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幸运五分彩彩票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大帝,好看吗

第二百二十四章 大帝,好看吗

    “我既是剑,剑既是我,我一生悟剑,从未走错过一步,因为我始终坚信自己的剑道是正确的。”张初之身影虚虚实实,就像薄雾组成的一样,似乎随时一阵风都能将他吹散,他穿着的还是那生前的麻布衣,也是薄雾聚成的,他死前的模样和一切都保留了下来。

    张初之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实力都在他之上,但是他依旧相信自己的剑道,相信自己的每一步决定,作为一名剑客,不管对错,都要坚信自己的信念,若是连这最基本的自信都没有,那不配称为剑客。

    “真正的剑客就应该多出去走走,多看看外面的世界,你如今投入这忘川河中,虽然人剑合一,可是闭门造车又有何用?终身只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永远止步如此,再难前进一步。”李太白一袭白衣风度翩翩,一身酒气,看上去像个酒鬼,可是却和他的气质很搭,他的大河之剑在江州城被毁了,本以为这一辈子能再也找不到能替代大河的存在,结果,他看到了张初之。

    这是一把真正有灵识的剑,因为张初之就是那个灵,李太白看到后欣喜若狂,立刻劝说张初之和自己一起去神州游历,看看这天下,一起去领悟更高的剑法,但是张初之拒绝了,他只愿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用自己的想法去专研自己的剑道。

    然后两人便为此争吵起来,不同的理念碰撞在一起,谁也无法说服谁。

    “既然如此,那我们打个赌,谁赢就听谁的。”李太白吸了口气,好像做出了什么决定一样。

    张初之也不怂,直接答应了。

    看到两人要比试,苏恒觉得李太白这是在欺负老实人,这听上去是打赌,其实李太白什么都没付出,最多输了不在劝张初之和自己一起游历神州,而张初之就不一样了,赢了还好,他要是输了,那就肯定要和李太白一起出去走走。

    苏恒也没说话,就继续看着,都说看到老实人,大家就要一起孤立他,为了合群,他自然也就随波逐流一起了……

    李太白和张初之都很自信,两人就在忘川河边上演了一场你来我往的比试。

    忘川河边,冷风凌冽,今日李某人和张某人将在此一决胜负,为了不伤和气,双方将上演一场意念比试。

    双方对视,意念化作战场,两人各立一方,一脸凶狠。

    李太白一身大喝,气势+1

    张初之一声大喝,气势+1

    李太白使用觉醒暴走,剑气纵横。

    张初之呵呵一笑,轻松挡下。

    李太白无奈,使出脱裤子剑法……

    张初之双手捂眼……

    最终,张初之惜败……

    老实人终究还是老实人,张初之最终还是败于李太白之手……

    老实人有一点好,输了就认账,很老实的答应和李太白一起出去看看,他没想到,地府内居然还有李太白这样的用剑高手……

    …

    “大帝,好看吗?”苏小小瞄了眼苏恒,随意的问道,一只手同时捋了捋长发,上面绑着一根红绳,编织成了一朵花儿的样子。

    苏恒看了眼张初之和李太白,他刚才很认真的观赏了下两人的比试,当真很无趣,就像看两只蚂蚁打架一样,下意识摇摇头。

    苏小小听后沉默了一下,然后转动着轮椅离去,苏恒感觉到大总管离开时眼神中的那股嫌弃,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多想,周峰的黑船出现在了岸边,周峰站在黑船的甲板上,笑着冲这边招手,他旁边站着一个老喇嘛,老喇嘛旁边还跟着两个小喇嘛。

    周峰那一脸呵呵的笑容中透露着一股马马皮……

    本来今天高高兴兴地又接了一单,就是旁边这个老喇嘛,虽然看上去人老无力,不过他也不嫌弃,有单子接就行了,老喇嘛说和大帝是旧识,来求见大帝,周峰当时听了心里一阵冷笑,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说和大帝是旧识,骗鬼呢。

    所以现在不管你是谁,只要外面来的,想坐我周峰的黑船,那就要老老实实按照我的规矩来,该给的一样都不能少。

    老喇嘛听后表示自己很穷,什么都没有,他真的有事找大帝,求周峰搭自己一程。

    周峰听了一脸呵呵,他最讨厌的就是白嫖党,这种人总想着不劳而获,他周峰是地府有名的铁公鸡,想找自己白嫖,怕是活在梦里,自然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周峰是个有底线的人,拒绝一切白嫖。

    老喇嘛当时听后沉默了一下,然后拉出后面两个小喇嘛,两个小喇嘛看上去精神很不好,随时都要昏睡过去的模样,老喇嘛说,这两个小喇嘛是大帝需要的人,若是周峰不带自己去见大帝,他就一巴掌拍死这两个小喇嘛,到时候大帝怪罪下来,你周峰难逃其责。

