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uc书盟 > 幸运五分彩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十大神器(二合一)

第二百二十八章 十大神器(二合一)

    清晨,第一抹晨曦挥洒大地,空中的鸟雀被红光遮盖了羽翼,它们发出阵阵清鸣,在天地之间遨游。

    神州浩土,还没好好享受来之不易的平静时,新的战火又开始了。

    平原的尽头,一排排黑甲兵士从连接了天际线的草丛中走出,远远眺望,那人群中一面面黑色旌旗在风中摇曳。

    风很大,黑甲兵士高举着旗帜,摇旗呐喊,鼓声阵阵,苍天白云下一跃而过的雄鹰用嘶哑的鸣声伴奏着那震天呐喊。

    刻着燕字的黑色旗帜在风中狂舞,他们对面,草原的另一边,同样走出一排排身穿红甲的将士,手中拿着刻着唐字的大旗,一样在风中肆意摆动,一样震耳欲聋的呐喊。

    双方各自的主帅指挥着其下的将士排兵布阵,以修士为中心,在阵中心布下大阵,周边将士纷纷提供源源不断的灵力补充着修士们所消耗的灵力。

    就在两国将士各自鼓着气,红着眼,随时要爆发出来的时候,天地突然一暗,无数人抬头望去,刚好看到短短出现不过数息的黑暗陡然散去,天空上出现了一朵朵紫云,紫色云朵下,一个壮汉出现在那里,壮汉只是一个虚影,众人目视,目光能穿透他的身影,看到背后那紫色云朵,他身材魁梧,一举一动尽显豪迈,壮汉一脸严肃,手中拿着一柄巨斧,嘴中似乎念念有词,拿着巨斧对着虚空挥舞了几下。

    壮汉的行为动作很古怪,神州下那些目睹之人都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唯独那些鸠占鹊巢的天外之人认出了这个男子,心中纷纷惊呼,盘古!

    盘古,这个名字,他们印象自然深刻,那个在第一次诸神之战中胜出的男人,身上有着太多的秘密,他们只知道,第一次诸神之战的胜出者所得到的一切好处都是超出他们想象的,只是他们不明白,为何这个男人后来就消失了,之后都再也没有出现过,可越是这样,他们就越是好奇,每个人都在找他,都想知道原因,都惦记着他身上的宝贝。

    其中,天行者最为执着,这个野心勃勃的老家伙算计了许多,也付出了许多,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最终还是让他找到了盘古所在的地方,神州。

    只是后来,盘古牺牲自我,融合了三千世界,而天行者也死于一道黑白之光下,他们也察觉到施展出黑白之光的那件法宝的主人在酆都。

    于是,他们以神州为棋盘,来决出最后的获胜者,今日也正是阐截二教的大战之日,只是,这盘古虚影却诡异的出现了。

    他们继续观察着盘古虚影,这个壮汉依旧在那对着虚空挥舞着巨斧,每次都用尽了全力,好像拼命的想砸开什么一样。

    盘古没有一丝不耐,重复着挥斧的动作,也不知挥舞了多少遍,他终于停了下来,他低下了头,目光扫过神州大地,扫过每个人,那是一双很平静的双眼,没有一丝情感,淡如止水。

    平静的看着一切,然后他又动了,双手拿着巨斧,朝着神州,朝着众人挥下。

    这一斧,远远看去,来势汹汹,那巨斧好像要将这天地撕开一道口子,明明只是一道虚影,可是看到的人心里都是一阵发揪,生起一种莫名的恐慌。

    那道巨斧最终落下,落下的瞬间又突然炸裂开来,化作许多碎片消散,消失在空中,不管是盘古,还是巨斧,都无影无踪。

    众人眼中闪过迷茫,不明所以,只是迷茫没有持续多久,天上那紫云突然降下,每朵紫云都化作一个虚影,里面闪过一幅幅画面。

    画面中,有大千世界种种。

    众人目不转睛的看着,看到了很多。

    有各种妖魔鬼怪,它们从未在神州出现过,这些妖魔鬼怪身上好像加着什么枷锁,各种锁链上已经出现无数裂痕,随时都要破开一样。

    有一望无际的荒芜沙漠,沙漠中除了沙子就是狂风,还有一些残破的古老建筑,倒塌在四周。

    有各种神兵利器,满目琳琅,让人目不暇接,最让人印象深刻,最显眼的当属十件神兵,一口周身刻满符印的大钟,一柄金光闪耀的剑,剑上散发着无与伦比的贵气,一柄巨斧,这斧子是紫色的,眼尖的人发现这斧子和盘古之前手中拿着的那柄斧子似乎是同一把,一座宝塔,塔身雕刻着祥云仙鹤,一口绘映着山河日月的印章,一个看似普通,却带着浩然正气的壶,一座青铜大鼎,大气磅礴,可吞日月,一把琴,雕着闲云雅雀,一个没有色彩的普通石头,一面透明,找不到一点瑕疵的宝镜;这些宝物没有人认得,唯独那柄斧子,众人认得,就是盘古手中的那柄巨斧。

    这些神兵利器最吸引人的注意,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上面。

    神兵紫云在空中炸开,向着四方而去!

