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幸运五分彩 > 第二百四十二章 等下在打如何(订阅过昨晚那一章的不要订阅这一章)

第二百四十二章 等下在打如何(订阅过昨晚那一章的不要订阅这一章)

    ps:注意!订阅过昨晚六千字(8-11)那一章的不要订阅这一章!今天的更新会在晚上!昨晚那一章被屏蔽了,只好重发了,屏蔽的那一章我不打算申请解禁了,避免大家重复订阅!若是这一章还有朋友不小心重复订阅了,请加群(群号看简介)截图找我退钱,抱歉!

    正文:

    大雪山虽然常年雪花飘散,站在山顶更是给人一种冷风刮骨的感觉,但是此时典尚的心却是火热的……

    听到大帝的话,他立刻动了,他早就迫不及待了,刀子般的寒风也止不住他的步伐,他做出虎入羊群的姿势,一把扑了过去……

    随着一阵猛烈撞击,整个耸立挺拔的大雪山山峰传来瓮的一声,整个山峰上许多被白雪覆盖的滚石开始不停的滑落,白雪山洪波澜壮阔。

    至于先前那和尚,早已看不到人影,只看到他坐立的位置上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

    典尚站在旁边,揉了揉手腕,脸上露出一副索然无味的表情,对手过于弱小,他现在挺膨胀的……

    苏恒也没有废话,搂着苏小小蹲到雪莲花旁边,小心翼翼的将九瓣雪莲花摘下,按照阎老头所说的,快速的放入苏小小嘴中,苏小小虽然闭着嘴,可是雪莲花入口即化,九瓣雪叶只轻轻触摸到苏小小的红唇便瞬间融化,自主引入她嘴中。

    “回去。”看到苏小小吞下九瓣雪莲花,苏恒看了眼典尚。

    典尚立刻点头,然后熟能生巧的趴在地上,等着大帝骑上来,就算下面冰天雪地,他也不觉得严寒,作为一个立志要打败谛听的合格坐骑,是不会畏惧这些……

    这次典尚回去的路途中没有在磨磨唧唧,他知道事情的轻重,眨眼间,已是万里之外,苏恒看着苏小小,默默估算着时间,按照阎老头说得,这吞下雪莲花之后,身体还需要一段时间进行吸收,所以要把握好时机,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遵循自然之道。

    苏恒一路上很遵循阎老头嘴中的自然之道,不快不慢,节奏把握的很好,到地府时,直接送到特意打造好的密室内,阎老头早已取来一丝地灵之火的火星,带着几个侍女等候在一旁,他看了眼吞服下雪莲花,已经有苏醒状态的苏小小,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他看了苏恒一眼,虽未直说,可苏恒还是明白的点点头。

    于是,堂堂酆都大帝直接被赶了出来……

    忘川河边,隔着彼岸花海,苏恒静立着,一边等待着后续,趴在房梁上的幽冥鬼王看到后眼珠子一转,一把跳下,走到苏恒背后,然后偷偷看了眼相隔甚远的红衣萝,这才一脸献媚的看着苏恒:“大帝,我不久前得到一个小道消息,想告诉您。”

    苏恒斜睨了眼幽冥鬼王,这老鬼身上有一面八卦镜,能知道一些小道消息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奇怪的是,这老鬼应该知道的,这神州上,可没什么小道消息能勾起他的兴趣,居然还特意跑来说有什么小道消息,没办法,这就是强者的烦恼,不管其他人在怎么跳,在怎么谋算,在怎么合纵连横,最后还抵不上他一巴掌……

    时间久了,自然也就无味了,对什么都没有兴趣了,就像一个男人,打架打不过时还有追求,各种修炼或者吃药,求上进,后来体力好了,和对手打起架时越来越持久了,甚至都不知道力泄,自然也就没有兴趣了……

