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彩票 > 幸运五分彩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请大帝收下三味真火

第二百三十八章 请大帝收下三味真火

    老天爷总喜欢出其不意的开个开玩笑,不管你是人还是妖,或者不人不妖……

    刚刚还一脸戏谑,露出人性化表情的蛟龙此时只觉得通体发寒,还微微打了个冷颤,这声音出现的太过突兀,他甚至一点预感都没有,等抬起头望去时,只看到一片漆黑,大半光影都被一个毛茸茸,黑乎乎的玩意给遮住了……

    等那玩意落下,砸在脑袋上时,蛟龙终于知道这是什么玩意了,这是一个超大的拳头,并且一拳头把它给砸死了……

    我特么才出来没多久,该玩的还没玩,不该玩的也没玩,就这么死了?

    蛟龙体内飞出一道元神,元神在空中化为一丝星火一样的淡淡紫气,反馈回本体,向着远方而去,至于这被附体的蛟龙,整个身子都被一拳头锤得稀巴烂,一身蛟龙血挥洒在空中,整个陈塘关也都被血雨遮盖。

    陈塘关上的将士们被蛟龙血淋了一身,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蛟龙血的腥味,引人作呕,众人避之不及。

    哪吒好奇的看着自家爹娘身前,一个像似大猩猩一样的怪物漂浮在空中,大猩猩体型很大,有半个陈塘关关口那么大,大猩猩的拳头更大,比他的身子还大,此时,那拳头正在渐渐缩小……

    大猩猩背上坐立着一位年轻的男子,一身黑袍,五官英俊,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看上去很淡然,身上有一股神秘的气质,虽未发一语,但是每个看到他的人,都不敢小觑。

    这个人是谁啊,看上去好厉害啊,还能骑着那大猩猩,将来我要是也能这么厉害就好了,我也要骑大猩猩……

    哪吒懵懵懂懂的看着典尚那雄阔的身材,不由得张大了嘴,眼神有些渴望;这时天空上,一颗黑色,像果子一样的黑乎乎玩意刚好落下,哪吒张着嘴,果子刚好落入他嘴中,入口即化。

    哪吒一愣,连忙捂住嘴巴,可是很奇怪,他刚刚明明感觉有东西掉入嘴中了,可是现在仔细查探却又没有任何发现,他疑惑的抓了抓脑袋。

    哪吒想不通,双手在身体上到处摸着,好像在找着什么一样,他手的动作幅度很大,摸到了红肚兜上,感觉底下似乎有什么硬邦邦的,于是便脱了裤子,周边的将士看到后虽然奇怪,但是也没在意,毕竟一个五六岁大的孩童,当众脱裤子什么的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直到他们看到这小哪吒脱裤子的那一瞬间,一个看上去硬邦邦,黑乎乎的玩意落下时,他们才露出吃惊的表情……

    那是一个玩偶,黑色的玩偶,哪吒好奇的捡起,拿在手心捏着,硬邦邦的,没有一般玩偶的柔软,哪吒发现,这玩偶似乎就是缩小版的自己,不管是五官还是躯体,都和自己本人一模一样,并且,那玩偶还在冲着自己笑,笑容很诡异。

    哪吒毕竟还只是一个幼童,看到这玩偶的第一眼也不奇怪他为什么会从自己肚子底下冒出来,只是当玩具一样放在手心把玩。

    哪吒把玩着玩偶,远处的天空底下,李靖和殷十娘正一起朝着苏恒拱手致谢:“当年陈塘关上下得大帝出手,才使得东海那老龙王水淹陈塘关的计谋失败,这些年又因为大帝的警告,四海皆不敢扰民,神州上下,出海入海者无不对大帝感恩戴德,如今我陈塘关蒙受蛟龙欺压,又是大帝出手镇压,解救我夫妇二人,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苏恒看了眼李靖,笑了笑,这次除掉蛟龙的根本原因本就是因女娇而起,只是没想到无意中救下了陈塘关背后的千万百姓们,李靖刚刚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告知了,若是自己这次没有赶来,或许等李靖夫妇死后,那蛟龙就要正式对陈塘关后面的普通百姓下手了。

    总之,这无意中,倒是又做了一件善事……

    李靖此时心情很忐忑,当年第一次见这位大帝时,还说过几句话,那时候他就觉得这大帝很强,就没其他感觉了,如今再次见面时,已经是深不可测了,虽然对自己笑了笑,也没说啥,可是心里止不住的打着突突,莫名的害怕,就像自己每次因为持久的问题,生怕太快了让十娘不满意的那种害怕……

    说起十娘,李靖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心中一叹,以十娘的性子,他们夫妻之间,这次怕是要起隔阂了啊……

