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幸运五分彩 > 第二百四十章 给苏小小治腿(二合一)

第二百四十章 给苏小小治腿(二合一)

    酆都,位于神州最中心的位置,被世人称为神州第一圣地,但也是一个死人多余活人的地方,一个外来活人大于本土活人的地方,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神秘……

    死人自然是指那些孤魂野鬼,整日飘荡在酆都城内外,一个个等着去地府轮回报道,六道轮回,莫名的就对这些孤魂野鬼有天生的吸引力,除了那些执念已深的阴魂外,其他阴魂都不抗拒六道轮回的召唤。

    外来活人指的是那些到酆都探望自己死去的亲人的家眷们,在地府,可以亲眼目睹他们的亲人转世投胎,虽然人的第二生和第一生其实已经有了区别,但是很多人依旧固执的认为,不管轮回多少世,这还是他们心目中的那个人……

    能到地府拜访探望的,自然都是有后台有能力的人,他们打通了各种环节,付出一些对普通人来说一辈子都摸不到的天材地宝,便可以见到自己死去的亲人,对此,苏小小都是同意的,大帝将地府内一些事务都交给她来处理,她深知柴米油盐这些都是必需品,当家不容易,所以只要能赚钱,不损害地府利益,她都来者不拒。

    “周峰今年的收获上交了吗?”苏小小翻阅着账本,上面清楚的记着每一笔详细收入和支出,唯独没有周峰的,一旁站立着一位阴差,腰间挂着锁链,披着黑袍,周身气质阴寒,他抱拳恭恭敬敬道:“回禀大总管,周船夫说三日后就会将一切都整理好,到时候会主动送过来。”

    周船夫,是周峰的称呼,时间久了,大家都这么叫他,也算是一种尊称,在地府,可没人看不起船夫这个称呼,这是实打实的肥差。

    “他倒是精明。”苏小小坐在轮椅上,伸出白皙的手指,捋了捋额前的发丝,露出绝美的容颜,那阴差也不敢看,把头低得更低了。

    “你先下去吧。”苏小小朝着汇报的阴差挥了挥手,想起周峰的话来,笑了笑,周峰的小心思和小动作她岂会不知道,周峰每年在黑船上捞到的好处不计其数,不过他也精明,大帝一开始还偶尔插手一些地府事务时,他知道大帝对于这些都无所谓,每次都是象征式的主动上交一点,后来自己接管一切事务之后,他又主动提出上交个八成。

    当年黑船船夫一职是周峰自己主动争取的,这些黑色收入本就不在明面上,他真全拿了,明面上也没人说他什么,不过暗中就说不定了,但是他胜在精明,自己主动坦白,所以也就没人在暗里给他使绊子,不过他每年收获的宝贝太多,到了年底盘账的时候,他一般都是最晚交账的,因为他要统计下那些宝贝,对自身有用的,自然是要优先留下,然后剩下的在上交。

    周峰是个精明人,知道怎样做才不惹人嫉恨,每次这底限都把握的很好,苏小小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都是老人了,总会有些特殊优待,否则一个新人敢这样做,怕是早就拿他开刀了。

    地府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管理阶层也不少,不过老人毕竟是少数,能照顾一下自然也就照顾一下,人之常情。

    “小小啊,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正在低头看着账本的苏小小被一个声音打断了思绪,她抬起头,看到了阎老头正满面笑容的看着自己。

    这地府内能直接称呼苏小小名字,敢叫的这么亲热的也就三个人,一个是咸鱼大帝,另外两个分别就是秦老头和阎老头,咸鱼大帝自然就不用多说了,这两个老头主要都是一把年纪了,手无扶鸡无力的那种,叫亲热点也没别的想法,况且,年纪大,资历老,自然也就随心所欲一些。

    阎老头最近一直都在研究着他的新品种,梦魇……

    为此,连他以前最疼爱的幽冥鬼王都被冷落了,现在整天趴在房梁上画圈圈……

    看着阎老头,苏小小合起账本,扫了眼一脸兴奋的阎老头,好奇道:“不知阎老说的好消息是什么?”