    周峰当时听了立刻笑了,这老喇嘛当自己是被吓大的?就这点本事还想唬人?他周峰会怕吗?他周峰肯定怕啊……

    于是,周峰决定暂时忍辱负重,老老实实地让这老喇嘛先白嫖一下,等下要是假的,直接请求大帝一巴掌拍死这老喇嘛,他只是有点担心自己,担心大帝嫌自己麻烦,顺便一巴掌把自己也给拍死了……

    黑船最终还是停靠到了岸边,周峰眼中只有苏恒,他弯着腰,一脸献媚的走来,向苏恒简单的说了几句,苏恒听后看了过来,刚好老喇嘛拉着两个小喇嘛走了过来。

    看到老喇嘛时,苏恒立刻想起了这人是谁,正是那个自称来自天禅密宗的老家伙。

    周峰看到老喇嘛没有唬自己,确实和大帝认识,心里也松了口气,还好刚才怂了一下……

    “大帝仁慈,恳请大帝救救我天禅密宗最后的独苗!”老喇嘛一把跪倒在苏恒面前,磕的头破血流,每一次磕头的时候都很用力。

    苏恒在东海闹出那么大的动静,神州皆知,老喇嘛自然也知道了一切,对酆都大帝更清楚的认识了一下。

    看着老喇嘛磕头的样子,苏恒想到了当初东海那位龟丞相来地府请求自己出手时也是这样的,他想了想不由得再次说出当初对龟丞相说过的那些话:“别磕了,你的血把地都弄脏了……”

    老喇嘛也是个狠人,听到后先是顿了一下,然后磕的更狠了,一边磕头一边说自己天禅密宗已经被灭门了,下手的是一群妖邪之辈,手段邪异残忍,实力远在他天禅密宗之上,他带着两个小喇嘛逃了出来,一路上耗尽精力为两个小喇嘛续命,最终撑到了酆都,来到酆都就是希望大帝能够用牛首和马首救一救这两个孩子,他当时逃得匆忙,没有什么能拿出来感谢的,只能让两个潜力无限的孩子从此归入地府门下,听从大帝差遣,他来生在做牛做马感谢大帝恩情。

    苏恒听着老喇嘛说了一大堆,最后想了想还是问道:“为什么要来生再感谢?”

    老喇嘛有些不能理解苏恒的脑回路,想了想还是如实说道:“在下一路为两个小家伙续命,自身精元损伤严重,已经时日无多了。”

    苏恒听后点点头,想了想把阎老头喊来,给这老喇嘛来个续命套餐……

    阎老头手段娴熟,很快就替老喇嘛办好了续命手续,同时还疑惑的望了望天空,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改动这生死簿的时候,这老天爷都要降一道雷下来劈一劈,展示一下它的存在感,现在也不知怎么了,这老天爷的那道雷再也没有降下来过了……

    听说自己被续命了,老喇嘛感激涕零,表示这辈子就做牛做马报答,并且下辈子还要在继续做牛做马报答,苏恒觉得这个人应该挺喜欢做牛做马的,应该是这辈子人做够了有些厌倦了……

    苏恒愿意帮助老喇嘛主要的原因还是很看好后面的两个小喇嘛,两个孩子呆呆的,都没有什么精神,他们整天都处于昏睡状态,每天靠着老喇嘛给他们输送精元。

    这两个小家伙一身灵气很精纯,至少苏恒很少看到一个人身上能有这么干净清澈的灵气,每个人灵气都是不一样的,有的清澈,有的污浊,清澈度决定了一个人的成长上限,这两个小家伙虽然现在不强,但是是个潜力股,未来假以时日,必定有一番成就。

    这老喇嘛一直照顾着两个小家伙,自然要留下他,让他来继续照顾这两个小家伙。

    至于牛首和马首,苏恒也不心疼,直接拿出来给两个小家伙喂下。

    牛首和马首是唯一性的药材,老喇嘛看到苏恒就这样大方的拿出来后,立刻再次磕头跪拜致谢。

    苏恒看了眼地上又多出一抹鲜红,对老喇嘛淡定的说了句:“这地等下你来擦。”

    老喇嘛老脸一抽,麻木的点点头,然后继续看着两个小家伙。

    吃了药的两个小家伙明显有了变化,整个人似乎都精神了不少,身上开始有了活力,气息也开始慢慢恢复,手指也微微动了几下,唯一有些不对的就是,两个小家伙的脸型和头型似乎在发生变化。

    老喇嘛一脸懵逼的看着两个小家伙,看着那肉眼可见的变化速度,他惊呆了……

    他天禅密宗的两个最有潜力的佛子,似乎一个变成了牛头,一个变成了马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