    就像那牛耕田的道理一样……

    幽冥鬼王一直站在苏恒旁边,他发现,自家大帝似乎走神了,神游太虚了,他也不敢打扰,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连呼吸都不敢,生怕惊扰了自家大帝,他知道大帝是个了不起的人,每一个想法都事关整个神州大事,牵连着芸芸众生…

    “什么事?”苏恒已经清醒过来,随意问道,对于幽冥鬼王的小道消息,他只是稍微有点好奇,听一听就当做是等苏小小出来时的一些消遣。

    幽冥鬼王听后嘿嘿一笑,又再次抬头望了望远处的红衣萝,然后才放低声音说道:“大帝,听说那个蜀山剑仙李飞云的阴魂找到了,还有意识,现在就在蜀山,据说还抓回了一个小蛇妖。”

    起初听到李飞云这个名字时,苏恒还有点疑惑,可是看到幽冥鬼王频频望向红衣萝时,他才想起这个李飞云是谁,一个负心人,一个对得起蜀山,却对不起红衣萝的负心人。

    红衣萝当年痴心一片,为了李飞云赴死也从为后悔过,就算现在,也每天都在等着李飞云的阴魂来地府转世投胎,她每天都带着期盼,虽然一次次失望而归。

    如今幽冥鬼王说起李飞云的消息,苏恒邹了邹眉头,不知道这个消息到底该不该告诉红衣萝,他其实是不想告诉的,但是若是不说,红衣萝也许就这样永远痴傻的等下去。

    所以,这个到底是说还是不说,苏恒也挺头疼的,若是遇到一般的问题,直接一巴掌解决就完事了,但是这个……

    幽冥鬼王一直在旁边观察着苏恒的脸色,看到自家大帝陷入苦恼之中,时不时地邹着眉头,他突然觉得自己闯祸了,整个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脑海里浮现出各种不好的想法,想着大帝会不会心浮气躁的把阎老头喊来,然后把自己大卸八块……

    忘川河的另一头,谛听和七戒也耸立在岸边,谛听趴在地上,抬起头,看了眼七戒,道:“幽冥鬼王把一切都告诉大帝了。”

    七戒听后笑了笑,也扭头看了眼谛听:“阿弥陀佛,鬼王心思单纯,藏不住话啊。”

    谛听继续道:“也不知大帝会如何处理此事?”

    七戒抖了抖僧袍:“不管如何处理,不管是什么结果,这些话始终是幽冥鬼王说得,以后就算红衣萝知道了,这一切因果自然也由鬼王来担,与我等无关。”

    语毕,一人一狗相视一笑……

    此时被算计了的幽冥鬼王什么都不知道,反正就是心里很慌,看着大帝一言不发,他也不敢说话,看上去很弱小无助……

    直到后面传来咔嚓声响,密室的大门被缓缓打开了,在几个侍女的搀扶下,苏小小走了出来,她走的时候很慢,她在慢慢适应。

    一向镇定自若的大总管此时心情自然很激动,虽然脸上的表情波动不大,可是那时不时挑起的眼眉显然出卖了她的内心。

    苏恒转身看去,看着那一袭白衣,朴素淡然,笑了笑。

    幽冥鬼王也松了口气,气氛明显没有刚刚那么压抑了。

    “如何?”苏恒走上前去,看着苏小小,问了句。

    苏小小绕着几个人走了几圈,慢慢熟悉起来,然后示意侍女退下,朝着苏恒微微一笑:“这就是走在地上的感觉吗,当真不错……”

    阎老头也走了出来,看到后笑道:“小小啊,不要急,慢慢来,最多几日,你便和常人一样了。”

    苏小小听后笑着点点头,继续绕着圈圈,这一天,她笑起来的次数比往日要多出许多倍。

    阎老头瞄了眼站在苏恒身后的幽冥鬼王,眼珠子一转,道:“过来,老夫有个新的想法想和你探讨一下。”