    阎老头听后呵呵一笑,卖了一个关子:“你猜。”

    苏小小淡淡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头重新翻阅账本,阎老头一脸尴尬,仿佛听到了幽冥鬼王趴在房梁上嘲笑自己的笑声。

    阎老头见苏小小不搭理自己,没心情和自己玩你猜我猜不猜的游戏,只好主动说道:“小小啊,你的腿,我有办法治好了,可以直接帮你恢复原样!”

    阎老头声音不算太大,但是吐字清晰,苏小小听得清清楚楚,她拿着账本的手也微微一抖,饶是她一向处事不惊,这个时候心情的起伏度还是很大。

    阎老头以前就有办法治好她的腿,不过是借助外物,虽然能像个正常人一样行走,但是实际上那并不是自己的,她心里有隔阂,不太愿意,表示可以在等等,本以为会永远等下去,没想到这次阎老头突然找来说有办法了,还能恢复原样,她心里自然激动。

    看到苏小小肩膀明显抖动了一下,阎老头得意的笑了笑,能让这个性格淡然的大总管这般激动,他很有成就感,这种成就感就像秦老头一大把年纪了,手无扶鸡无力,而他却把他给治好了,让他有力气了一样……

    苏小小终究还是冷静下来,她轻轻舒了口气,问道:“阎老,需要我怎么做?”

    阎老头听后笑道:“不需要做什么,到时候你直接躺大帝怀里就行了。”

    苏小小:“……”

    看到苏小小面无表情望过来的深邃目光,阎老头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歧意,连忙解释道:“我说的这个让你躺怀里不是指那个躺怀里,不是男男女女的那种躺怀里,就是需要去一个地方,然后让你躺大帝怀里,到了那个地方,就算你不想躺怀里也没办法,到时候你必须要躺大帝怀里,除非你愿意躺别人怀里。”

    阎老头自认一翻很详细的解释,然后得到的依旧是苏小小面无表情的目光。

    趴在房梁上的幽冥鬼王如今已经发展成了地府窃听大师,一双耳朵贼好,趴在房梁上,可以听到每个人的谈话,他一直在听着阎老头说话,等阎老头说完又解释了一遍之后,他一头雾水,这阎老头特么在说啥玩意啊……

    最终,阎老头还是没有解释清楚,没办法,他只好喊出秦老头,两个老头光天化日之下,没羞没臊的亲自实战表演了一下,苏小小算是似懂非懂的看明白了,看完之后,一脸淡定的表情下,心里慌得一批……

    而这时候,苏小小嘴中的咸鱼大帝也回来了,从一脸欲求不满的典尚背上走下来的苏恒很快就被阎老头和秦老头给包围了,然后两个老家伙再次重复表演了一下刚刚表演过的没羞没臊的演出……

    用阎老头的话说就是苏小小这腿是先天性的,那自然要用先天性的办法,这个办法是他当初在折磨幽冥鬼王,如今又在折磨梦魇时突然顿悟的,这招叫冰火两重天……

    火,阎老头说地火之灵就是最好的火,这个他可以解决,不过冰的话,就需要苏恒亲自带苏小小去一趟北极大雪山。

    大雪山的顶峰有一株即将绽放盛开的雪莲花,这一株雪莲花在盛开的那一刻起,要立刻让苏小小服下,否则过了时效,效果会大大缩减,所以需要苏恒亲自带苏小小去一趟大雪山,到了大雪山,为了让苏小小尽快的适应大雪山的气候,为了让她身体能够好的容纳雪莲花,所以到了大雪山之后,苏小小要收起修为,像个凡人一样,去默默感受着大雪山的恶劣气候。

    但是大雪山乃是天下奇景,气候恶劣,一般修为薄弱的修士都撑不住大雪山的气候,若是苏小小收了神通,像个凡人一样,搞不好受不了恶劣气候,就要一命呼呼了,所以这里,苏恒还要好好观察一下,在苏小小快承受不住的时候,还要给她渡气,保住她的生机。

