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官网 > 幸运五分彩彩票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管他三界众生,管他六道神魔(二合一)

第二百二十七章 管他三界众生,管他六道神魔(二合一)

    这群天外来客以常人不可察觉的方式在神州大地落根了,他们选好了自己附身的目标,开始搜寻神州的秘密,比如那道黑白之光,到底是如何形成的?

    这道黑白之光出现的很诡异,盘古明明创造了这个世界,但是这黑白之光不管是威力还是里面蕴含的法则奥义都远在盘古本人之上,这是极为不合理的现象,盘古已经代表了神州最强的存在,结果他创造的世界,却出现了他不可掌控的存在,而且这个存在不久前还把天行者给弄死了……

    天行者的实力可是在他们之中名列前茅,结果被这黑白之光一下子就弄死了,他们看到后心里也忍不住打颤,连本体都不敢显露,只好派出分身探查。

    神州各方势力他们差不多也大致探查了一遍,唯独酆都他们进不去,那号称神州第一圣地的酆都城内有一股让他们也为之小心谨慎的气息,据他们所知,这应该就是那个什么酆都大帝了。

    他们有很大的把握猜想这黑白之光就是酆都大帝弄出来的,只是他们想不明白,为何这酆都大帝的实力会在盘古之上?

    他们进不去酆都,于是就起了别的心思,采用附体的办法去酆都。

    只不过,他们当时附体时选择的身份都是神州上各方势力的大佬,如今去酆都探查,也只好亲自动身了……

    各方大佬一时间几乎齐聚酆都,在外人看来这似乎很突然,很诡异,可是对酆都的人来说,这很正常,因为自家大帝天下无敌,前些时日还在东海之畔教这些大佬们做人的道理,现在这些大佬们前来拜见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相比其他人,周峰就高兴坏了,大佬好啊,就怕来的人没有身份、没有地位,有身份有地位那肯定代表手里宝贝多,这宝贝多好啊,这么多人,一人一件,这是要发财的节奏啊……

    看着等候在忘川河岸边的诸位大佬,周峰乐坏了,脑子里开始想着以后要纳几房小妾才能彰显出自己的身份地位,他要让每个人知道,我,周峰,有钱!

    这群大佬中,周峰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别看他天天待在黑船上当船夫,可是他有一颗上进好学的心,现在不管干什么行业都要有文化,他就是一个有文化的船夫,天天自学补习,比如这些大佬中,如来、元始天尊、通天教主,这三个老家伙他就认得,如来的卷发,元始天尊的大黑袍,通天教主的绿高帽。

    这三个人当初都是一起出自九州,除了自家大帝外,他们就代表着九州最顶尖的势力,至于后来虚无融合,人太多了,他也关注不过来了。

    “各位,想必规矩你们都懂的吧?嘿嘿……”周峰站在黑船上,看着众人,他笑着搓了搓手,笑容看上去有些奸诈。

    众位大佬相视一眼,眼中都透着一股熟悉,他们彼此大部分都知道被附身的是哪个老家伙,不过嘴上不能说出来,以免穿帮,然后各自老老实实地掏出宝贝递给周峰。

    周峰乐呵呵的一一收起,也不废话,直接驾驭着黑船在忘川河中通行,直往地府。

    忘川河上,阴风阵阵,风声中带着鬼哭狼嚎的尖叫,风刮过耳边时,各种不同的笑声、哭声在耳旁响起,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冤屈。

    天上那轮紫月光辉照射下,忘川河面好像镀上了一层层淡薄紫砂,河水平静,随着微风摆动,却不起波澜。

    “听闻地府的忘川河是凿阳河之水而成的。”元始天尊斜睨了眼周峰,表情自然,好似随意开口询问。

    周峰奇怪的看了眼元始天尊,这老家伙应该很了解的才对,为何这般问?不过周峰也没多想,笑着点头应是,这些人上了船,都是给了上船费的,是客户,他自然不能表现的不耐烦,他是有职业操守的人。

    接下来不止元始天尊,还有如来、通天教主等人也都问了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这些问题外面人应该都是早就有所了解的,周峰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还要多此一问,不过也都一一解答了。

    “我等今日这一趟地府之行果然没有白来,感触良多,受益匪浅啊。”如来装模作样的说了句,然后一脸随意的问出了真正想知道的问题:“这地府忘川河、奈何桥、彼岸花、六道轮回,都是奇观,就是不知可有什么奇特法宝能演化出一道黑白之光?”

    周峰回答了太多的问题,本身就有些不耐烦了,昏昏欲睡的他随意道:“没有,不过我们家大帝一巴掌下去倒是有你说得那个什么黑白之光效果。”

    如来听后闭嘴了,旁边众人也相互对视一眼,确定了,这问题果然出现在了酆都,那道黑白之光果然和酆都大帝有关系,不过他们也不能确定一点,就是这到底是酆都大帝本身的实力,还是他其实动用了什么法宝?

