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幸运五分彩 > 幸运五分彩官网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抢钱?请先抢我的

第二百二十一章 抢钱?请先抢我的

    利润五万两?

    每股增五钱?

    增发两万股?

    这......

    就这么简单的一番话,让这些平时都非常精明的商人,变得是得一头雾水,这账开始都有些算不清楚。

    还能增发股份?

    闻所未闻啊!

    郭淡似乎已经预计到了,耐心的解释道:“我们就从增发两万股的结果来说吧。如果你们曾用一万两买下了一万股,那么如今这一万股的价值将变成了两万两,但是占得份额就变得不到一成,只有原先所占份额的八成多一点,如果想要继续占有原先的份额,你们就必须花四千两再购买二千股。”

    众人恍然大悟,但旋即又谨慎的看着郭淡。

    这听着怎么像似在骗他们的钱啊!

    骗子都是这德行。

    秦庄质疑道:“这会有人买吗?原本一两一股,如今变成二两一股,如果我们将手中股份都卖了,不是能够挣不少钱。”

    郭淡点点头道:“会的。”

    秦庄一愣,道:“贤侄为何回答的如此笃定?”

    郭淡道:“因为如果大家都答应的话,那么我们寇家将会拿出两万两千两来,购买一万一千股,务必保持原来所占的份额。”

    这又不像似在骗钱啊!

    大家不禁面面相觑。

    郭淡目光一扫,道:“各位如果将这股份视作成一件商品,可能会更好理解一些,当初是一两一股,根据我们所得利润,以及契约上写明,头年不分红,将利润融入股份中,那就变成一股一两五钱,以此类推,如果我们牙行赚得更多,那么股份肯定还会继续涨下去。而马赛区的投入,是肯定能够赚钱的,股份是肯定会继续上涨的,如果我们还按照一两五钱去增股的话,这是亏本的买卖,往上抛高五钱,是非常合理的。而就我们这些股东而言,我们需要权衡的是,份额的减少和股价的上涨,给我们自身带来怎样的影响。”

    这就是他们最为困惑的一点,这种虚拟的涨价和增股,一时半会理不太清楚。

    周丰便是问道:“贤侄是如何看的呢?”

    郭淡道:“首先,如果增股,我们寇家肯定会拿钱出来,保持原来所占的份额,就是一定要超过五成。其次,我认为这利是远大于弊的,不然我也不会提出这个建议。是,增股的话,大家的份额都会减少,但是手中的股份却增值了,当初大家入股这里,为的可是赚钱,而不是吞并牙行。

    最后,如果牙行又多得四万两,那么便能够入股马赛区的一些买卖,从长远来说,是对牙行非常有利的。各位不要忘了,如果当初我没有将牙行股份制的话,那我们牙行也无力涉及到这么多买卖,赚这么多钱,我这个建议也是根据事实来的。”

    那瓷器商段长存突然问道:“贤侄,有一点我不是很明白,如果这股份是商品的话,凭什么你们寇家说买就买。”

    郭淡笑道:“为了确保大家的利益,我们当然是有优先购买权的,每个人都有维持自己份额的权力,如果你占有一成的话,那么你就拥有认购两千股的优先权,你若不想维持的话,那么这两千股将会放出去。”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道:“但是,这购买者,得给予优先持有者每股增多一钱的利润,这是为了确保我们小股东的权益,因为有些人是很想维持原先的份额,但是他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可是他们又为了牙行的发展,同意牙行增股,那么他们得到的应有的报酬。”

    不少小股东,充满感激的看着郭淡,持有一万股,就拥有两千股优先认购权,那么就能够得到两百两的利润,这可是非常暴利了。

    这一问一答,也令大家都反应过来,他们很多人都后悔当初没有购买很多股份,如今赚钱了,他们分得可比别人少多了。

    这段长存就是其中之一,他非常有钱的,但是他当初在入股的时候,非常保守,拢共才拿出一千两来,算下来他赚得五百两,这个效益是已经非常不错,但是比起周丰他们而言,他赚得是非常少的。

    而他们本来就是一个级别,长此下去,他会被落下的,他是想要增股的。

    如周丰、曹达、秦庄这些大富商立刻点头答应下来,他们也想要增股。

    郭淡笑着点点头道:“既然大家都非常支持的话,那么等到年底时,牙行的账目出来之后,我们再做最后的决定,看是否增股,在这期间,大家也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不需要等到年底,现在就可以增股。”周丰立刻道。

    “不错,我们可还等着牙行入股的。”

    .....

