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一开局就无敌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被大帝身边一个护卫一拳锤死了(二合一)

第二百三十三章 被大帝身边一个护卫一拳锤死了(二合一)

    北风呼啸,蚩尤部落的将士们已经拔出了武器,背靠背,一脸警惕的看着这些外来客,虽然这些外来客一身修为都在他们之上,可是他们不怕,脸上没有一点畏惧之色,因为他们是蚩尤一族,他们蚩尤一族从不知道什么叫怕。

    大不了就是一死,轮回之后重新再来,管他来生是男是女……

    蚩尤部落的人不怕,扛把子蚩尤更是左手持刀,右手持剑,胯下骑着食铁兽,站在营帐外,挥舞刀剑,怒视着这些外来客。

    玉帝很怕,没想到出来结个盟都会遇到这种破事,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董永还好,只是捏紧了大帝给他的传音印记,要是发现不对,他就按下这个印记。

    无天邹着眉,他不想惹麻烦,一心只想着如何发扬自己的黑莲教,如何合纵连横,然后将如来老儿拉下马来。

    无天目光扫视着这些人,并没有发现如来的踪迹,他觉得很奇怪,以他对如来的了解,这有好处的事情,如来怎么可能会不来凑热闹,有古怪。

    不止如来没来,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也没来,无天对三个老家伙印象都挺深刻的,结果这三个老家伙都没来。

    无天想不通,当初一起入世找附身的那些天外来客同样也想不通,唯独几个知情者说,如来最近神秘兮兮的好像在搞什么西行大计,看上去兴致还挺高的……

    至于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因为封神大战,新仇旧恨一起算上,已经打出真火了,停不下来了……

    当初十大神器还未降世的时候,他们的目光都盯着酆都,如今十大神器现世,意味着盘古的秘密也将被发掘出来,于是,他们也不在关注当初什么以神州为棋盘,胜者将有资格抢夺酆都的那件神器这个赌注了……

    唯独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这对打出真火的老家伙们还在僵持着……

    “蚩尤,交出轩辕剑,否则,死!”蚩尤部落外,一位修士御剑凌空,双目如电,直视着蚩尤,身上的气势随着他言语间猛然增长,不怒自威,那冷漠的神情给了蚩尤部落族人很大的压力。

    “就凭你们这些软蛋也配?有本事就过来拿啊!”蚩尤一脸无惧,冲着那御剑修士怒喝,他性格一直以来就是这样,天不怕地不怕,让身后的蚩尤部落的智者看得头大,这头领别的都好,就是一根筋,听不进去劝,性子冲,这要是换了轩辕老儿,恐怕早就把剑给丢出去让你们自己抢去了……

    “贤婿,快向大帝求救啊,这蚩尤脑子有点不太好使,等下打起来就晚了。”玉帝看着蚩尤猖狂的样子,脸色大变,他不想陪着蚩尤送死,立刻暗中偷偷在董永耳边嘀咕着。

    董永一脸为难,他心里是不想找苏恒的,老是给大帝添麻烦,实在不好意思,而且这还没打起来,若真是把大帝喊来,这架没打,让大帝白跑一趟,那自己可以羞愧自尽了。

    看到董永不说话,玉帝无可奈何,重新把目光转向战场。

    天上那御剑修士在听到蚩尤的话后露出一脸怒意,眼中寒芒一闪,直接御剑斩来,他主修的是御剑术,手中剑器分出无数道剑影,每道剑影色彩不一,将自己和蚩尤拉进一个独立的空间内,外人看去,只看到那空间内,无数剑影在横飞,而蚩尤也不怂,骑着食铁兽上去对砍,他第一次同时挥舞刀剑,以前都是用刀的,如今有了轩辕剑,感觉神器不用太浪费,干脆就把轩辕剑当刀用,直接拿剑挥砍,毫无章法……

    虽然骑着一个憨态可掬的大熊看上去挺有趣味性的,不过蚩尤一身实力还是很不错的,虽没有招式,但是硬靠着修为,居然打得这修士节节败退,空间内无数刀光剑影一一闪现,那些剑影很快就被刀芒压制的无法动弹。

    蚩尤越战越猛,嘴中兴奋的叫着,喊着一些小孩子听不懂的话,叫声很大,旁边的人都选择了安静的围观,兴致勃勃……

    更有带着小辈过来长见识的老者一把捂住小辈的双眼,不想让他们看到这样的画面……

    蚩尤和御剑修士的单挑很快结束了,最终蚩尤在众人围观下以手撕肉饼结束了表演,没有一个人出来选择帮助那个修士,都抱着坐收渔翁之利的态度,如今修士死了,也没人主动站出来挑事,主要是这轩辕剑就一把,等下算谁的?

