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彩票 > 幸运五分彩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要这神器到底有何用?(二合一)

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要这神器到底有何用?(二合一)

    苏恒也察觉到了封神榜的变化,特别是在那紫气被丢进去之后,动静有点大,不过暂时没有去管,典尚这时已经走了过来,这长相凶狠丑陋的大块头一脸献媚的看着苏恒,等着自家大帝夸赞。

    苏恒疑惑的看了眼长歪了脸的典尚,不明白这老伙计笑的这般猥琐是为何意,然后转头看向了李太白:“天禅密宗的事情解决了吗。”

    再次劳烦大帝亲临的李太白一脸羞愧的拱了拱手:“大帝,已经解决了,都是一些十恶不赦之徒,一个不留。”

    苏恒没在说话,看了眼典尚:“走吧。”

    典尚听后欣喜若狂,大帝居然没有动用他的九条金龙,依然选择了相信自己,他自当要好好表现,等下让大帝骑起来舒服一点……

    典尚趴在地上,苏恒站在上面,看着典尚那平躺的背部,淡淡点点头,典尚最近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这背骨也不凹凸了,很平躺舒适,不亚于九龙坐骑的舒适度了。

    苏恒又回头看了眼李太白和史二楞两人,没有说话,不过后者会意,李太白看了眼同时瞪过来的典尚,拱手道:“大帝请先行一步,我随后就到。”

    苏恒点点头,典尚也冲着李太白笑了笑,这小白脸还算识相,他典尚岂是随随便便的人,不是谁想骑就能骑的,他只给大帝骑,只有大帝才有资格骑,这是做为一个坐骑的觉悟……

    “大师,接下来有何打算。”李太白一边御剑而起,一边看了眼史二楞,这个和尚他心里还是有好感的,特别是刚刚危急关头让自己先走时就能看出他的品性,不过就是有点不太靠谱……

    “李兄,我很早就听闻酆都大帝的名头,早就想去酆都看看,不知可否带我一起?”史二楞摇着破扇,一脸笑嘻嘻。

    李太白楞了一下,刚刚他就是出于礼貌随便一问而已,他都准备御剑离去了,结果史二楞这么一说,他也不好在独自离去了,僵硬的点点头:“好吧……”

    ……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典尚纵横与之间,他速度很快,还很稳,背骨也很平躺,苏恒坐在上面没有感觉到什么不舒适的地方,和上次比起,要好多了。

    “大帝,那是蜀山的锁妖塔。”一路上,典尚唠唠不休,每到一个地点,他就喊几声,他心里想法很简单,要是那九条金龙的话,大帝只能一个人孤独的坐在上面,也没人陪他说话,可他典尚就不一样了,既能赶路,还能陪聊,现在他要在大帝面前发挥自己所有的优点,争取早日夺回大帝的宠爱……

    然而苏恒一言不发,只是心里有点怀念九条金龙的清净……

    此时锁妖塔下,蜀山弟子自然人也注意到了典尚的动静,一些眼尖的弟子认出了典尚的身形,道:“这是酆都的典尚,一身力大无穷,据说长相极为凶恶,能让小儿止啼,常年背驼大帝,想必酆都大帝也在此,刚刚路过了我蜀山。”

    蜀山弟子语气有点激动,新入门的几个弟子看到自家师兄这幅样子,立刻好奇的走上来询问,师兄看着几个好奇的师弟,立刻也起了兴子,开始说起自家蜀山和酆都的渊源,首先,要从当年大青山,天下无敌的苏恒仅凭一人之力便折断了数万蜀山弟子的剑器,让负责炼器的弟子连夜加班说起……