    “这些神兵是盘古在第一次诸神之战带回来的。”

    “我等追寻了这么久,看来这神兵不止酆都有,还有许多,比如眼前这些,若是能够得到……”

    “不管了,我先去一步。”

    对于这些天外之人来说,这些神兵对他们有着更大的意义存在,里面存在着很多秘密,比如第一次的诸神之战到底有什么不同,比如这背后能不能探测到诸神背后的秘密。

    一时间,他们都散了,追寻着那些紫云而去,两边各有许多修士离去,剩下来的将士们看着空荡荡的阵中心,都傻眼了,相互张望,无言以对。

    这战,打还是不打?

    紫云四散,神兵利器皆入有缘之人手中。

    而天空上的紫云异象还在降落,一幅幅紫云内的虚影画面闪过,就好像一个个海市蜃楼的场景一般,虚幻,不真实,但是它又确确实实的存在;这些场景中,有阴森森的山庄,有美如画的仙外洞天,有波澜壮阔的大江浪潮,有日月同辉自成一方的神秘世界……

    ……

    酆都,苏恒也知道了外界的变化,不过他神色很平静,一脸正经的端坐着,小虞姬在一旁端着一碟的紫葡萄,眼中闪烁着崇拜的色彩。

    “苏哥哥,葡萄好吃吗?”小虞姬看着碟中的葡萄,觉得它很像一样东西,只是脑子里刚刚闪过一个念头,瞬间羞红了脸。

    “不错。”苏恒淡定的说着,紫葡萄味道不错,香甜可口。

    “苏哥哥讨厌。”他话音刚落,还沉浸在一些奇奇怪怪想法中的小虞姬脸更红了。

    “?”苏恒莫名其妙的望了她一眼,也没有在意。

    苏小小从屋外走来,看了眼苏恒,道:“大帝,最近各方云动,阐截二教大战一触即发,前不久那些各门各派才刚刚闭关不出的老祖们也相继现世。”

    苏恒听后无所谓的点点头,他知道苏小小的意思,之前整个神州都在传言他苏恒警告这些老家伙们不得轻易离开山门,可这次他们不但离开了,还参战了,打的热火朝天,可关键的是,他当初明明什么都没说……

    苏小小见苏恒不说话,又换了个话题:“最近天降紫云,阴差们传回讯息,各方都有异动,图谋不小。”

    苏恒听了依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这大总管越来越不走心了,什么都告诉自己,什么都跑来汇报下,这点小事有必要告诉自己吗,想了想他还是看着苏小小,道:“小小啊,你说他们图谋不小,那他们图谋什么?他们敢惹我吗?”

    苏小小听后沉默了,她汇报是假,就是当心自家大帝越来越自闭,免得哪天想不开自己给自己来一巴掌,阎老头的话她都记在心里,像大帝这样天天咸鱼的,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这叫抑郁,这样是很危险的,她就是想来陪他说说话,免得他太过无聊,生起厌世之心。

    苏小小看了眼苏恒,目前这个咸鱼大帝倒是没有看出他有自闭的迹象,只不过自己倒是有点快自闭了……

    她想了想还是准备直接点,但是又不能太直接了,要用个委婉一点的方式表达出来,告诉他,大帝啊,阎老头诊断出你有自闭迹象,搞不好哪天就自己一巴掌把自己给拍死了……

    苏小小正要说话时,突然一声嘶吼响起,声音很大,似乎是从酆都的方向传来的,酆都是什么地方,整个神州的人都知道,神州第一圣地,酆都大帝坐镇,从没有人敢在这里面撒野,可是如今,听这动静,似乎还真有人跑来撒野了?

    感受着这股有点大的动静,苏小小突然想到了苏恒刚刚的话,小小啊,他们敢惹我吗?

    苏恒也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也想到了自己刚刚才说的话,一张老脸不由得一红,这打脸来得有些快啊……

    苏恒心里现在挺生气的,这打脸拆台的方式太快了,连吃葡萄的心思都没有了,整个人也消失在阁楼内。

    酆都城外,一片宽阔平原,平原上野草杂木丛生。

    一只九头蛇出现在了这里,它是从天而降的,随着那紫云落下的。

    九头蛇一身乌黑鳞片,坚硬如铁,九个脑袋互相缠绕,看着彼此,眼神中都同时透露着一股嫌弃,你特么长得真丑……

    乌黑的蛇身上有断裂的铁索,锁链上的印记残破不堪,被某种蛮力破坏,九头蛇看着那断裂的锁链,眼中欣喜若狂,这枷锁居然断裂了,看到这,立刻兴奋的摆着蛇尾,左右摇晃,九条尾巴互相砸着彼此的脑袋……