    “哼,既然尔等不动,那老夫亲自出手,等老夫斩了这蚩尤之后,若是谁敢在背后搞小动作,就算追到天涯海角,老夫也不会放过他的。”人群微微沉寂了一会,一个背着巨大剑匣的黄衣老者走了出来,这黄衣老者正是那天外来客之一,当时附身与神州上一位叫做黄衣尊者的大佬,这位大佬创建了黄衣剑门,门下弟子皆身穿黄衣,背剑匣,个个都是御剑好手。

    这次黄衣尊者是独自前来的,门下弟子他一个都没带,这些弟子在他看来,都是蝼蚁,都是累赘,在他眼中,整个神州除了他和那群天外来客的老家伙们,没有人能入他的法眼,哪怕手中有神器的酆都大帝也不过如此,他们自认为已经弄清楚了那黑白之光的秘密,虽然是一件厉害的神器,但是他们岂会像天行者那样傻乎乎的站着不动硬扛这黑白之光。

    黄衣尊者的大名在场的修士都明显都知道,看到这个老家伙走了出来,他们脸色不由得一变,若是等下这黄衣尊者真的拿到了轩辕剑,他们是出手还是不出手?

    若是出手的话,得到了轩辕剑还好,若是没有得到,那就平白无故得罪了黄衣尊者,这老家伙睚眦必报,以后恐怕没好果子吃,但是不出手的话,面对神器,他们又不甘心。

    这些人想了半天,最后心里决定,等下再看看情况……

    面对黄衣尊者,蚩尤毫不畏惧,继续挥舞刀剑硬上。

    黄衣尊者冷冷一笑,他迎风而立,北风吹乱了他的发须,衣袂飘飘,他单手朝天一指,背后剑匣发出一道透明光泽,一道道细小流光在剑匣上流动,每道小流光都代表着一把剑器,这些剑器都是早年黄衣尊者游历世间寻来的。

    因为剑匣的特殊性,这些剑器都被彻底炼化为气体,和剑匣融为一体,化作虚影。

    随着黄衣尊者一指号令,剑匣中立刻飞出两道流光剑影,剑影后面拖着长长的流光尾巴,和剑匣连成一线,蚩尤看到流光剑影后立刻挥舞刀剑抵挡。

    蚩尤一身蛮力,力大无穷,可称神力,但是流光剑影异常灵活,直接绕过了蚩尤的蛮力挥打,左右绕开,两道光泽幽亮的剑影直接绕过蚩尤粗壮的臂腕,居然直接洞穿了蚩尤的琵琶骨,两道剑影看似柔弱,只是一道光泽,可是硬是将蚩尤钉在了沙地上。

    蚩尤脸色一变,咬牙怒吼,奋力反抗,身后的蚩尤一族将士看到自家头领被控,也挥舞着武器要上来营救,黄衣尊者看到后面无表情,只是手指又是朝天一指,剑匣中再次数道剑影飞出,剑影在半空中分成无数个剑影分身,落入地面,排列成一排,刚好将蚩尤包围在内,画地为牢。

    然后几道剑影又从剑匣飞出,分别钉在蚩尤身体各处部位,将蚩尤牢牢钉死,使他再也动弹不得。

    “蝼蚁始终是蝼蚁,不管如何挣扎都是无用。”黄衣尊者冷笑着说。

    蚩尤愤怒的大吼大叫,憋屈之极,可是却无力反抗,弱小就是原罪,身边的食铁兽憨态可掬的啃着化作牢笼的剑影,想咬出一道口子来,不过一口牙都崩的差不多了,牢笼依然完好无损……