    幽冥鬼王听到这话,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惧的东西,不过他又看了眼苏恒,想到了刚刚红衣萝的事情,他估算了一下,觉得暂时还跟着阎老头比较安全一些……

    “老阎,今天能不能别用红烛和皮鞭了?”对于阎老头经常冒出的奇奇怪怪的想法,幽冥鬼王可怜巴巴的说着,表示吃不消。

    阎老头笑呵呵的点点头,也不说话,然后冲着苏恒摆摆手,告辞了。

    目送阎老头和幽冥鬼王离去之后,苏恒把幽冥鬼王的话告诉了苏小小,想让这个大总管分析一下。

    苏小小认真听着,听完后,她想了想,说道:“大帝,若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的立场来看的话,我建议不要告诉红衣萝,李飞云配不上她,可若是站在红衣萝的立场来看的话,我建议告诉她,毕竟等了这么久她都从未死心,有些执念,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她,肯定是想再见李飞云一面的。”

    苏恒也认真听着,不过听完后觉得这大总管等于没说,最后还是把主交给了自己来做。

    “若是你,你现在的处境和她一样,你会怎么做?”苏恒看了眼花海中的人儿,又看了眼苏小小。

    苏大总管听后沉默了下,然后微微低头,道:“我若是她,肯定也是希望见上一面的,哪怕这一面不该见的……”

    苏恒点点头,道:“好,那我亲自去一趟蜀山,将李飞云带回来。”

    ……

    蜀山剑派,依旧坐落于大青山上,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早已没人记得这里还叫大青山,都习惯性的称呼为蜀山,天底下数一数二的大派。

    蜀山风景秀丽,山峦连绵,时常有白云仙鹤一瞬而过,朝仙台上,蜀山弟子白袍轻袖,长剑歌舞,剑意凌然。

    蜀山掌教李清云身背长剑,站立在云崖边,下面是浩瀚云海,这里离锁妖塔很近,站在此处,可以将锁妖塔四周景色尽收眼底。

    李清云正邹着眉,听着后面一位弟子唠唠不休说个不停。

    后面从刚才到现在嘴巴都没停过的弟子正是司徒钟,司徒钟此时正在大吐苦水,他说自己当日离开蜀山游历神州,到了北海,从一个叫石杰人的大魔头手中救下了一对年轻人,男的叫李逍遥,女的叫赵灵儿,这一对年轻人他很喜欢,特别是李逍遥,那个机灵劲儿。

    就在他们交谈时,突然,被誉为蜀山剑仙的李飞云杀了出来,李飞云早就死了,现在只剩下一缕阴魂,只不过,这阴魂执念很深,时刻惦记着斩妖除魔,说赵灵儿是蛇妖,要抓走赵灵儿,将她关进锁妖塔。

    当时司徒钟看到李飞云时都惊呆了,他以为这为前辈早就转世投胎去了,没想到还飘荡在神州,他劝说无用之后,便和这位前辈打了起来,最后技不如人,眼睁睁看着他抓走了赵灵儿,然后他便一路跟随,回到了蜀山,亲眼目睹司徒钟将赵灵儿关入锁妖塔内。

    “师尊,这赵灵儿我也看了,就是一个心性单纯,才入世不久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是蛇妖呢,如今她被关入锁妖塔,塔内妖魔鬼怪横行,我担心她会遇到不测啊。”

    司徒钟不停的说着,然后继续道:“对了,还有一个叫李逍遥的小和尚,说是要回去喊他师傅来,到时候他师傅来了,我们这理说不过去啊。”

    李清云继续邹着眉,他还在想李飞云的事情,当年他以为师兄已经死了,没想到这阴魂居然还在世上,没有去投胎,有些匪夷所思啊。

    “阿弥陀佛,贫僧法海,求见蜀山掌教李清云。”