    “既然蛟龙已除,陈塘关也安然无事,那就此告辞了。”苏恒斜睨了李靖一眼,准备离去。

    李靖看后连忙道:“大帝且慢,大帝两次出手救我陈塘关千万子民,李某无以答谢,唯有请大帝去府上小饮片刻,还望大帝能屈尊移驾府中。”

    “李某前些年无意中得到一颗火种,这火种乃是至刚至阳的神火三味真火,可惜李某能力有限,只能以我玲珑宝塔的特殊性,从火种上取下一点火星为我所用,至今为止,虽无太大建树,可也斩杀过不少妖魔邪祟,如此威力的神火火种在在下手中显得蒙尘了,李某如今想将神火火种献于大帝,还望大帝收下。”

    李靖一口气说完,语气依旧恭恭敬敬。

    三味真火,这个苏恒知道,听秦老头说过,世间神火千万种,地府的地火之灵号称万火之主,属于第一层次的存在,这三味真火归属于神火之类,属于第二层次的存在,只要地府火灵不出,三味真火就是这世间最顶尖的神火之一。

    李靖如今愿意将三味真火献出,可是下了血本。

    虽然这世间所有的神兵珍宝苏恒都不在乎,可是不代表其他人也不在乎,至少李靖要是敢对外传出他李府有三味真火,恐怕下一刻大半神州修士都会齐聚李府,逼李靖交出神火。

    “这三味真火世间独一无二,无数人求之不得,你就这般痛快的将它献于我,就没有什么所求的吗?”苏恒斜睨着李靖,发现这个老小子现在面容很认真,很严肃,一副我是好人的模样。

    李靖听后连忙道:“大帝,三味真火虽好,可是李某没有能力驾驭,放在我这里也是神火蒙尘,若是交给大帝就不一样了,大帝乃是神州的顶梁石,一言一语都关系着神州众生的生死存亡,这神火只有在大帝手中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用处,况且,正是因为神火价值过大,李某这些年乃一直都是胆战心惊,睡不好觉,生怕被外人发现,传了出去,引来灭门之祸,所以交给大帝,也是在保我李府平安。”

    “恳请大帝仁慈,收下神火,救我李府上下三百六十一条人命!”李靖说道最后时几乎是吼出来的,他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抱拳,弯着腰,整个头都快贴到脚尖。

    典尚看到后心里一阵嘀咕,这特么一个比一个会舔,谛听就算了,这李靖看上去挺严谨老实的一个人,没想到这溜须拍马的功夫一点都不弱,本来是大帝得了好处,结果他这么一说,搞得好像大帝是在救他们全家一样……

    苏恒起先还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听完李靖的话,他觉得自己要是拒绝的话就是在视那李府三百六十一口人命于无物了,这样草菅人命的事情他做不出来,为了挽救李府上下,他只好勉为其难的朝着李靖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他的话。

    关键秦老头以前也说过,地府虽然有地火,可是也不嫌弃其他神火,若是以后发现了其他神火,尽量全部带回来,将来地府扩展十八层地狱时可以用到的……

    苏恒当时听了只觉得自家地府生意挺好的,这十八层地狱都快放不下这些客人了……

    “大帝,请跟在下来。”李靖看到苏恒点头,心里松了口气,然后摆摆手,便在前面领路了。

    李靖自然是有点小心思的,陈塘关地理位置比较特殊,直面东海,经常会有各种妖魔邪祟前来骚扰,他能力有限,若是以后再出现像蛟龙这样的妖孽,他依然不是对手,他若不能解决这些妖孽,那陈塘关背后那些无辜的百姓也必将被妖孽杀害,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如今苏恒的出现,让李靖脑子里生出一个想法,毕竟和这位大帝有两面之缘了,也算是半个熟人了,加上这位大帝也是心怀仁慈之辈,否则也不会两次出手搭救,若是能借此和大帝搭上线,那便也可以保住陈塘关,保住身后这些平民百姓了。

    不过这些想法他自然不能直接说出来,更不能说我给你神火,你罩着我陈塘关,这就落了俗套,听着像挟恩一样,搞不好大帝一不高兴,一巴掌抽来,自己找谁哭去……

    所以,要换一种方式,表现的没有所求,其实,不求便是最大的求,以后陈塘关真要出了意外,大帝知道后肯定也不会不管的……

    苏恒自然不知道李靖心里有这么多心思,也不会去想那么多,反正就两个想法,一个是秦老头说神火这玩意好,看到后就带回来,第二个是李靖说天天守着这神火火种,他心里慌得很,生怕被人知道找上门来,然后搞不好哪天李家就被人一夜灭门了,苏恒自认义薄云天,心怀仁慈,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李靖在灭门的关口上来回游动,自然是要挽救一下李府,将他们从生死边缘线上拉回来……