    不过本身的实力不太可能,这世界就是盘古创造的,这个酆都大帝也是在盘古创造的世界诞生的,所以实力应该有限,不可能超越盘古,所以八成应该是有什么法宝做依赖。

    想通了之后,几个老家伙心思立刻活动起来,好的法宝谁不想要,更何况一招秒杀了天行者的法宝,那他们更想要,不过,在之前,他们要好好商量下,彼此都用意念开始交流起来,每个人都在交流,唯独周峰还一脸懵逼的驾驭着黑船,只是有点好奇这些人怎么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想必各位也听到了,这酆都大帝手里肯定有什么法宝,这个法宝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到的,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没错,他应该就是靠着这件法宝才能在这神州扬名立万。”

    “大家也就别再虚与委蛇了,宝物谁都想要,不如比试一场如何?”

    “哦?如何比试?”

    “大家相互监督,这酆都暂且不管他,我们就以这神州为棋盘,谁最终获胜,谁就有资格得到这件宝贝。”

    “呵呵,你就不怕最后侥幸获胜之后,独自一人却不是这酆都大帝的对手?”

    “哈哈,宝物虽然厉害,可也要看看是谁在使用,这个什么酆都大帝本身实力不行,就算有宝物又能怎样?他能打得到老夫吗?天行者不过是骄傲自大,非要和那黑白之光硬碰,是他自己找死,若是换了我们之中随便一位,肯定都不会中招。”

    “话虽如此,可是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天行者刚刚才来到这神州之外,这酆都大帝又是如何得知天行者的到来?并且还对天行者动用了法宝?”

    “肯定是那法宝有什么奇特之处,不过法宝使用应该是有限制的,你们难道没发现吗?听下面人说,这个什么酆都大帝整天都缩在地府内,很少外出,若是他真的实力强劲,恐怕早有一统神州了,可是他却没有,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心虚!说明他心中有顾忌!虚有其表,只能依靠宝物才能强大自身,宝物若是有了限制,他本身的弱点也就暴露出来了,所以他才整天缩在地府内,弄出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嗯,此话有理,好,那这酆都我们暂且就不管他,大家相互监督,若是谁敢偷偷跑到酆都谋夺宝物,我们就群起攻之。”

    “没错,宝物能者居之,谁也不能坏了规矩,就以这神州为棋盘,接下来我们见真章的时候到了。”

    众人交流完之后觉得接下来的路程也没有必要在继续了,因为他们已经确认了自己心中所想之事,想了想朝着周峰挥挥手:“原路返回吧。”

    “快了,马上就要到了。”周峰随口回了一句,以为这些人是在催促,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他一脸疑惑的扭过头,看着这些人,眼神有些不太确定,刚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原路返回吧。”再次重复了一句,他们对周峰没什么好感,若不是彼此都有戒心,谁也不相信谁,他们早就将这酆都灭了,把那什么宝物先抢过来再说,所以暂时他们不能闹出别的动静,这宝物暂时还是要寄放在酆都,等他们决出个胜负之后再来酆都拿取。

    周峰也听清楚了,确定这一伙老家伙没有开玩笑,然后一脸懵逼的开着黑船原路返回,他仔细想了想,虽然有些无厘头,不过这笔买卖倒是不亏,而且还大赚。

    接下来,周峰送走了众人后,立刻找到自家大帝,将刚刚发生的奇怪事情说了出来,因为这些人问的问题都是神州上众人知道的,实在没什么特殊的,也正是如此,才显得很奇怪。

    躺在床上的苏恒听后也和周峰一样,一头乌水,没有明白这些人是什么意思。

    一边的谛听却是站起了身,它抖了抖身子,脖子上的长生位也跟着一阵抖动,它张口道:“大帝在东海之畔一掌震慑天下,这些人定是仰慕大帝,想过来拜见,可是中途又自觉忏愧,无脸面见大帝,所以便中途折返了。”

    苏恒听后点点头,可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但是谛听一向比较喜欢说老实话,分析的也有理有据,它说的话应该是没错的吧……

    周峰也在一旁听着,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可是又想不到哪里不对,况且,谛听这舔狗把话都说得这么死了,他周峰傻了才会出来唱反调,立刻跟着点头复合。

    见苏恒和周峰都点头认可,谛听眼珠子一转,又道:“大帝,我刚刚聆听了一番,发现这些人因为无脸面见大帝,加上心中过于忏愧,一时间心神涣散,三魂失守,在回去的途中,被一群天外之人夺了身子,现在这些人,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群人了。”

    谛听此话一出,苏恒到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就是知道一群人被附身了,然后……然后就没其他感觉了……

    可周峰听了立刻醒悟过来,惊恐的看着谛听,这舔狗八成是早就察觉到不对了,可是它硬是没有直接说出来,反而换了一种方式,既表达了自己想说的,又顺便拍了大帝一记马屁……

    “你可知道这些天外之人来自哪里?如今三千虚无已经融合归一,为何还有天外之人?”苏恒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