    所以这就有了阎老头先前的话,让苏小小啥也不用做,直接躺大帝怀里就行了,若你真的嫌弃,也可以换个人……

    苏小小看着阎老头和自家咸鱼大帝说着话,她继续一脸淡定,心里继续慌得一批,嫌弃吗?肯定嫌弃啊,咸鱼大帝,没有梦想,什么事都让她干,她当然嫌弃……

    可是,要换成其他人,那貌似更嫌弃了,所以最后选择一下,就挑一个嫌弃程度低一点的吧,最后还是选择咸鱼大帝……

    “呵呵,大帝啊,若是没事的话,现在出发吧?”阎老头呵呵笑着,一脸期待的看着苏恒,这个实验狂人,可是很期待接下来的实验。

    苏恒虽然很想说我特么才刚刚回来,我想躺一会,但是看了眼一旁面无表情的苏小小,他心里又是一叹,朝着阎老头点点头:“好,那我先走就带小小走一趟大雪山。”

    大帝都发话了,苏小小自然也不会拒绝,只是有点娇羞,还真让阎老头说准了,啥都不用干,老老实实躺着就行……

    苏恒本来还有点束手束脚,不过看到苏小小一脸淡定的表情,整个人也瞬间适应了,怀中抱着娇弱美人,直接开启了圣人模式……

    典尚继续乐呵呵的趴在地上,充当坐骑,他以被大帝骑为荣……

    “大帝,出发了。”典尚扭头说了句,然后大吼一声,再次离去。

    ……

    北极大雪山,常年冰天雪地,天空上飘着鹅毛般大小的雪花,大雪山荒无人烟,只有一些雪松零散落地。

    大雪山海拔万丈,山峰耸立于云中,峰顶上,一株雪莲花正在缓缓盛开着,雪莲花有九瓣叶子,每瓣叶子都是雪白色,晶莹剔透,看上去更像湖中结成的冰块,视线能穿透到叶子的另一面,看清楚上面每一条细窄纹路。

    在雪峰顶上,有一座宫殿,宫殿外坐着一个和尚,和尚盘膝而坐,他面前,正是那盛开的雪莲花,他已经等候许多年了,一直在这里等着,如今雪莲花还没有彻底绽放盛开,他在耐心的等待着,等到它盛开的那一刻,也就是他亲手采摘之时。

    雪莲花,传说中的神物,顶尖的天材地宝,传言口服下去后便可一夜悟道,肉身成圣。

    光是一夜悟道就足以让和尚疯狂了,他清楚的记得,当年有一个和他一样的和尚,在大雪山雪松底下也不知得了什么机缘,最后一夜悟道,成了如今佛门的佛祖,号称如来,底下佛陀千万,见凡是了他的都要尊称一声佛祖,可谓是万佛朝宗,旷世瞩目。

    和尚当时就想,这雪莲花乃是大雪山最有价值的存在,那个和尚在大雪山随便得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机缘都可以成为众生敬仰的佛祖,那自己要是吞食了这雪莲花,那又会得到何等的地位?

    也正是因为这个念想,和尚才有耐心的独自守着这雪莲花,一直孤独的守着。

    和尚也是有本事的,虽说大雪山荒无人烟,平日里也没什么人头脑一热跑到大雪山峰顶来,但是他还是很谨慎,他用特殊的手段遮蔽了雪莲花的气息,一般路过之人就算真的无意闯进大雪山,也不会察觉到雪莲花的存在,就算真的发现了这里有一座宫殿,也不会奇怪,毕竟宫殿内到处都供着佛像,常人看了也只觉得他是一个苦行僧罢了。

    马上就要盛开了,当真是期待呢……

    和尚低头看着雪莲花,一脸期待,修了这么多年的佛,他却做不成佛,因为痴恨贪恋他全部都沾,七情六欲他也一样不少。

    但是和尚不后悔,他有一颗飞黄腾达的心,他想做人上人,他一直守在这里,就是为了将来,为了出人头地,甚至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大雪山,他耐得住寂寞。

    今天的大雪山,没有像往日那样日复一日的平静,有人闯进来了,和尚最初还没有太在意,因为每隔几年,总会有那么几个误入大雪山的人,等下便走了,只是今天这些人,似乎直奔山顶而来。

