果子,每个都洗的很干净。

    少年郎神色悲切的看着那庄严肃穆的大帝庙,心里一阵发苦,他有一肚子的冤屈,他本是柳城一小户人家,家境贫寒,有一天,一家三口去深山中打柴补贴家用,结果回来的路途上遇到了一只大妖,他们一家三口当时分散逃开,可那大妖实在了得,父母皆先后惨死于大妖嘴下,唯独他逃出生天。

    逃回柳城的他立刻找到城内法力高强的修士,可是,如今的修士们都已经变了味道,那种愿意无私奉献帮忙的修士几乎找不到了,像这样无私帮忙的修士基本都在九州各地游历,小小的柳城他们并不愿意停留。

    而选择留在柳城的修士们想要他们出手的话,就必须花上一定的代价,可他家境贫寒,实在拿不出什么好东西,眼看报仇无望时,柳城的大帝庙建起了。

    他听闻,大帝庙很神奇,只要你心诚,就可以在大帝庙内许愿,祈求大帝帮你完成一个心愿,前提是心一定要诚!

    少年郎站在大帝庙外,他眼神坚定的走了进去,虽然他穷,祭拜的那些名贵物件他也买不起,只能用山中野果代替,可他知道一点,他心诚!他也相信一点,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