    谛听摇摇头:“回禀大帝,以前有三千世界,我只能聆听九州三界之内的一切,无法跳脱三界之外,后来三千世界归一,化作神州,我便能聆听神州一切,如今这些人我听到的却很模糊,都是来历不明之辈,好像都是凭空出现一样,所以我断定这些人应该来自天外。”

    谛听说完之后又看着苏恒道:“不过天外又如何,神州有大帝坐镇,管他三界众生,管他六道神魔,皆不是大帝一掌之敌,唯一麻烦的就是对付这些小人物还需要大帝亲自出手,可恨吾实力微薄,不能为大帝分忧。”

    谛听说着一脸忏愧的摇头,周峰看后也连忙跟着点头表示认可谛听的话,同时露出羞愧的神色。

    谛听看后,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这些人先前就是因为心中自愧,无脸面见大帝,所以才心神失守,被天外之人钻了空子,他日吾若是也因为不能为大帝分忧而心中自愧,被天外之人附身,还望大帝不要犹豫,直接将吾了结在此地,将吾的尸首投入忘川河中,这样吾每日跟着忘川河水游淌,也能看到大帝天颜,如此便死而无憾了。”

    ……

    酆都城外,众人站在岔口,彼此连告别都没有,分道扬镳,对他们来说,接下来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不过其中难免还有许多小动作,以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为最,他们暗中互相拉拢众人,以大燕和李唐分别为主战场,以阐截二教之名,用封神大战来决一胜负,等战胜了对手之后,他们内部在分出个胜负来,以此来决定宝物的归属权。

    这些人,有些被劝说留了下来,有得依旧选择了离去,留下来的人各自分别加入大燕和李唐,两边暂时分别听从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的号令。

    如来倒是安静的多,他发现,这个世界的西行来赚取功德挺有意思的。

    ……

    姬家,家主姬安现在每日都缩在书房内,哪也不去,他捧着竹筒,看着上面已经被划掉一半的名字,得意的笑了,就这些人还想谋夺自己家主之位?呵呵,自己不过略施小计就干掉了一半的人,他们居然都还没有察觉到不对劲,更可笑的是,一些被抓起来的老家伙还大喊着冤枉,这种话我会信吗?若我信了,这家主之位怕也要易主了,呵呵,真是愚蠢至极啊……

    姬氏后院,姜子牙看着手中的灵音传信,眼神有些迷茫,阐教那边来信了,表示一直在找自己,希望自己能重回阐教,为接下来的封神之战做谋划,他们因为缺少一个智谋之士,一直被截教那边压着打,那个申公豹太厉害了,各种诡计层出不穷,目前阐教除了他姜子牙,没人能抗衡申公豹了。

    姜子牙迷茫了,当年他击败申公豹时,依稀记得有人说自己不过是运气好,辅佐了一个好的大王,若是把他和申公豹对调一下,结局也就说不准了,他听后嗤之一笑,纣王的雄才大略其他人又岂会知道,否则已申公豹那心高气傲的性子又怎会去辅佐纣王,只能说纣王站在了大势的对立面,企图逆天而行,触动了大部分人的利益,最终才会惨败。

    不过他姜子牙也同样是心高气傲之人,即使得知了阐教辅佐李唐,申公豹在辅佐大燕,他也没有去李唐找阐教的那些老朋友们,反而继续选择留在姬家,他要辅佐姬龙,向天下人证明,他姜子牙的才华,不管辅佐谁,都可以赢得这天下!

    姬龙,这次我一定要收你为徒,一定让你心服口服的拜师!

    姜子牙看着后院内那个蹲在地上数着蚂蚁的少年,目光坚定,决定做出最后一搏,在这个少年身上他已经花费太多的时间了,天下大势每日都在不停的变化,若是在不抓紧,真的来不及了。

    想到这,姜子牙咬了咬牙,向姬龙走去,只是前面突然出现几道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族长姬安在几个护卫的保护下,一双虎目冷冷望着自己。

    “姬先生,这是?”姜子牙一直称呼姬安为先生,姬安也同样以先生回敬,双方互相尊重。

    只是今天,姬安的目光很冷,冷漠的吓人,他冷冷看着姜子牙,在得知有人灵音传信给姜子牙时,就有人向他汇报了情况,现在整个姬氏一族到处都被他布下了眼线,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逃脱不了他的双眼。

    姬安一把从姜子牙手中夺过灵信,仔细看了看,然后脸色一黑:“姜子牙,原来你是李唐的人,为何一直潜伏在我姬家?到底有何谋算?我以前还奇怪,这姬龙聪明伶俐,你为何就是不答应收他为徒?还骗我说是姬龙不答应,哼,一个小孩子怎会一再二三的拒绝你?我看明明就是你心中有鬼!”

    “我姬氏最近族人频频死去,我怀疑此事和你也脱不开关系,来人,给我带走!”姬安大手一挥,几个护卫立刻上前将一脸痴楞的姜子牙套上了灵气加持的绳索。

    ……

    ps:大章,一起发了。求点票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