    你增股的价格是高于他们持股的价格,那还需要看什么账目。

    郭淡却是笑道:“马赛区的那边的项目,也不是说马上就签订契约的,你们也得做个计划交给马赛那边,而牙行的账目马上就会出来,也不差这几日。”

    那些小股东表示赞成。

    如秦庄、段长存他们这些大富豪,很想多持股,他们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但是小股东们可还得权衡是持股还是卖掉,因为如今卖掉,可是能够赚不少钱的。

    周丰他们心里也明白,只能等到账目再说,趁机会他们也好将这问题给理清楚,他们虽然清楚这增股的利弊,但是这对于每个人利弊是有所不同的。

    等到他们离开之后,寇涴纱便稍稍搀扶着寇守信从后面走出来。

    “贤婿呀!你这做买卖的手段,可真是神乎其神,令人瞠目结舌。”

    寇守信神情略显木讷,眼巴巴的看着郭淡:“转眼间的功夫,这价值十万两的股份就变成了二十四万两,这...这真是...。”

    这是在买卖吗?

    这分明就是在抢钱啊!

    饶是寇涴纱也觉得难以置信,道:“夫君,我看这事还是挺玄的,就凭你一句话,这股份就翻上一番,我想等他们回去想明白之后,可能会有人不少人拒绝的。”

    他们父女都是非常本分的商人,他们真的觉得郭淡这么做,就是在骗人。

    郭淡笑道:“岳父大人,夫人,我这还只是试探而已,而且对象不是周丰他们,而是外面那些人。”

    “外面那些人?”

    寇守信道。

    郭淡点点头,道:“我想看看会有多少人来购买股份。”

    “会有人来吗?”寇守信对此是充满质疑

    郭淡笑道:“应该会有的吧。”

    这的确只是郭淡的一次试探,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只增加两万股,他是要借此机会,让他们熟悉这种玩法,为将来增股发行打好基础,如今每股价格二两,那其实非常变态的,也是不可持续的,因为不能发行太多,如果发行一亿股,那就得两亿两,就算掏空大明也没有这么多钱,以后肯定是拆股发行的。

    这都是他早就计划好的,必须得引入股价概念,不断的提升的股价,如此才能够吞下万历的几十万两,不然的话,存靠业务利润的话,是很难追得万历资金的增长。

    故而当日,郭淡就让寇义将牙行增股的消息散播出去。

    此消息一出,别说商界,各界都对此感到震惊。

    这是什么鬼?

    一言不合,这十万两变二十四万两?

    是想钱想疯了么?

    谁买谁傻逼?

    这都不用经过大脑去想,还寇家投入两万两,这摆明的钓鱼啊!

    这牙商都是骗子。

    一日之间,寇家就成为骗子的代言人。

    别说他们,就连万历听到这消息,都不敢相信。

    “这...这怎么可能?为什么十万两股份突然间就变成二十四万两?”

    万历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看着张诚。

    这比他敛财还要凶狠一些啊!

    张诚也是一头雾水,道:“回禀陛下,臣也不是很明白,郭淡这做的是甚么买卖?”

    万历觉得真是岂有此理,我马赛跑得那么辛苦,才赚那么点钱,还得交税,做慈善,你小子倒好,眨眼间就赚得一倍多,而且是十万两起步的,道:“这事你多看着一点,要真成了的话,可真是奇闻啊!”

    张诚点点头。

    告退之后,他立刻就跑去寇家,因为他心中也是万分好奇。

    来到寇家,只听里面是吵哄哄的。

    “你们这分明就是在骗人。”

    “岂有此理,你们牙商果然是一个比一个奸诈。”

    “那四大官牙的下场,你们难道不没有看到么,竟然还敢顶风作案。”

    里面是骂声一片。

    果然是骗人的,这小子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如今他肩负皇命,却还搞这些旁门左道敛财,咱家得赶紧去阻止,若是因此坏了陛下的事,那可就糟糕了。张诚一边寻思着,一边快步往里面走去。

    来到门口,就听得寇义朗声言道:“各位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们没有骗人,我们的确是有打算增股的,但是即便是增股,我们也是优先以前的老股东,他们若是不要了,我们才会拿出来卖,这是我们当初就已经说好的,你们若是不信,可问问周员外他们。”

    “这老子可不管,老子钱都带来了,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

    “说得是,凭什么优先他们,难道我们的钱就不是钱么?”

    “实在不行,你们也可以多增一些股啊!”

    ......

    张诚听得顿时傻眼了,敢情你们要购买股份啊!

    演员!

    定是郭淡请来的演员!

    可定眼一看,竟然发现其中有好些个是朝中大员家中的管家。

    这......。
返回首页