    这时,蜀山下,一道金光升起,接着,一个巨大金佛虚影横空而立,虚影内,坐立着一位和尚,白眉善目,却又一脸威严。

    “大师,还请上山一叙。”李清云看着那和尚,神色有些慎重,这和尚,不简单。

    山脚下,两个和尚正站在原地,旁边围着一群蜀山弟子,个个手持长剑,一脸警惕的望着他们。

    李逍遥听到上山传来的声音,立刻对旁边的蜀山弟子道:“你们家掌教都发话了,还不退下。”

    等蜀山弟子退下之后,李逍遥才和法海一起上山,当初赵灵儿被李飞云带回蜀山之后,他立刻拿着从仙灵岛求来的仙药回到苏杭城,找到法海禅师,将昏迷的婶娘给就醒,来不及和婶娘多说几句话的他立刻就拉着法海往蜀山赶,一路上长话短说,全部告诉了法海。

    法海很无奈,不过谁叫他收了李逍遥这个徒弟,只好跟着来蜀山找场子,虽然只有他和李逍遥两人,不过蜀山风评一直不错,这次又是蜀山有错在先,他们又有理,所以讲讲道理应该还是可以的……

    蜀山峰顶,李清云和法海第一次相见,不过彼此都听过对方的名号。

    李清云自持脸面,让人将李飞云请来,这位师兄回来后也没和他多说几句话就一头扎入了锁妖塔内。

    很快,李飞云出来了,他没有**,只是一具阴魂,身影看上去虚虚实实,飘飘而来,眉宇间有些暴戾,没有了往日蜀山剑仙的那种清秀儒雅。

    “师兄,那赵灵儿只是个普通女子,你弄错了吧?”李清云看着自家师兄,虽然有一肚子疑惑想问,不过目前不太适合提问这些。

    李飞云没有像以前那样对待自家师弟时的轻声言语,只是神色冷漠,看着李清云,冷声道:“她是妖,是蛇妖。”

    李逍遥听到这里正要开口大骂时,李飞云转身飘回了锁妖塔内,过不了多久,一只手拎着赵灵儿,又飘飘而来。

    这时候的赵灵儿,还是那般清秀,乖巧的脸蛋惹人怜爱,只是没有了双腿,而是变成了一条尾巴,眼尖的人一眼就能认出,那是一条蛇尾……

    “灵儿……这怎么可能?一定是你这个妖魔邪道使了什么术法把灵儿变成这样的!”李逍遥看到后目瞪口呆,指着李飞云怒喝。

    李飞云冷眼望来,眉宇间的暴戾越来越严重,大有拔剑的意思。

    李清云看着自家师兄,眉头也是一邹,他觉得师兄变得有些不太一样,整个人气质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且还变得容易动怒,以前的师兄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很少动怒。

    “阿弥陀佛,法痴,退下吧,这位可没有使什么术法,确实是她本体。”法海淡漠的看了眼赵灵儿,死死盯着那一摇一晃的蛇尾。

    李逍遥看到法海这般说,还是不信的摇着头,一直沉默的赵灵儿闷闷不乐,她抬起头,看着李逍遥,轻声道:“对不起,逍遥哥哥,我确实是妖……”

    听到这话,李逍遥一脸震惊,难以置信的摇着头,耳目熏染之下,他听过很多关于妖怪的坏话,如今看到心爱的灵儿亲口承认了,他依然不太相信,不过,他冷静的很快,转口道:“就算灵儿是妖怪,那也是好妖怪,是善良的妖怪,她不会害人的,否则她早就害我了!”