    司徒钟背着把剑路过,手中拿着一壶酒,一些肉食,都是他的最爱,听到下面的弟子围在一起吹嘘自家蜀山和酆都关系怎么怎么好时,他一笑而过。

    司徒钟轻车熟路,上了九层,司徒禅心和道阳依然隔着屏风而坐,如今两人天天待在这里,加上天地灵气每天的增长,两人早已不需要进食了,就他自己好点小酒,贪点肉食……

    司徒钟看了眼已经很久没有说话的两人,心中一叹,这情情爱爱啊果然不能沾,一碰搞不好就变成了孽缘,他上次就警告过自己,这玩意,绝对不能碰,这辈子都不碰……

    司徒钟靠着柱子,一边拎着酒壶往嘴里灌酒,一边想着掌教前几日和自己说过的话,他会在另派弟子来照顾这两位,至于他司徒钟,可以出去走走了。

    守了这么多年,突然让他出去走走,司徒钟有些迷茫了,一时间也没想好到底去哪。

    罢了,随便出去看看吧,这天大地大,一酒一剑就足够了,还不是任我逍遥,司徒钟笑着灌下最后一口酒,站起身,朝着另外两个相处很久的老朋友拱拱手,一言不发的离去。

    司徒禅心一言不发的看着司徒钟的背影,道阳双手合十,微微闭眼:“阿弥陀佛。”

    ……

    路还在继续,典尚一路上忠实的执行着向导这个工作,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报上一些地名,说一些地方的特色,这是他的长处,是他拼命补课记下的,因为做为一个合格的坐骑,不止是让大帝骑着舒服,不止是让大帝一路不无聊,陪他说话,他还不能迷路,不仅不迷路,还要熟悉的了解每个地方的特色和捷径小道,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坐骑,而这些,他都做到了,再想想那九条金龙,呵呵,它们可以吗……(来自遥望的金龙呼唤:我特么天上飞的需要啥捷径小道……)

    “大帝,这是青城山,这里有一条小白蛇和一个书生,一直住在深山里,都好长时日了。”路过青城山的典尚笑着说了句,继续前行。

    苏恒微微扫了眼,看到了青城山上,一个白衣女子和一位书生一起坐在崖口边,悬着腿,眺望着远方的落日……

    白衣女子若有所感看了眼天空,红霞漫天。

    “小白,我会一直保护你的。”书生也抬头看了眼已经远去的典尚,然后迅速望向白衣女子,眼神坚定,不惧生死。

    白衣女子微微一笑,轻点额头,苏杭城内那危急关头,手无寸铁的相公都带着她逃离了出来,所以,她相信他的话。

    ……

    镐京城,典尚指着那雄阔巍峨的城墙道:“大帝,这里是姬氏一族的大本营,据说姬氏家规甚严,闻名天下,经常有人前来请教。”

    苏恒也难得严肃的点点头,他听苏小小说过,姬家的家规很严,至于严到什么程度他也不清楚,反正听说这姬家的人严格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

    姬氏后院,姬安看着下面一干瑟瑟发抖的小辈,又看了看典尚已经远去的背影,他轻咳一声:“世人皆知酆都那位日理万鸡,怎会有闲心来我镐京城?必定是有人想里应外合,祸水东引,给我查,狠狠地查!”

    ……

    “大帝,这里是灵山,如来老儿的老窝。”典尚嘿嘿一笑,有些不怀好意,不过看到自家大帝面无表情的模样,似乎并不打算去灵山逛逛,只好继续老老实实地前行。

    “你是不是走偏了。”苏恒默默看了眼典尚,他不明白,明明是要回酆都,为何会来到了灵山。

    “……”

    典尚愣神了一会,然后渐渐反应过来,他好像一激动,不知不觉的多绕了半圈……

    灵山,如来坐在殿前,在典尚路过时,他就感觉到一股巨大威势席卷而来,立刻掐指一算,算出了是酆都那位大帝,他眉头一邹,虽然夺舍了如来的身子,可是也保留了如来潜意识的记忆,在如来潜意识的记忆力,可是对这酆都大帝敬畏如虎……

    他邹着眉头,现在各方势力都在努力追寻着十大神器的下落,为何这酆都大帝偏偏来我灵山,他到底有何目的?