    “饿,我要食物……”九头蛇的声音很尖细,但是声音的本质却很粗犷,发出的声音很怪异,就好像一个成年壮汉被掐着脖子说话一样。

    九头蛇眼中冒着腥红的光芒,九个脑袋没有在互相嫌弃,它们同时抬起头,九个脑袋分别望向不同的位置。

    腥红的目光能看到很远,它们看到了一座城,门楼上还刻着酆都两个大字,城内有许多阴魂来回走动,还有穿着黑袍的阴差来回巡游。

    “阴魂,美味!”九头蛇看到这,眼珠子一转一转的,语气也变得激动起来,没有一丝犹豫,拖动着身体,碾压过一颗颗树木,朝着酆都而去,它的速度很快,闹出的动静也很大,尾巴一甩一甩的,传出各种声响。

    虽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但是它毫无畏惧,只是肆无忌惮的爬行着。

    直到前面出现了一个人,挡在了它面前。

    九头蛇停止了爬行,九个脑袋一起打量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它的感官很敏锐,它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

    九头蛇在看着苏恒,苏恒也在看着它。

    这个奇怪的生物苏恒仔细打量了许久,最后认定,这不是神州上本土的生物,一身灵气的游动规律和其它妖兽明显不同。

    这个九头蛇很强,强过苏恒目前看到的那些妖族,不管是涂山的那位大当家,还是山海妖族的那些大妖,实力都比不上这个九头蛇,甚至两者加一起都不是这九头蛇的对手。

    这么强的玩意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苏恒有些疑惑,不由得想到了苏小小的话,紫云异象。

    显然,这九头蛇是随着那些紫云一起到来的,也属于天外来客的一种。

    目前看这个九头蛇的去向,应该就是酆都,胆子有点大,居然敢打自己酆都的注意。

    苏恒双眼微微一眯,这九头蛇虽然强,不过只是对神州那些人来说,对于自己来讲的话,呵呵……

    九头蛇在苏恒眯眼的那一刻,它动了,先发制人,它看出了苏恒要动手的意思,九个脑袋张开血盆大口,咆哮着,同时吐出墨绿色腐液,这墨绿色腐液的腐蚀效果不下于忘川河之水。

    苏恒到是一脸淡定,淡然的抬起手掌,还是那熟悉的气势,那熟悉的黑白之光,象征着死亡轮回的命轮,黑白相交,整个平原都被渲染,时间停止了转动,所有的一切都停止在这一刻,一掌倾出。

    这一掌劈出的时候,对面那九头蛇眼中爆射出震惊的色彩,这个人,特么强的有点过分啊,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决定……

    而苏恒,也是一脸震惊,震惊的是自己这一掌太强了……

    他不过是躺了几天,这一掌的威力比以前又强出了许多,强到自己心中都打颤,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发现了一个规律,就是自己每天的实力都在增长,而且是那种每天翻倍叠加的增长,也就是说,一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只知道自己每天在增强,可随着实力越来越强,这种感觉才越来越明显,每次的增长都是在翻倍。

    就像现在,这一掌下去之后,苏恒心中已经有了感觉,这神州大地恐怕接不住这一掌,这一掌下去,整个神州都要毁于一旦,所有的生灵都要死去……

    这一刻,苏恒脑海里闪过许多人影,有些人死了他不在乎,可是地府那些人,绝对不能死,还有整个神州那些普普通通的平民,也不能死……

    苏恒冷静下来,开始思考,这一巴掌已经收不回来了,这一掌下去,整个神州都将会被毁掉,他要如何才能避免这个自己一手造成的灾难。

    掌法收不回来,那就只能想办法去改造,去修改掌法的轨迹,避免这道掌力覆盖到整个神州。

    这些想法只是脑海中短短一息不到,一闪即过,苏恒已经有了动作,体内灵力疯狂运转,那金色汪洋一般的灵气海波澜壮阔,游走整个身躯。

    苏恒开始用灵力来控制着这些之前以掌力的方式释放出去的灵气,之前那种灵气象征着破坏和毁灭,这第二道灵气代表着中和,就像和稀泥一样……

    苏恒甚至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若是这掌力自己控制不住,没有办法修改轨迹,那就只能将整个酆都都丢入封神榜内,让他们以另一种方式来存活下去了……

    庆幸的是,这最坏的结果并没有出现,苏恒松了口气,他站在空中,衣袍随风舞动,地面上,是四道显眼的沟壑,以酆都为中心,朝着东南西北四方分裂开来,每个方向都对应着一道隔阂,一共四道深坑,好像四道界限,掌力的余威已经超出了神州的界限,那余威达到了原先的虚无界,那空荡荡的虚空承受了所有的掌力,整个虚空到处都是像镜片一样的碎痕……

    苏恒看着这一切,想到了当初站在长恨山上,看着当时的九州时的情景,那时候,他五指秉直,视线透着指间的缝隙看着九州,五指分开,正是四个位置……

    最坏的结果终究没有出现,不过苏恒还是有点惆怅,这神州大地现在连自己一巴掌都接不了,今天一过,这一掌的力道又是翻倍的增长,下次再这么来一下,这神州大地怕是真的要撑不住了……

    至于九头蛇,来年的时候,或许它那死去的地方杂草的涨势会比较喜人……

    ……

    ps:大章,一起发……求下票票,谢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