    和尚开始有些心神不定了,他抬起头,看到了三个人走了进来,一个奇丑无比的壮汉,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怀里抱着一位昏睡过去的女子,女子似乎是个凡人,娇弱的身体承受不了这恶劣的气候,一脸苍白。

    一个凡人来这里干嘛?看到有凡人,和尚心里瞬间松了口气,带着凡人,显然这伙人的修为也没有多高。

    “不知几位施主来我大雪山所谓何事?”和尚常年待在大雪山,早已把大雪山当成了自己的私人领地,说起话时一副主人家的口气。

    苏恒此时正抱着苏小小,这位大总管此时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用身体适应着大雪山恶劣的气候,每次都要靠自己渡一口气过去维持她的生机,不过刚刚踏进大雪山时就已经昏迷了过去。

    苏恒看到了和尚座前那株雪莲花,他认得雪莲花的特征,阎老头都告诉他了,至于阎老头怎么知道大雪山有雪莲花的,主要还是归功于幽冥鬼王的八卦镜……

    毕竟是八卦镜,自然喜好八卦,就像它的主人幽冥鬼王一样,每天没事就拿着镜子到处查探神州的各种八卦小道消息,甚至连秦老头和阎老头穿什么颜色的底裤,还有他们为什么换底裤的原因都知道……

    和尚费尽苦心想掩盖雪莲花的气息,结果被人家幽冥鬼王直接一个镜子给照了出来,他肯定是想不到的……

    “大师,我来寻雪莲花的。”苏恒看了眼和尚,又看了眼满是佛像的宫殿,便猜到这和尚在这里待了很久了,想到这和尚辛辛苦苦在这里守了这么久,苏恒也没有直接强行取走,想了想又道:“你想要什么,我和你换。”

    和尚本来听到说来寻雪莲花的时候,脸上就涌起了怒意,准备直接动手弄死这些人,但是接着又听到后面的话时,他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眼珠子轻轻一转,笑道:“诸位施主既然来到了我大雪山,那自然知道雪莲花的珍贵,若是施主真的想要雪莲花,那就要看施主的诚心了。”

    苏恒斜睨了眼和尚:“哦?怎么说?”

    和尚双手合十,笑了笑:“施主若是真的诚心所求雪莲花,就用身上的储物袋来换取吧。”

    对于修士来说,储物袋就是他们毕生的积蓄,一身的全部家当都放在里面,不过苏恒不在意这些,他的储物袋里有什么宝贝他从来没看一眼,因为他不需要宝贝,不需要什么天材地宝,因为这世上没有什么宝贝能接他一巴掌,现在整个神州怕是都难以在撑住他这一巴掌,所以只好天天把典尚带着当打手,顺便还能当坐骑,反正典尚也挺乐意被骑的……

    一边的典尚此时听到和尚的话正要发怒,不过被苏恒一把拉住,苏恒随意的将储物袋扔了过去:“给你。”

    和尚看到苏恒这般爽快的就把储物袋递来,脸色立刻变得有些失望,这般痛快,里面肯定没什么好东西。

    不过待他打开袋子,看到里面的宝贝后,他立刻喜笑颜开,这可都是好东西啊,天材地宝,珍稀灵器,一样都不少。

    和尚收了袋子,再次看向苏恒时,目光有些变了,此时苏恒在他眼里就是一条肥鱼,还是那种出身高贵的肥鱼,看他带着一个凡人女子就知道了,这雪莲花肯定是为那凡人女子求得,典型的世家子弟作风,为了一个女人,什么都可以不顾,这种世家子弟,身上最不缺的就是这些好东西,所以,他身上肯定还有!

    “呵呵,小施主家当倒是丰厚,不过就是这心有些不诚啊,刚刚贫僧说得可是要施主身上的全部,所以请施主不要在藏匿了。”和尚抬起头,冷眼望来,眼神变得贪婪暴戾,动了杀机。

    他说完之后又接口道:“还望施主配合贫僧,乖乖将身上其他的储物袋一并交出来,否则别怪贫僧心狠手辣了。”

    看到和尚露出的本性,苏恒轻轻一叹,朝着典尚摆摆头:“弄死他。”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