    “偶尔看看蝼蚁们的挣扎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今天,就让你亲眼见证下你们蚩尤一族是如何走向灭亡的吧。”黄衣尊者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下蚩尤,然后抬起头,目光淡淡扫过蚩尤族人。

    他这般做,除了真的想看看蝼蚁是怎样挣扎的之外,也有立威之意,以前的黄衣尊者虽然很强,但是在神州的威名并不够响亮,整个神州都活在酆都那位大帝的阴影之下,如今他既然来了,那自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在发生了,他们这群人,不管走到哪,都是最耀眼的存在。

    蚩尤部落听到黄衣尊者的话,一时间人人自危,不过也没有一个人退缩,都咬着牙,瞪着眼,握紧了武器。

    躲在人群里的董永看到后轻轻一叹,无奈的捏碎了手中的印记,嘴中发出轻轻一叹,何必呢……

    ……

    酆都,苏恒喊停了正在修炼的典尚,让这老伙计去一趟蚩尤部落,救出董永。

    对于董永,苏恒心里一直是有数的,从上次秦老头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将三生石留在了地府之后,董永也没抱怨过一次,他算是欠了董永人情,这人情可大可小,不过三生石对地府来说很重要,意义非凡,所以对于董永,苏恒是格外的关照,这次董永求救,通过灵音传送,苏恒也从董永的话里简单的了解了下蚩尤部落目前的状况,所以打算派典尚去一趟。

    典尚神色严肃的听着大帝的话,脑子里一字不漏的全部记下了,董永这个小白脸,他当然知道的,和那个什么龙虎山的虞当归一样,都是小白脸之王,虽然他很讨厌小白脸,不过大帝发话了,他自然要去好好关照一下,这几日他天天被大帝督促着,甚至还得到了亲自指点,一身修为突飞猛进,再想想以前还因为自己修炼的速度而自傲自得,现在想想,都觉得以前活到狗身上去了……

    趴在地上的谛听似乎若有所感,抬头看了眼典尚,目光很深邃……

    典尚继续着心里的独白,然后看了眼苏恒,理直气壮地道:“大帝,我不认得路。”

    “……”

    苏恒默默看了眼典尚,也不废话,拎着典尚一个瞬息便消失在地府,等再次出现时,已经身处于蚩尤部落之中,周边是黑压压的人群。

    “大帝!”玉帝和董永看到来人心里一喜,叫出了声,无天在一旁默默扭过头,以前他最不想遇到的就是苏恒,如今危机时刻,他反而很希望看到这位酆都大帝了……

    为了一条小命,该从心还是要从心的……

    这一声大帝也惊醒了围观的修士,看到苏恒后,很多大佬心里都是一跳,他们当初在东海之畔,误会了这位大帝的意思,他们当时一直以为这位大帝没有把话说明,说得是反话,其实就是在警告他们,于是,吓得他们个个龟缩在后山,不敢出门,后来一群天外来客附身与各路大佬身上,又开始在神州到处活动,他们看到酆都大帝也不闻不问,在回想下当初的话,心里也松了口气,看来真的是他们想多了。

    于是,各地大佬又开始在神州活跃起来,该装逼的装逼,该发生的不可描叙事情继续发生……

    这次十大神器现世,各地修士纷纷赶赴而来。

    和普通的修士不同,那群天外来客看到苏恒后都是相视一眼,玩味一笑,他们在想,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这个什么酆都大帝斩杀于此地,是不是会让神州这些修士大吃一惊?反正现在十大神器现世,他们也不在乎什么当初的赌注了,只有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还在那傻乎乎的硬杠着……

    毕竟这位酆都大帝在神州修士心目中,那可是第一人,神一般的存在,而在他们眼中,不过是蝼蚁中稍微大一点的蝼蚁罢了,另外,他们最喜欢做得就是当做蝼蚁的面捏死他们的王。

    “又来了一个送死的?有意思,接老夫一剑。”黄衣尊者直视苏恒,冷冷一笑,没有在管被钉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蚩尤,手指朝天一指,剑匣中剑影跃出,直接朝着苏恒射来,至于典尚,直接被他选择性无视了。

    看到黄衣尊者的举动,苏恒一直很淡定的表情也惊愣了下,这神州上的修士上次在东海之畔应该都感受到了自己的厉害,这才短短时间没见,这些人又出来找死了?又开始跳了?