    就是可惜了当初和那些老家伙们有言在先,否则这倒是一个动手的好机会,说不定能把这酆都大帝身上的秘密给挖掘出来。

    ……

    酆都,典尚已经更改回了路线,不过好在他速度很快,比正常的男人都要快……

    天黑之前他就搞定了……月牙儿出头之前回到了酆都。

    本来典尚还对自己的速度洋洋自得,结果看到了李太白后,他顿时黑下脸来,自闭了,在也不发一言……

    他因为多饶了半圈,结果李太白后来居上,居然先回到了酆都,并且那个带回的史二楞正友好的和兔子打着招呼。

    幽冥鬼王趴在房梁上,看着新来的史二楞,又看了眼正在给兔子擦洗的高思庆,后者脸上一脸的抓痕,他呵呵一笑,这新来的史二楞以后估计也要和这高思庆一样留个大花脸了。

    幽冥鬼王最近很闲,阎老头已经忘记他了,有了新欢梦魇,天天在梦魇身上动刀子,各种奇奇怪怪的实验层出不穷,特别是地府内的小皮鞭,消耗量大增……

    史二楞一脸笑呵呵的看着兔子,兔子也看着他,史二楞听李太白说了,只要是新来的,这兔子都会和你打个招呼,并且会给你一个特殊的欢迎仪式……

    史二楞觉得地府很不错,居然还有欢迎仪式,他立刻主动对着兔子露出善意。

    兔子看着史二楞,二话不说,抬起兔爪朝着史二楞脸上就是一抓。

    史二楞也没有躲闪,以为是什么特殊的欢迎仪式,直到脸上留下一道道血痕之后他才明白了这个欢迎仪式确实很特殊……

    不过他也不怂,他是个有教养的人,他决定也给兔子来一个欢迎仪式,朝着兔子温和一笑,然后整个头颅掉了下来……

    趴在房梁上的幽冥鬼王看到后吓得差点掉下来,兔子那一张兔脸更是露出人性化震惊,它觉得自己闯祸了,整个兔身又开始瑟瑟发抖……

    兔子依稀记得,上次抓了那个张初之一下,然后张初之就跳河了,如今这个更狠,直接把头都给下了……

    招财这时从远处跑来,一把抱住兔子,一边敲着兔子脑袋瓜子,一边惊恐的看着史二楞……

    小姑娘抱紧了兔子,水汪汪的眼珠子有水雾升起,完蛋啦,兔子不乖,又闯祸啦……

    阁楼内,苏恒站在窗口边,看着外面的动静,笑了笑转过身一脸慵懒的躺在玉床上,小虞姬一脸乖巧的上来替他敲背捏腰。

    苏恒神识一动,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身处于高空俯视着一切,正是封神榜内。

    此时的封神榜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上次因为苏恒亲自开天辟地,让这里真正的成为了一方世界,天空和大地,绿原和河流,人马牛羊,日月当空,随处可见生命的气息。

    十二金仙也在这里大肆的发展自己的势力,他们一边将九州的一切带入这里,教化众生,一边大开山门,广收徒。

    这十二个家伙直接将九州十二派搬了过来……

    文殊广法天尊创建了长白山,普贤真人创建了白衣书院,慈航道人创建了桃花庵,惧留孙创建了聚义帮,玉鼎真人创建了太行山,太乙真人创建了蜀山,赤精子创建碧海朝天宫了,灵宝**师创建了长生寺,广成子创建了九华剑宗,道行天尊创建了道门,清虚道德真君创建了流云庄。

    而偷偷补了课的黄龙真人更是直接将魔教的前身,天火教给创建了出来……

    九州十二派,在另一个世界就这样浩浩荡荡的建立了……

    他们为此还分出十二州,各自管理着自己的地盘,发展人口。

    苏恒还注意到,天空的另一头,是一边赤红色火海,火海内化作一个刀影,一片片火云在刀影旁边飘过,刀影在下方大地上劈开了一道裂缝,火海倾泻而下,直泄千里,流入裂缝内,化作幽冥炼狱,然后不时的有长相奇特的邪祟小鬼从裂缝中跳出。

    这刀影苏恒认得,就是在天门大开那日收入囊中的,当时还记得如来坐下那金莲就是被这无柄刀给劈成了两半。

    刀影到了这陌生的世界,显然也在拼命吸收着这里的灵气,郁郁壮大。

    不管是这十二金仙,还是那些神智初开的生灵,又或者是这无柄刀,只要有灵识,他们都在争,都在抢,不甘落后于人,苏恒觉得挺有意思的,这封神榜和自己意念相通,只要一个念头就可以瞬间摧毁这里,让他们卷土重来,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以一种创世主的角度去观察着这些人,很好奇他们最终会将这方世界发展成什么模样。

    另外,苏恒还注意到这蔚蓝如洗的天空背后有两缕紫气飘荡在无边的空间之内,两缕紫气正是前不久斩杀的九头蛇和将臣所得,这紫气苏恒一开始没注意,现在才发现,这玩意似乎能帮助这封神榜内的生灵成圣!