    很快,在李靖的引领下,李府到了,李府不大,就一个普通的宅院,这宅院还是陈塘关内万民一起搭建的,他们感谢李靖的公正严明,爱民如子,当初,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将李府搭建完成。

    虽然人多搭建的速度快,但是这万民中,真正懂建房子的也没几个,大家都是你一下,我一下弄出来的,所以这时间久了,这房子也开始出现各种小毛病,经常半夜睡得好好的,突然天降暴雨,然后卧室内开始漏雨……

    “大帝,请坐,喝茶。”李靖将苏恒请到主座上落座,然后亲自奉上清茶,也不废话,示意苏恒稍作等待,然后便独自下去去取那三味真火的火种了。

    典尚双手抱臂,站在院子内,双眼虽然的扫着四周,看上去很懒散,实则是在警惕四周。

    哪吒也蹲在院子内,翘着屁股,手中抱着那黑色玩偶,水汪汪的眼珠子死死盯着典尚,眼神中充满了渴望……

    饶是典尚自认身经百战,无所畏惧,可是面对这个小眼神,心里也慌的很,浑身上下都觉得不自在,他不知道,就是这个翘着屁股的小家伙,因为看到大帝之前骑着自己,觉得威风,心里已经发下了宏愿,就是以后也要骑大猩猩……

    ……

    鬼界山,东方鬼帝卧室内。

    “痛死我也!”一声嘶吼传来,好在卧室内被布下了隔音结界,传不到外面。

    不过,很快各种声音陆续响起。

    “怎么回事?”

    “你之前不是刚刚说附身了一头蛟龙,觉得有意思,到处兴风作浪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唉,别说了,那陈塘关来了一个厉害的角色,一拳就将我那附身打死了,若不是我反应及时,搞不好要被打的元神破灭了。”

    “哦?竟有此事?这神州之上还有这般强横的存在?居然能让一拳打死你的附身?”

    “也怪我,大意了,而且又是附身,操控起来也不方便,否则哪里轮得到他逞凶,等我休息几天,元神彻底复原之后再去找他报仇。”

    “嘻嘻,本事不行,借口倒是挺多的,陈塘关是吗?老娘刚好最近憋得慌,正想找个俊俏小郎君采阳补阴,这陈塘关,就交给我吧。”

    “呵呵,你这老妖婆口气倒是不下,别一趟去了就回不来了,到时候还要我等给你收尸。”

    “嘻嘻,当老娘和你这个废物一样吗?拭目以待吧……”

    ……

    陈塘关,李府,隔着一条长街外,一位红衣女子站在那里,一双眉眼正仔细打量着李府,看着过往的一切。

    “就是这里了吧,接下来就看老娘的表演了。”女子眉眼扫过李府门外的兵卫,淡淡一笑。

    女子朝着李府走去,脚底生花,婀娜多姿的身躯轻轻扭动着,一路上过往之人看到后无不将目光扫来,这一刻,她万众瞩目。

    女子看着这些凡夫俗子,蔑视一笑,纤细的手指轻轻朝着空中一划,转眼间,天空上飘下朵朵花瓣,路往之人,凡是触碰到花瓣的纷纷像定了身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李府门口那守卫也同样如此,一时间,整条长街都安静下来。

    女子看到此幕,得意一笑,然后轻轻一哼,扭着腰,大摇大摆的朝着李府内走去,她每次走动时,天空上那些花瓣就会随着她的步子飘落,所到之处,无不是花瓣漫天飞舞。

    李府内多是来回巡视的护卫,起初看到女子时眼中皆是闪过惊叹,等他们反应到有外人闯入想出声预警时,身上已经多了无数花瓣,纷纷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女子继续前行,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一脸媚态。

    直到走到那个大院子前,看到了翘着屁股的哪吒,抱着双臂的典尚时,她才停了下来。

    哪吒没有望她,只是双眼渴望的看着典尚……

    典尚倒是看着她,只是眼神和看一只母猩猩没有区别……

    女子能感受到这些人眼神的变化,因为只要对她产生了心动,中了这花瓣雨,顷刻间就会被定身在原地,但是这两个家伙,明显没有心动。

    看到哪吒的眼神,她心中一怒,这个小屁孩还没长大,自然不知道老娘的魅力,看到典尚的眼神,心中一怒,这个大猩猩一样的家伙,知道什么叫美人吗?

    小孩就算了,不过这个大家伙,倒是一副好身材,女子眉眼打量着典尚雄阔的身躯,笑了笑,走了过去,带起阵阵香风,一举一动,美艳无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