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幸运五分彩官网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再断退路

第三百二十一章 再断退路

    县城大街上行人不多,显得有点冷清,几乎一半的店铺都关了门,几家店铺门前一片狼藉,地上隐隐还有大片血迹。

    这时,不远处忽然爆发出一阵哭喊声,只见一家店铺内十几名士兵扛着大包小包的箱子和包袱跑出来,一名中年妇女拉着最后一名士兵的包袱不放,大声哭喊着,几名士兵恼火了,冲上前按住妇女拳打脚踢,一名掌柜模样的中年男子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却一名士兵一脚踢翻。

    郭宋几名手下大怒,想冲上去,却被郭宋制止住,狠狠瞪了他们一眼,“你们疯了吗?现在是打抱不平的时候?”

    几名手下惭愧地低下头,这时,店主夫妇被打得头破血流,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十几名士兵扛着财物扬长而去,街坊邻居纷纷出来,扶起夫妇二人,痛斥淮西军的强盗行为。

    郭宋继续东行,走到东门附近时,他看到了军营,军营驻扎在大片空地上,由上百顶大帐组成,四周包围着营栅,门口有四名站岗士兵,刚才抢掠民财的十几名士兵背着财物,说说笑笑进了大营,两边站岗士兵却视而不见。

    旁边还有一座哨塔,但上塔的木梯似乎损坏了,上面没有哨兵。

    郭宋随即又走到大营后面看了看,后面紧靠城墙,似乎是仓库,里面堆满了各种物品,从箱笼和包袱的形状来看,基本上就是他们抢掠的各种民财,这支驻军在临淮县为祸不轻。

    “我们走!”

    郭宋带着几名随从直接从东城门出了县城,返回军队驻地。

    .........

    三更时分,九百名士兵没有骑马,跟随着郭宋来到西城门,梁武率领数十名士兵翻进城内,控制住了两名看门人,随即打开了城门,郭宋率领九百名士兵迅速冲入城门,他们没有停留,直扑东城的军营。

    军营门口挂着两盏灯笼,四名士兵靠在营门上沉沉入睡,这时,郭宋意外发现门口哨塔上居然挂了一盏灯笼,一名哨兵在哨塔上来回张望。

    郭宋取弓箭,向梁武使个眼色,梁武会意,带着几名士兵摸了上去,这时,郭宋抽出一支箭,搭弓拉弦,一箭射出,箭如闪电,‘噗!’正中哨兵的咽喉,哨兵捂着咽喉,仰面倒在哨塔内。

    梁武带着数人扑上,捂着士兵的嘴,不等他们醒来,锋利的匕首便割断了他们的喉咙,他们拉开营门,郭宋率领九百士兵杀了进去........

    战斗不到一刻钟便结束了,大部分士兵在睡梦中被杀,极少数被惊醒的士兵也无力抵挡如狼似虎的敌军,瞬间身首异处。

    这时,士兵们将三名将领押到郭宋面前,主将低头不语,其他两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郭宋冷冷道:“只要你们把对岸的船队召来,我就放他离开临淮县,只有一个有这个机会,说吧!谁想得到这个机会?”

    “我说!我说!”

    一名校尉跪着爬了几步,哀求道:“我知道怎么把船召来,只求饶我一命。”

    主将大怒,怒视这名将领,“王俊,你要出卖主公?”

    郭宋使个眼色,身后士兵手起刀落,将主将的人头砍下,骨碌碌滚出一丈远,第三名将领吓得魂不附体,大喊道:“我也知道怎么召船,将军饶我一命!”

    郭宋令道:“将他们带下去,分别问口供。”

    士兵将两人带了下去,片刻,士兵上前禀报道:“两人的说法都是一样,在岸边点三堆篝火,对岸的船队就会驶来!”

    郭宋看了看天色,才四更时分,他立刻令道:“在岸边点三堆篝火!”

    唐军士兵随即在岸边点了三堆篝火,火光冲天,对岸看得异常清晰,对岸驻扎的数百名士兵发现了篝火,立刻催动船夫,一百多艘大船陆续开动,向对岸驶来。

    两名将领还交代了不少细节,包括船只到岸后的指挥,五十名郭宋手下,手执火把站在运河西岸,每隔二十步站一人,这就是告诉船队停船的位置。

    一艘艘大船驶入了运河,靠近西岸停泊,为首将领走下大船,高声问道:“主公在哪里?”