    只要苏恒一个念头,就可以随便给予一个生灵成圣的机会,这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不过他暂时没有去动这紫气,两缕紫气也就可以帮助两个生灵成圣,这方世界暂时还没有彻底发展起来,若是冒然出现圣人,怕是会破坏平衡,到时候苏恒还要降下禁锢,来扼制圣人的发展,倒是麻烦的很。

    苏恒不怕麻烦,当是他讨厌麻烦,谁给他惹麻烦,他就一巴掌拍死他……

    所以为了这里面的生灵们,免得到时候脾气暴躁,直接一巴掌拍死他们,暂时还是这样的好……

    苏恒最终还是从这方世界内退出,决定过一段时日再来看看,重新躺在床上的他目光望着窗户外的紫月,出着神。

    封神榜内的世界给了他一个启发,让他突然升起一个古怪的想法,这世界到底是如何形成的……

    世人都说盘古开天辟地,创造了三千虚无,如今又让虚无归一,神州初立,而苏恒手中的封神榜,恰恰也就是一个神州的模板,从十二金仙在里面创建出十二派的时候,这若有若无中就有一丝缘分开始建起。

    若是神州破灭,封神榜内的世界保留下来,一切都可以按照神州的雏形在里面重新开始,那些紫气可以打造圣人,照样可以一气化三清,照样会出现道统之争,封神大战,一切似乎都可以重来一遍……

    到了最后,这神州和封神榜内的世界对比起来,究竟孰为蝶,孰为我?这所有的一切就像一个轮回,没有开始,没有破灭,更没有尽头,就像一个车轮,永远不会停止的转动着,哪怕中途会发生一些意外,它依然会持续的转动下去,会经历一个又一个的轮回。

    ……

    神州,原山海妖族处,东皇太一自从两次分身出门就被一道黑白之光弄死之后,他已经放弃了在外出的打算,打算这辈子就这样老老实实地龟缩在密室内,除非哪天他的第六感告诉他出去后不再有危险为止。

    神州闹出了很大的动静,他都知道,下面的小妖都汇报了,他虽然很想出去凑个热闹,浑水摸鱼一番,可是为了小命,他只好忍着……

    特别是那现在传的沸沸扬扬的十大神器,更是让他心里痒痒的,毕竟是神器,谁不想要啊……

    东皇太一叹了口气,长久坐在密室内,心情都有些自闭了,他觉得这辈子可能也就这样了,也许永远都没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了。

    咦?

    正在感叹着人生苦短,或者到底是为了什么的东皇太一突然感觉到头顶传来一丝动静,他起头,不由得长大了嘴,只见一口浩瀚大钟从天而降!

    这口大钟伴随着浓厚的紫气,在紫云中转动着,同时发出阵阵嗡嗡清鸣,这清鸣声声音传入耳中,清脆悦耳,能使人心境平和,消除一切杂念。

    这是十大神器之一的那口大钟?

    东皇太一突然反应过来,他欣喜若狂的一把抓住大钟,同时挤出一滴心头血和这口大钟建立了远古的契约,认主仪式……

    一切都很顺利,出奇的顺利,这口大钟被东皇太一非常轻松的收服了,甚至大钟上还慢慢显现出三个隐隐约约的大字,东皇钟!

    这就是神器,它的名字都是以第一届主人来命名,哪怕以后它的主人可能会更换,但是他的名字永远都不会变更。

    东皇太一看到后更开心了,这妖在家中坐,宝从天上降,这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啊。

    看着这口以自己命名的东皇钟,东皇太一脑子里已经开始幻想着带着东皇钟去神州溜达溜达,炫耀炫耀,但是他很快又拉下了脸,他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就算得到了东皇钟,那第六感还在警告着他,别出去送死……

    所以,他虽然得到了这神器,可是他依然不能出去,依然只能缩在这密室内,那么,问题来了,他特么的要这神器到底有何用?

    ……

    二合一,好久没求票票了,求下票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