    “没错,这姑娘天性淳朴,明显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妖怪。”司徒钟也在旁插了一句,不过看到掌教望来的眼神,他又沉默了……

    “阿弥陀佛。”法海双手合十,缓缓闭上双眼,他本身对待妖怪的态度就是宁可错杀也不放过,如今见到真相,也没有了救赵灵儿的心思,若不是看在李逍遥的面子上,他早一巴掌拍死这个勾搭自己徒弟的蛇妖了。

    “妖就是妖,哪有什么好坏之分,妖都该死!”李飞云一脸凶狠的说着,哪里还有那半点蜀山剑仙的风度。

    “赵灵儿是我女娲宫的人,谁也不能动她。”这时,远处一女子飘来,女子严肃着脸,穿着一身纱衣,驾云而来。

    女子看了眼被围在中间,显得弱小无助的赵灵儿,又冷眼扫过周边的人,语气清冷:“女娲娘娘有吩咐,让我带回赵灵儿。”

    女娲娘娘?

    听到这个称呼,下面的人都沉默了,当年传言女娲捏土造人,虽然后来有人族大能站出来说这是胡说八道,但是也有一部分人认可这个观点,于是往后,只要妖族牵连到女娲宫的,很多人都会选择网开一面。

    “哼,妖就是妖,女娲宫也一样是妖,都该杀!”李飞云突然出声了,这话穿到那女子耳中,立刻引得她勃然大怒,怒喝道:“放肆!”

    说着,女子微微跃起,脚下白云化作七彩布帛,七道流光,朝着李飞云卷去。

    李飞云不躲不闪,直接以气御剑,化作璀璨剑光,一剑劈去。

    “师傅,求求你,趁现在带灵儿走吧。”李逍遥看到打起来的两人,连忙拉着法海求助。

    这是李逍遥第一次喊自己师傅,法海有些犹豫了,不过他看了眼赵灵儿,看了看那蛇尾,还是沉默了,没有回话。

    李逍遥看到后立刻跪下身子,朝着法海拼命的磕着头,头磕的头破血流,嘴中喊着:“师傅,您也听到了,灵儿是女娲宫的人,不是那种作恶多端的妖怪,就算真的是妖怪,也求您收了她,带回金山寺再做处置吧!”

    李逍遥信不过外人,就算女娲宫的人他也信不过,他只想把灵儿放在自己的身边,那样才能安心。

    “阿弥陀佛,罢了。”法海看着一头鲜血的李逍遥,终究还是松了口气,准备出手。

    “师弟,阻止他!”半空中,一剑挥退布帛的李飞云趁机扭头看了眼一直沉默不语的李清云。

    李清云抬头看了眼这个变得有些陌生的师兄,又看了看已经准备动手的法海,终究还是一叹,出手了。

    一个蜀山掌教,一个是金山寺主持,两人之间不分伯仲。

    法海一身禅音,金佛化印,各种符文印记朝着李清云而去,封锁住他的四周。

    李清云御剑而出,一剑花千,每道剑光都对上一枚佛印,斗得不相上下。

    蜀山的弟子听到动静,也都纷纷围来,不过自家掌教没有吩咐,他们也不好冒然插手。

    三个人,一个阴魂,斗得不可开交,各种术法余波将远处的山峰拦腰斩断,让人望而生畏。

    “各位,等下在打如何?”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在云间炸开。

    白云散去,典尚那厚实的身躯从天而降,苏恒站在上面,看着下面的争斗,淡淡的说了句。

    “原来大帝驾临,不知所为何事?”李清云认出了苏恒,立刻收剑后退,恭恭敬敬的抱着拳。

    其他人看到李清云撤退,又看到堂堂蜀山掌教居然这样恭恭敬敬的,加上他口中那一句大帝,纷纷猜到了来者的身份。

    苏恒看了眼彻底安静下来的场面,每个人都在望着自己,想了想道:“没事,我就过来讨要一个人,等我把人带走了,你们在继续打……”

    苏恒不想插手太多,看人家打得不亦乐乎的,他更不好插手了……

    难道这位酆都大帝也是为了赵灵儿来的?众人听到这话,心里都闪过这个念头。

    最终还是李清云抱拳问道:“不知大帝讨要谁?”

    苏恒听后抬手指了指虚虚实实的李飞云:“李飞云。”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