    不止苏恒本人惊愣,除了天外之人,其他围观的修士也同样惊愣不已,他们既惊讶又激动,惊讶的是有人居然敢朝着酆都大帝动手,激动的是难道终于有人敢站出来挑战酆都大帝的威严了吗。

    他们,都是抱着看戏的态度,心中很期待这场戏能精彩一些。

    但是很可惜,苏恒没动,站在一旁的典尚动了,他挑了挑眉毛,粗壮的大手一把捏住了射来了剑影……

    看到剑影被典尚握在手中,黄衣尊者惊呆了,他这剑影可是虚影,没有实体的,这典尚是怎么握住的?最关键的是,这明明只是一个蝼蚁,为何能握住自己的剑影……

    黄衣尊者想不明白,他也来不及想的明白,典尚已经露出残忍的笑容,一把跳了过来,砂锅大的拳头朝着黄衣尊者狠狠砸来!

    一拳,只是一拳,黄衣尊者被典尚一拳活活砸死,这一拳砸的黄衣尊者三魂七魄,灰飞烟灭!

    神州的修士们看到后心里皆是一叹,不过也没有太过惊讶,本以为是一个新的挑战者,之前也见到了,轻松将蚩尤制服,压制的蚩尤一族不敢动弹,应该有几分实力的,结果,被大帝身边一个护卫直接给一拳打死了,大帝甚至连出手都懒得出手……

    天外来客们就不一样了,他们真的是震惊了,一直在他们眼中属于蝼蚁存在的酆都大帝居然连手都没出,底下一个护卫就把自己这边一个老伙计一拳秒杀了?

    他们清楚的看到,老伙计身上冒出一股黑烟,朝着虚无飘去,这是要回归本体,因为这本来就是附身而已,而倒霉的黄衣尊者算是平白无故的做了个替死鬼……

    虽然是附身,一身修为也没有本体厉害,但是按理来讲,现在的黄衣尊者,只要他们这些人不出手,那么凭借他一个人的实力,就足以压制整个神州才对,结果,被人一拳打死了,还是一个小小护卫……

    这群天外来客此时再也不敢小瞧酆都这位大帝了,心里甚至还有点胆寒,他们虽然很自信,对自己实力很有信心,可是谁也顶不住被一个护卫给一拳打死啊……

    关键的是,刚刚那护卫的出手速度他们都没看清,这真的只是一个护卫吗?会不会这位酆都大帝有什么恶趣味,喜欢玩角色扮演游戏,就像他们以前那样经常扮演老夫老妻啥的……其实这个护卫才是真正的酆都大帝?

    这群天外来客们感觉自己已经察觉到了真相,没错,真相就是这个护卫才是真正的酆都大帝,否则一个护卫怎么可能会一拳将和他们实力对等的黄衣尊者打死?

    然而这个想法没有持续多久,他们就看到那个护卫一脸献媚的在苏恒面前趴下,背部挺得秉直,嘴中亲切道:“大帝,您站着累,上来坐。”

    看到这一幕,他们立刻懵了,这特么连一个护卫都不是,就是一个坐骑,还是特别会舔的那种……

    苏恒此时已经习惯性的站在典尚的背脊上,嘴里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典尚听后立刻疯狂点头,然后抬起头,双目纵横,无人敢直视其芒,他自信一笑,大声吼道:“我叫典尚,来自酆都,今日以大帝之名传话各位……”

    ……

    此时,神州外那茫茫虚无之中,因为黄衣尊者的死去,那缕附身的黑烟开始回归本体,本体是一个白发老者,也披着黑袍,他一直保持着打坐的姿势,等黑烟入体后,他睁开了双眼,接受了黑烟的反馈记忆,虎目怒睁,看来小瞧这神州了,接下来看样子要好好计划一下如何下一步行动了。

    他在仔细想着,没有注意到,后面一道黑白之光从远处而来……

    它,虽然会迟到,但是从不缺席……

    ……

    话说,虽然平时不求月票啥的,可是太少也不好看啊,所以求下月票,各位有票的话投一点吧,谢谢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