    那名叫做王俊的将领上前道:“主公在城内等候,让士兵们下船集合,主公让吕将军立刻前去禀报。”

    他不敢有半点异常,他知道黑暗中有数十支弓弩瞄准了自己,只要出意外,他们立刻会被射杀。

    带船将领没有怀疑,他转身令道:“士兵们下船集合!”

    他自己快步向城内走去,刚走进城,两边埋伏的是一拥而上,将这名将领乱刀砍死。

    与此同时,数百骑兵如旋风般杀来,正在集合的数百淮西军士兵瞬间被骑兵包围,骑兵无情的斩杀,淮西军士兵几乎都没带兵器,没法抵抗,只片刻,便被数百骑兵悉数杀死。

    唐军士兵冲上大船,将船夫全部赶下大船,他们将一百多艘渡船并在一起,堆满干草和硫磺,洒满灯油,一队队骑兵手执火把飞奔而至,他们纷纷将火把扔上船去,长达数里的船队开始起火,火势越烧越大,不多时,一百多艘渡船被熊熊烈火完全吞没了.........

    李忠臣的军队在陈留县掠夺大量的财物和女人,满载而归,但也带来了更大的副作用,它严重拖慢了淮西军的行军速度,每天行军不足五十里,当郭宋焚毁了淮河上的船只时,三万淮西军才刚刚抵达符离县,距离临淮县还有两百多里。

    这时,李忠臣得到消息,约一万五千名骑兵在数十里外盯着他们,李忠臣这才开始恐慌起来,下令全军将所有掳掠的女人抛弃,全军加快速度向南撤离。

    一万五千唐军骑兵不紧不慢地跟随着三万淮西军,主将马遂遵从太子的命令,并不急于进攻李忠臣,目前淮西军抢夺了大量钱财,正是士气高昂之时,自己虽然是骑兵,就算战胜对方也是惨胜,必须等对方的士气渐渐走向低迷,那时才是出击的良机。

    这时,马遂得到了敌军加快速度南撤的消息,大将李重倩急道:“大帅,敌军已经意识到危机,开始加速南退,如果我们不追杀,恐怕会被他们逃掉。”

    “放心吧!他们逃不掉。”

    马遂这样说,是因为他得到了太子殿下的指示,太子殿下已派出一支秘密军队去断淮西军的退路,他们不急不缓地跟随敌军,就是要给另一支军队争取时间。

    马遂很清楚这支特殊军队的存在,河北军战船被焚,田悦军队没有了退路,紧接着李灵曜被刺杀,陈留城不攻而破,就已经证明了这支特殊军队的能力。

    李重倩并不知道这支军队的存在,他心中焦急也没有办法。

    这时,有士兵来报,前方有数千女子,正哭哭啼啼向这边走来。

    这必然是被淮西军掳掠的女子,现在她们成为负担,淮西军将她们甩掉了,马遂连忙令行军司马赵厚德率领一千骑兵护卫这些女子回陈留,并送给她们一部分干粮,同时要求沿途官府照顾这些可怜的女子。

    时间到了次日傍晚,三万淮西军距离临淮县还有三十里,李忠臣却意外发现,运河上竟然看不见一艘船,这让他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他下令军队就地驻营,同时派人去临淮县召唤渡船北上。

    夜色中,郭宋率领三百骑兵注视着远处的淮西军大营,大营没有营栅,只有一顶顶大帐,外围用大车包围营帐,数千名士兵在大车前后警戒。

    淮西军显然预防遭遇火攻,大帐之间的间距都比较大,大概有一千顶,延绵近十里。

    但军营不可能有延绵十里的马车,所以在东南部便没有大车,警戒的士兵也不多。

    郭宋一挥方天画戟,大喊一声,“跟我杀进去!”

    郭宋纵马疾奔,三百骑兵紧紧跟随着他,他们清一色身穿明光铠,头戴鹰盔,手执长矛,腰挎战刀,三百骑兵从精锐中挑选出的精锐,个个武艺高强,勇烈过人,他们像一支强劲的利剑射向敌军大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